致柳亞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致柳亞子
作者:惲代英
1925年7月

這封信沒有註明日期,根據內容判斷,是在一九二五年七月中旬,在南京召開的少年中國學會第六屆年會以後不久寫的。

亞子先生:

  函悉。近日外間工作較少,正擬從事編纂廢約運動小冊子,以各種統計材料證實條約妨害民生之事實,惜限於學力,且文獻不足征耳。

  少年中國學會開會時,醒獅派諸君用種種方法貫徹彼等之目的。彼等利在於一切地方均用含糊語氣,以愛國運動四字忽略一切民族自決、階級鬥爭等理論,且以「反國家之言論及行動」指一般為蒙藏民族、勞動階級主張權利的人,且禁制一切超國家的學理宣傳。雖經我提出對於現在交涉應規定之各種態度,在討論中則欲以籠統之「各界的愛國運動」代「學生工人之愛國運動」,刪去「上海總商會」、穆藕初、聞蘭亭、賈豐臻、曹慕管、梁啟超、胡適等一切指名斥責,而僅留一籠統不著邊際之辭,此亦見其怯弱而預留妥協地步之態也。少年中國學會諸君,因生活地位關系,決不敢輕易加上革命黨的頭銜,所以結果必群趨於可以取巧欺世之國家主義。我輩不過姑與相持,能拉若幹分子過來,便拉若幹過來也。

代英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