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紅樓夢/第三十九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話說當下薛寶釵夢中向林黛玉道:「原來你們是到老祖太太和姑爹、姑媽這裡來請安的。」黛玉道:「我和鳳姐姐、鴛鴦、晴雯四個人來的。到了那裡,恰是你們同舅母在那裡祭祀的那一天。隔了兩日,又是大舅母他們來祭祀的。又過了兩天,今兒沒事我們便到這兒來走走。鴛鴦姐姐在老太太那裡沒來,我們和鳳姐姐三個人來的。這會子鳳姐姐他在自己屋裡給平兒姐姐說話去了,我便和晴雯來看姐姐的。寶釵道:「怪道昨兒有人說那邊大老太太家王善保家的,在都城隍廟中給鬼打了一頓,說是晴雯呢!我們總沒聽見老祖太太說晴雯在那裡呢,那裡只有司棋、潘又安、珠大太爺、馮淵、秦錘、智能、焦大、鮑二家的幾個人,所以都詫異呢?」晴雯道:「那裡還有崔子虛、夏金桂、張金哥三個人呢。頭一個是張金哥,他是貞節有名的人,很不該給夏金桂在一塊兒的。」寶釵道:「我們那嫂子,真是提不起的,這會子他倒也得了好處了。」黛玉道:「我看他倒比頭裡好了好些,也知道改過了。」

  寶釵道:「妹妹,我想著要和妹妹到王府裡去見見老祖太太、姑爹、姑媽,請請安去,你說使得使不得呢?」晴雯道:

  「寶二奶奶要去,這會子就走罷。璉二奶奶在他自己屋裡呢,寶二奶奶就坐了璉二奶奶的大轎,我們便一起同去,去了回來再把轎子來接璉二奶奶回去,豈不兩全其美呢!」黛玉道:「這倒也好,姐姐不要耽誤了,要去就去罷。」

  於是,寶釵跟了黛玉、晴雯出了大觀園,由後門出來,三人走到轎前。潘又安看見寶釵,便上來問道:「璉二奶奶還沒出來麼?」晴雯道:「這是寶二奶奶,同去請老太太的安去的,回來的轎再來接璉二奶奶罷。」潘又安聽見,便遠遠的打千兒請了安,三人各上了轎,頭裡打了燈籠,潘又安上了馬在後跟著。

  不一時,早到了忠▉王府,進了大門,穿過大殿,又進宅門,到了內殿上頭,下了轎,早有人在頭裡報信去了。賈母、賈夫人聽見了,便迎出來在內宅門口站住。寶釵、黛玉、晴雯走到面前,賈母看見寶釵,便笑道:「那是寶玉媳婦麼?」寶釵忙上前請安,賈母便指著賈夫人道:「這是姑太太了,你們還認不得呢!」寶釵便也上前請了安,於是一起到了上房。

  黛玉道:「寶姐姐他要和我們過來請安,便坐了鳳姐姐的轎來了,等回去的轎再接他去。」賈夫人道:「你寶姐姐既來到這裡,雖然沒什麼款待,也略坐這麼一坐。鳳姐姐他在那裡老等著呢,還是叫人先接了他回來才是。」晴雯道:「他們人不好進去的,還得我去接他回來呢。」賈夫人道:「也好。」

  吩咐外面,備兩乘轎子,仍叫潘又安跟去。晴雯便坐了一乘,外抬了一乘空轎,仍往榮國府去了。

  寶釵在上房裡,又重新拜見了賈母、賈夫人並與鴛鴦相見,又請了林如海、賈珠出來拜見了。請安已畢,林如海、賈珠便到外面去了。司棋、鮑二家的等上來給寶釵請了安,丫頭們倒上茶來。賈母又命人去請了夏金桂、張金哥、智能三人來,大家相見。

  不一時,秦錘也上來請安,接著夏金桂、張金哥、智能都上來,大家相見。寶釵見了夏金桂,便欲叫嫂子,因又不好出口。黛玉在旁看見,便道:「這是馮大嫂子,這是崔大嫂子,這是秦大奶奶。」寶釵便叫金桂是馮大嫂子,金桂紅了臉,便上前拉住寶釵,低聲說道:「姑奶奶,你是寬洪大量的人,要求姑奶奶海涵包容我呢!」寶釵道:「什麼話呢?」但請放心,咱們不言而喻就是了。」因向張金哥道:「崔大嫂子,我們雖沒會過,卻是久仰大名的。」又向智能道:「這秦大奶奶,我們頭裡也會過的。」智能道:「寶二嬸娘,有十幾年沒見你老人家了,早要知道林姑娘到嬸娘那裡去,我也跟了來請安了。」

  說著,鳳姐也回來了,與寶釵相見,說道:「你們同寶妹妹回來,都不告訴我一聲兒,教我在那裡老等。姑太太評評,他們可是個人麼?」賈夫人笑道:「依他們還要等你寶妹妹回去了,方才接你回來的呢!才剛是我吩咐他們,教先接你去的,要不然這會子你還在那裡呢。」

  說著,便擺下兩席酒筵,上邊一席是賈母、賈夫人、夏金桂、張金哥、鴛鴦,下邊一席是寶釵、鳳姐、黛玉、智能、晴雯,大家坐定,獻上酒來。寶釵與鳳姐又說了些別後事情,酒過多巡,菜獻五道,寶釵便要告辭回去。賈夫人再三不肯,道:

  「此時才交四鼓,天也還早,我也斷不敢多留的。」於是,又飲了一會,方才散席。

  寶釵惟恐已遲,便忙謝酒告辭。賈夫人問:「什麼時候了?」底下答應道:「鍾已打過三下了。」賈夫人道:「並不為遲,還沒有寅正呢!」便吩咐外邊備轎伺候,教司棋跟送回去。

  眾人送了寶釵到內殿上了大轎,司棋坐了小轎,前面打了燈籠,一起出了王府。不一時,繞到榮府後門,都下了轎。司棋攙了寶釵進去,到了大觀園怡紅院中寶釵上房裡面,司棋便要告辭回來。寶釵拉住司棋道:「你且坐著喝茶,我還有話問你呢!

  「司棋道:「老太太等著回話呢!我要去了。」寶釵拉著不放,司棋死命的爭脫,寶釵便跌倒在地。

  驚醒過來,卻是一夢。那時已交過五更,天還沒亮。寶釵細想道:「這回比老祖太太來的又大不相同了。」便翻來覆去的,總睡不著。漸漸天亮,窗紙大明,樹上鳥聲歷亂。寶釵便披衣起來,坐著看時,漸漸窗上紙紅,已有日光,便叫起繡琴、素琴來。桂芳已醒,看見寶釵,便問道:「媽媽今兒怎麼起得這麼早,做什麼呢?」寶釵道:「我今兒天沒亮醒了,就睡不著,看著天亮的,不如早些起來罷,還睡什麼呢!」說著,素琴、繡琴服侍寶釵起來,桂芳便也起來了。繡琴便舀水進來,伺候寶釵、桂芳洗臉。

  寶釵道:「我今兒夜裡頭是和林姑娘到老祖太太那裡去的。姑太太再三的留我喝酒,趕著回到家裡就醒了,再睡不著。」

  桂芳道:「媽媽怎麼就不帶了我去見見老祖太太也磕個頭去,我見了老祖太太不用說是喜歡的了,就是老祖太太他見了我,他老人家自然也歡喜的呢!」寶釵笑道:「那是夢裡頭,怎麼能夠帶你去呢?」寶釵道:「連我們前兒去,也看不見老祖太太呢,你要去了,老祖太太也認不得你,故此前兒沒見老祖太太的人,都不用去呢!」桂芳道:「前兒媽媽要是帶了我去,我雖然看不見老祖太太,媽媽你昨兒夜裡去的時候,就好告訴他家人家的了,那老祖太太他不就認得我了麼?老祖太太他要是認得我了,他這回再回家來的時候,他就要問我,和我說話兒了,我那不就認得老祖太太了麼?」寶釵笑道:「等明兒再到王府裡磕頭去的時候,再帶你去罷了。昨兒夜裡先是林姑娘、晴雯和頭裡的璉二太太三個人一起來的,林姑娘和晴雯在我這裡說了半天話,我們才同著到老祖太太那裡去的。那璉二太太,他到他自己屋裡去了,我們沒等他出來,便先去了。到了那裡,重新又打發人來接他回去的。後頭璉二太太昨兒夜裡頭必定也是有夢的,我這會子梳洗完了,便到他那裡問他去。」

  說著,便帶了素琴出了園子,到平兒屋裡來。轉過粉油的大影壁,進了院子,翠雲看見,說道:「寶二太太來了。」忙上前打起簾子,寶釵走進屋裡,只見平兒梳洗才完,正在洗手,笑說道:「我今兒算起的早了,誰知你更比我起的早。你昨兒夜裡頭到老祖太太那裡去的麼,怎麼就不叫我一聲兒同去呢?

  「寶釵笑道:「我連鳳姐姐也沒教他知道,怎麼還得工夫來約你去呢?」平兒道:「你見了姑老爺、姑太太、珠大爺沒有,他們那裡還有些什麼人呢,你多早晚回來的?」寶釵道:「我是和林妹妹、晴雯去的,到了那裡,還有夏金桂、張金哥、智能兒、鴛鴦、秦錘都會見了。姑太太再三的留我在那裡坐了席,我怕遲,趕著回來已經五更多天,天快亮了。鳳姐姐回去的時候,才交四更天,他在這裡也沒多大會兒。」平兒道:「我們奶奶來時候,還沒三更天呢,和我坐著說這樣說那樣的。他說,我們那天的廟裡祭祀的那一天,他們就來了。又問問蕙小子,他瞧著他倒很歡喜,我就要叫他起來,給我們奶奶磕頭,奶奶不肯,說孩子家他又不認得我,沒的嚇了他罷。又問巧姑娘,他也知道是養了外孫,姑爺做官很好。又問問合家的人,這個那個,原來他都知道,也並不是為老祖太太前兒回來才知道的,他早就知道了。正在說著四姑娘屍解成仙的事情上頭,忽然晴雯來了,說你們已經到了那裡了,請璉二太太快些回去呢!我就向我們奶奶說,奶奶你也帶了我去請請老祖太太、姑太太的安去呢!我們奶奶倒也肯的,後來想起來說沒有多的轎子怎麼去呢?他說我一時還不能回芙蓉城去呢,等明兒無事我再來的時候,帶你去就是了。我正要送他出來,他把我一推,就驚醒了。我想著你自然也是有夢的了,故此起來趕著梳洗了,打量就要往你那裡來的,誰知你倒先來了呢!」寶釵道:「怪不得前兒那邊王善保家的挨了打,說是晴雯,我們還都不信,說晴雯並沒聽見說在老祖太太那裡呢?誰知道,就是我們在老祖太太那裡去的那一天,他們就都來了的。」

  說著,桂芳來了,先向平兒請了安,便說道:「二大娘,你老人家昨兒夜裡有夢沒有?」平兒笑道:「我給你媽媽是一樣的。你媽媽昨兒夜裡到老祖太太那裡去,他就不叫我和他同去,你說我該罵他不該罵他呢?」桂芳笑道:「我也說媽媽,你怎麼不帶我去呢?我媽媽說,『你還認不得老祖太太怎麼帶你去做什麼呢?』二大娘,我媽媽連我還不肯帶了去,自然也不肯和你去了。」寶釵笑道:「可是他說的明白,連兒子都不帶了去,還帶女兒去麼?」平兒笑道:「桂小子你很好,我可要撕你的嘴呢!」桂芳笑著忙跪下道:「二大娘饒恕了罷,是姪兒說錯了。」

  說著,蕙哥與月英兩個都出來了,見了寶釵請了安,便向桂芳道:「哥哥,我們今兒還不到學裡唸書去麼?」桂芳道:

  「我因為今兒還早呢,故過來逛逛的,你們也才停當了呢!」

  寶釵道:「你們也該好好兒的唸書去罷。」於是,三個人一齊到園了裡家塾中唸書去了。寶釵便也同著回怡紅院來,按下不題。

  接著,是甄應嘉升了戶部尚書,賈政等與周瓊等都去賀喜,陳也俊等也去賀喜,薛蝌是屬員,更不消說。大小衙門賀喜官員絡繹不絕,也唱了幾天戲,門前車馬紛紜,甚是熱鬧不題。

  再說黛玉、鳳姐等在都城隍王府中,不覺早已兩月。鳳姐一日向賈夫人道:「我們在此已經兩個多月了,芙蓉城裡雖沒什麼事,到底也要回去。況且,他們要來的人多,也得我們去替換他們才好來呢。我們這會子回去了,開年依舊又來請安來了。」賈夫人道:「這會子已經七月裡了,待等過了八月初三日老太太的生日再回去罷,我也不多留了。」

  於是,到了八月初三日這一天,大家一早都給賈母拜壽磕了頭。不一時,聽見外面賈赦、賈政、邢、王二夫人等率領一起榮府裡的大小男女都在外面磕頭。賈母與眾人俱在房內看著點頭微笑。不一時,拜壽磕頭已畢,都回去了,連那些供獻也都搬回去了。鳳姐出來笑道:「老祖宗,為什麼都不出來享用些兒,他們倒都一攏統搬回去了,原來他們也是虛邀老祖宗的。

  「鴛鴦道:「那原不過是盡一點兒心,老太太用不用,他們那裡知道呢?況且,他們來磕頭的,老太太也沒有備壽麵賞他們吃,這會子把供獻搬回去了,也只算是老太太賜他們的克食罷了。」黛玉笑道:「這倒也說的是呢。」這日也沒什麼外人,外頭是本衙門十來個司官馮淵、崔子虛、秦錘,林如海、賈珠等叫了一班小戲兒,在外頭聽戲。裡頭賈母、賈夫人、金桂、金哥、智能、鳳姐、鴛鴦、黛玉、晴雯等因賈母不喜聽戲,叫了一班八角鼓兒打皮口兒的,玩了一天。

  於是,又過了數日,鳳姐、黛玉、鴛鴦、晴雯便告辭了回芙蓉城去。依然坐了原來的兩輛雲車,一路凌鳳踏霧,雲路翱翔,半天的工夫,早到了芙蓉城裡。仙女們見了,忙去報信,尤二姐、三姐、壽可卿、瑞珠路近便先迎了出來,都請到花滿紅城殿上坐定。尤三姐道:「你們一去又是三四個月了。」鳳姐道:「我們原要早些回來的,當不得老太太再三不肯,你便怎麼樣呢?」說著,寶玉、迎春、惜春、香菱、金釧、紫鵑也都來了。寶玉道:「你們這些日子不來,我就說是他們必定是要等過了老太太生日才回來呢。今兒回來了,可不是我說的話不錯麼。」鴛鴦道:「姑太太定要留著過了八月初三老太太的生日才許回來的,要不然,早就回來了。」說著,警幻、妙玉也來了。大家坐著細談賈母回家示夢,以及賈赦、賈政到廟裡祭祀,鳳姐、黛玉回榮府,黛玉又同了寶釵到都城隍府中之事。

  大家說了半天,然後鳳姐、黛玉、鴛鴦、晴雯四人又到赤霞宮去稟見元妃,奏明一切。接著,又是接風酒筵。

  不覺又過了一個多月,一日,大家都在絳珠宮裡閒談,寶玉道:「我上回說的,左右無事,不如起個詩社倒還有趣呢!

  那裡知道七事八事的就耽誤了,直到如今,差不多兒竟有一年了。這會子,一點事兒也沒有了,人又齊了,這社可要起的成了呢!」香菱道:「且先要算算是那幾個人呢!你一個,我一個,我們師傅自然要算一個了,這才得三個人。那是那幾個呢?」寶玉道:「二姐姐是四個,四妹妹是五個,妙師父是六個。

  迎春、惜春道:「我們的詩都去不得,而且丟久了,不用算我們罷。」寶玉道:「誰的詩,又怎麼好呢麼?你們要再不算,就沒有人了,管他好不好,不過是玩兒罷了。」香菱道:「警幻仙姑他的詩就很好,可以請了來算一個的。」寶玉道:「這個就托妙師父轉請罷,一定是要算一位的。明兒稟明了元妃姐姐,也是要求請了算一位的。可不就有了八個人了麼?」當下計議已定。

  到了次日,寶玉便把這事稟明元妃。元妃大喜道:「我倒歡喜這些事的呢!既這麼樣,明兒起社就在這這裡罷。你便預告訴他們,都不要拘什麼禮才好。況且,這也是文墨事情,須要灑脫,不可拘謹。你不見古人還要解衣磐礴呢麼!」寶玉答應,過來告訴眾人。眾人都道:「娘娘自來是喜歡翰墨的,因為拘於禮范,故不能常時舉行。今兒既有這旨意,我們明兒就遵旨,不要過於拘謹,盡可隨意而行,但不致於放誕就是了。

  妙玉已經請了警幻仙姑,也應承了。

  香菱道:「我們明兒這社裡,用什麼題目呢?」寶玉道:

  「此刻芙蓉盛開,明兒就以芙蓉城的芙蓉為題,每人七律一首,也不限韻。這社就叫芙蓉詩社,何等不好?頭裡詠梅花、桃花、柳絮、海棠、菊花,從沒有詠過芙蓉的,況兼這芙蓉也是花中美品,而且又是本地風光呢!」惜春道:「晴雯是芙蓉女兒,他還是芙蓉之婢,還是芙蓉之主呢?」香菱道:「他還不能算芙蓉之主。瀟湘妃子從前行酒令,掣得芙蓉花簽是『風露清愁『四字,一句詩是『莫怨東風當自嗟』,那芙蓉花,除了他也沒人配得上,他才算得是芙蓉之主呢!」黛玉道:「這社幾時起呢?」寶玉道:「還要等到幾時還好,就是明日罷了。」大家說定,各自散了。

  到了次日,警幻仙姑、妙玉、黛玉,香菱都到赤霞宮來,會了迎春、惜春、寶玉,一起進去面見元妃。元妃道:「我昨兒已對寶玉說過,列位都知道了麼?」眾人都道:「謹遵娘娘的旨意就是了。」元妃笑道:「這麼說,還是拘謹的了,以後不准說這些話,愛坐就坐,起居如常,也不用謝坐等類一切繁文。」眾人都答應道:「是。」元妃笑道:「今兒八個人,倒有我們姊妹四個,這正是『群季俊秀,皆為惠連,吾人詠歌,獨慚康樂』了。」警幻仙姑道:「今兒詠的是芙蓉,要是詠的桃李,就是娘娘的太白了。」於是,擺下八副筆硯,各人散坐構思。宮女、仙婦們旁邊伺候,倒茶、添香、磨墨、拂紙。不多一時,元妃的詩早已一揮而就,說道:「你們誰先有了,誰先交卷。我是不計工拙叉手而成,已經先有了。你們且先來看看。」要知元妃之詩說些什麼,留作下回細表。 

 第三十八回 晴雯姐晝責善保婦 林黛玉夜會薛寶釵 ↑返回頂部 第四十回 怡紅院燈火夜談書 蘅蕪院管弦新學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