誌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誌過
作者:權德輿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95

辛酉歲,予以吏役道於上饒。時左司郎中博陵崔公出守郡佐,與予語及世道,次及人倫大節,因曰:「延州之讓,不其至矣。或者言吳以太伯讓而興,季子讓而亡,此乃徇於一方而不超乎大方也。原夫太伯避季曆,奔荊蠻,以就文武之大業,則知太伯因天下之尊周以成周也,豈以興周為念?季子因天下之去讓以全讓也,豈以亡吳為念?然則太伯季子,皆以天下之心為心,興亡曾不屑慮,彼或者之論,誠未通其旨焉。」予曰:「誠哉是言!然季子之曆聘也,聞樂章,辯歌詩,皆審其盛衰以造乎微精。明閎達物,無所逃數,有所極耳。又何區區異論於其間哉?」答曰:「子之言過矣!若季子以興亡必然,力不能支,乘此而後三讓,是利於將亡,因以沽名者也。豈可為君子?言之過矣。且以吳之存,而季子亡之;以讓之廢,而季子全之。向使勤一國之理,理於勾吳,今亦化為古墟,鞠為榛蕪曷與夫禮讓之大,使千古是式?貪以之廉,暴以之仁,忍垢冒榮者以之知懼,其於為理也,不其達歟?」予乃拜受其論,退書所聞,且以誌過名篇,庶乎聞義能徙之義。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