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匡義智娶符金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趙匡義智娶符金錠
作者:匿名

楔子[編輯]

(沖末趙匡又領卒子上,雲)自小學成文武全,紛紛五代亂征煙。花根本豔公卿子,糾糾成名膽力堅。某姓趙雙名匡義,祖居河南人也。父乃趙弘殷,見為殿前都指揮使之職。生俺弟兄二人,兄乃匡胤,學成文武全才。俺弟兄二人,結下十個弟兄,京師號為十虎。有俺哥哥領眾弟兄每去關西五路操練去了,未曾回還。即今柴梁王之世,天下己甯,時遇春間天氣,此處汴梁人煙輳集,士戶極多,廣有名園花圃,有聖人命。聞知汴梁太守符彥卿家,有一所花園,名喚聚錦園,園中多有花木,是京師第一處堪賞之處。如今著傾城士戶,都去他家園中游賞。一來以應良辰,第二來壯觀京師一郡。眾弟兄都不在?止有鄭恩兄弟在家。我早間著人請他去了,若來時,與他商議,俺同去走一遭,賞玩花木,有何不可。他這早晚敢待來也。(鄭恩上,雲)某鄭恩是也。祖居山後朔州人氏。平生勇烈,膽量過人,與京師趙大郎等十人,結為刎頸之交,號為十虎。曾游遍關西五路,打天下英雄,盡皆拱手。俺趙大郎哥哥,同石守信等關西操練去了。某因趙二舍匡義在家,並大哥一雙父母,則怕被人欺負,以此上我不曾去。匡義哥哥呼喚,不知甚事,須索走一遭去。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有鄭恩來了也。(卒子報科)(做見科)(鄭恩雲)二哥,呼喚您兄弟那廂使用?(趙匡義雲)兄弟,喚你來不為別,今有聖人的命,著傾城士戶都去符家園內賞春。我一徑請你來,與你同共走一遭去。(鄭恩雲)二哥說的是。即今春天,既有聖命,俺兄弟二人走一遭去。(下)(淨韓松上,雲)我做官人奇妙,閑去好擲杯珓。家裏終日無事,街上尋人廝鬧。自家姓韓,是韓松。我是那權豪有勢之家,我父親是大興縣裏長,俺公公是宛平縣總甲,以此上我這等倚勢胡為。遇著個軟善的,我和他鬥打;但遇著個好漢,我就跑到柳州。今日是新春之日,有符家一園好花,聖人著我們去賞花去。我有兩個伴當,好生了的,我如今叫他來計議,胡纏、歪纏何在?(淨胡纏、歪纏上,胡纏雲)在下生的無比,也會買柴糴米。世上許多好人,則我兩個油嘴。自家姓胡,名叫胡纏。這個是我侄兒,叫做歪纏。我兩個是韓松大舍的兩個伴當,我兩個諸事沒用,則會油嘴。正在家裏沒處尋思,韓大舍叫我們,一準是那裏吃三鐘了。(歪纏雲)我們過去來。(做見科,韓松雲)哎,這早晚才來。(胡纏雲)你叫我們怎麼?(韓松雲)你原來不知道,如今有聖人的命,著傾城士戶都去符家花園裏賞花去哩,我和你兩個走一遭去好麼,(胡纏雲)多帶些碎銀子,我們去來。我三人真個好耍,走了去不用騎馬,符家園今日賞春,吃 醉了滿街丟瓦。(同下)(外扮符彥卿同夫人上,符彥卿雲)下官姓符,雙名彥卿。祖居京兆長陵人也。幼習儒業,頗看詩書,自中甲第以來,累蒙柴王擢用。頗有政聲,除小官為汴京府尹之職。這個是小官夫人張氏,為因我家中有一所花園,是朝廷所賜的,其中花木無邊,目今百花開放,聖人命著傾城士戶,都來園內賞玩花木。我有一女,乃是符金錠。長年一十八歲也。夫人。孩兒在那裏?(夫人云)大人,我想如今有聖人命,著傾城士戶人等,都來賞玩花木。俺如今叫出女孩兒來,著他休出繡房,則怕有人看見。(符彥卿雲)夫人說的是。梅香,轉報後堂中,喚出小姐來者。(正旦扮符金錠領淨梅香上,雲)妾身符金錠是也。長年一十八歲,未曾許聘他人。正在繡房中閑坐,父親母親呼喚,須索走一遭去。(做見科正旦雲)父親、母親,您孩兒來了也,有何事?(符彥卿雲)為因三春天氣,後園中百花開放。聖人命著傾城士戶都來賞玩。你今年已長成,倘有人見你呵,怎生是好?(正旦雲)父親,此事有何難處,您孩兒到那日則不出繡房便了也。(符彥卿雲)孩兒說的是也。(夫人云)兒也,則為你青春年少,未曾許聘他人,因此上俺老兩口憂心也。(正旦雲)母親,你則放心也。(唱)

【仙呂】【賞花時】母親道年長青春未配人,我拚了個雨打梨花深閉門。我怎肯將名利似浮雲。(夫人云)孩兒,你則不出門呵便了也。(正旦唱)我從來有忠信,(雲)父親母親你但放心。梅香,俺回去來。(唱)我又索紗窗下捱黃昏。(同梅香下)

(符彥卿雲)孩兒回去了也。既然有聖人命,著一壁廂著人打掃花園前後乾淨,待人遊玩則個。夫人,俺回去來。(同下)

第一折[編輯]

(趙匡義、鄭恩同上)(趙匡義雲)符家園圃真堪賞,柳綠花紅景物奇。某趙匡義是也。這個是鄭恩兄弟。俺兩個去符彥卿花園內賞玩新春之景,與兄弟酒肆中多飲了幾杯酒,來遲了些。兄弟,兀的士戶人等都散了也,俺回家去罷。(鄭恩雲)二哥,還早哩。投到俺兩個賞罷春呵,天色可也未晚哩。來到這花園門首,俺進去來。(趙匡義雲)兄弟,你看那桃紅柳綠,萬物爭妍。是好景也。(鄭恩雲)二哥,這一會兒人也靜了,我且坐一坐,看有甚麼人來。(正旦領梅香上,正旦雲)妾身符金錠。昨日父親母親囑咐我說道,今日有傾城士戶,都來俺花園中賞春,著妾身休出繡房,怕有人看見。妾身在房中坐了一日光景。這早晚賞春的人可也都回去了。我心中悶倦,領著梅香閑看一遭去,有何不可。(梅香雲)姐姐,花園中是好耍子兒,休辜負了春景也。(正旦雲)一年之前,春為歲首,是好光景也呵。(唱)

【仙呂】【點絳唇】你看那綠柳低垂,燕雛成對,鶯聲碎。花老芳池,一派遊春意。

(梅香雲)姐姐,你不肯出來帶攜我耍一會,只在房裏坐,好不悶也。(正旦唱)

【混江龍】非是我懶臨園內,隔花陰怕有外人知。自從我初離繡幕,蓮步輕移。春事已隨流水去,落花空惹杜鵑啼。冷清清花影疏林內,我則見山光隱隱,綠柳依依。

(梅香雲)姐姐,這一會兒可也無人走動,我們去那湖山畔閑耍一會兒去來。(正旦雲)你也說的是,俺去來。(梅香雲)姐姐,你試看這裏的景致,比那前頭又不同了。(正旦雲)是好一派佳景也。(唱)

【油葫蘆】二月江南鶯亂啼,繞花陰雙燕飛,則見那鞦韆閑控玉人歸。(梅香雲)可惜我們不曾拿的酒來。姐姐,你且在這裏耍,我去崇文門外頭買兩瓶酒來你吃。(正旦唱)便休將詩酒為佳致,可不道山翁之興何須醉。(梅香雲)姐姐,你看那梨花,桃花杏花開的真是好看。(正旦唱)梨花開雪片妝,桃花放紅焰飛。你看那浸浸紅杏燒林際,端的可也不盡眼中題。(梅香雲)無一個人也呵。(正旦唱)

【天下樂】抵多少宴罷青樓月下歸,不由我猜疑,心上喜。(梅香雲)姐姐。你喜歡甚麼?(正旦唱)牡丹風似人搖錦機。趁風和花草香,落殘紅襯燕泥,我則索慢行過芳樹底。

(鄭恩雲)哥哥,你見麼,一個女子來了。(趙匡義雲)好個女子也!我聞知符彥卿有個女孩兒是符金錠,此女子必是也。兄弟,俺躲在這花陰下,看他往那裏去也。(梅香雲)姐姐,天氣還早哩。一發散心耍一會。(正旦唱)

【那吒令】我行來這裏,到櫻桃樹底;轉湖山迤邐,過薔薇架西。步香塵款款呵,怕流鶯亂飛。(梅香雲)姐姐。一年之中,惟春最好也。(正旦唱)一年中春最好,九十日偏明媚。近黃昏煙霧菲菲。(匡義雲)兄弟,你遠著些,我吟一首詩嘲撥他,看他說甚麼。(詩曰)姮娥離月殿,織女渡天河。不遇知音者。空勞長歎多。(正旦雲)甚麼人吟待,好清新之句也。(唱)

【鵲踏枝】我這裏猛聽的,似呆癡。又不是月下星前,暗約偷期。不由我聽沉了半會,是誰人亂作胡為?

(梅香雲)姐姐,怕他怎麼。左右也沒人,你也作一首詩,看他說甚麼。(正旦雲)不中。則怕有人聽見呵,怎了也。(唱)

【寄生草】又不曾待月在西廂下,聽琴在旅店裏。踏青惹下彌天罪,賞春光引起鴛鴦會,看群花誤到天臺地。(雲)我依著你。我吟一首詩,看他說甚麼。紫燕雙雙起,鴛鴦對對飛。無言勻粉面,只有落花知。(趙匡義雲)好個聰明女子也。我出去見他一面,怕些甚麼。(做見科,雲)小娘子拜揖。(正旦雲)先生萬福。一人好聰明俊秀才!(唱)我見他烏紗小帽晃人明,久以後必然金榜題名諱。

(趙匡義雲)動問小娘子是誰氏之家?姓甚名誰?(正旦雲)妾身符金錠是也。先生高姓大名?(趙匡義雲)小生趙弘殷之子,趙匡義是也。敢問小娘子多少年紀也?(正旦唱)

【醉中天】正二九青年際。(趙匡義雲)曾許聘他人不曾?(正旦唱)不曾得見良媒,獨倚紗窗懶畫眉。(趙匡義雲)小娘子,小生願為媒證,許聘他人,可不好那。(正旦唱)多謝你相周濟。爭奈聽姻緣事遲,城難躲避,我又怕惹蜂蝶洩漏春機。

(淨韓松領淨胡纏歪纏沖上,韓松雲)自家韓松的便是。天色早便早哩。我們來的遲了些兒也,走一遭耍子去來。(做見科雲)一個小娘子,你是那裏來的?跟了我家去來。(鄭恩做見科,雲)這廝好無禮也。(正旦唱)

【金盞兒】也是我命低微,惹災危,若是俺尊堂知道可也甘當罪。(趙匡義雲)這廝合死也。(正旦唱)他那裏揎拳裸袖皺雙眉。(韓松雲)這個是甚麼人?我怕你不成也。(正旦唱)那裏也畫堂歡宴,早難道是花下燕鶯期。

(胡纏雲)大舍不要惹他,則他是趙二舍,那個是鄭恩。你惹他,幹打殺你。我們去了罷。(韓松雲)由他,我明日使人來問這門親事,不怕你不嫁我。我們且回家裏去來。(同歪纏胡纏下)(鄭恩雲)他們可去了。二哥,俺也去了罷。(正旦雲)二舍,你去了罷。則怕俺父親來,我也回去也。(唱)

【賺煞尾】不承望有今朝,到著我愁無計,又怕俺雙親得知,忙步金蓮趁早回,休忘廠蝶使蜂媒。(趙匡義雲)小娘子,我便著官媒來議親也呵。(正旦唱)便休要忒延遲誤了佳期,準備蘭堂宴罷歸。(家童沖上,雲)姐姐,相公有請。(梅香雲)叫我們哩。我去來。(正旦唱)你休要喧喧鬧起,再無個商議。(雲)二舍,你休怪,我去也。(唱)抵多少青樓歌罷宴酣回。(同梅香家童下)

(鄭恩雲)二哥,這個小娘原來是符太守之女。恰才那個韓松若不是去了,我不到的饒了他哩。(趙匡義雲)兄弟,你休這般說。此事不許一個人知道,俺回家中去來。因來到符氏花園,惹下了一段姻緣。久以後必然匹配,那其間顯俺英賢。(同下)

第二折[編輯]

(淨韓松領淨胡纏歪纏上)(韓松雲)自家韓松是也。昨日走到符家花園裏耍去,不想撞見他家個女人,且是生的好,有趙匡義在那裏調戲他。著我惱了,若不是他兩個說,險不著那鄭恩爛羊頭打我一頓。如今怎麼稱的我的心?(歪纏雲)這個不打緊。你如今叫將一個媒人來,賞他幾兩銀子,著他去說這門親去,怕他不肯也怎麼?(韓松雲)兄弟說的是。我昨日著人請下那個媒婆陳媽媽,他這早晚敢待來也。(淨媒婆上,雲)我做媒人兜答,一生好吃蝦蟆。若還要我說親,十家打脫九家。老身是這京城裏一個媒婆,姓陳。我好不生得聰明,正在家裏吃芝麻豆腐茶哩。有韓大舍著人來請我,不知為甚麼,我走一遭去。來到也,不要報復,我自過去。(做見科)(韓松雲)我請了你這一日,才走將來。(媒婆雲)你請我來怎麼?(韓松雲)我如今央及你一莊事:符彥卿家有個女孩兒,叫做符金錠。你與我說親去,若成了,我送你十個大銀子。(媒婆雲)這個不打緊,我如今就去。一箭上垛,你則管放心,我走一遭去。(下)(胡纏雲)好了,他去了,必然這事成了。我們且後面閑耍去來。(韓松雲)說的是,咱去來。(同下)(趙弘殷同夫人領家童上,趙弘殷雲)腰金衣紫受天恩,累輩居官教子孫。自從五代興王業,民物雍和氣象新。某姓趙,雙名弘殷,祖居河南府人也。幼習韜略,深看遁甲之書。這是夫人李氏,自從殘唐五代以來,朝屬梁而暮屬晉,天下大亂。即今柴梁王即位,某拜官殿前御林軍都指揮使之職。某有二男一女,長者匡胤,次者匡義,一女乃是滿堂。有俺趙匡胤去關西替我操練去了,止有二哥匡義在家。近日不知怎麼,染其疾病,不能動止。夫人,怎生是好!(夫人云)老相公,我想俺匡義孩兒,為人軟善,前日與鄭恩去符家花園裏賞花回來,就一臥兒不起,百般醫治不可,怎生是好也!(趙弘殷雲)夫人,我想來,則怕孩兒害的病證,有些暗昧。我早間著人請他姐姐去了,若來時,我自有個主意。這早晚敢待來也。(張光遠、羅彥威上,張光遠雲)某張光遠是也。這個將軍乃是羅彥威。俺是趙匡胤的朋友,號為十虎。俺叔父著他去關西操練去了,俺弟兄每捨不得,送他到關西回來。來到家中,聽的說道二哥匡義染病不能動止。兄弟,俺看望一遭去來。(羅彥威雲)哥哥,俺趙匡義哥不知怎生有病,俺若不看一看,顯的俺弟兄每無情分了。來到也,家童報復去,道有俺二人來了也。(家童做報科)(做見科,張光遠雲)叔父,俺眾弟兄每望的遲了,二哥病證若何?(趙弘殷雲)兩個賢侄且請坐,等您眾朋友都來全了時,慢慢與你商議。這早晚敢待來也。(石守信、王審琦上,石守信雲)某石守信是也。這位將軍乃是王審琦。俺們兄弟送趙大郎關西操練去了,回來說道匡義哥哥在家染病,不知如何,俺弟兄每看望一遭去來,(王審琦雲)來到了也。家童報復去,道有俺弟兄二人得知探望。(家童做報科)(做相見科,王審琦雲)叔父,俺弟兄每探望來遲,二哥病體安樂否?(趙弘殷雲)二位賢侄,且少待片時,恁弟兄都來全了時,我與您計議。這早晚敢待來也。(周霸、李漢升上,周霸雲)某周霸是也。這個兄弟乃是李漢升。俺是趙匡胤的兄弟。俺弟兄十人,端的是過如管鮑分金義,勝似關張仁德心。今日關西已回,剛到家中,聽知二哥匡義在家染病,我須索走一遭去。(李漢升雲)哥哥,這匡義哥哥,為人軟弱,誠恐有人欺負,俺與你報仇去。說話中間。來到了也。家童報復去,道有俺二人來了也。(家童做報科)(做見科,李漢升雲)叔父,俺弟兄每來了也。(趙弘殷雲)二位賢侄商議,怎生不見孩兒楊延幹史彥昭來?(李漢升雲)他兩個走路哩,便到也咱呵。(趙弘殷雲)既然這等呵,等他那兩個來時,我自有主意。這早晚敢待來也。(楊廷幹、史彥昭上,楊廷幹雲)某楊廷幹是也。這個兄弟是史彥昭。俺是趙匡胤的兄弟。他關西操練去了,俺都送他去,止留了鄭恩在家中。說道匡義哥在家中染病,眾弟兄都先去了。兄弟,俺行動些。(史彥昭雲)哥哥,俺來了也。家童報復去,道有俺二人來了也。(家童做報科)(做見科,史彥昭雲)叔父,俺來遲了也,勿罪也。(趙弘殷雲)不敢,不敢,你請坐。(張光遠雲)叔父。俺眾弟兄來全了,敢問匡義哥的病體怎麼得來?(趙弘殷雲)您聽我說。當此一日,匡義與鄭恩到的符家花園裏賞春去,回來不知怎生就一臥而不起。這幾日好生沉重也。(羅彥威雲)既然這等呵,俺看一看去如何?(趙弘殷雲)恁眾人休怪,這兩日有些沉重,不敢著您見他。我恰才著人請他姐姐去了,等來時,我自有個主意。家童安排酒肴,與眾位賢侄洗塵咱。(張光遠雲)不敢,既是這等,俺不必飲酒。眾兄弟每,俺且回去,等二哥病體痊屙時,再來探望。叔父休怪,俺去來。趙匡義病體昏沉,道著俺個個憂心。等明日若還痊屙,必然要問個來因。(同眾下)(趙弘殷雲)他眾弟兄去了也。他姐姐這早晚敢待來也。(正旦扮趙滿堂上,雲)妾身趙弘殷的女孩兒,小字滿堂。俺父親生俺子女三人,大兄弟趙匡胤,二兄弟趙匡義。將妾身嫁與汴京王節度王朴為夫人。俺大兄弟游關西操練去了,未曾回來。有俺二哥匡義,不知怎生來染其疾病。父親著人來請,我須索走一遭去。我想俺趙匡義兄弟,不知為何也呵。(唱)

【南呂】【一枝花】俺須是官員仕宦家,又不是黎庶閭閻客。俺兄弟養成彪虎志,久以後必有膽天才。好著我心下疑猜,恨不的兩步為一驀,急煎煎不放懷。俺兄弟困懨懨病在膏肓,猛可裏便苦騰騰石沉大海。

【梁州】自從俺已有了徐卿二子,怕甚麼令巍峨王氏三槐。俺門戶中未有三千客,出來的談天論地,胸卷江淮。不離了龍韜虎略,弓箭旗牌。展胸襟個個英才,論機謀轉轉安排。大兄弟虎狼叢惹事招非,刀劍洞大寬地窄,死生巢一迷裏裁排。威哉?壯哉?博一個腰金衣紫官三代。暗地裏自分解,不知是暑濕風寒天降來,不見個明白。

(正旦雲)可早來到也。家童報復去,道有妾身來了也。(家童雲)理會的。(報科雲)老相公,有小姐來了也。(趙弘殷雲)道有請。(家童雲)理會的。有請。(做見科)(正旦雲)父親母親,您孩兒來了也。(趙弘殷雲)孩兒也,你來了也。我此一請你來,因為你兄弟趙匡義,不知怎生一臥兒不起,染其疾病,怎生是好也?(正旦雲)父親,您孩兒試猜俺兄弟這病證咱。(趙弘殷雲)孩兒也,你若猜著呵,我心中方才放心。(正旦唱)

【隔尾】他莫不是功名不遂心無奈?(趙弘殷雲)不是。(正旦唱)他莫不是思念哥哥不下懷?(趙弘殷雲)不是。(正旦唱)莫不是少欠人錢使人怪?(趙弘殷雲)不是。孩兒,你都猜不著。(正旦唱)這謎兒怎猜。我實難布擺。天那,莫不他鬥打相爭受了些外人的歹?

(趙弘殷雲)孩兒也,你不知。我說與你。他自從與鄭恩孩兒去符家園裏閑耍了一會,回來一臥兒不起。(正旦雲)既是這等呵,兄弟在那裏染病哩?(夫人云)見在書房裏歇臥哩。(正旦雲)既然這等呵,我去看一看便知分曉也。父親母親,你少待,我看兄弟去也。(虛下)(趙弘殷雲)孩兒看趙匡義去了也。夫人,俺且去後堂中去來。(同夫人家童下)

(鄭恩扶趙匡義上,趙匡義雲)心間無限事,不敢告他人。某趙匡義是也。自從符家花園內見了符金錠小姐,他深有顧盼我之意,不期緯松領著人走將來,言三語四的。鄭恩兄弟要打他,那廝每都走了。我以此上感了一口氣。歸到家中,一臥兒不起,不覺數日光景也。父親母親好生憂心。百般醫治,不能痊可。今日好生沉重。兄弟也,可怎生是了也?(鄭恩雲)二哥,你放心將息。你這病,我明白與父親說了呵,便與你成就一門親事。(趙匡義雲)兄弟,親事成與不成,可也不打緊。則是我心中不忿韓松那廝。兄弟,俺墁慢的共話,看有甚麼人來。(正旦同家童上,家童雲)姑娘。這個不是二哥的書房?他在裏面睡哩。(正旦雲)不須報復,我自過去。(做見科)(趙匡義雲)呀、呀、呀,姐姐,病體在身,不能答禮,姐姐休怪也。(正旦雲)鄭恩兄弟在此也。(鄭恩雲)姐姐,我為二哥身子不快,不曾敢離左右也。(正旦雲)兄弟也,你怎生就這等清減了那?(唱)

【牧羊關】見兄弟面色兒懨懨瘦,容顏兒慚慚改,怎生來形體如柴。(雲)兄弟,你這病我試猜咱。(趙匡義雲)姐姐。我試猜咱。(正旦唱)莫不為身事難求?莫不為經營買賣?趙匡義雲)不是。你猜不著。(正旦唱)莫不是霜露侵肌體?莫不是月下被風篩?(趙匡義雲)都不是。(正旦唱)止不過心念別姻眷,一莊莊我自猜。

(趙匡義雲)姐姐,則一句話,料猜著些兒了也。(正旦雲)哦、哦、哦,兄弟,你這病原來為如此來。(唱)

【罵玉郎】我這裏聽言道罷添驚怪,有甚麼難分訴你與我訴個明白。你莫不在章台走馬垂楊陌?(趙匡義雲)姐姐,我這病則為前日賞春去,遇著個女子,以此上得了這個病證也。(正旦唱)您將那心上愁,腹內思,悅與我方何礙。

(鄭恩雲)姐姐,二哥賞花去,不期遇著符太守之女符金錠,以此上得了這個病也。(正旦雲)這個打甚麼不緊哩。(唱)

【感皇恩】呀,便著你魚水和諧,你也可穩放寬懷。我如今遣官媒,親問候,便有個好音來。(趙匡義雲)姐姐,你不知韓松那廝,倚逞權豪,他要強娶他哩。(正旦雲)不妨事。(唱)遮莫他官居一品,怕甚麼日轉千街,憑著俺人力勇,弟兄多,便著他有非災。

(趙弘殷同夫人沖上,雲)孩兒也,我聽的多時,我盡知道了也。(正旦唱)

【採茶歌】父親你走將來快安排,今日個洛陽花酒一時來。(趙匡義雲)姐姐,那韓松若知道呵,必然與俺爭競也。(正旦雲)不怕他。(唱)統領軍卒驅士馬,我著他聞咱名姓命先衰。

(正旦雲)父親,母親,兄弟原來因符金錠惹下這場疾病。兄弟也,如今著你姐夫王朴替你去問這門親事去,你可意下如何?(趙匡義做好了,拜科,雲)多謝了姐姐,我無了病也。(正旦雲)慚愧也,兄弟病好了也。父親、母親,我回家去也。我便著王朴與兄弟說這門親事去。兄弟,你放心,我回去也呵。(唱)

【煞】心中愁悶當時解,參透韓松大會垓。兄弟你今朝且耽待。我忙回住宅,自有個計畫。便著你花燭筵開會賓客。(下)

(夫人云)嗨,趙匡義原來為如此之事,女孩兒著王朴與他說親去了,孩兒可也病體就好了也。老相公,俺回後堂中去來。(趙弘殷雲)夫人說的是,俺回去來。(同夫人家童下)(趙匡義雲)俺姐姐知道我心中的事,他著姐夫去題親事去了。成與不成,我自有個主意。鄭恩兄弟,跟我回後面散心走一遭去來。(同下)

第三折[編輯]

(符彥卿領張千上,雲)小官符彥卿是也。今因太平之世,時逢豐稔之年,春來天氣,萬花開放。吾家後面有一園,乃是聚錦園。聖人之命,著大小士民都在我這花園中賞玩。我著俺女孩兒符金錠不要出閨門,人煙散後,他往園中看花,我著家童喚將他來,下想孩兒這幾日有些身子不快,可不知為何也。有夫人在後面看孩兒哩,張千,門首望著,一切事情便來報小官知道。(張千雲)理會的。(淨媒婆上,雲)自家陳媒婆是也。今奉著韓松大舍的言語,他說,那一日因在符太守花園裏。見了他家符金錠生的標緻,他與他十錠大銀子做財禮,著我問他親去。可早來到也。張千報復去,道有你嬸子在這裏。(張千雲)你看他沒正經,我報知大人去。(報科雲)報的大人得知,有媒婆在家門首。(符彥卿雲)著他過來。(張千雲)理會的。著你過去哩。(媒婆見科,雲)老相公且喜了,媒婆來說一莊親事來與家裏小姐。(符彥卿雲)你說是甚麼人家的兒男?(媒婆雲)老大人,是本處韓大人家大舍韓松,他送十錠大銀子與你。把小姐與他為妻,可是好那。(符彥卿雲)好、好、好,你且在這裏。等我夫人來,俺共同商議。(王樸上,雲)祖代為官立業堅,忠扶社稷保山川。每懷報國存忠正,掃蕩奸邪在目前。小官姓王名朴,字原之,祖居河東太原人也。祖代為官,扶持唐室。方今梁主在位,加小官節度使之職。有我妻趙氏,乃是毀前都指揮使趙弘殷之女。有我兩個妻舅,大舅趙匡胤,二舅趙匡義。大舅行關西五路操練去了,有我二舅病不能動止。我著他姐姐看他去,回來說為因那日符太守花園內賞春,遇見他女兒符金錠,生的有些顏色,欲要娶她為妻,無人去題親。小官今日直到符太守家。問這一莊事,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張千報復去,道有小官來了也。(張千雲)理會的。(報科雲)喏!報的大人得知,有王節度使在於門外。(符彥卿雲)道有請。(張千雲)理會的。有請。(王樸見科雲)符彥卿。且喜、且喜。小官來舉保一莊親事來。(符彥卿雲)大人有何親事?誰氏之家?姓字名誰?(王朴雲)大人,是我外家趙弘殷二舍趙匡義,敬著小官來,這一莊親事來也。(媒婆雲)這事不好了。我看老符怎麼主張哩。(符彥卿雲)大人,則一件,恰才這韓大人的孩兒韓松,又著這官媒來問親;大人今日來題親,又是同僚官之子。此事請夫人來計議如何?張千,請夫人來者。(張千雲)理會的。夫人有請。(夫人上,雲)妾身符彥卿的夫人是也。自從前日聖人的命,著傾城百姓都在我花園中賞玩。有俺女孩兒符金錠,也去花園中看了一遭回來,這兩日在繡房中倦拈針指,身子不快,不知 為何。今日相公在前庭上著人來請我,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也。(張千報科,雲)報的大人得知,夫人來了也。(符彥卿雲)道有請。(夫人見科雲)相公,妾身來了也。有何事商議也?(符彥卿雲)夫人,請你來不為別,如今王朴大人來說,趙二舍來問俺女孩兒親事,這媒婆與韓松來問親。這兩家都好,小官不曾敢許,特待夫人來商議,可與誰家好?(夫人云)相公,既然這等,兩家都好。則一件:憑俺女孩兒主張。如今俺臨街搭一彩樓,著大小人等往樓下過,著俺孩兒拋繡球兒,打著那一個,就著他來娶。妾身倒陪房奩斷送,擇日過門。妾身不敢自專,相公心下如何?(符彥卿雲)夫人言者當也。許一家不許一家,著他嗔怪。張千,便合彩樓者。(張千雲)理會的。(同眾做抬上彩樓科,張千雲)夫人,彩樓搭停當了也。(符顏卿雲)張千,傳報繡房中,請出小姐來。(張千雲)理會的。小姐,相公有請。(正旦符金錠領梅香上,正旦雲)妾身符金錠是也。自從那一日在花園中見了趙匡義所吟之詩,這兩日不由的我心神蕩漾,身子不快,可不知為何也呵咱。(梅香雲)姐姐,你也沒正經。那一日見了那一個人,你這兩日茶不茶,飯不飯,想他怎麼的也。(正旦雲)梅香,你那裏知道。那想此人一表非俗,吟的詩清字正,委實少有也呵。(唱)

【中呂】【粉蝶兒】一會家心下念想,這姻緣怎生主張?我在那繡房中自在參詳。(梅香雲)姐姐,你則揀著好姐夫嫁了便罷也。(正旦雲)你那裏知道也。(唱)我須知你主意,則著我別尋投向。(梅香雲)姐姐,你便想我那姐夫,不知我那姐夫想你也不想你也,(正旦唱)你這個無禮的梅香,你將我假支吾故來抵當。

【醉春風】則我這情意那人知,心中常念想。何時得配燕鶯期,終日則是想、想。行至庭前,心中傒幸,眾人凝望。

(雲)可早來到也。張千報復去,道有妾身來了也。(張千報科雲)大人,有小姐來了也。(符彥卿雲)著孩兒過來。(正旦同梅香做見科,雲)父親、母親,您孩兒來了也。(符彥卿雲)孩兒來了也。喚你來不為別,今有王大人來題親,著你嫁趙匡義,又有這媒婆來說,著你嫁韓松。未知你心裏要嫁那一處?你對我說去,我自有個主意。(正旦雲)父親母親。你聽孩兒說一遍咱。(唱)

【迎仙客】父親你聽拜稟,訴衷腸,這親禮兩家兒兩家兒可便那下裏強?(王朴雲)小姐,你則心順的便成也。(正旦唱)我若是肯依隨,休要講,主張在尊堂。(夫人云)你休要這般說,我自有個主意也。(正旦唱)母親你便有主張休謙讓。

(媒婆雲)小姐,依著我的心,你嫁韓松,強似嫁別人,他家衣服也穿不了。(正旦雲)噤聲?(唱)

【紅繡鞋】狠媒證人前閑強,你著我嫁韓松羅錦千箱,我則待布襖荊釵守寒窗。(媒婆雲)他家那飲饌也用不了。(正旦唱)便做道珍羞百味,幹使碎你那好心腸。(媒婆雲)你可嫁也不嫁?(正旦唱)勸你這強媒人休再往。

(媒婆雲)你則依著我嫁了韓松者。(夫人云)媒婆,你不是這等說。如今彩樓下不拘軍民人等,著孩兒拋下繡球兒去,則打著他的。便與他為妻。(符彥卿雲)夫人說的是。等有過來過往的人,著孩兒拋下繡球兒去者。(韓松同胡纏歪纏上,韓松雲)自家韓松的便是。我著媒婆去了,今日搭了彩樓也。我樓下搶了繡球兒,便著人來娶他,有何不可。(歪纏雲)小哥,你休慌,一定是你的了。(胡纏雲)仔細著。來到彩樓跟前也。(符彥卿雲)孩兒,上彩樓拋繡球兒去。(正旦同梅香做上樓科,正旦雲)來到這樓上也。樓下不是韓松?他知道俺家拋繡球兒,故他來樓下來往行走。(梅香雲)小姐,你則把繡球兒丟下去,打著醜的你若不嫁他,我替你去。(正旦雲)這梅香好笑人也呵。(唱)

【上小樓】他正那人前鬧嚷,指望待成親名望。看不上他-來一往,施展衣服,賣弄輕狂。(梅香雲)小姐,你則丟下那繡球兒去來罷。(正旦唱)你著我將繡球兒,忙擲下,韓松身上,可不教那有情人每朝指望。

(正旦雲)梅香,怎生不見趙匡義來?(趙匡義同鄭恩上,趙匡義雲)某趙匡義是也。來到這彩樓下,鄭恩兄弟,俺過去來也。(鄭恩雲)哥,兀的不是韓松?他也在這裏。(正旦雲)梅香,兀的不是趙匡義來了也。(梅香雲)你丟下繡球兒去罷。(正旦雲)他既來了,你慌的做甚麼?(唱)

【么篇】他那裏慢慢的來,我這裏暗暗的慌。羞的我不敢抬頭,連忙遮面,無處潛藏。(梅香雲)繡球兒在這裏,丟下去罷。(正旦唱)一見了繡球兒,心中悒怏,我著他霎時間共同鴛帳。

(韓松雲)伺候著,七八丟下繡球兒來也。(正旦雲)梅香,將過繡球兒來。(梅香雲)繡球兒有了也。(正旦雲)梅香,將繡球兒也你則有準者。(做拋下繡球科,正旦唱)

【般涉調耍孩兒】我這裏可嚀覷了他模樣,辦著片志誠心便央。我則見軍民士戶在樓前,唬的我不敢名揚。(梅香雲)姐姐丟下去罷。(正旦唱)我待要時間拋擲心中懼,又則怕錯了教他向那廂。(梅香雲)姐姐,你則望著我這趙姐夫拋了罷。(正旦唱)你也有心偏向,我將這繡球兒拋下。準備著齊整的陪房。(正旦雲)我望著這趙匡義身上丟下去。(做拋下繡球科,趙匡義做接了科,韓松做奪了繡球科,雲)是我的,你將的那裏去?兩個兄弟,俺得了繡球兒也,俺回家去來。(同胡纏歪纏下)(鄭恩雲)這廝好無禮也。是你的繡球兒,他奪的去了,更待幹罷。俺打這廝去來。(符彥卿雲)趙匡義,你休趕他去,我見繡球兒已是你的,你明日揀好日辰來娶,休要致怨。小姐,你下樓來,先回去罷。(正旦同做下樓科,雲做見科,下)(唱)

【煞尾】到今日趁了心,繡球兒有忖量,至來朝約定同鴛帳,成就了一世兒夫妻慢慢的賞。(同梅香下)

(符彥卿雲)金錠孩兒回後堂中去了也。王樸,也是天家所輳,我有心將孩兒許與趙二舍,不想繡球兒正打中他也。(王朴雲)相公,今日天使其然,繡球兒正打著趙匡義兄弟,不期被韓松搶了繡球兒去了。大人,怎生計較也?(夫人云)相公。雖然他搶的去了,只著趙二舍擇日辰來娶親。俺則嫁與他家便了也。(王朴雲)多謝相公夫人。趙匡義,你且回家去罷。你丈人丈母,著你擇吉日良辰來娶小姐哩。(趙匡義雲)多謝了泰山也。鄭恩兄弟,恰才這韓松就我手中搶了繡球兒去了,某欲待就樓下打鬧起來,恐防驚唬了小姐也。(鄭恩雲)哥哥,俺明日娶嫂嫂,正往韓松家門首過,此事須索做計較也。(趙匡義雲)這個不打緊,你近前來,我說與你。(做打耳喑科,雲)可是恁的。(鄭恩雲)哥,此計大妙。某便與他眾人說知也。俺且回家去來。(趙匡義雲)既然今日事已完成,擇了吉日良辰,來娶小姐。俺回去來。因賞春遇著嬌姝,他生的美貌誰如。彩樓上繡球打中。穩情取畫閣深居。(同鄭恩下)(媒婆雲)老相公,看起來這莊事已准,你則嫁與趙二舍了。罷、罷、罷,我回去也。相公大人,恕罪。(下)(王樸雲)多謝了相公夫人,小官回去,擇吉日良辰。著的我趙大人娶小姐也。小官回我丈人的話,走一遭去。(下)(夫人云)相公,他每都回去了也。俺女孩兒已是許與趙匡義,不期他繡球又打中他,皆是前生姻緣也。(符彥卿雲)夫人說的是也。俺收拾小姐的房奩斷送便了。俺無甚麼事,且回後堂中去來。符金錠美貌高強。端的是世上無雙,結彩樓招著佳婿,穩情取天下名揚。(下)

楔子[編輯]

(趙弘殷領張千上,雲)趙匡義已成佳眷,擇吉日配合姻緣。小官趙弘殷是也。則因俺孩兒趙匡義遇著符太守之女,一心要娶他為妻。我著他姐夫王朴去問這一門親事。不期有韓松又著人來問符小姐。他父親搭起彩樓,著小姐擲繡球,不想正打著俺孩兒。有韓松強掄了繡球去了,今日著俺小姐同張光遠、羅彥威等眾人娶去了。小官在家小安排下酒肴,若娶過小姐,俺一家兒慶賀飲酒。張千,俺後堂中收拾酒肴都完了也不曾?(張千雲)理會的。酒肴都完了也。(趙弘殷雲)俺無甚事,且回後堂中去來。(下)(淨韓松同淨胡纏歪纏上,韓松雲)自家韓松是也。我著官媒問符彥卿的女孩兒去,不知怎麼,趙二舍也著人來問。他家搭起彩樓來,著那孩兒拋繡球兒,一個繡球兒剛打在趙二舍懷裏,著我搶了來了也。今日不與我為妻,與趙家做新婦,恰才迎娶的過去了,他必然往我這門前過來也。兩個兄弟,俺等他過來,奪下轎來,就往家裏扯著走,如何?(歪纏雲)哥,哎,你則放心,則有你兄弟一個,管你整齊吃一頓。才罷。(胡纏雲)你個傻弟子孩兒,則憑著我這一雙手,兩隻腳,不管他有多少好漢,我若怕他,老韓一家兒吃山藥。(韓松雲)你每且不要嚷,兀那遠遠的不是鼓樂來了也,(正旦扮趙滿堂同梅香上,雲)妾身趙滿堂是也。那一日來看了我兄弟趙匡義,他一心要符金錠為妻,我著俺相公王朴去符家問親,他搭起彩樓拋繡球,正拋著俺兄弟。今日擇吉日良辰,著妾身去娶他,眾兄弟每簇擁小姐的轎子後堂便來也。梅香,俺行動些。(梅香雲)夫人奶奶你看兀那韓家門前一簇人嚷,則怕有些鬧吵麼?(正旦雲)不妨事,俺慢慢的行著。(韓松雲)這個小娘子從那裏來?我試問他一聲。支揖哩,小娘子?你曾見那娶親的來了也不曾?(正旦雲)他每在後堂,便來也。你問他怎的?(韓松雲)沒有,我問一聲。兀那不遠遠的來了也?(張光遠、羅彥威等卒子抬轎子、外動鼓樂打燈籠、眾上,住,張光遠雲)你每抬著小姐慢慢的走,望趙二舍私宅裏去來。(韓松雲)兀的不來到也。兀那符金錠,快下轎來,去我家裏去來。(石守信雲)甚麼人?遠著些,驚唬著小姐。(歪纏雲)和那廝說甚麼,奪了往家去罷。眾人一齊下手罷。(韓松雲)你每不要討死吃也。我揭開這轎簾試看咱。(做見鄭恩科)(鄭恩雲)兀那韓松,你認的我麼?我是你的公公哩。(韓松雲)原來不是小姐,可是這個大漢,俺不要惹他。(眾做脫衣服科)(張光遠雲)韓松少走也。(眾做打三漢科)(韓松雲)不中了也,人手多,俺走、走、走。(同二淨下)(正旦雲)眾兄弟每不要打他了,你看你嫂嫂以前抬過去也,我回 家去來。你看你趙二捨去。我著王朴來慶喜也。(鄭恩雲)姐姐,好一個計策也。打的那匹夫落荒的走了。今日事已完成,眾弟兄每,俺一同回去來。(正旦雲)是好計策也呵。(唱)

【仙呂】【賞花時】今日個婚姻才定準,虧了英雄十數人。(鄭恩雲)姐姐,若不是此計,怎生瞞過他也。(正旦唱)我若是半霎兒到家門,端的是機謀可便敬謹。(雲)你見了俺父母呵。(唱)也少不的排佳宴,可兀的慶新婚。(同梅香下)

(鄭恩雲)姐姐回家去了。眾弟兄,俺同共與趙匡義哥哥慶賀去來。符小姐已娶回家,強韓松枉受波查。定巧計成其婚配,方顯俺名播天涯。(同下)

第四折[編輯]

(趙弘殷同夫人領卒子上)(趙弘殷雲)彩樓高結成佳配,得會新婚豈偶然。莫趙弘殷是也。自從韓松搶了繡球去了,多虧了鄭恩等眾弟兄瞞過了他。今日吉日良辰,娶符金錠孩兒過門來也,安排酒宴與匡義孩兒慶喜飲酒。夫人,都安排停當了不曾?(夫人云)都停當了也。則等他眾人來時,慢慢的飲幾杯。這早晚敢待來也。(符彥卿上,雲)某符彥卿是也。自從與孩兒成親之後,不覺數日光景也。今日俺親家安排酒肴,與趙匡義並俺孩兒慶喜飲酒,著人來請,我須索走一遭去。來到也。小校報復去,道小官來了也。(卒子云)理會的。(報科雲)大人,有符彥卿來了也。(趙弘殷雲)道有請。(卒子云)理會的。有請。(做見科)(符彥卿雲)親家請坐,少待片時,等眾人都來全了時,慢慢的飲幾杯。這早晚敢待來也。(張光遠、羅彥威、石守信、王審琦同上,張光遠雲)自從匡義成親後,費盡英雄一片心。某張光遠是也。這三位兄弟,乃是羅彥威,石守信、王審琦。自為趙匡義要娶符金錠,有韓松與俺放對。被俺鄭恩兄弟詐妝符金錠,坐在轎子裏,韓松果然領著手下人趕將來,被俺眾人一頓打,將他打回去了。今已成親了也。今日叔父與俺匡義慶賀,須索走一遭去。(石守信雲)哥哥,我想俺這弟兄每這等英雄,怎生肯放過韓松那廝。若有俺匡胤哥哥在呵,有一場好大禍,量他到的那裏也。(羅彥威雲)我想韓松可也十分無禮也。(王審琦雲)今日事已完了,來到門首也。小校報復去,道有俺四個弟兄來了也。(卒子做報科,做見科)(張光遠雲)叔父,俺弟兄每來了也。(趙弘殷雲)您眾人每多多的辛苦也。且少待,等眾弟兄每來全了呵,我自有主意。這早晚敢待來也。(周霸、李漢升、楊廷幹、史彥昭上,周霸雲)十虎威名天下罕,英雄糾糾鎮京華。某周霸是也。自從三位弟兄,乃李漢升、楊廷幹、史彥昭,俺都是京師十虎將。因為俺趙匡義二哥,娶了符金錠,打了韓松一頓,已成其親了。今日俺叔父安排慶賀酒,俺須索走一遭去。(李漢升雲)哥哥,我想今日趙弘殷叔父安排慶賀筵席,這一遭心中好是喜慶也。(楊廷幹雲)這鄭恩兄弟,但到處便要惹事,可也虧他也。(史彥昭雲)來到也,小校報復去,道有俺弟兄每來了也。(卒子做報科)(做見科、史彥昭雲)叔父勿罪,俺弟兄都來了也。(趙弘殷雲)您且少待,等匡義孩兒來時,俺慢慢的慶賀。這早晚敢待來也。(王朴、鄭恩上,王朴雲)英雄壯士般般勇,設計施謀件件能。某王樸是也。這位將軍,乃是鄭恩。自從俺妻弟趙匡義因與韓松放對。要娶金錠,多虧了鄭恩坐在轎子裏,瞞過韓松,被俺痛打了一頓,成了親事 。今日俺父親安排酒肴慶賀,須索走一遭去。(鄭恩雲)我想韓松十分無禮,若不是二舍的好事呵,我一頓直打死那匹夫。今日叔父與俺慶賀,須索走一遭去。來到也。小校報復去,道有二人來了也。(卒子做報科)(做見科,鄭恩雲)叔父,您孩兒來了也。(趙弘殷雲)鄭恩多虧了你也。你且少待,等匡義孩兒並媳婦兒來時,一同慶賀。這早晚敢待來也。(趙匡義上,雲)新婚燕爾安排了,洞房今日會佳賓。某趙匡義是也。多虧鄭恩並眾兄弟之力,娶了符金錠。今日俺父親安排酒肴與俺慶賀,須索走一遭去。來到也,不須報復,我自過去。(做見科,趙匡義雲)父親,您孩兒媳婦來了也。(趙弘殷雲)孩兒來,你且少待。這一席酒敬意的則是與你兩口兒慶賀,等你媳婦兒來時,一同飲酒。(正旦扮符金錠同梅香上,正旦雲)妾身符金錠,自從拋了繡球兒,本是俺趙匡義接了,不期韓松奪了去。妾身則嫁了趙匡義,有韓松又來追趕,多虧鄭恩躲在轎子裏面,將他打的回去了。今日父親與俺慶賀新婚,安排筵宴,須索走一遭去也。(梅香雲)小姐,你可稱了心也。(正旦雲)梅香,你那裏知道也呵,(唱)

【雙調】【新水令】我雖是洞房無用的女妖嬈,不錯了聖人之道,夫妻是正理,休信外人教。不負了夜月花朝,當日個彩樓上眾人鬧。

(正旦雲)可早來到也,令人報復去,道妾身來了也。(卒子云)理會的。(報科雲)大人,有小姐來了也。(趙弘殷雲)著孩兒過來。(卒子云)理會的。有請。(正旦同梅香做見科,正旦雲)父親,妾身來了也。(趙弘殷雲)孩兒,你看這筵會擺列的齊整麼?(正旦雲)端的是好筵會也。(唱)

【沈醉東風】則聽的聒耳笙歌鬧吵,珍羞端的奇標。新婚今日成,受了那我少閑焦燥,謝神天保護的便堅牢。(符彥卿雲)多虧了妙計,今日才得成就也。(正旦唱)今日個夫婦團圓成就好。(鄭恩雲)小姐,這一場也多虧了我也。(正旦唱)多謝你個仁兄智巧。

【雁兒落】情理這韓松使燥暴、腦背後都來到。俺這裏鄭恩暗暗的藏,他那裏不在聲高高的鬧。(趙弘殷雲)他臨後怎麼去了來?(正旦唱)

【得勝令】呀,打的是無處亂奔逃,那其間怒氣怎生消。才得今朝定,則他這將軍個個勞。(符彥卿雲)既虧了鄭恩,俺慢慢的謝他也。(正旦唱)父親你量度,便把他恩臨報。鄭恩你休焦,今日個婚姻已定了。

(趙弘殷雲)小姐,你將彩樓上拋繡球兒的事說一遍,俺試聽咱。(正旦雲)聽我將彩樓上的事說一遍咱。(唱)

【甜水令】當日個物穰人稠,爭頭鼓腦,著人歡笑。尋不見往日燕鶯交。投至得今日開筵,傳杯弄斝,夫妻相照,費盡了多少心苗。

(鄭恩雲)當日在彩樓下,若不是彥卿大人勸呵,韓松打死多時也。(正旦唱)

【折桂令】繡球兒往下剛拋,不承望他準備著奸心,暗暗的偷瞧。發會村濁,將別人喜事奪了。(鄭恩雲)依著我的心,就打死了也罷。眾人都勸我,到著那廝無禮也。(正旦唱)俺如今事成也再休要計較,且開懷沉醉醄。酒泛瓊瑤,樂動簫韶,玳筵排錦簇花攢,端的是堪畫堪描。

(趙弘殷雲)小校,將酒來,著孩兒與他父親遞一杯酒者。(莊子云)理會的。(做抬果卓科,正旦雲)將酒來。與我父親遞一杯。(做把盞科)這杯酒,父親先飲。(符彥卿雲)孩兒,還從趙親家承。(趙弘殷雲)這酒往常便當某飲,今日正當親家飲這杯也。(符彥卿雲)是、是、是,小官先飲。孩兒,你可休要跪者。(正旦做跪科,雲)不敢不敢。(唱)

【沽美酒】父親你休動勞,你孩兒正當報,則因那養育三年將我這性命保。指望終身待老,別離事在今朝。

(王樸雲)等您飲罷酒,說與您詳細也。(正旦唱)

【太平令】多虧你個恩人說道,將親事不錯分毫。都則為韓松暴虐,將平人姻緣打落。(趙匡義雲)夫妻皆是前定,豈他人能破的也呵。(正旦唱)呀,我這裏說著,念著,笑倒,險些兒無著無落。(王樸雲)今日個天下喜事,夫妻團圓。聽我與您下斷:您本是柴世忠良,一個個膽量高強。則因為賞春之景,來到你符氏門牆。趙匡義花下閑走,正見您年小紅妝。既結下目前姻眷,搭彩樓招做新郎。有韓松依權挾勢,遣官媒故意商量。惱犯了鄭恩兄弟,施手段顯耀剛強。詐妝做青春婦女,韓松見魂魄皆亡。今日個已成婚配,開筵會酒泛餚觴。趙匡義文武兼濟,符金錠本性溫良。今日個夫妻完備,一齊的拜謝吾皇。

題目強風情韓松搶繡球

正名趙匡義智娶符金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