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學 (四部叢刊本)/內篇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內篇卷第一 述學 內篇卷第二
清 汪中 撰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汪氏精刊本
內篇卷第三

述學                      內篇二

            江都汪中𢰅

玎文正

說文玎玉聲也從玉丁聲齊太公子謚曰玎公按史記呂伋稱丁公丁公之子

得稱乙公乙公之子慈母稱癸公其言實出世本丁乙癸竝從十干不得如說

文作玎也周初諸矦未有稱謚者周文公見於國語經傳但稱周公召康公見

於左氏春秋毛詩序經傳但稱召公齊之太公亦非謚也故伯禽稱魯公蔡叔

之子胡稱蔡仲蔡仲之子𮎰稱蔡伯振鐸稱曹叔曹叔之子脾稱大伯大伯之

子平稱仲君封稱康叔康叔之子稱康伯宋始封之君稱微子微仲微仲之子

稽稱宋公宋公之子申亦稱丁公虞稱唐叔唐叔之子夑稱㬜矦當時易名之

典惟施於王者諸矦之得謚者多在再傳及三四傳之後前此或以伯仲或以

國邑而夏殷之禮相沿而未革故猶有以甲乙爲號者齊之丁乙癸宋之丁公

是也古書或借玎作丁許氏遂據之而爲之說爾

釋連山

周官大卜掌三易一曰連山簭人文同鄭注大卜雲名曰連山似山出內氣也

其言望文生義殆失之矣連山卽烈山春秋昭二十九年傳有烈山氏祭法烈

山氏之有天下是也魯語亦謂之厲山皆語之轉杜子春以連山爲宓戲杜預

以烈山爲神農世諸矦韋昭以厲山爲炎帝之號三說不同韋義爲允

釋童

説文童男有辠曰奴奴曰童從辛重省聲僮未冠也從人童聲中按春秋傳士

臣皁皁臣輿輿臣隸又斐豹隸也著於丹書司厲其奴男子入於辠隸女子入

於舂稾鄭司農謂今之奴婢古之辠人也史記張耳陳餘列傳高祖逮捕趙王

貫高與客孟舒等十餘人皆自髡鉗爲王家奴田叔列傳孟舒田叔等十餘人

赭衣自髡鉗稱王家奴季布欒布列傳周氏廼髡鉗季布幷與其家僮數十人

之魯朱家所賣之朱家心知是季布廼買而置之田誡其子曰田事聽此奴漢

書賈山傳山稱文帝之德曰赦辠人憐其無髮賜之巾王式傳昌邑王廢式得

SKchar論不言所論何辠據王吉龔遂傳二人皆減SKchar髡爲城旦則式亦髡爲城

旦也式後除博士徵來衣博士衣而不冠曰𠛬餘之人何宜復充禮官詳此數

條知古之辠入於髡者則以爲奴後則凡爲奴者皆髡鉗以自別髡則纚笄皆

無所施故不冠而謂之童童之爲言禿也語轉而異故牛羊之無角者曰童牛

曰童羖山之無草木者曰童山其義一也子生三月翦髮爲鬌少長總角及冠

乃紒而冠故未冠謂之童名義皆相因也童之從人爲類加之偏㫄若芻豢之

犓巢車之轈散文則通古書多假借後人傳寫乃兩易之重又童之假借說文

之義無可疑也

 此篇荅舉主𧬄侍郞作

左氏春秋釋疑

左氏春秋典策之遺本乎周公筆削之意依乎孔子聖人之道莫備於周公孔

子明周公孔子之道莫若左氏春秋學者其何疑焉然古者左史記事動則書

之是爲春秋而左氏所書不專人事其別有五曰天道曰鬼神曰災祥曰卜筮

曰夢其失也巫斯之謂與吾就其書求之楚子庚侵鄭董叔言天道多在西北

南師不時必無功叔向以爲在其君之德有星孛於大辰西及漢裨竈曰宋衞

陳鄭將同日火若我用瓘斚玉瓚鄭必不火子產不與明年鄭火裨竈曰不用

吾言鄭又將火子產以爲天道遠人道邇竈焉知天道是亦多言矣豈不或信

遂不與亦不復火由是言之左氏之言天道未嘗廢人事也隨矦以牲牷肥腯

粢盛豐僃謂可信於神季良以爲民神之主也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民

和而神降之福齊矦疾梁邱據請誅於祝固史嚚晏子以爲祝不勝詛由是言

之左氏之言鬼神未嘗廢人事也鄭內蛇與外蛇鬭內蛇SKchar申繻以爲妖由人

興人無釁焉妖不自作隕石於宋五六鷁退飛過宋都內史叔興以爲是陰陽

之事非吉凶所生吉凶由人由是言之左氏之言災祥未嘗廢人事也晉獻公

筮嫁伯SKchar於秦史蘇占之不吉及惠公爲秦所執曰先君若從史蘇之言吾不

及此韓𥳑以爲先君多敗德史蘇是占勿從何益南蒯將叛筮之得坤之比子

服惠伯以爲忠信之事則可不然必敗易不可以占險由是言之左氏之言卜

筮未嘗廢人事也衞成公遷於帝邱夢康叔曰相奪予亯公命祀相甯武子以

爲相之不亯於此久矣非衞之辠不可以閒成王周公之命祀晉趙嬰通於莊

SKchar嬰夢天使謂己祭余余福女士貞伯以爲神福仁而禍淫淫而無罰福也祭

其得亾乎祭之之明日而放於齊由是言之左氏之言夢未嘗廢人事也此十

者後世儒者之所執以疑左氏春秋者也而當時㴱識遠見之君子類能爲之

矢德音蔽羣疑而左氏則巳廣記而僃言之後人其何疑焉若夫瓊弁玉纓子

玉弗致庶乎知道而卒之兵敗身SKchar臧會爲僭僂句吿吉而終後臧氏天網

恢吉凶之應有時而爽策書舊文謹而志之所以明敎也問者曰天道鬼神災

祥卜筮夢之僃書於策者何也曰此史之職也其在周官大史小史內史外史

御史皆屬春官若馮相氏𠈃章氏眡祲司天者也大祝喪祝甸祝司巫宗人司

鬼神者也大卜卜師龜人菙氏簭人司卜筮者也占夢司夢者也與五史皆同

官周之東遷官失其守而列國又不僃官則史皆得而治之其見於典籍者曰

瞽史曰祝史曰史巫曰宗祝巫史曰祝宗卜史明乎其爲聮事也楚公子棄疾

滅陳史趙以爲歲在析木之津猶將復由吳始用師於越史墨以爲越得歲而

吳伐之必受其凶然則史固司天矣有神降於莘惠王問諸內史過過請以其

物亯焉狄人囚史華龍滑與禮孔二人曰我大史也實掌其祭然則史固司鬼

神矣隕石於宋五六鷁退飛過宋都襄公問吉凶於周內史叔興有雲如眾赤

鳥夾日以飛三日楚子使問諸周大史然則史固司災祥矣陳敬仲之生周大

史有以周易見陳矦者陳矦使筮之韓起觀書於大史見易𧰼孔成子筮立君

以示史朝然則史固司卜筮矣昭公將適楚夢襄公祖梓愼以爲不果行趙𥳑

子夢童子羸而轉以歌占諸史墨然則史固司夢矣司其事而不書則爲失官

故曰天道鬼神災祥卜筮夢之僃書於策者史之職也古者詩書禮樂大司樂

掌之易𧰼春秋大史掌之而儒則有道者有德者使敎國之子弟SKchar則以爲樂

祖祭於瞽宗者也後世二官俱亾而六蓺之學幷於儒者於是即儒之所業以

疑大史此偏知之所得未足語於大道也曰是皆然矣抑猶有可疑者左氏之

紀人事所以聳善抑惡以詔後世也而有不信者焉有不平者焉其類有百請

約言之鄭息有違言息伐鄭而敗左氏以其犯五不韙而伐人知其將亾鄭請

成於陳陳桓公不許左氏謂其長惡不悛按鄭莊公之在位四鄰搆怨無歲無

兵取周禾麥䠶王中肩寘母城潁誓不復見人道盡矣而爲周孟矦以𣳚元身

陳息一𤯝而亟稱其惡其可疑者一也楚武王將齊而心蕩鄧曼知其祿盡莫

敖舉趾高鬭伯比知其必敗按商臣弒父與君亯國十二年滅江六蓼服陳鄭

宋身獲考終子有令德潘崇敎人之子使爲大逆奄有大子之室爲大師掌環

列之尹伐麋襲舒屢主兵事有尫及黨爲國世臣比於武王莫敖其咎孰多其

徵安在其可疑二也有神降於莘虢公亯神神賜之土田內史過史嚚知其將

亾虢公敗戎於渭汭桑田舟之僑卜偃知其將亾按虢爲卿士於周爲睦子頽

之亂勳在王室不幸晉方薦食不祀忽諸而四子僃舉其亾徵且周之東遷拜

戎不暇渭汭桑田之役豈不亦敵王所愾以張中國之威而以爲召殃斯過矣

晉獻上烝諸母盡滅桓莊之族以妾爲妻逐羣公子而殺其世子虢多涼德豈

其若是而日闢百里晉是以大其可疑三也公孫歸父言魯樂晏桓子知其將

亾按歸父欲去三桓以張公室與公謀而聘於晉欲以晉人去之其忠盛矣不

幸宣公卽世其事不成行父假於公義以敵私怨遂逐子家由是公室四分昭

哀失國斯可謂國之不幸而遠以懷魯蔽其辠且意如內攘國政外結齊晉之

臣同惡相濟賊殺不辜有君不事使之野SKchar又廢其子其爲謀人不巳多乎而

及身無咎後嗣蒙業其可疑四也凡若此者是有故焉天道福善而禍淫禍福

之至必有其幾君子見微知著明徵其辭其後或遠或近其應也如響作史者

比事而書之策侍於其君則誦之有問焉則以吿之其善而適福足以勸焉淫

而適禍足以戒焉此史之職也故國語史獻書又臨事有瞽史之道又楚有左

史倚相能道訓典以敘百物以朝夕獻善敗於君使無㤀先王之業禮運王前

巫而後史𠈃傅傳瞽史誦詩又博聞強記接給而善𡭊者謂之承承者承天子

之遺㤀者常立於後是史佚也其見於左氏春秋者曰君舉必書曰史爲書曰

諸矦之會其德𠛬禮義無國不記及夫國中失之事咸問之史是其事也意主

於戒勸不專於記述其所載之事時有異聞故史克數舜之功十六相四凶之

名不同於尚書意有所偏重故昭公失國史墨謂爲君愼器與名不可以假人

君父不校之義非所及也所謂言豈一端各有所當者此也其有善而無福淫

而無禍雖有先事之言不足以戒勸則遂削而不書其事不可𣳚則載之其故

不可知則不復爲之辭故史之於禍福舉其巳騐者也其在上知不聞亦式不

諫亦入其於戒勸無所用之則禍福雖無騐焉可也其在下愚不可敎誨不知

話言其於戒勸亦無所用之則禍福雖無騐焉可也天下之上知下愚少而中

人多故先王設之史使鑒於前世之善淫禍福以知戒勸者爲中人也苟爲中

人則舉其巳騐者可也此史之職也雖然史之戒勸猶有二焉蔡矦般弒其君

歲在豕韋萇宏知其弗過此於是楚𤫊王誘之於申伏甲而殺之此明著其禍

以爲戒者也商臣以宮甲圍成王王縊此直書其事以爲戒者也禍之有無史

之所不得爲者也書法無隱史之所得爲者也君子亦爲其所得爲者而巳矣

此史之職也百世之上時異事殊故曰古之人與其不可傳者SKchar矣所貴乎心

知其意也明乎此則左氏春秋之疑於是乎釋

居喪釋服解義

居喪釋服之禮王制祭天地社稷越紼而行事一也曾子問天子崩未殯五祀

之祭不行旣殯而祭自啓至於反哭五祀之祭不行巳葬而祭二也周語襄王

使大宰文公及內史興賜晉文公命命於武宮設桑主布几筵大宰蒞之晉矦

端委以入大宰以王命命冕服內史贊之三命而後卽冕服時去獻公之卒巳

十有六年文公不欲繼於惠懷故假居喪卽位之禮行之其天子錫命諸矦之

正禮固如此也三也曲禮旣葬見天子曰類見四也又言謚曰類注使大夫行

𧰼聘問之禮大夫爲君三年見於天子則元冕五也左氏春秋文公元年傳凡

君卽位卿出竝聘六也聘禮遭喪將命於大夫主人長衣練冠以受注不以純

凶接純吉七也又聘君若薨於後赴者未至則哭於巷衰於館注衰於館末可

以凶服出見人其聘亯之事自若吉也賈公彥雲其行正聘亯則著吉服雜記

雲執玉不麻是也八也聘禮又雲歸使眾介先衰而從之注君納之乃朝服反

命出公門釋服九也檀弓士惟公門說齊衰曲禮苞屨扱衽厭冠不入公門服

問惟公門有稅齊曲禮正義引熊安生雲父之喪惟扱上衽不入公門杖齊衰

則屨不得入十也郊特牲郊祭之日喪者不敢凶服十一也喪服小記養有疾

者不喪服十二也曾子問君薨世子生吿於君大祝大宗大宰皆裨冕十三也

士喪禮筮宅旣朝哭主人皆往兆南北面免絰十四也檀弓弁葛絰而葬與神

交之道也十五也喪服小記雜記祥祭朝服旣祭乃服素縞麻衣十六也其非

三年之喪釋服者雜記大夫卜宅與葬日有司麻衣布帶因喪屨緇布冠不㽔

占者皮弁一也又如筮則史練冠長衣以筮占者朝服二也士喪禮將葬卜日

族長涖卜及宗人吉服立於門西東面南上三也雜記含者委璧於殯東南宰

夫朝服卽喪屨升自西階西面坐取璧正義以鄰國執玉而來執玉不麻故著

朝服四也又宰舉璧與圭則上介賵執圭將命宰亦朝服也五也其率是禮而

行之者漢書律厯志引伊訓大甲元年十有二月乙丑朔伊尹祀於先王誕資

有牧方明言雖有成湯大甲外丙之喪以冬至越紼祀先王於方明以配上帝

一也周書顧命成王崩康王麻冕黼裳卽位卿士邦君麻冕蟻裳大𠈃大史大

宗麻冕彤裳二也春秋傳隱公元年三月惠公之喪下凡元二年以童求之公及邾儀父盟於蔑三

也九月及宋人盟於㝛四也是年公子豫及邾人鄭人盟於翼子爲父臣爲君

皆斬衰三年會盟皆吉服五也三年三月平王崩十二月齊矦鄭伯盟於石門

六也桓公元年公卽位與顧命同桓公弒兄而自立猶用遭喪繼位之禮故書

卽位七也三月公會鄭伯於垂八也四月及鄭伯盟於越九也二年三月公會

諸矦於稷十也七月杞矦來朝十一也九月公及戎盟於唐十二也十四年十

二月齊僖公卒十五年六月襄公會魯桓公於艾十三也莊公十二年八月宋

弒閔公十三年春宋人會於北杏十四也閔公元年八月公及齊矦盟於落姑

十五也僖公元年會諸矦於檉臣不殤君閔公祔廟成喪十六也九年三月宋

桓公卒未葬襄公會諸矦於葵邱十七也九月晉獻公卒十一年春王使召武

公內史過錫晉矦命受玉十八也十二年十月陳宣公卒十三年四月穆公會

諸矦於鹹十九也十七年十二月齊桓公卒十九年冬諸矦盟於齊孝公與盟

二十也二十五年四月衞文公卒十二月成公會諸矦於洮二十一也二十六

年正月衞甯速會魯莒盟於向二十二也二十七年六月齊孝公卒二十八年

二月昭公與晉盟於斂盂二十三也五月昭公又與諸矦盟於踐土二十四也

冬又會於溫二十五也五月陳穆公卒冬共公會於溫二十六也三十二年十

二月晉文公卒閒一歲文公元年襄公朝王於溫下言五月圍戚則此在四月

以前猶未大祥二十七也文公元年公卽位二十八也四月王使毛伯來錫公

命叔孫得臣如周拜公及得臣皆當裨冕二十九也三十也二年三月公如晉

及陽處父盟三十一也公孫敖與盟於垂隴三十二也六年八月晉襄公卒七

年八月趙盾及諸矦盟於扈三十三也十四年九月公孫敖卒於齊十五年夏

惠伯猶毀以爲請立於朝以待命三十四也宣公元年公卽位三十五也六月

公會齊矦於平州三十六也宣公喪取襄仲如齊聘其事非禮故不數之元年十月匡王崩三年春不郊而

望三十七也八年六月敬嬴薨九年正月公如齊三十八也十年四月齊惠公

卒冬國佐來聘三十九也成公元年公卽位四十也夏臧孫許及晉矦盟於赤

棘四十一也二年八月衞穆公卒三年十一月孫良夫來聘且尋盟四十二也

二年八月宋文公卒四年春華元來聘四十三也五年十一月定王崩六年六

月邾子來朝四十四也六年六月鄭悼公卒七年春鄭子良相成公如晉四十

五也十四年十月衞定公卒十五年三月獻公會諸矦盟於戚四十六也十一

月孫林父會諸矦之大夫於鍾離四十七也十八年八月公薨十二月仲孫蔑

會諸矦及崔杼盟於虛朾四十八也襄公元年公卽位四十九也夏又會諸矦

之大夫於鄫五十也邾子來朝五十一也冬衞使公孫剽來聘魯竝受之於廟

五十二也晉使荀罃來聘五十三也二年七月仲孫蔑會諸矦之大夫於戚五

十四也冬又會於戚五十五也其年七月叔孫豹聘於宋五十六也四年三月

陳成公卒五年秋哀公會諸矦於戚五十七也五年十二月季孫行父卒六年

冬季孫㝛如晉五十八也七年秋又如衞五十九也十年冬盜殺鄭子耳於西

宮之朝十一年九月鄭使良霄如楚三年之喪期不使此未及期六十也十五

年十一月晉悼公卒十六年春平公會諸矦於澶淵六十一也二十九年鄭子

展卒子皮卽位按位無定名朝祭喪賓皆有之此則嗣父爲卿有位於朝六十

二也二十八年十二月楚康王卒三十年正月楚子使薳罷來聘六十三也昭

公元年公卽位六十四也叔孫豹會諸矦之大夫於虢旣入於鄭鄭又亯之六

十五也二年晉韓起來聘受聘必於廟且受玉又亯之公及大夫皆當裨冕六

十六也又宴於季氏季氏當朝服六十七也四年十二月叔孫豹卒五年正月

昭子卽位與子皮同六十八也十年十二月宋平公卒十一年五月華亥會諸

矦之大夫於厥憗六十九也十二年夏華定來聘七十也十二年二月鄭𥳑公

卒夏子產相定公朝於晉七十一也十六年晉昭公卒十七年秋晉使屠蒯如

周請有事於雒與三塗見王及祭皆吉服七十二也定公元年六月公卽位七

十三也三年二月邾莊公卒冬仲孫何忌及邾子盟於拔七十四也四年二月

陳惠公卒三月懷公會諸矦於召陵五月又盟於臯鼬七十五也五年六月季

孫意如卒六年夏季孫斯如晉七十六也哀公元年公卽位七十七也二年二

月叔孫州仇仲孫何忌及邾子盟於句繹七十八也三年季孫斯卒旣葬康子

在朝七十九也以上皆居喪釋服而金革之事不與焉左氏春秋僖公三十二年十二月晉文公卒三十三年四月未葬襄

公禦秦師墨衰絰喪大記旣卒哭弁絰帶金革之事無辟也軍禮變服有此二條若禡及禱則亦吉服於是中爲之解其義曰衰麻哭泣喪之文

也不飲酒不食肉不御內喪之實也然郊之曰喪者不敢哭寡婦不夜哭奔喪

哭辟市朝君使人弔主人迎賓不哭君視斂主人見馬首不哭徹大斂奠設朝

奠婦人拊心不哭公史讀遣主人主婦皆不哭婦人下堂不哭男子出寢門外

見人不哭凡封大夫命母哭士哭者相止也大𮎰哭不畱日有疾飲酒食肉七

十者飲酒食肉旣葬君食之則食之大夫父之友食之則食之矣不辟梁肉君

命遺之酒肉則不敢辭古之居喪者惟御內爲不可假故孟獻子比御而不入

孔子以爲加人一等至於哭泣飲食皆可通也則夫衰麻之有時而可釋焉宐

矣弔於人是日不樂不飲酒食肉一口之喪也故雖天子諸矦有弔服釋服斯

須之敬也故旣事而復故君有臣民之恩疾則問之喪則臨之遇柩於路則使

人弔之故冠絰衰屨皆入公門當事而君至主人不變圭璧以禮神合瑞故雖

含必卽吉祖考與SKchar者爲一體故天子崩諸矦薨祝取羣廟之主藏之祖廟卒

哭成事而後主各反其廟喪不祭神人異道故外事則吉服因喪以接神則變

喪莫哀於始SKchar故後之喪雖嘗禘郊社之祭簠簋旣陳天子廢其禮神不可以

乏祀故五祀之祭旣殯而行有國者不以人之SKchar爲諱故朝聘而終以屍將事

賓禮不可以衰麻行之故聘而君薨於國其聘亯自若吉也此所謂人道之至

文者也雖然君子不奪人之喪亦不可奪喪也苟有可以不釋者則不釋之矣

季武子寢疾蟜固不說齊衰而入見曰斯禮也將亾矣士惟公門說齊衰武子

曰不亦善乎君子表微晉平公卒旣葬諸矦之大夫送葬者欲因見新君叔孫

昭子曰非禮也弗聽叔向辭之曰大夫之事畢矣而又命孤孤斬焉在衰絰之

中其以嘉服見則喪禮未畢其以喪服見是重受弔也大夫將若之何皆無辭

以見是其事也明乎此然後可以解墨子久喪不能從事聽治之惑可以破杜

預段畼天子諸矦卒哭除喪諒陰終三年之謬可以釋蘇軾康王吉服卽位之

周官徵文

漢書河閒獻王傳獻王所得書皆古文先秦舊書周官尚書禮禮記孟子老子

之屬藝文志周官經六篇王莽時劉歆置博士經典敘錄或曰河閒獻王時有

李氏上周官五篇失事官一篇乃購千金不得取考工記補之據此三文漢以

前周官傳授源流皆不能詳故爲眾儒所排賈公彥序周禮廢興載馬融傳雲

秦自孝公以下用商君之法其政酷烈與周官相反故始皇禁挾書特疾惡欲

滅絕之搜求焚燒之獨悉其言亦無所據中攷之於古凡得六徵逸周書職方

解卽夏官職方職文據序在穆王之世雲王化雖弛天命方水四夷八蠻攸尊

王政作職方一也藝文志六國之君魏文矦最爲好古孝文時得其樂人竇公

獻其書乃周官大宗伯之大司樂章也二也太傅禮朝事載秋官典瑞大行人

小行人司儀四職文三也禮記燕義夏官諸子職文四也諸庶字通內則食齊視春

時以下天官食醫職文春宐膏豚膳膏薌以下庖人職文牛夜鳴則庮以下內

饔職文五也詩生民傳嘗之日蒞卜來歲之芟以下春官肆師職文六也遠則

西周之世王朝之政典大史所記及列國之官世守之以食其業官失而師儒

傳之七十子後學者繫之於六藝其傳習之緒明白可據也如是而以其晚出

疑之斯不學之過也或曰周官周公所定而言穆王作職方何也曰賦詩之義

有造篇有述古夫作亦猶是也召穆公糾合宗族於成周而作常棣之詩則述

古亦謂之作詳職方大司樂二條知周官之文各官皆分載其一以爲官灋故

每職之下皆繫曰掌而太宰建之以爲六典則合爲一書穆王作之特申其吿

誡俾舉其職爾若夫古之典籍自四術以外不能盡人而誦習之故孟子論井

地爵祿漢博士作王制皆不見周官不可執是以議之也古今異宐其有不可

通者信古而闕疑可也

古玉釋名

古玉一長尺有一寸其首㫄閷博寸有半脊與身平十五分其首以其一爲之

厚其刃半之其末判規不剡上厚如其刃博寸有十分寸之九中閷五之一距

首寸有十分寸之八在脊有珥在刃有䠶倚而不直其博二寸有十分寸之四

爲孔珥與䠶之間圍半寸始宛平孫侍郎得是玉秀水朱檢討爲作釋圭一篇

玉今歸江寧張氏乾隆四十九年七月丁丑訪巴予籍於左衞街予籍以示中

中以爲非圭也圭厚半寸此不合一圭剡上左右各寸半此不合二大圭廣三

寸自中以上漸閷上廣二寸半此不合三於是定以爲刀雲古者玉之爲器有

戚石之爲器有砮有砭皆取其利其於刀也何疑檢討之言有不可通者今並

正之雲琰圭以易行除慝鄭眾謂其有鋒鋩則其厚且閷之按琰圭有鋒鋩惟

在圭首此玉不爲圭形而末及一邉有鋒不可以當之厚且閷之檢討藉鄭義

以演成其說然由厚而薄則可謂之閷卽桃氏所謂從也此玉舉體皆薄何閷

之有檢討特嫌於厚半寸之文而從爲之辭雲王所搢圭插於紳帶之閒葢其

銳與劍相類所謂終葵首也按天子搢珽文見玉藻注釋文正義並不釋搢義

玉篇廣韻說文新附竝雲搢插也今搢插相閒成文實爲不辭劍銳故有室圭

不銳故可搢於帶此謂鎮圭無搢於帶之事使圭之銳與劍相類衣與帶必受其病矣終葵

者椎也在於圭首其長六寸以明無所詘故謂之珽所謂方正於天下也上言

銳下言終葵制旣不合義亦相違雲考工記天子圭中必鄭氏謂以組約其中

央以僃失墜而典瑞駔圭璋璧琮琥璜之渠睂則以組穿聯六玉是幾爲圭宐

鑿好於肉然後以組穿之也按圭之爲體也微韋衣木版三色再就以爲薦又

以絢組約之其固甚矣鑿好於肉玉人釋器皆無其文大圭不瑑而顧有孔乎

約之爲義非謂穿也少儀刀卻刃授穎注穎鐶也此孔正與鐶同用圭之約者爲命圭圭之搢者爲鎭圭檢討

亦未之辨典瑞六玉乃斂屍之用開渠爲睂令汁得流去穿之以組置屍之上

下四㫄經文及二鄭之注甚明非謂凡爲圭皆如是也塗車芻靈豈可例生者

之器乎且渠之與孔其狀亦異雲玉長尺有二寸博二寸按此玉度以今營造

尺止尺有一寸在周尺則爲二尺檢討不考古制強名爲圭懼無以輔其說據

依鄭君尺二寸之文而遷就之然豈可以今之尺爲殷周之度乎玉之博首末

中凡三其度今徑謂博二寸亦非也又不言厚葢知聘禮記襍記之不可誣也

而姑置之雲剡其上葢古琰圭之屬按琰義從剡剡之爲言炎也火之炎其上

必鑯故圭之剡也其上閷也琰則剡上而判規故凡圭皆剡而獨得琰名非剡

上卽爲琰也然琰之異以判規而其爲剡上左右各寸半則同此玉左右䠶而

中汀其不可謂之琰明矣雲客有先予觀者爲賦玉劍歌予攷桃氏爲劍未聞

攻玉玉劍之載於六經者無之按劍之制有末有臘有從有莖有首有𦂐有脊

有鐔有夾爲長爲廣爲重前籍具在何不一引以折之而但以六經不載爲言

夫六經不載之器其傳於後世者多矣是不足以關其口也孔子曰葢有不知

而作之者檢討以之

 謹按此篇有初藁有次藁原刻據初藁栞板今依次藁更正孤喜孫識

周公居東證

書金縢武王旣喪管叔及其羣弟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於孺子周公乃吿

二公曰我之弗辟我無以吿我先王周公居東二年則辠人斯得於後公乃爲

詩以貽王名之曰鴟鴞

詩鴟鴞鴟鴞鴟鴞旣取我子無毀我室

 傳寧亾二子不可以毀我周室

逸周書作雒解武王克殷乃立王子祿父俾守商祀建管叔於東建蔡叔霍叔

於殷俾監殷臣武王旣歸乃歲十二月崩於鎬肂於岐周周公立相天子三叔

及殷東徐奄及熊盈以畧疑當作畔周公召公內弭父兄外撫諸矦元年夏六月葬

武王於畢二年又作師旅臨衞攻殷殷大震潰降辟三叔王子祿父北奔管叔

經而卒乃囚蔡叔於郭淩凡所征熊盈族十有七國俘維九邑俘殷獻民遷於

九畢俾康叔宇於殷俾中旄父宇於東

明堂解武王崩成王嗣幼弱未能踐天子之位周公攝政君天下弭亂六年而

天下大治七年致位於成王

列子楊朱篇武王旣終成王幼弱周公攝天子之政召公不説四國流言周公

居東三年誅兄放弟

史記周本紀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諸矦畔周公乃攝行政當國管叔蔡

叔羣弟疑周公與武庚作亂畔周周公奉成王命伐誅武庚管叔放蔡叔

管蔡世家武王旣崩成王少周公旦專王室管叔蔡叔疑周公之爲不利於成

王乃挾武庚以作亂周公旦承成王命伐誅武庚殺管叔而放蔡叔遷之與車

十乗徒七十人

宋微子世家武王崩成王少周公旦代行政當國管蔡疑之乃與武庚作亂欲

襲成王周公周公旣承成王命誅武庚殺管叔放蔡叔乃命微子開代殷後奉

其先祀

說文治也周書曰我之不

豳譜正義引王肅金縢注武王九十三而崩以冬十二月其明年稱元年周公

攝政遭流言作大誥而東征二年克殷殺管蔡三年而歸 金縢雲武王旣喪

卽雲管蔡流言周公居東則是武王崩管蔡卽流言周公卽東征也 或曰詩

序三年而歸此言居東二年其錯何也曰書言其辠人斯得之年詩言其歸之

年也

詩車攻駕言徂東

 傳東洛邑也

  右凡十一條尚書文𥳑而事覈毛公淵厡子夏偏得詩事逸周書經緯年

  月節目尤詳列子次第明了最可據依史記於周本紀管蔡宋微子二世

 家竝不誤勝於魯周公世家許叔重稱書孔氏乃用古文之從丼訓治

 孔壁遺𥳑安國講授其相承固然逸周書凡三言東不知爲何地證以車

  攻傳乃知卽是東都王肅好與鄭異是注持義獨正因具錄之

史記魯周公世家武王旣崩成王少在強葆之中周公恐天下聞武王崩而畔

周公乃踐阼代成王攝行政當國管叔及其羣弟流言於國曰周公將不利於

成王周公乃吿太公望召公奭曰我之所以弗辟而攝行政者恐天下畔周無

以吿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之憂勞天下久矣於今而後成武王蚤終成王少

將以成周我所以爲之若此於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於魯管叔

武庚等果率淮夷而反周公乃奉成王命興師東伐作大誥遂誅管叔殺武庚

放蔡叔

  右一條據大傳禮成王卽位年十三雲強葆甚言其小也解弗辟爲弗辟

  攝行政是或一義遷雖從安國受尚書證以說文則此非孔義也至於先

  流言而後反揆諸情事諒亦宐然惟曲阜之封實惟奄宅奄與三國同畔

  始見翦滅前此禽父無緣就封然讀辟爲避而不言避居東都猶愈於馬

  鄭爾

  錢少詹事雲春秋傳但云因商奄之民以魯爲古奄國出自續漢志未知

  何據康成元凱俱未實指奄所在也更宐攷之中按漢書藝文志禮古經

  者出魯淹中蘇林曰里名也楚元王傳少時嘗與魯穆生白生申公俱受

  詩於浮邱伯服䖍曰白生魯國奄里人續漢志注引皇覽曰奄里伯公冢

  在城內祥舍中民傳言魯五德奄里伯公葬其宅也說文䣍周公所誅䣍

  國在魯括地誌兗州曲阜縣奄里卽奄國之地也淹䣍奄古今字爾

墨子耕柱篇古者周公旦非關叔辭三公東處於商

  按武王克商巳建商後洎其晏出管叔祿父相倚爲姦周公豈得棄其官

  位投身必SKchar之地此之不實昭然可見而避之爲說實以此言爲之緣起

  以其事在諸子自宋以後學者勞於師心逸於考古雖在方策畧不窺尋

  是以具爲說之管之爲關則語轉也

經典釋文弗辟馬鄭音避謂避居東都

  馬義今不傳賴此箸之

豳譜正義引鄭氏金縢注周公以武王崩後三年出五年秋反而居攝 辠人

周公之屬與知攝者周公出奔二年盡爲成王所得謂之辠人史書成王意也

 成王非周公意未解今又爲辠人言欲讓之推其恩親故未敢

豳譜成王之時周公避流言之難出居東都二年

鴟鴞箋時周公竟武王之喪欲攝政成周道致太平之功管叔蔡叔等流言云

公將不利於孺子成王不知其意而多辠其屬黨興者喻此諸臣乃世臣之子

孫其父祖以勤勞有此官位土地今若誅殺之無絶其官位奪其土地王意欲

誚公此之由然

文王世子正義引鄭氏金縢注文王崩後明年生成王則武王崩時成王年十

歲服喪三年畢成王年十二明年將踐阼周公欲代之攝政羣叔流言周公辟

之居東都時成王年十三也居東二年成王收捕周公之屬黨時成王年十四

也明年秋大孰遭雷風之變時周公居東三年成王年十五迎周公反而居攝

之元年也居攝四年封康叔作康誥是成王年十八也故書傳雲天子太子十

八稱孟矦居攝七年成王年二十一也明年成王卽政年二十二也

詩邶風譜武王旣喪管叔及其羣弟見周公將攝政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

於孺子周公避之居東都二年秋大孰未穫有雷電疾風之異乃後成王說而

迎之反而遂居攝三監道武庚叛成王旣黜殷命殺武庚復伐三監

 鴟鴞正義引王肅雲按經傳內外周公之黨具存成王無所誅殺橫造此言

 其非一也設有所誅不救其無辠之SKchar而請其官位土地緩其大而急其細

 其非二也設巳有誅不得雲無辠其非三也

  按馬鄭尚書之學是爲古文鄭氏詩箋多異毛義而以此諸條求之則違

  於道夫君在諒闇三年不言百官總己以聽於冢宰尚書論語檀弓具有

  明文故曾子問君薨而世子生則有攝主春秋國君未踰年則謂之子斯

  前代成憲仲尼所據成王之立年止十三又在不言之地周公方抗世子

  之法於伯禽使王知父子君臣長幼之義念社稷新造旋遭大喪自以王

  室懿親身爲冢宰踐阼而治以塡天下而三叔覬主少國疑大臣未附茍

  肆惡言詿誤百姓相率拒命以濟其姦周公秉國之鈞禮樂征伐皆自己

  出傷丕基之將墜憂四方之不寧龔行天罰以執有辠是誠不得巳者也

  洎夫管叔旣經蔡霍流放雖任常𠛬猶悼同氣是故咎鴟鴞之取子睹零

  雨而心悲詩東山我心西悲傳公族有辟公親素服不舉樂爲之變如其倫之喪其言有文焉其聲有哀焉斯其仁至

  義盡者巳必若所言流言一至公卽避位流言再至公得不殺身乎釋萬

  乗之國而爲匹夫以遯於野一SKchar士之力足以制之是豈不爲之寒心哉

  公之旣出此二年中宮府之事竟將誰屬使二公可代則周公始之亦將

  不攝況管蔡能以流言閒公其不能以流言閒二公乎此又進退無據者

  也當成王之立朝野宴然三叔輒思動揺王室及宗臣釋位國釁巳生乃

  俯首帖耳圜視不動待至三年而後反非其理也故使攝位之舉自公創

  始處非其據是之謂攘浮言朝播大權夕謝倉皇竄伏若恐不及王躳國

 事莫復誰何是之謂愚居東二年東征又三年國步旣夷王年亦長比其

  反也乃更居攝是之謂食且公之攝位卿尹牧伯下及士庶其誰不知而

  雲辠人周公臣屬與知攝者此又私黨陰謀之說不可以論周公至於臣

 屬之誅官位土地之請王肅糾之當矣鄭王時代相接鄭義苟有所本王

 肅無容不見鄭之門人亦何妨據以難王今旣不爾謂之橫造殆不誣也

  至雲欲讓未敢則又水火無端互爲生滅豈所謂甚難而實非乎夫孟爲

  庶長之稱矦乃五等之爵以目元良且斷以歲斯固委巷之無稽俗師之

  鄙背今則奉爲科律遷就古書以求符合亦巳過矣在呂氏春秋正名篇

  曰齊湣王周室之孟矦也固與康矦寧矦之類同其美號又何太子十八

  之雲聖人作事通於神明書闕有閒宜折其中馬鄭前世大儒立義有誤

  不容骫隨後人襲謬固無譏焉

史記魯周公世家初成王少時病周公乃自揃其蚤沈之河以祝於神曰王少

未有識奸神命者乃旦也亦藏其策於府成王病有瘳及成王用事人或𧮂周

公周公奔楚成王發府見周公禱書乃泣反周公

 索隱曰經典無文其事或別有所出而譙周雲秦旣燔書時人慾言金縢之

 事失其本末乃雲成王少時病周公禱河欲代王SKchar藏祝策於府成王用事

 人䜛周公周公奔楚成王發府見策乃迎周公又與蒙恬傳同事或然也

蒙恬傳昔周成王初立未離襁褓周公旦負王以朝卒定天下及成王有病甚

殆公且自揃其爪以沈於河曰王未有識是旦執事有辠殃旦受其不祥乃書

而藏之記府及王能治國有賊臣言周公旦欲爲亂久矣王若不僃必有大事

王乃大怒周公旦走而奔於楚成王觀於記府得周公旦沈書乃流涕曰孰謂

周公旦欲爲亂乎殺言之者而反周公旦

  右秦漢之際言周公事異義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