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三感舊——一九三三年憶光緒朝末豐之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重三感舊
作者:魯迅
1933年10月1日
本作品收錄於《偽自由書

  我想讚美幾句一些過去的人,這恐怕並不是「骸骨的迷戀」。

  所謂過去的人,是指光緒末年的所謂「新黨」,民國初年,就叫他們「老新黨」。甲午戰敗,他們自以為覺悟了,於是要「維新」,便是三四十歲的中年人,也看《學算筆談》,看《化學鑒原》;還要學英文,學日文,硬着舌頭,怪聲怪氣的朗誦着,對人毫無愧色,那目的是要看「洋書」,看洋書的緣故是要給中國圖「富強」,現在的舊書攤上,還偶有「富強叢書」出現,就如目下的「描寫字典」「基本英語」一樣,正是那時應運而生的東西。連八股出身的張之洞,他托繆荃孫代做的《書目答問》也竭力添進各種譯本去,可見這「維新」風潮之烈了。

  然而現在是別一種現象了。有些新青年,境遇正和「老新黨」相反,八股毒是絲毫沒有染過的,出身又是學校,也並非國學的專家,但是,學起篆字來了,填起詞來了,勸人看《莊子》《文選》了,信封也有自刻的印板了,新詩也寫成方塊了,除掉做新詩的嗜好之外,簡直就如光緒初年的雅人一樣,所不同者,缺少辮子和有時穿穿洋服而已。近來有一句常談,是「舊瓶不能裝新酒」。這其實是不確的。舊瓶可以裝新酒,新瓶也可以裝舊酒,倘若不信,將一瓶五加皮和一瓶白蘭地互換起來試試看,五加皮裝在白蘭地瓶子裡,也還是五加皮。這一種簡單的試驗,不但明示着「五更調」「攢十字」的格調,也可以放進新的內容去,且又證實了新式青年的軀殼裡,大可以埋伏下「桐城謬種」或「選學妖孽」的嘍羅。

  「老新黨」們的見識雖然淺陋,但是有一個目的:圖富強。所以他們堅決,切實;學洋話雖然怪聲怪氣,但是有一個目的:求富強之術。所以他們認真,熱心。待到排滿學說播布開來,許多人就成為革命黨了,還是因為要給中國圖富強,而以為此事必自排滿始。

  排滿久已成功,五四早經過去,於是篆字,詞,《莊子》,《文選》,古式信封,方塊新詩,現在是我們又有了新的企圖,要以「古雅」立足於天地之間了。假使真能立足,那倒是給「生存競爭」添一條新例的。

  十月一日。

PD-icon.svg 這部作品在1927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