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69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六十九回 百花大聚宗伯府 眾美初臨晚芳園 下一回→


  話說卞濱去後,家人來報:「孟府、蔣府、董府、掌府、呂府諸位小姐到了。」寶雲帶著妹子彩雲、錦雲、紫雲、香雲、素雲、綠雲連忙迎出,只見孟蘭芝、孟華芝、孟芸芝、孟芳芝、孟瓊芝、孟瑤芝、孟紫芝、孟玉芝、蔣春輝、蔣秋輝、蔣星輝、蔣月輝、蔣素輝、蔣麗輝、董寶鈿,董翠鈿,董珠鈿、董花鈿、董青鈿、掌紅珠、掌乘珠、掌驪珠、掌浦珠,呂堯蓂、呂祥蓂、呂瑞蓂一齊進來,大家見禮。因成氏夫人偶患頭暈,懶於見客。於是都在廳房坐下。

  紫芝道:「前在公主府內,也是我們姊妹三十三個先會面;今日不期而遇,又是如此。據我看來:只怕還是籤上『前三三後三三』的餘波哩。」玉芝道:「前日在那裡彈琴、下棋、馬弔、投壺、花湖、十湖、狀元籌、升官圖,很夠頑了,偏偏公主又要聯韻。及至輪到妹子,又是險韻,想了許多句子,再也壓不穩,那時心裡一急,把點飲食存在心裡,虧得吃了許多普洱茶,這才好了,前日還虧堯蓂、堯春二位姊姊同公主彈琴,才免了許多詩。今日寶雲姊姊務要想個好玩的,若再教我搜索枯腸,那真坑死人了。」

  只見家人拿著許多名帖進來,原來是紅文館所住的唐閨臣、林婉如、洛紅蕖、廉錦楓、黎紅薇、盧紫萱、枝蘭音、陰若花、田鳳翾、秦小春、顏紫綃、宋良箴、余麗蓉、司徒嫵兒、林書香、陽墨香、崔小鶯、蔡蘭芳、譚蕙芳、葉瓊芳、褚月芳、燕紫瓊、張鳳雛、姜麗樓、易紫菱、薛蘅香、姚芷馨、魏紫櫻、尹紅萸、章蘭英、邵紅英、戴瓊英、田秀英、錢玉英、田舜英、井堯春、左融春、廖熙春、鄴芳春、酈錦春、鄒婉春、陶秀春、潘麗音、施豔春、柳瑞春、緇瑤釵四十六位才女到了。寶雲方才迎接進內,接著史幽探、哀萃芳、紀沉魚、言錦心、謝文錦、師蘭言、陳淑媛、白麗娟、國瑞徵、周慶覃、米蘭芬、竇耕煙、印巧文、祝題花、鍾繡田、蘇亞蘭、花再芳、宰銀蟾、宰玉蟾、閔蘭蓀、畢全貞二十一位才女也都到了。大家見禮,都命丫鬟到成氏夫人眼前請安道謝。

  寶雲把眾人讓到花園,走了幾層庭院,眾人嘖嘖贊美。進了凝翠館隨便散坐。茶罷,略敘寒溫;又上了兩道杏酪冰燕湯之類。寶雲道:「家父今早本在家恭候,原想見見諸位姊姊,因部裡兩三次來請,立等議事,只好去了。」孟蘭芝道:「聞得妹子叔叔說,連日因劍南平定,會議善後事宜,並有遣使敕封外國等事,所以甚忙,大約都要在部裡住幾天才能回來。我們趁此倒好暢聚。我家叔叔因凝翠館寬闊,意欲明日在此奉請諸位姊姊聚聚,少刻備帖過去,務必要求賞光早降。」史幽探道:「妹子們所送贄見,諸位老師都不肯收,已覺抱歉,反要叨擾,更令人不安。既承老師賜飯,我們自當過來,姊姊千萬不可費事。」蘭芝道:「不過便飯,有何費事。」

  寶雲命人調擺桌椅,因向眾才女道:「今日是便飯,不過奉請過來大家聚聚,我們就把早飯用了,也好園中各處走走,說說閑話。」說罷,帶著六個妹子上來讓史幽探首坐,幽探連連搖手道:「諸位姊姊:今日在老師府上,非往日可比,可講不得客情。況一同殿試,就是同年,比我年長的,就是我的姊姊,自然該他上坐;比我年幼的,就如我的妹妹,我也不謙,竟自僭他。若必要妹子上坐,那是斷斷不敢遵命。」

  畢全貞道:「姊姊不要過謙,若論坐位,自應仍按名次,既不費事,又省彼比推讓。至於序齒,雖有履歷可查,但此中年歲相同的甚多,若再敘起月份日子的先後,那更費事了。」幽探道:「今日難得大家相聚,天時甚早,何妨藉此敘敘月份,豈不更妙?」紫芝道:「姊姊要問月份生日,平時閑談,可以問得,若因這個坐位序齒,你想誰肯說比誰大呢?即如我是十四歲,他也十四歲,他要問我月份,我就說是臘月的;再要問我日子,我就說是三十日亥時生的。你想這裡同歲甚多,設或都說臘月三十日亥時生的,難道你還替他分別上四刻、下四刻麼?」

  幽探笑道:「這紫芝妹妹倒說的有趣。」因又望著眾人道:「諸位姊姊,且莫講別人,即如我們若論年紀,要算全貞、再芳兩位姊姊長些,我們若是上坐,卻教兩位年長的坐在末席,這如何使得!不但妹子心裡不安。只怕諸位姊姊也覺不安罷。」

  畢全貞道:「姊姊:這可論不得年紀!況今日這個坐兒已是久已定就,應該姊姊第一位,誰人敢僭?就是妹子的末席,也是久已定就的。姊姊如不信,問再芳姊姊就知道了。」花再芳道:「正是,我倒忘了,妹子正要告訴諸位姊姊這件奇事:前者部試,我同閨臣、全貞兩位姊姊坐的甚近,一時說說閑話。我說:『今日我們在此相聚,大約到了殿試,我就沒分了。』閨臣姊姊聽了,他暗暗說道:『我要說出來,你們莫怪:將來殿試,你是倒數第二,全貞姊姊是倒數第一。』他說他是第十一名。『那第一的名叫史幽探,第二哀萃芳。』當時我都寫下記了。如今看起來,不但名姓相符,連次序也不錯。這不是一件奇事麼?」

  眾人都詫異道:「這是怎講?那時榜還未定,倒都曉得?難道閨臣姊姊未卜先知,是位活神仙麼?」紫芝道:「這話真悶死人,不懂是個甚麼講究,這比芸芝姊姊起的課還奇:他不過斷個日子,不像這個連名姓、等第都有了。」寶雲道:「卻是前者殿試,聽見閨臣姊姊奏對,說是因夢命名的,其中必有緣故。倒要請教姊姊談談。」閨臣道:「提起此話,真也奇怪!前日若非先對再芳、全貞二位姊姊說過,只怕今日平空說起,連大家也不信。此話甚長,諸位姊姊請坐,妹子才好細講。」紫芝道:「好姊姊!你說罷!那裡把腳就站大了!」

  閨臣道:「這件異事,卻是妹子因到海外尋親,親目所睹的。今日既要細談,必須起根發由說起,諸位姊姊才明白。當日家父因中後被議,未免灰心,想到海外領略山水之奇,藉此消遣。適值家母舅要到外洋販貨,於是一同航海。所有經過崇山峻嶺,以及海外各國,處處上去遊玩。及至貨物賣完,忽然起了風暴,那船隨風逐浪,飄了數日,飄到一座小蓬萊山下。家父因山景甚佳,上去遊玩,誰知竟是一去不歸。」紫芝道:「妹子記得古人書中所載海外各國都是奇奇怪怪,並且長人其長無比,小人其小無對;還有以土為食的,又有以魚皮為衣的:以此看來,飲食衣服,都與我們不同了。既然不同,為何又買我們貨物?不知當初所賣何物?」閨臣道:「貨物甚多,妹子那裡記得。適聞姊姊所說長人、小人之話,我卻想起當日在長人國、小人國曾賣兩件貨物,卻大獲其利:長人國賣的是酒罈,小人國賣的是蠶繭。你道為何帶這兩樣貨物……」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