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海紀要/卷之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書目 閩海紀要
卷之上
作者:夏琳
卷之下

乙酉、大清皇帝順治二年(明隆武元年)夏、閏六月,明立唐王聿鍵稱帝於福州。

初,唐王統兵勤王,以擅離南陽,錮禁獄。及宏光立,赦出,而南都破;靖虜伯鄭鴻逵遇於嘉興,語合,遂奉以入閩,與其兄南安伯芝龍謀立之。閏六月十五日即位;升福州為天興府、布政司為大內,改元隆武。

明晉南安伯鄭芝龍平虜侯,尋封平國公;鎮海將軍鄭鴻逵定虜侯,尋封定國公;鄭芝豹為澄濟伯。

芝龍字飛黃,南安石井人。兄弟四:長芝龍,次芝虎,三鴻逵,四芝豹。初為海盜,崇禎戊辰歸誠。以平海寇功,累遷至南澳總兵。甲申之變,宏光即位南京,封南安伯。至是,以翊立功,晉芝龍平國公、鴻逵定國公、芝豹澄濟伯。

明主召芝龍子成功,賜姓朱,封忠孝伯。

成功原名森,字大木;天啟甲子年七月十五日生於日本。誕時萬火齊明,豐儀秀整。七歲取回,俶儻有大志。年十五,補南安弟子員;試高等,食餼。赴省試,有金陵術士相之,驚曰:「君非科甲中人也,殆王侯相矣!」時方銳志場屋,不以為然。及隆武召見,奇其狀貌,封忠孝伯;撫其背曰:「惜朕無一女配卿,卿當盡忠吾家,無相忘也!」因賜姓朱,改名成功。自是,中外咸稱國姓雲。

明以鄭鴻逵為大元帥,出浙東;鄭彩為副元帥,出江西。

二將既出關,疏言餉缺。逗遛不前。

丙戌、三年(明隆武二年)春、正月,明主以忠孝伯成功為御前營內都督,賜尚方劍,儀同駙馬;尋封命佩招討大將軍印,鎮仙霞關。

時軍國大事,皆取決於芝龍;明主積不寧平,常獨居愁嘆。成功進見,奏曰:「陛下鬱鬱不樂,得無以臣父有異志耶!臣受國恩,義無反顧,誓當以死報陛下!」明主嘉嘆,故有是命。

秋、八月,鄭芝龍密撤仙霞關,大清兵入關。

芝龍以擁立非其本意,日與文臣忤。又度清朝神武,必不能偏安一隅,有叛意;密遣人以通內院洪承疇、黃熙胤。至是,聞魯監國杭州失守,乃稱餉缺,檄守將施天福回。

明忠孝伯成功兵潰於仙霞關。

芝龍聞清兵將至,密遣親吏到師納款。帥詰之曰:「吾兵未臨境,而前途獻降書,得無詐乎?」疑係細作,命推出斬之。吏疾聲呼冤;有閩人在軍中,察其詞哀,知其無詐,為告於帥。帥曰:「歸語爾主,吾於秋仲提師由仙霞入關,可備壺漿以迎。」於是,芝龍遣心腹蔡輔至關,將授意於成功;輔入見,語未發,成功厲聲先謂曰:「敵師已迫而糧不繼,空釜司饔吾將奈之何耶?速請太師,急發餉濟軍,慎勿以封疆付一擲也!」輔噤不敢發語,回見芝龍,備述前事;且曰:「向若道及納款,此頭已斷矣!」芝龍曰:「癡兒不識天命,固執乃爾;吾不給餉,彼豈枵腹戰哉!」賜姓屢請,皆不報。關兵無糧,遂逃散;成功不得已引還。至延平,登城周視,嘆息而回。

九月,明主下詔親征。師次延平,大清兵猝至;明主出奔,殂於將樂。

初,明主決意親征。於南台祭江,忽風雨驟至,旗幟盡拔,不能成禮。成功跪榻前,泣奏曰:「臣父已有異志,陛下當自為計!」因伏地嗚咽。明主掩袂揮淚,命之起;遂向延平。將幸贛,清兵猝至迫城。明主倉皇出奔將樂;追及之,遂遇害。

貝勒王入閩,鄭芝龍退保安平鎮,忠孝伯成功遁入海。

王兵至泉州,芝龍退保安平,軍容甚盛;以洪承疇、黃熙允之信未通,未敢迎師。王以書招之;略曰:「吾所重將軍者,正以將軍能立唐藩也。人臣事君,苟有可為,必竭其力;力不勝天,必投明主而事,乘時建不世之功,此豪傑事也。若將軍不輔立,吾何用將軍哉!且兩廣未平,現在鑄閩粵總督印以相待!」芝龍得書大喜,成功力諫不聽;遂降。十一月,〔將〕往福州見貝勒王,成功又泣諫;知不可挽,乃遁入海。芝龍至福州見貝勒王,王置酒相待,甚歡;忽夜半挾(原文為扶)之北去,從者皆不得見。

丁亥、四年(明永曆元年)明主永明王由榔稱帝於肇慶。

王為神宗之孫、桂王之子,初封衡陽,以寇亂徙梧州。會桂王薨,兩廣總督丁魁楚與廣西巡撫瞿式耜擁立之;以肇慶府署為行宮,改元永曆。

明招討大將軍忠孝伯國姓成功起兵。

初,芝龍既歸誠,以書諭成功速降;賜姓泣曰:「父教子忠,不聞以貳!」遂逸去。及芝龍北上,乃與所厚數十人舉義,收兵南澳。時年二十四,文移稱「招討大將軍罪臣國姓」。比聞永曆即位,遣人間道上表,尊奉正朔。

明招討大將軍成功屯兵於鼓浪嶼。

時廈門先為建國公鄭彩及弟定遠侯鄭聯所據。成功自南澳回,舊將稍集,乃移屯鼓浪嶼。以洪政、陳輝為左右先鋒,楊才、張進為親丁鎮,郭泰、餘寬為左右鎮,林習山為樓船鎮,進攻海澄;清援兵至,洪政中流矢死,乃引還。

秋、八月,明大將軍成功會定國公鴻逵攻泉州。

鴻逵自芝龍歸誠,尚擁甲兵。至是,與成功合攻泉州;提督趙國祚率師與戰於桃花山,敗績;走入保城,鄭師進至城下。九月三日攻城,軍聲大振;漳州守將王進率兵來援,解圍。

戊子、五年(明永曆二年)明主在桂林。

春、閏三月,成功取同安,以葉翼雲知縣事。

成功引兵攻同安,守將廉郎、知縣張效齡御之;戰於店頭山,敗績,廉郎等棄城遁。成功入據之,以葉翼雲知縣事。翼雲、廈門人,庚辰進士,由吳江知縣擢吏部主事。

秋、八月,總督陳錦率師破同安,明知縣葉翼雲、教諭陳鼎、守將邱晉、林莊猷皆死之,屠其城。

泉州之圍,自冬徂春,郡邑戒嚴,所在蜂起。七月十三日,總督陳錦援師至。

八月,遂克同安;邱晉、林壯猷戰歿,翼雲及陳鼎死之;屠戮無遺,凡五萬餘人。

先是,有「同安血流溝」之讖;至是果驗。是歲大飢,斗米千錢。

明主封平國公部將洪旭為忠振伯、張進為忠匡伯、林習山忠定伯、陳輝忠靖伯,尋封陳霸(「輯要」作陳豹)為忠勇侯、施天福忠毅伯。

己丑、六年(明永曆三年)明主在肇慶。

春、正月,成功陷漳浦。

自同安敗後,成功往銅山募兵,命柯宸樞、黃廷等攻漳浦,守將王起鳳降;遂由雲霄抵詔安,移屯分水關,令黃廷、柯宸樞等守盤陀嶺。

四月,漳鎮王邦俊、副將王之剛敗中衝鎮柯宸樞於盤陀嶺,宸樞戰死。

漳鎮王邦俊與副將王之剛合兵攻盤陀嶺,黃廷不戰而走;柯宸樞分兵拒戰,眾寡不敵,與其弟中軍宸梅俱戰死。成功哀悼,厚恤其家,建祠祀之。

秋、七月,明主遣使晉招討大將軍忠孝伯國姓成功為漳國公。

冬、十一月,成功伐潮州。

是年,全粵俱奉永曆正朔,土寇隨在竊據。守潮者,郝尚久也;自鴻逵據潮之揭陽,兩家各相疑忌。初,潮人黃海如、陳斌為巨寇,歸成功;至是,導成功,遂入南陽,分兵剿許隆諸賊及達濠(原文建壕)、新墟等寨,悉平之。命太子太師鄭香守石尾城,有眾數千;後為國朝所破,二子鄭廣、鄭海死焉。

庚寅、七年(明永曆四年)春、正月,成功入潮陽。

成功引兵將至潮陽,知縣常翼風以城降;令洪旭駐鎮其地。

夏、六月,成功伐潮州。

成功遣甘輝殺賊黃亮採,複敗廣東合提督軍於潮陽。

秋、八月,成功回師廈門,取定遠侯鄭聯軍兵。

時金、廈兩島尚為建國公鄭彩、定遠侯鄭聯所據,肆虐不堪,民不堪命;其守將章雲飛(原文飛雲)尤橫。成功乃與陳霸議曰:「兩島本吾家土地,彼兄弟所據,肆橫無道,大為不堪!」乃嚴部署,自揭陽回軍,於中秋夜抵廈門。聯方醉萬石岩,報至,不得入;詰朝出見成功於舟中,交拜甚歡。成功笑曰:「兄能以一軍相假乎?」聯未對,執銳者前矣,唯唯惟命。於是麾軍過船,聯將皆降,海上軍皆屬焉。惟彩率所部遁去,飄泊數年;成功招之還,以病卒於家。

冬、十一月,成功南下,命鄭芝鵬鎮守廈門。

成功至潮陽,提塘黃文自行在來,稱有旨征賜姓率兵入援。

明主在南寧。

明招討大將軍漳國公成功起兵南下。

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繼茂率滿騎數萬攻複廣州,西寧王李定國望援甚急。閏十一月,成功率各鎮官兵南下;十二月,抵揭陽。

辛卯、八年(明永曆五年)春、正月,成功率兵至南澳。

時施琅進曰:「勤王,固臣子職分;但琅昨夜得一夢,甚然不利。乞複細思!」成功默然;令將琅所佩左先鋒印及所轄兵將委副將蘇茂管轄,命琅同鄭鴻逵回廈門,助芝鵬固守。成功率兵南下。二月,至白沙湖,颶風大作,船幾覆。三月,至大星所,殺退惠州援兵;攻其城,下之。

二月,巡撫張學聖會提督馬得功襲廈門,明文淵閣大學士吏部尚書曾櫻死之。

成功兵南下,舟次平海衛;學聖、得功乘虛來襲廈門。時鴻逵棄揭陽回師未至,芝鵬不能守;得功先遣數十騎渡五通登岸,兵民望見皆潰。時曾櫻在城中,或邀之遁;櫻曰:「此一塊清淨土,正吾死所,豈複泛海求活耶!」遂自縊;時二月三十日也。門人阮旻錫、陳泰等冒險出其屍,鄉紳王忠孝殮之,殯於金門。奏聞永曆行在,追贈光祿大夫上柱國太師,謚文忠,賜祭葬;蔭一子中書舍人、一子錦衣衛,世襲。

夏、四月,成功回師廈門,承制殺鄭芝鵬。

先時,馬得功既入島,張學聖及興泉道黃澍於三月初一日至;見廈門孤懸海外,汪洋萬頃,愕然曰:『此絕地也!若有緩急,援兵豈能渡哉』!即先引回。不數日,鴻逵至,截港圍攻。得功欲退,不得渡,窘甚;乃謂鴻逵曰:『公等家口皆在安平,脫得功不出,恐不利公家』!鴻逵患之,且不虞(疑有脫字)。成功旋師,得功渡海已三日矣;成功大悔恨,按芝鵬以失守罪罪之,奉尚方劍斬以徇;諸將股慄,兵勢複振,凡六萬餘人。鴻逵退泊白沙,築寨居之。

明左先鋒施琅來降。

琅,晉江人也。事成功,年最少,知兵善戰;自樓櫓、旗幟、陣伍之法,皆琅啟之。前在南澳,兵付蘇茂代將,意回必複任;成功不與,遂請為僧。成功令再募兵,許授前鋒鎮。偶有親丁曾德逃於成功營,琅擒治之,成功馳令勿殺,琅竟殺之;成功大怒,捕琅並逮其家口。琅乘間逸去,密渡安平,依鄭芝豹;成功收其父大宣及其弟援剿左鎮施顯,殺之。

五月,成功入南溪。

成功自回廈門,申嚴紀律,軍聲大振。率眾入漳之南溪,漳鎮王邦俊率兵迎戰,敗績;又敗於漳浦,降者數百人,漳州戒嚴。

冬、十一月,提督楊名高及鄭成功戰於小盈嶺,名高敗走。

名高自福州率步騎援漳,成功迎戰於小盈嶺;名高大敗,僅以身免。成功乘勢攻漳浦,守將陳堯策以城降。

壬辰、九年(明永曆六年)春、正月,成功攻海澄;守將郝文興以城降。

成功引兵向海澄。是日,潮乍漲,舟達城垣,守將郝文興降;成功以舉人黃維璟、馮澄世先後知縣事。

三月,總督陳錦及鄭成功戰於江東橋,大敗;成功乘勢拔長泰,漳州屬邑俱下。

成功遣中提督甘輝攻長泰,遇副將王進於北溪。二人俱雄健著名,久念一決雌雄;乃奮戈傳矢,兩馬相當。自已至午,縱橫跌蕩,觀者竦踴。既而兩家兵至,乃解。王進入長泰,甘輝日夜攻城,弗克。會總督陳錦來援,成功選精銳迎戰於江東橋北。陳錦狃先年同安之捷,頗輕敵,全軍皆沒;奔回泉州。成功乘勢攻長泰,拔之;王進獨以數十騎遁入漳州城,屬邑俱下。

夏、四月,成功攻漳州。

成功引兵圍漳城。五月,浙鎮馬逢知(原名進寶)率兵來援,縱其入城;引兵出戰,連敗之,遂嬰城固守不出。成功累攻不下,乃壅(原文為擁)鎮門之水灌之,堤壞不浸;複列柵圍之。城中食盡,人相食,枕藉死者七十餘萬人。

秋、七月,庫成棟殺其主總督陳錦歸成功,誅之。

陳錦軍於鳳尾山,慚江東之敗,號令峻刻;為其僕庫成棟所刺,持首歸成功。成功嘆曰:『僕隸之人而叛其主,是大逆也;大逆何以勸後』!命斬以徇。成棟疾呼曰:『陳錦暴戾不仁,眾心已離;寬我一死,必有望風續至者:八閩可不勞而定也』。眾咸為之請;成功曰:『得八閩者,一時之私利也;誅叛逆者,萬世之公義也。吾終不忍以一時之私利廢萬世之公義焉』!命斬之。

冬、十月,固山金礪及成功戰於古縣,敗之,解漳州圍;成功退守海澄。

漳州久圍,中外隔絕,固山金礪來援。時成功久頓堅城,師老糧匱,退屯古縣;迎戰累敗,收兵退保海澄。

明主在安隆。

是時,明主封李定國為西寧王;定南王孔有德、敬謹王尼堪皆為所敗(有德敗於桂林,尼堪敗於衡州)。

癸巳、十年(明永曆七年)春、正月,成功遣定西侯張名振率水師攻複浙直州縣。

夏、五月,固山金礪攻海澄,成功親督兵迎擊;金礪退。

金礪既解漳圍,悉滿、漢精銳之兵進攻海澄。城壞百餘丈,成功立雉堞防禦;張蓋而坐,與諸將飲於敵樓。礪兵望見,矢炮雨集;成功益語治軍,指揮自若。方易位而坐,而原坐為炮擊碎;成功呼曰:『天佑孤臣,諸將無虞矣』!於是眾各奮氣力十倍。〔礪〕兵臨城,蜂擁而上;有廝養卒鄭仁舉斧以砍,眾從之,登者悉墜,積屍填河。甘輝複率兵擊之,擒斬無遺;金礪宵遁。是役也,成功論功行賞,以忠孝伯印授甘輝,輝不敢受;召鄭仁,拜都督。乃更築短城,而海澄之守益固。

明主遣兵部主事萬年英齎敕晉漳國公成功延平王;成功表辭。

成功既敗固山金礪,遣監紀池士紳以蠟表奏明主行在,並敘破提督楊名高及殲總督陳錦之功。明主即命晉封成功為延平王,成功表辭;甘輝、黃廷等及各鎮皆有封爵。

秋、九月,成功率師南下,剿鷗汀貝;尋引還。

時郝尚久守潮,被兵求援;成功先遣陳六禦率兵救之,尚久狐疑不敢納。及潮州破,自焚死。尋破鷗汀貝而還。初,鷗汀貝恃其土城險固,聚眾剽掠,海上商船多被擒截,抽腸刳腹,慘酷非常。至是,成功攻破之,屠其城,丁壯無遺。

甲午、十一年(明永曆八年)春、二月,遣官議撫,以海澄公印封成功;成功弗受。

初,芝龍在京密令李德回勸成功就撫,陽許之;帝遂封芝龍同安侯、芝豹左都督,遣鄭、賈二官齎詔及海澄公印敕授成功,且授封鴻逵為奉化伯。成功不受。十一月,再遣內院學士葉成格、理藩院阿山及芝龍少子鄭度齎敕至,許以泉、漳、惠、潮四府安插兵眾;成功堅執不從。李德泣曰:『將軍不聽,恐太師禍且不測』!

成功戚然久之;謂曰:『非不知清朝待我厚,但我受明室厚恩,義不可屈』。因泣;揮之去。葉、阿二官回奏,帝大怒;置芝龍於高牆、戍芝豹寧古塔。

冬、十一月,成功起兵。

成功遣輔明侯林察、閩安侯周瑞督水師,戎旗鎮王秀奇、左先鋒蘇茂督陸師,率官兵戰艦百餘艘南下勤王。差效用官林璇奉表詣明主行在,並持書會西寧王李定國。

十二月,鄭成功陷漳州。

時十一月晦,成功自廈門入海澄。夜嚴部署,四鼓直抵漳州;入其城,兵不血刃。於是,守將卜世用、魏標等及知縣周瓊、知府房星璨皆降;十縣皆下。泉州屬邑,望風而潰;獨泉帥(原文為師)韓尚亮守泉州,不下。

乙未、十二年(明永曆九年)春、二月,明招討大將軍延平王成功承制設六官。

初,成功以明主行在遙隔,軍前所委文武職銜一時不及奏聞,明主許其便宜委用:武職許至一品,文銜許設六部主事。成功複疏請,以六部主事銜卑,難以彈壓;明主乃賜詔,許其軍前所設六部主事秩比行在侍郎、都事秩比郎中、都吏秩比員外。於是設六官:以潘賡鍾(壬午舉人)為吏官、洪旭為戶官、陳寶鑰(丙戌舉人)為禮官、張光啟為兵官、程璠為刑官、馮澄世(丙戌舉人)為工官;設協理各一員、左右都事各二員。以常壽寧為察言司,鄧會、張一彬為正副審理。

又設儲賢館、育胄館。

以前所試洪初闢、楊芳、呂鼎、林複明、阮旻錫等充之。先是,明主開科粵西,諸生願赴科舉者,成功給花紅、路費遣之。島上衣冠濟濟,猶有昇平氣象。又以死事諸將及侯伯子弟柯平、林維榮充育胄館。

明鄭成功改中左所為思明州。

中左所,即廈門城。至是,改稱思明州;以薛聯桂(原文為柱)、鄭會先後知州事。

鄭成功奉明魯王居金門。

時監國魯王及寧靖王諸宗室避難至廈門,成功皆禮贍優給,奉之居金門。

又給避難諸縉紳盧若騰、王忠孝、辜朝薦、徐孚遠等銀幣。

時縉紳避難入島者眾,成功皆優給之;歲有常額,待以客禮,軍國大事輒咨之,皆稱為老先生而不名。若盧、王、辜、徐及沈佺期、郭貞一、紀許國諸公,尤所尊敬者。

鄭成功誅餉鎮黃愷。

成功自起兵以來,軍律嚴明,禁止淫掠;犯者立斬。破城之日,諸軍雖爭取財物,遇婦人在房內,則卻退不敢入,遠近稱快。以餉饋不足,命黃愷為餉鎮,供給軍需。愷克剝不堪,怨聲載道;成功怒,收斬之。

夏、五月,明總督水陸兵馬林察、周瑞、王秀奇、蘇茂等無功引還;成功怒,貶責有差。

林察等回軍,稱西寧王李定國戰敗,應援不及,已退入梧州。成功大怒,將斬之;以其夙昔戰功,各降黜、捆責有差。因致書於李定國,其略曰:『敝員以台命至,知老台台內急君父之憂,外切仇仇之痛;某恨不能征帆倏忽直指珠江,同挈故土,以迎乘輿。詎意船師未至,而大軍已先班回!勝負兵家之常,不足深憂;但敝船逗遛,既不能先期會師,又不能奮圖後援,使醜類長驅,某實有罪焉。已將水陸各將領審定功罪,重行捆責;乃念其有功,不然已正法矣。今援粵之精銳已悉來閩,且檄全粵水陸與某對衡,則粵東勢必空虛;乘機襲取,正其時也。幸迅旆入粵直取,某處定有摧枯拉朽之勢!從此長驅破竹,共抵燕京聚首策勛,深所願也』。

明鄭成功遣忠振伯洪旭、北鎮陳六禦督師北上。

六禦等揚帆進取舟山,守將巴臣興降,以禦守其地;洪旭等攻溫、台等處,台州鎮馬信、寧波鎮張宏德出降,空其地而歸。

六月,成功毀安平鎮。

安平距泉州六十里,芝龍置第其中;洋船直抵海外,人煙繁華勝於郡城。至是,聞貝子王統大兵將至,乃墮其城;並毀漳府及惠安、同安三城,斂兵回廈。

秋、七月,成功遣中提督甘輝、右提督王秀奇統兵北上,遣前提督黃廷、後提督萬禮統兵南下。

成功以輝為正總督,秀奇副之;率二十餘鎮往北,與洪旭、陳六禦相機進取。以廷為正總督,禮副之;率二十餘鎮南下。八月,黃廷等攻揭揚,潮鎮劉伯祿來援,累敗;陳霸複自南澳率兵與廷會,遂拔揭陽,並複普寧縣。

冬、十一月,定遠大將軍庶子王入閩。成功同思明州。

庶子王至泉,使人持諭至廈門招撫,不納;複易函稱書,成功答之。令廈門居民搬移過海,官兵家口搬住金門、鎮海等處,空島以待。

丙申、十三年(明永曆十年)春、正月,平南王尚可喜遣兵攻揭陽;及蘇茂戰,敗之。

可喜同潮鎮劉伯祿來複揭陽,茂率左衝鎮黃梧迎戰,大敗;可喜追至城下,黃廷出兵迎戰,乃退。

三月,庶子王遣水師攻兩島,遭風引還。

庶子王大集各澳船隻,令泉鎮韓尚亮督率,出泉州港;成功令林順、陳澤等迎擊。忽颶風大作,尚亮船飄散沉壞,收回者不滿十船;由是,不敢渡海。

夏、五月,鄭成功殺左先鋒蘇茂。

茂,原為左先鋒(疑有脫字);施琅之逸去,茂實密縱之,因補其職。至是,同前衝鎮黃梧喪師於揭陽;成功怒,調還,遂按軍法斬之。

六月,鄭成功督師北上。

明前衝鎮黃梧以海澄叛來降,詔封梧為海澄公。

成功將北向,留儲蓄於海澄,以左提督王秀奇統黃梧、蘇明等守之;克日解纜。時貝子王入閩,泉、漳屬邑皆下;獨海澄未複,百計誘降。適調守將出,計稱黃梧以揭陽失利懼誅,可以誘之;王從其計,黃梧遂挾蘇明據海澄叛,來降。詔封為海澄公,命駐漳州。先時,遣官■〈冖上貝下〉海澄公印欲封成功,成功不受;總督上疏曰:『懸此印於國門,彼中豈無有內應者』!至是,黃梧降,即以此印爵封之;別調蘇明入京,授為哆理機邦內大臣。其後梧獻平海策,請發鄭氏祖墳、誅求親黨、沒五大商及遷界等事,禍及五省,人罹其害。

秋、七月,明鄭成功克閩安鎮,進攻福州。

貝子王頓重兵在漳,成功議率兵北向以綴之。既解纜,忽報黃梧以海澄叛,或勸旋師以爭之;成功曰:『吾欲圖大事,海澄何足惜哉』!遂揚帆進攻閩安鎮,破之,福州大震;攻之不克,乃城牛心塔,以陳斌戍之。 八月、〔北〕兵複出舟山,明總制陳六禦、英義伯阮駿死之。

浙兵攻舟山,明陳、阮二將帥兵迎擊,被誘深入,水急收船不回,俱赴海自焚死;餘船奔散。於是毀舟山城郭,遷徙居民。

冬、世子王發兵攻銅山,為明後衝鎮華棟、護衛黃元擊敗,遂引兵還福州。

華棟,原名金璲第,興化書生也;歸成功,時其母尚系府獄,故改名,成功以千金贖出之。後棟死,乃存恤其子。

十二月,成功入羅源、寧德,世子王使梅剌(原文為敕)阿格襄帥兵來援,為甘輝所殺。

阿格襄帥將巴都、柯如良等襲輝軍,諸將見輝陣整,不敢迫;格襄恃勇直前,甘輝揮戈大呼迎擊,殺之。是役也,格襄最驍勇,而巴都等皆善戰;及俱敗歿,諸兵為之奪氣。

同安侯鄭芝龍遣謝表勸成功就撫,不聽。

時遣芝龍命謝表勸成功就撫,總督李率泰亦令人說暫退兵以就撫局,成功不聽;表等日夜涕泣,以無可複命為憂。成功因複書於芝龍,略曰:『謝表齎父親手諭忽然而至,疑信參半,情能不自傷,而勢無可如何耳!吾父存亡禍福,兒料之已熟。清朝待投誠之人,猜忌多端,有始無終,總是「挾」之一字;而兒豈可挾之人乎?自清朝入閩以來,喪許多人馬、費許多錢糧,百姓塗炭,赤地千里,已驗於往時矣。茲世子傾國來閩,將歷三載;殊無奇謀異能,只是補葺破地,淫掠毀殺!一弄兵於白沙,而船兵覆沒;再弄兵於銅山,而全軍殲滅;閩安為福州門戶,遽爾遂破;羅源一戰,阿格襄〔等〕盡喪:其力量亦可見矣。乃損無數之甲兵、費無稽之錢糧,區區爭此數百枝無用之頭發,不特大失策,亦何量之不廣也!清朝誠能略其小而計其大,裨地方安插我眾,彼無詐、我無虞,如此則奉清朝之正朔,無非為生民計而為吾父屈也。安插得宜,清朝自無南顧之憂!中左在海外別一天地,兒效巢父、嚴光輩優游山林,高尚其志耳。清朝多疑,不便差人再往。兒至此,心已盡而言尤實。伏祈鑒照』!成功不就撫;然父子之情不能忘,常於中夜起立北向,私自悲哭痛哀。

丁酉、十四年(明永曆十一年)明主在雲南。

春、三月,明定國公鄭鴻逵卒於金門。

鴻逵由崇禎庚辰科中武進士,累遷登萊副總兵。甲申京師陷,宏光即位於南都,檄守採石磯,以右軍都督掛鎮海將軍印。乙酉南都失守,引回;迎隆武立之,封定國公。丙戌貝勒王入閩,芝龍北去,乃與成功舉兵;攻泉州,入潮。辛卯退泊白沙,築寨以居。丙申攻之不克,移居金門養病。至是卒,年四十五歲。成功聞之,回思明州。

夏、六月,台灣紅夷酋長揆一獻方物於成功,求通商;許之。

揆一使通事何斌貢外國珍寶於成功,求通商;願年輸款納餉銀五千兩、箭坯十萬枝、硫磺一千擔。成功許之。

秋、七月,成功率師北上;命洪旭守思明州。

成功既北向,八月,進攻黃岩,守將王戎以城降;乘勝攻台州,總兵李必、知府齊維藩、臨海知縣黎岳詹俱降。九月,下太平、天台,守將俱降。

九月,〔北〕兵複閩安鎮。

世子王及總督李率泰合攻閩安鎮,明前提督右鎮餘程戰死;護衛前鎮陳斌率五百餘人守羅星塔,不得出,世子王使人招之,盡殺之於南台橋。成功棄台州,率兵欲救;閩安已失,乃引回思明州。

冬、十一月,明主遣漳平伯周金湯晉招討大將軍延平王成功潮王。

初,永曆癸巳差萬年英封成功為延平王。成功讓於諸鎮,請封爵;明主以帛詔封甘輝為崇明伯、黃廷永安伯、萬禮建安伯、郝文興祥符伯、王秀奇慶都伯、張煌言兵部左侍郎、馮澄世太僕卿兼僉都御史,餘各封爵有差。至是,複命周金湯及太監劉國柱從海道齎延平王敕印至,晉封潮王;成功謙讓不敢當,仍稱招討大將軍。

明前監臣徐孚遠至自交趾。

孚遠字暗公,幾社六子之一。避難入島,奉明主命使安南,為交趾所得;欲要以臣禮見,孚遠不屈而還(有「交趾摘錦」傳於世)。成功怒,遂禁商船,不許往交趾貿易。

戊戌、十五年(明永曆十二年)春、三月,成功築演武亭練兵。

亭在廈門港院東,澳仔嶺之交,成功築以操練軍士。以石獅重五百斤為的,力能舉者撥入左右虎衛親軍;皆戴鐵面、著鐵裙,執斬馬大刀,並戴弓箭,號曰「鐵人」。

成功命其將左武衛林勝督兵南下攻許龍,破之。

許龍為南陽巨盜,出沒反複,負固不服;成功命林勝合左右〔虎〕衛之兵攻之。師至,港水忽漲,勝等直入,龍率眾遁;獲其輜重、船隻,焚其巢穴。澄海守將劉進忠迎降。

夏、五月,成功大舉兵,圖江南。

初,永曆己丑開科於粵東,詔各勛鎮考送諸生赴試。成功遂送生員葉後詔、洪初闢(原文開闢)等十餘人,令洪志高齎本詣行在;舟至潮陽,遭風飄散,十餘人不得達。獨志高至粵,詔為兵部職方司監;命成功以〔舟〕師直抵南都。成功承旨,至是議欲大舉直攻襲南京。諸將請曰:『南京地遠城堅,非數萬人不可,不如近取為得計』;成功曰:『入據長江,則江南半壁皆吾囊中物矣』!乃以黃廷為前提督、洪旭為兵官、鄭泰為戶官,留守廈門;而自率甘輝等北上。甲士十七萬、鐵人八千、戰船八千揚帆而進,號八十萬。

六月,成功徇浙江,平陽、瑞安諸縣皆降。

成功兵至浙江,平陽守將車任暹、瑞安守將艾誠祥降。七月,師次羊山,為暴風飄沒八千餘人,次子從軍溺焉;泊滃州修理戰艦。九月,至象山(原文常山);知縣令父老齎羊酒犒師,命勿攻。十月,至台州港;後衝鎮劉進忠叛入海門,遂令攻之,棄城而走。

己亥、十六年(明永曆十三年)春、正月,成功軍駐沙關。

夏、五月,明主在永昌。

成功軍至崇明。

成功次崇明,諸將請先取之以為老營;不聽。乃遣監紀劉澄密通江南提督馬進寶;進寶有思明之心,密與成功通。

六月,成功破瓜州,尋克鎮江府。

成功舟至焦山,謂諸將曰:『瓜鎮為金陵門戶,須先破之』;乃授諸將機宜。值南風盛發,各率所部進據瓜州上流。十六日,自督親軍及甘輝等將直搗其柵,操江軍門朱衣佐、城守左雲龍率滿騎兵迎戰。陣方交,成功揮軍大進,右武衛周全斌率步騎浮水先登,直衝其陣;身中五矢,氣益厲。諸軍繼之,衣佐等兵大潰,殺雲龍於橋下,衣佐被擒,瓜州遂為所陷;成功命援剿左鎮劉猷守之,以柯平為江防同知。見朱衣佐,欲用之;以有母在,哀懇求歸,成功給資脯縱之。二十日,成功移兵趨鎮江,總督管效忠率滿、漢軍夾擊,奮力死戰;成功親督諸軍,效忠大敗,僅以身免,積屍填河。知府戴可進等開門出降,成功令周全斌守之;屬邑皆下。又令張煌言督戎政楊朝棟招撫江南、袁起振招撫江北;於是太平、寧國、滁、和、徽、池諸郡縣俱欲降成功,即杭州及九江等處亦有密謀歸成功給札欲為內應者。

秋、七月,成功進逼南京。

瓜鎮既破,甘輝進謂成功曰:『瓜鎮南北咽喉,但坐鎮此,斷瓜州,則山東之師不得下;據北固,則兩浙之路不得通:南都不勞而定矣』!成功不聽。將進兵,甘輝又請陸路而行,以為『乘破竹之勢,一鼓可下,或破其附近州縣以絕援兵,則南京勢孤,自必難守;若欲由水路,恐風信稽遲,援兵四集,又費工力』。時諸將(原文為眾)多以從水路為利便,成功遂率兵揚帆,直指南都;傳檄有『六月興師,敢雲趨利!十年養銳,正欲待時』之語。

成功遙祭明太祖高皇帝孝陵。

成功由鳳儀門登岸,屯兵嶽廟山;望祭明太祖孝陵,再拜慟哭,哀動三軍,諸將士無不感奮。

成功遣蔡政、高綿祖會江南提督馬進寶師。

進寶心戀明朝,密有通款;成功師次崇明時,曾遣劉澄齎密函通之。至是,遣蔡政等前往,訂其帥師來會。

成功列營圍南京,副將梁化鳳率師擊敗之。

成功師迫南京,甘輝進曰:『兵貴神速,宜急攻城,乘其勢未定而拔之;不然,彼緩兵畢集,難以攻取,君必悔之』!成功不聽;乃列營圍之。方下令示期攻城,會援兵至,有千騎迫前鋒營,為餘新擊敗,成功遂輕敵無備。城上兵覘其軍懈,是夜副將梁化鳳由鳳儀門穴城十餘道,率兵從街房中毀牆而進,複迫餘新營;眾不及甲,倉皇出拒,副將董拱中、蕭拱柱死焉,餘新被擒。成功聞警,使〔翁〕天佑馳援,已無及矣。南京於是盡出騎兵列於城下,成功自督親軍擊退。既而援兵雲集,四面合攻。成功督諸將接戰,累敗;麾軍退,登船而渡;水師擊楫追之,成功令黃安御之,沉其數船,追兵乃止。成功於是徐渡諸軍,而趨鎮江。是役也,甘輝且戰且走,單騎馳騁,人不敢近,馬躓被擒;入金陵,戟手罵,不屈;遂幽之,徐使人說降;輝怒罵,求速死,數日水漿不入口,乃引出斬之,神色不變;懸其首於市,青蠅不敢附,軍士以為忠義所感,函而葬之。時五軍張英、親軍林勝、陳魁、提督萬禮、總鎮藍衍、魏標、卜世用、洪複、戶官潘賡鍾、儀衛吳賜等皆陣亡。

成功攻崇明,不克;遣蔡政往北京議和。

是月四日,成功回師至吳淞港;使蔡政往見馬進寶,商酌入京議和事宜。八日,至崇明;十一日,攻城,崩裂數十丈,守將梁化鳳固守不下。周全斌以為孤城狹隘,得之無益;適馬進寶差中軍同蔡政勸成功退師以待奏請,徐觀和局成否。從之;仍遣蔡政往北京。

九月,成功回廈門。

成功既回,建忠臣廟祠死事諸人,以甘輝為第一,入哭盡哀;曰:『吾早從將軍之言,不至此』!以女妻其子孟煜,厚恤其家。

冬、十二月,蔡政自北京還。

政至京,特賜一品袍褂;命回江南,與督撫、提督會議。甫出京,有人言劾成功無禮,請系來使;馳檄追捕。政聞之,即晝夜兼程,由間道奔回。既至,成功嘉其才智,親酌酒勞之,禮待有加;始知和議不成、系同安侯於獄、逮馬進寶入京問罪及遣滿州將軍達素督兵三省會剿之由。

庚子、十七年(明永曆十四年)夏、四月,成功改右提督馬信為提督親軍驍騎鎮。

成功聞達素將合兵攻廈門,令各鎮官兵眷口搬住金門,命英兵鎮陳瑞同戶官鄭泰保護。

五月,滿州將軍達素合兵攻廈門;及鄭成功戰於海上,達素敗績。

帝以江南既定,乃命達素及總督李率泰大搜兩島。五月,部份滿、漢軍大船出漳州、小船出同安,檄廣東投誠許龍等引兵來會。成功以陳鵬督諸軍守高崎,遏同安;鄭泰出浯州,遏廣東;自勒諸部,據海門。初十黎明,漳船乘風迫海門,成功使五府陳堯策令諸戰艦按兵不動,俟其齊出擊之;呼吸間,兵船乍至,諸戰艦奉令莫敢先動,閩安侯周瑞先為漳船擊破,與陳堯策皆死焉。繼攻陳輝船,輝發火藥燒之,滿兵躍退,且戰且卻。成功自駕八槳板船,往來視師。向午,潮湧風發,乃親率巨艦衝之;鄭泰自浯嶼引兵合攻,北兵大敗,屍積遍海。有滿兵數百棄船上圭嶼,馬信親招降之,夜溺諸海。是日,同安船趨高崎,陳鵬約降,飭所部勿動,欲為內應;於是諸兵未及岸,涉水爭先。鵬部將陳蟒不與謀,曰:『事急矣!當決一死戰』;麾其屬過船,與殿兵鎮陳璋合攻擊之,北兵披靡,蹈海死者十七八(原文為人),首領呂哈唎被擒,滿兵被殺者一千六百餘人。成功收鵬誅之,以蟒代其職。

許龍等後二日至,知兵已敗,奔回;達素率殘兵奔回福州,自殺。

冬、十月,監國魯王殂於金門。

辛丑、十八年(明永曆十五年)春、正月,帝崩,太子即位。

明主在緬甸。

三月,成功興師攻台灣。

台灣,在東南海中,綿亙數千里,土番雜處。明天啟末,紅夷據其地築城,一曰赤嵌、一曰王城;與中國、日本、廣南貿易。以夷長揆一鎮之,立法甚嚴,土番皆聽約束,歷三十餘年無敢犯者。至是,成功以世祖新崩未暇征戰,遂決意取之。諸將咸有難色;通事何斌進曰:『台灣沃野千里,四通外洋,橫絕大海,足與中國抗衡。土番受紅夷欺凌,每欲反噬;以天威臨之,如猛虎逐群羊也。得其地足以廣國、取其財足以餉兵,進戰退守,無逾於此』!且陳可取情狀甚悉;協理戎政楊朝棟亦主取之。成功悅,以忠振伯洪旭、前提督黃廷居守思明州,戶官鄭泰居守金門,自率文武官、親軍、武衛前進。

夏、四月,成功入台灣。

成功舟次澎湖,下令曰:『視吾鷁首所向』!至鹿耳門,水驟漲丈餘,大小戰船銜尾而進,縱橫無礙。紅夷大驚,以為自天而下;成功以手加額曰:『此天所以哀吾而不委之壑也!天憐孤臣,有寧宇矣』。引兵登岸,先取赤嵌。紅夷敗,退保王城;酋長揆一死守不下,乃列營環圍以迫之,俟其自降。

六月,明銅山守將蔡祿、郭義叛來降,忠匡伯張進自焚死。

進守銅山,恩威並著。蔡祿、郭義畏往台灣,據城以叛;脅進前行,進不從。曰:『吾守土而已』!密置火藥署中,欲俟祿等前來焚之;祿等偵知,不赴;使人促行,進遂舉火,合室自焚。清兵入據銅城,忠勇侯陳霸與洪旭統水師複之。報至,成功感嘆,命厚恤其家;使總監營翁天佑守其地。是役也,原任思明州知州薛聯桂亦同蔡祿等降,詔封授為江西督糧道。

秋、八月,紅夷率甲板及成功戰,成功擊敗之。

紅夷先以甲板接戰,陳澤、陳廣等攻之,沉其〔頭〕䑸、焚其次䑸。至是,複會甲板至,令陳澤督水師擊之,獲其巨艦二隻並小艇諸船。自是,甲板不敢複出。

冬、十月,棄同安侯鄭芝龍於市。

初,芝龍在京屢以書諭成功就撫,不則恐見誅戮。成功複書有云:『兒昔者再三苦諫而吾父不聽,今事已差池,言之何益!設有不幸,兒當縞素複仇以結忠孝之局而已』!然世祖亦不之罪也。至是世祖崩,執政者與芝龍有隙,遂促殺之;以十月初三日斬於燕京之柴市,子孫在京者皆與焉。

遷界,徙沿海居民於內地。

閩海以成功故,歷年用兵,捐師縻餉。蘇納海議曰:『蕞爾兩島得遂猖獗者,實恃沿海居民交通接濟。令將山東、江、浙、閩、廣海濱居民盡遷於內地,設界防守,片板不許下水、粒貨不許越疆,則海上食盡,鳥獸散矣』。從之;於是分遣滿員督遷各省。

十二月,紅夷酋長揆一降於成功;成功縱其歸國,台灣平。

成功督攻王城,平其炮台;揆一乞降,許之。凡珍寶、輜重,聽其搬回本國。

揆一泣謝,率殘兵五百餘名歸荷蘭。

壬寅、康熙元年(明永曆十六年)〔春〕、二月,成功開創台灣府縣。

台灣既平,成功改為安平鎮,赤嵌城為承天府;設縣二:曰天興、曰萬年,總號東都。成功聞遷界,憮然曰:『舉五省數萬里魚鹽之地無故而棄之,塗炭生民,豈得計哉!清之技亦窮矣。吾養兵蓄銳,天下事未可知也』!於是闢草萊、興屯聚、嚴法令,犯者雖親不貸;或諫以用法宜稍寬,成功曰:『子產治鄭、孔明治蜀,皆以嚴從事。況立國之初,不加一番整頓,則流弊不可勝言矣』!眾皆拜服。

三月,成功遣周全斌擊陳霸於南澳。

霸封忠勇侯,精悍雄壯,守南澳近二十年,許龍、蘇利(原文為和)不敢犯,畏之如虎;但性傲,人多忌之。至是為飛語所中,成功命全斌攻之。霸倉卒不能自明,又不敢迎戰,乃舉家入粵投誠;封為慕化伯。 夏、四月,成功遣官至思明州殺其子經及其妻董氏,不果。

成功治家嚴肅。世子經居思明州,與乳媼通,生子;成功聞之大怒,命黃昱至島,諭鄭泰監殺世子經及經母夫人董氏,以教子不嚴也。諸部大驚,忠振伯洪旭不肯用命。

五月庚辰,明招討大將軍延平王晉封潮王國姓成功殂於東都。

五月朔,成功感冒風寒;文武官入謁,尚坐胡床談論,人莫知其病。及疾革,都督洪秉誠調藥以進,成功投之於地;嘆曰:『自國家飄零以來,枕戈泣血十有七年,進退無據,罪案日增;今又屏跡遐荒,遽捐人世:忠孝兩虧,死不瞑目!天乎天乎!何使孤臣至於此極也』!頓足撫膺,大呼而殂。時年三十有九,為五月八日也。初,成功倡義時,無兵將、又無糧餉,徒以忠貞自矢,眾遂日附。治軍嚴整,臨陣身先士卒,賞罰必信。北將或歸,推心置腹,故一時智勇咸效死樂為之用。雖位極人臣,猶以未能恢複境土為恨,終其世不敢稱王。將卒之年,遙傳明主遇害,有勸其改年者;答曰:『皇上西狩,存亡未卜,何忍改年』!終身奉尊正朔,以兩島抗天下全力,威振海內,從古未有也。

六月,明賞勛司蔡政奉潮王冠袍至思明州,請世子經發喪嗣位。

成功之弟世襲護理大將軍印,以經得罪於父,陰謀自立。蔡政抗聲折以大義;乃奉成功所遺冠袍赴廈門,請經發喪嗣位,文移稱「嗣封世子」。以周全斌為五軍都督、陳永華為咨議參軍、馮錫範(澄世之子)為侍衛。 靖南王耿繼茂、總督李率泰遣官至思明州招撫。

耿、李聞成功殂,使中軍王明、李有功持書入廈門,議招撫。鄭泰與洪旭、黃廷、蔡雷鳴議曰:『先王東征之日,猶有權宜通好之意。今沿海遷移,慘至此極;縱不為他省計,獨不為桑梓計乎』?因請於世子;世子曰:『先王開國東都,草創未平,遽爾崩殂,餘將東承遺緒;諸君苟能息兵安民,無墮先王一生孤貞苦節,甚善』。泰等議照朝鮮例,遣楊來嘉入京侍命;不報,來嘉回。時世子複書於耿、李云:『日在鷺、銅,多荷指教。讀「誠來誠往、延攬英雄」之語,雖不能從,然心異之!頃承惠書,尚襲游說之後談,豈猶是不相知者之論乎!東寧偏隅,遠在海外,與中國版圖渺不相涉;雖夷落部曲日與為鄰,正如張仲堅遠絕扶餘,以中土讓太原公子;閣下亦曾知其意乎?倘能延攬英雄、休兵息民為念,即靜飭部曲,慰安邊陲;羊、陸故事,敢不勉承!若夫疆場之事,一彼一此,勝負之數自有天在,得失難易,閣下自知,亦無容贅也』。

遣戶部郎中賁岱、兵部郎中金世德入閩,安插投誠各官。

時既遷界,遣滿漢兵部、戶部郎中各一員,安插海上投誠官員;上下相蒙,真偽莫別。武職率眾降者,照原銜議(原文為謹)敘;隻身降者,降三級;文官亦降二級補授。又有武改文之例;都督改副使,副使改僉事,參、游改同知。或目不識丁,謬膺監司;力無縛雞,濫受總兵。斯時,幸功名者多藉此為快捷方式。

冬、十月,明招討大將軍世子鄭經入東都。

成功既殂,黃昭奉成功弟世襲為護理,謀將嗣位;世子經乃偕陳永華、周全斌、馮錫範率兵東渡。十月晦,世子至。十一月朔,黃昭會諸部來攻。值大霧晝暗,諸將皆迷失道,獨昭先至,破營而入,世子潰,幾為所困;周全斌率左右數十人力戰,昭中流矢,斌斬以徇。忽而霧消天朗,日向午矣。其眾驚潰,皆曰:『吾君之子也』!悉投戈降。世子慰諭之,遂入安平鎮;收殺李應清、蕭拱辰、曹從龍等,餘皆不問。曰:『令反側子自安』。使人請世襲至,待之如初。

鄭經以賞勛司蔡政為審理所正,巡訪封內。

東寧初開,南、北二路之人猶尚夷習,相沿侈靡,等威無別。成功方欲遣官敷教,會疾革,不果。至是,鄭經以政為審理所正,巡訪其地。所至,毀淫祠、崇正道、定製度、別尊卑,民悉向化,知所率循。

十一月,鄭經以左虎衛黃安為勇衛將軍。

安,雄勇善戰,從成功起兵;累升至左衝鎮。隨攻南京,既克鎮江,成功命安總督水師,守三叉河;成功兵潰,安斷後,保全諸軍回棹,擢左虎衛。從征台灣,領先鋒印;親冒矢石,遂平其地。及成功殂,世子至台,會黃昭之變,在台諸將咸擁兵觀望;獨安率所部來援,力戰破之。世子曰:『世亂識忠臣,非君吾幾不保』!因約為婚姻,裂襟與之。事定,升為勇衛將軍;尋以女(原文為子)妻其子。 癸卯、二年(明永曆十七年)春、正月,明招討大將軍世子鄭經自東都回思明州。

經既定內難,祭告先王;調諸將分守各汛,自率周全斌等及其叔世襲回思明州。是年,永曆訃至;經猶奉正朔,稱永曆十七年。

鄭經以審理所正蔡政兼理思明州事。

時經因遷界,外給不至;而軍需迫切,民苦征役。以政有長才,命兼理思明州事務;政虛心撫字,斟酌用緩,均勻甲裡,嚴革濫蔭:凡所興除,悉因利害,島人皆德之。

夏、六月,鄭經執其戶官鄭泰幽之;泰自殺。

泰守金門,貲以百萬計。經自東都回,得泰與黃昭往來書,疑其有異志;泰不自安,稱病不入謁。經欲襲之,或勸泰勒兵見經自白;泰曰:『吾今救死而已!若稱兵,適重吾罪也』。又勸其投清;泰曰:『芝龍已誤,豈容再誤』!遂艤舟待命。陳永華謀以世子將歸東都,命泰居守,鑄居守印,差協理吳慎齎至金門授之;泰猶豫未敢入謝,弟鳴駿力贊其行,遂帶兵船及餉銀十萬赴思明州進見。鄭經慰勞畢,遂托更衣以入;永華即榜泰之罪,並出所與黃昭往來之書示之。泰欲向辨,洪旭曰:『無庸也』;挽之別室幽之。周全斌率兵並其船;獨蔡璋一船逸出金門。鳴駿倉卒與泰子纘緒率諸將及眷口下船,入泉州港投誠;船凡二百餘號、精兵八千人、文武〔官〕數百員,周全斌追之不及。泰聞之,遂自縊;詔封鳴駿為遵義侯、纘緒為慕恩伯,同降文武官班賞、敘用有差。

秋、七月,鄭經以思明州蔡政為協理刑官,使日本。

先是,傳鄭泰有銀巨萬寄日本。鄭經使政往征以佐餉,倭首酋已將原銀包封付政。適泰弟鳴駿亦使人持勘合至,倭首酋以其有據也,將欲與之;政告之曰:『鄭泰,我國故司農也,糧餉由其掌握;所寄乃我主國帑,於義取之固當』。倭人韙之;乃皆不發,而收貯以待後命。

鄭經以黃而輝為思明州知州。

〔而〕輝,黃廷之子。自鄭鳴駿投誠,鎮營多叛:右武衛楊富、左武衛何義、忠靖伯陳輝、參軍蔡雷鳴等皆先後來降。八月,前提督黃廷自銅山入見鄭經,經慰勞之。

九月,荷蘭紅夷犯兩島。

紅夷糾集甲板船十六隻、夷兵數千,會靖南王及總督同攻金、廈兩島;約事定之日,築城浯嶼貿易;如廣東香山澳例。總督李率泰遂議平島。

冬、十月,靖南王耿繼茂、總督李率泰督滿、漢投誠官兵及紅夷甲板破思明州。

繼茂、率泰調投誠官兵船隻同甲板出泉州,以陸路提督馬得功統之;自引小船從同安出,海澄公黃梧、水師提督施琅出海澄。鄭經部分死士,令周全斌迎戰。十九日,遇得功於金門烏沙頭,時甲板十四隻、泉州戰艦三百餘號,全斌以十三船直衝其䑸,往來攻擊,剽疾如馬,紅夷炮無一中者。得功兵望見,披靡不敢前;得功殿後,為全斌所破,赴海死,舉船兵眾皆歿。已而,繼茂、率泰、黃梧、施琅各濟師,鄭經以寡不敵眾,遂棄思明州及金門,退守銅山。繼茂等兵入島,男女童稚虜掠一空,遺民數十萬靡有孑遺;遂墮其城、焚其屋,棄其地而回。先是,有「嘉禾斷人種」之讖;至是果驗。

十二月,鄭經至銅山。

金、廈既破,經收餘眾退屯銅山;而兩島之舊將、殘兵、官員、紳士無船可渡者,或投誠、或逃遁,流離失所,死亡殆盡。

甲辰、三年(明永曆十八年)春、正月,明五軍都督周全斌來降。

鄭經駐銅山,諸軍乏糧,周全斌欲襲洪旭而並其船;旭亦防之。值海風大作,船各飄開,全斌遂率所部入漳投誠;詔封為承恩伯。而洪旭以杜輝守南澳;輝亦掠旭輜重歸誠。

三月,鄭經棄銅山,退守東都。

經見眾叛糧乏,難以久駐;乃偕陳永華、馮錫範等率餘眾歸東都。工官馮澄世別駕一船從行,為其徒所迫,投海死。

明前提督永安伯黃廷來降。

經既歸東都,洪旭以二十船邀廷同行。廷所部兵眾多不欲往,欲令其子而輝與婿吳朝宰率眾投誠,而已挈眷與旭同行。適黃梧遣官招安,黃廷遂降;詔封為慕義伯。

鄭經至東都。

經至東都,以咨議參軍陳永華理國政。改東都為東寧,置天興、萬年二州。分諸將土地,課耕種、征租賦、稅丁庸、興學校、通魚鹽,安撫土民,貿易外國,儼然別一乾坤。 秋、七月,明協理刑官蔡政自泉州歸東寧。

政出使日本歸,將至廈,值鄭經兵敗,欲遁東寧;政為舟人挾入泉州,遵義侯鄭鳴駿設館禮待,防衛甚密。是時,方隆招撫之命,凡投誠部職,量與監司。政名素著,督撫即會鳴駿繕疏具題;命將下,而政以計脫歸東寧。既至,鄭經大喜;命為協理禮官,寵遇日隆。

乙巳、四年(明永曆十九年)夏、四月,加封水師提督施琅為靖海將軍,統舟師進攻東寧;遭風引還。

時總督李率泰上疏:命施琅攻東寧;報可。乃加靖海將軍,總率官兵;以周全斌副之。整舟師數百號出洋;將至澎湖,颶風大作,各船飄散,不能相顧,乃引還。尋石施琅歸旗,加封伯爵;其餘投誠各官兵移駐各省,設兵防界,不複以東寧為事。東人於是大安。

丙午、五年(明永曆二十年)

丁未、六年(明永曆二十一年)遣總兵孔元章至東寧招撫。

時議以沿海地方與鄭經通商、欲其稱臣奉貢並遣子入京為質等三事;經曰:『和議之事不可久,先王之志不可墜』!即令舟人渡元章還。

戊申、七年(明永曆二十二年)夏、五月,明協理禮官蔡政卒。

政字拱樞,金門人。性至孝,謹敏多才略。凡軍前號令條教,屬筆立就;動中機宜,最見重於成功。其出使京師議和及迫於舟人挾入泉州,俱運膽智從容遁去,人所莫測也。蒞思明州,有惠政,島人德之;掌刑篆,平反甚多,以仁恕稱。東寧開國之初,奉令巡訪封內:因民性而施教令,申制度以昭王章;政在宜人,士庶便之。每進讜論,世子改容加納。與兵部侍郎王忠孝交善。至是,卒;鄭經親臨哭之。其長子濟、次子漢襄俱授察言司。

己酉、八年(明永曆二十三年)複遣太常寺卿慕天顏至東寧招撫。

時遣大人明珠、蔡毓榮至泉州,遴選興化知府慕天顏加以卿銜,渡海往議;欲照朝鮮例,稱臣奉貢,不削髮。鄭經使柯平、葉亨報許,服明制冠帶而入泉州;軍民複睹漢官威儀,觀者如市。議雖不成,而數年之間海上亦相安無事。

明忠振伯洪旭卒。

旭事成功父子,盡效忠悃,始終不貳。兩島之敗,諸宿將多投誠,均膺顯秩;獨旭率所(原文為數)部擁鄭經東歸。至是,卒。經感悼;以其子磊為吏官,與永華之侄繩武皆見親信。

庚戌、九年(明永曆二十四年)春、二月,明招討大將軍世子鄭經遣監紀推官吳濟聘平西王吳三桂。

三桂在雲南,漸蓄異志。經使監紀推官吳宏濟持聘;略曰:『經兒發未燥,即聞大名;每讀殿下家書檄草,忠孝激烈,未嘗不撫膺慨嘆、感極而繼之以泣也!今者四海仰望,惟殿下一人;未審軍政之暇,亦知有天外孤臣否?特遣推官吳宏濟恭候福履!敝國雖小,樓船千艘、甲士十萬,惟殿下所使之。仰俟德音,無任主臣』!

鄭經立國學,以葉後詔為國子司業。

初,永曆開科粵西,詔諸勛鎮各送生員赴試;成功禮送生員十餘人,以後詔為首。舟至廣,遇風不得達;後詔乃回,隱遁海上,與王忠孝、沈佺期交最善。至是,聘為司業;善於訓導諸生,人人自慶得師。凡後進之士經其賞識,無不以文章著名於世。

明太常寺卿兵部右侍郎王忠孝卒於東寧。

忠孝字愧兩,崇禎戊辰進士,清貞忠毅。明室既亡,不避艱險,舉義兵,複興化;尋避難入廈門,居曾厝垵。十三年,永曆命官齎敕升為兵部右侍郎,忠孝疏辭;永曆複賜敕曰:『王忠孝孤臣亮節,允鑒朕心。新銜未足示酬,尚宜祗受,以資聯絡。俟閩、廣克奠,卿即馳赴行畿,用展壯猷』!忠孝感泣,日望恢複。至是,卒。

辛亥、十年(明永曆二十五年)

壬子、十一年(明永曆二十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