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錄一 《清華週刊》記者來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適之先生:

  在《努力周報》的增刊,《讀書雜誌》第七期上,我們看見先生為清華同學們擬的一個最低限度的國學書目。我們看完以後,心中便起了若干問題,現在願說給先生聽聽,請先生賜教。

  第一,我們以為先生這次所說的國學範圍太窄了。先生在文中並未下國學的定義,但由先生所擬的書目推測起來,似乎只指中國思想史及文學史而言。思想史與文學史便是代表國學麼?先生在《國學季刊》的發刊宣言裡,擬了一個中國文化史的系統,其中包括(一)民族史,(二)語言文字史,(三)經濟史,(四)政治史,(五)國際交通史,(六)思想學術史,(七)宗教史,(八)文藝史,(九)風俗史,(十)制度史。中國文化史的研究,便是國學研究,這是先生在該宣言裡指示我們的。既然如此,為什麼先生不在國學書目文學史之部以後,加民族史之部,語言文學史之部,經濟史之部……呢?

  第二,我們一方面嫌先生所擬的書目範圍不廣;一方面又以為先生所談的方面——思想史與文學史——談得太深了,不合於「最低限度」四字。我們以為定清華學生的國學最低限度,應該顧到兩種事實:第一是我們的時間,第二是我們的地位。我們清華學生,從中等科一年起,到大學一年止,求學的時間共八年。八年之內一個普通學生,於他必讀的西文課程之外,如肯切實的去研究國學,可以達到一個什麼程度,這是第一件應該考慮的。第二,清華學生都有留美的可能。教育家對於一般留學生,要求一個什麼樣的國學程度,這是第二件事應該考慮的。先生現在所擬的書目,我們是無論如何讀不完的,因為書目太多,時間太少。而且做留學生的,如沒有讀過《大方廣圓覺了義經》或《元曲選一百種》,當代的教育家,不見得會非難他們,以為未滿足國學最低的限度。

  因此,我們希望先生替我們另外擬一個書目,一個實在最低的國學書目。那個書目中的書,無論學機械工程的,學應用化學的,學哲學文學,學政治經濟的,都應該念,都應該知道。我們希望讀過那書目中所列的書籍以後,對於中國文化,能粗知大略。至於先生在《讀書雜誌》第七期所列的書目,似乎是為有志專攻哲學或文學的人作參考之用的,我們希望先生將來能繼續發表民族史之部,制度史之部等的書目,讓有志於該種學科的青年,有一個深造的途徑。

  敬祝先生康健。

  《清華周刊》記者 十二年三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