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兩朝志傳/05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隋唐兩朝志傳
←上一回 第五十三回 美良川秦王三跳澗 下一回→


  原來敬德見贏不得叔寶,心生一計,詐敗賺叔寶追趕,欲使拖鞭計,叔寶趕近,回馬一鞭打來。叔寶見敬德走,心中也防,見鞭來一閃,鞭從耳打過空,叔寶便回馬走。敬德卻又趕來,叔寶持鐧回打敬德,敬德卻又躲過。二將回馬又戰百餘合,兩將精神倍增。

  卻說秦王被敬德追趕,忽見叔寶飛馬來救,與敬德交戰,貪觀二將鬥勇,忘了逃生之路,立馬在高坡之上,看二將廝殺,信是英雄無敵。歎曰:「真梁棟材也!倘若再〔得敬德〕用之,吾唐社稷之福,何憚天下草賊乎!」卻〔被敬德〕看見秦王在高坡上觀戰,欲往擒之,恐叔寶〔乘勢趕〕來相拒,乃詐言謂瓊曰:「吾與你戰二百餘合,吾之氣力英亢,只是此馬不濟,各於坡下略將戰馬暫歇,再與你較勝負,我不乘勢來趕你。」

  叔寶聽言從之,各退回坡下而歇。未及半晌,只聽得高坡之上,喧鬧之聲不絕,再無人語。瓊暗想:「莫非敬德賺我在此,捉我主公去也?」慌持鐧上馬,直奔山坡上來,果見秦王前走,敬德後追,望西北一路而去。叔寶大驚,厲聲叫曰:「勿傷吾主!秦瓊在此!」時秦王已去得遠,只見敬德在後急追,大叫曰:「唐童李世民休走!」展過山坡,又趕一程,直至美良川地界之南,前有大澗攔截去路。此澗名曰虹霓澗,約闊三丈餘,水通黃河,其波甚急。秦王走到虹霓澗邊,無船可渡,心中大懼。見前有大澗攔截去路,後有敬德鐵騎急追,秦王曰:「吾休矣!」遂口告:「皇天后土,世民後若有天子之福。此馬一躍而過此澗;若無其福,今日連人帶馬落澗而亡。」禱畢,將馬加打三鞭,大呼曰:「玉鬃玉鬃,我命付你,可努力!」言未了,那馬一跳三丈,飛上東岸。後有詩曰:世子良川逃難日,龍駒天賜渥窪生。

    英雄鐵騎追來急,翻滾寒波阻去程。

    流水無情送夕陽,道前駒控錦絲韁。

    試問大唐誰肇運,飛鞭跳澗小秦王。

  秦王在岸上叫曰:「你有歸順吾否?上天祐吾,若非真命之主,此澗如何得過?」敬德大怒曰:「此豈足稱哉?興你有馬一躍而過,偏我不能?」即將烏騅馬加上三鞭,飛騰而過,立於岸上。秦王見了大驚,勒馬又走,敬德又追。後面叔寶直跟至澗邊,見澗深闊,碧水滔滔,對岸敬德趕秦王只爭咫尺之地,叔寶連叫:「上天陰助秦瓊去救主人!」言訖,將呼擂豹大喝一聲,打上三鞭,其馬亦一跳而過,立於對岸。後人有古風一篇,單贊三跳澗之事云:

    隋政不綱君弱懦,天下蒼生羅慘禍。

    顛危四海賊寇多,城郭人民半凋落。

    山後獨夫劉武周,梟雄屹起駭諸侯。

    高皇震怒旌旗出,白日交兵天地愁。

    美良川上玉龍飛,豪傑揮鞭緊急隨。

    殺氣撼搖山嶽動,兩並輪贏鼙鼓催。

    今來川畔良歎息,水面洪波無馬跡。

    當時事業已成空,綠楊枝上有寒日。

  叔寶躍過澗西,直奔敬德。

  卻說敬德趕上秦王,挺鞭向秦王頭上打來,只見紫霧騰騰,紅光爍爍,流射二道電光,衝開敬德,不能動手。原來真命天子,百靈咸助,秦王被敬德追逼,果有八爪金龍遮護其體。敬德一見失驚,遂按鞭在手,沉吟半晌,欲待再打,忽聽得後面一騎馬飛來,高聲叫曰:「敬德不得無禮!」敬德遂棄了秦王不趕,回馬來與叔寶交戰。二人再鬥一百合,勝負未分。秦王卻又勒回馬來向高坡上看二將廝殺。叔寶見秦王不走,又贏不得,叔寶心生一計,詐敗三陣,賺敬德來趕,欲使背砍之計。

  敬德會知其意,亦不來趕。二人坐下馬乏,各自控歇。忽見正北上金鼓齊鳴,閃出一隊軍來。敬德對叔寶言曰:「吾汝二將,問天買卦。」叔寶曰:「買卦何用?」敬德曰:「前面一隊軍來,未分你我,若是我救兵來,你便回去;若是你救兵來,我便回還。」叔寶然之。已及黃昏左側,風雨驟至,只見前面打著唐將程知節旗號,飄然而至。敬德見了,遂勒馬與叔寶言:「饒你兩人性命,來日再戰。」言畢,按轡緩緩落荒而去。

  卻說程知節引人馬至,問敬德何在,叔寶曰:「正在一路去者是也。」知節大怒:「誓殺此賊!」縱馬提槍,引著人馬急趕。秦王連聲喝住:「不可去追!此人世間傑士,吾明日自有奇計降之。」遂與叔寶、知節領兵歸營。未知後事如何。

  總評:敬德、叔寶並英雄蓋世,是以百戰百回,二將精神倍增。良川之南有大澗攔截去路,此秦王危急存亡之秋也;及玉鬃一躍而過,敬德再不能動手。原來真命天子百靈咸助,即天地鬼神亦默為之呵護雲。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隋唐兩朝志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