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主力的三個群眾——工人、農民、兵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革命主力的三個群眾——工人、農民、兵士
作者:鄧中夏
1923年12月8日
原載《中國青年》第8期署名:中夏

中國今天內外交攻的反動政治勢力,算是登峰而造極了,社會心理趨向革命,企圖革命,算是熱烈而且普遍了,論理,瓜已熟,蒂該落,為什麼現在大家都陷於束手無策一籌莫展的境地呢?青年們!我們想想!

打倒滿清的「辛亥革命」,是我們青年乾的;打賣國賊的「五四運動」,也是我們青年乾的,當時我們青年尚無全省和全國的大組織,現在我們總算有了(組織是否強固有力,乃另一問題。)用這種大組織的力量推翻現在反動的政治勢力,論理,摧枯拉朽,毫不費力,為什麼我們青年也和各界一樣陷於束手無策一籌莫展的境地呢?青年們:我們想想。

據我看,中國革命所以軟弱和不能完成的重要原因,是為革命主力的工人農民兵士這三個群眾尚未醒覺和組織起來。換句話說,就是我們青年只在文章上和電報上空嚷,並未到這三個群眾中去做宣傳和組織的工夫。

關於中國這三個群眾的實際狀況,我擬分期在本刊介紹,現在先說這三個群眾何以為革命主力的原因。

與其空談,不如實證,我今只舉出一個例子來。

俄國一九一七的十一月革命,不用說是這三個群眾的力量了。我們且說同年數月前的三月革命。

俄國三月的革命,誰也知道是始於資產階級要求民主主義的政治革命。論理,該是資產階級為主力,誰知發難革命的卻是工人和農民,助成革命的卻是兵士。二月二十七日,三十萬「彼得格勒」工人對於政府行了有抗議意義的總罷工,到了三月行了要求解放政治犯人的一個大示威運動,接連着到處的工人農民都暴動起來了。俄國遂陷於紊亂危急的形勢,政府於是下了戒嚴令,由戰線上把大隊兵士調了回來,指揮軍警把機關槍架滿市街中各要所的屋脊上。三月十一這一天,就用機關槍向民眾開炮。誰知指揮官命令開炮的時候,兵士反把指揮官槍斃,加入民眾運動,許多聯隊都幹起來了。民眾於是得佔領兵器廠,佔領秘密警察本部,……政府由此推倒。他們這時組織了勞農會。

資產階級對於要求立憲政治是贊成的,即至軍隊加入民眾作亂,革命已成事實的時候,他們卻開始改變態度了;如代表資產階級的「立憲民主黨」和代表大地主的 「十月黨」,他們還願意維持帝制,主張「米哈爾大公」即位。在革命以前,「米留可夫」說:「若為勝利而必須革命,我們寧可不要勝利,」即此可見資產階級對於革命態度的一班。但是「勞農會」此時卻斷然的反對帝政勢不反顧,他們也無可如何。

由上述的事實,我們可以看出革命運動中只有工人農民兵士三個群眾是主力,使我們堅信而無絲毫懷疑。此外如法蘭西大革命和土耳其獨立運動,都沒有不靠這三個群眾為主力的。此類例證,舉不勝舉。為什麼這三個群眾革命的精神格外富足格外堅決呢?自然是他們在經濟上和政治上所受的壓迫和痛苦是格外比人厲害,諺所謂 「狗急跳牆,人急反噬」,他們不能不斷然的趨向而且硬幹起來。資產階級雖能革命,然而他們總不免為了身家,瞻顧卻慮,如印度資產階級不論如何受英國政府的壓迫和摧殘,他們總想和英國政府妥協,調和,以希冀其產業經營之安穩和萬分之一的進步。若這三個群眾從事革命,他們所損失的,真是除掉鎖鏈一條外,別無什麼。所以他們易于堅決些。

青年們!俄國這三個群眾所以能夠革命,實因革命前俄國的青年學生一批一批的到群眾間去;實因青年學生以其革命思想和知識一套一套送予這工人農民兵士的群眾,所以俄國革命便成功了。我們處在這內外交攻的反動政局之下,我們所受的壓迫和苦痛已是無以復加了,我們有沒有人心?我們有沒有民氣?我們如不甘為曹家狗,亡國奴,我們便該迅速的從事這三個革命主力的群眾運動。我們便應該大家轉相告語着,成群結隊的,到民眾間去,完成我們重要的光榮的使命。青年們!去罷!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