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魯迅日記/丙辰日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乙卯日記 丙辰日記
作者:魯迅
1916年
丁巳日記
本作品收錄於《魯迅日記

正月[編輯]

一日晴。例假。晨富華閣持拓本來。午後陶書臣來。許季上來。

  二日微雪。例假。上午往徐景文寓療齒。往觀音寺街買絨褲二要,三元。往留黎廠買曆日一本,泉五十。買《吳谷朗碑》拓本一枚,五角。又魏《李璧墓誌》並陰共二枚,銀乙元五角。下午童亞鎮來函假資用,即答謝之。夜整理《寰〔宇〕貞石圖》〔1〕一過。錄碑。

  三日晴。例假。上午得二弟信,附三弟上小舅父箋一枚,十二月三十日發(98)。晚李霞卿、尹宗益來。夜風。

  四日曇。休假。午寄二弟信(一)。午後晴。下午往留黎廠買《古志石華》一部八本,值二元。買《趙郡宣恭王毓墓誌》並蓋二枚,《楊匭志》一枚,《張盈志》並蓋二枚,《劉珍志》並陰二枚,《豆盧實志》一枚,《開皇殘志》一枚,《護澤公寇君志》蓋一枚,《李琮志》一枚,闕側,共銀五元。買《宕昌公暉福寺碑》並陰共二枚,銀六元。夜補寫《爾雅補郭》一葉。

  五日雨雪。赴部辦事,午後茶話會並攝景〔2〕。夜同人公宴王叔鈞於又一村。

  六日微雪。晚宋子佩將來《晉祠銘》並復刻本,又《鐵彌勒象頌》各一枚,芷生所貽。

  七日雨雪。午後往小市,無地攤。下午往交通銀行取民國四年下半年公責利子八元四角。往徐景文寓療齒。

  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三日發(1)。午後往羊圈胡同沈家訪小舅父,則已居旃檀寺後身教場路西十九號陳宅,蹤往見之,交銀三百元匯去年十月至十二月家用,又從銘伯先生家轉匯款二百元,又越中代匯出款五百元,共一千元,並三弟來信一枚。晚寄二弟信(二)。夜風。

  九日晴,大風。星期休息。沈商耆父七十生日,上午往賀,並與同事合送壽屏。午後到留黎廠買信紙信封等共五角。買《鄐君開道記》舊拓本一枚,"鉅鏕"二字未泐,值二元。

  十日晴。午後審知《鄐君開道記》為重開後拓,持往還之,別易較舊者一枚,"巨鹿"二字微可辨,直減五角。買《唐邕寫經碑》、《首山舍利塔碑》、《寧贙碑》各一枚,共二元五角。晚王式乾來還二十元。

  十一日晴。午後游小市。

  十二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八日發(2)。汪書堂代買山東金石保存所臧石拓本全分來,計百十七枚,共直銀十元,即還訖,細目在書帳中。

  十三日晴。上午得二弟所寄《校碑隨筆》六本,《紹興教育雜誌》第十期一本,八日付郵。寄二弟信(三),又蜜果二合作一包。午後與汪書堂、陳師曾游小市,買《吳葛祚碑》額拓本一枚,銅幣四。下午開通俗教育會員新年茶話會,攝景而散。代小舅父收沈宅函,即轉寄訖。

  十四日晴。午後游小市。下午往徐景文寓補齒一枚,並藥資共銀八元。

  十五日晴。上午往交民巷日郵局寄羽太家信並銀三十六圓,附與福子箋一枚。午後游於小市。下午往留黎廠以山東金石保存所臧石拓本之陋者付敦古誼,託賣去。買《楊叔恭殘碑》並陰、側共三枚,一元五角;《張奢碑》一枚,一元五角;《高肅碑》並陰二枚,二元;《王遷墓誌》一枚,四角。河南存古閣臧石拓本全分卅種四十六枚,四元。原卅二種四十九枚,價五元,今除已有者得上數,目在書帳中。

  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小舅父信,昨發。得二弟信,十二日發(3)。商契衡來。許季上來。午前小舅父來。

  十七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四)。參觀醫學專門學校。午後往小市。

  十八日晴。午後往小市。得蔣竹莊父、兄訃,與同人合送幛子,分一元五角。

  十九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並《咸通專造象》拓本一枚,十五日發(4)。午後楊千里贈《飲流齋說瓷》二本。晚徐宗偉來取十五元。

  二十日曇。上午往日郵局寄羽太家信並銀十元,託買什物。午後往小市買瓷印色合一個,銅元四十二枚。吳鋉百嫁女,送賀禮一元。

  二十一日曇。上午寄二弟信(五)。從齊壽山假二十元。午後晴,大風。

  二十二日晴,大風。上午陳師曾與印泥可半合。午後往留黎廠買《響堂山刻經造象》拓本一分,共六十四枚,十六元。又晉立《太公呂望表》一枚,五角;東魏立《太公呂望表》並陰二枚,一元。晚因肩痛而飲五加皮酒。

  二十三日晴。星期休息。午往陳仲騫家飯,有松花江白魚,同坐九人。下午銘伯先生來。晚許季市來。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日發(5)。祝蔭庭喪母,賻一元。午後往小市。

  二十五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六)。午後往小市,買嵩岳石人頂上"馬"字拓本三枚,共五銅元,分贈師曾一枚。

  二十六日晴。上午祁柏岡送磁州所出墓誌拓片六枚。午後往小市。下午收本月奉泉二百八十元,便還協和十元,季市、壽山各二十元。寄徐宗偉信。晚子佩來,還李霞卿舊假款三十元。夜得二弟信並《永明造象》拓本四枚,廿三日發(6)。

  二十七日晴。午後往小市。晚徐宗偉來,交與四十五元,並前付共百元,匯越中作本月家用。徐元來,交與四十元。

  二十八日晴。黃芷澗喪婦,上午赴吊,又與同人合送綢幛,分一元。托朱孝荃買《維摩詰所說經》等共十冊,合銀一元三角二分。午後往小市。

  二十九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並銀百元,作二月家用(七);又寄《教育公報》二冊,附磁州所出墓誌六枚,擬贈朱渭俠。轉小舅父函一。贈張閬聲《會稽故書雜集》一。贈陳師曾《唐邕寫經碑》拓本一,以得鼓山全拓而湩出也。午後往小市。下午往留黎廠買《無量義經、觀普賢行法經》合刻一冊,八分。買《衡方碑》一枚,二元;《宋永貴墓誌》並蓋二枚,五角;買《張怦墓誌》並蓋二枚,一元。

  三十日晴,風。上午得二弟信,廿六日發(7)。又得竹紙千二百枚,磚拓片四種,《紹興教育雜誌》第十一期一冊,同日付郵。裘子元來。午後往留黎廠買《三公山碑》、《校官碑》、《竹葉碑》、《王基殘碑》、《韓君碣》、大小字《定國寺碑》、《造龍華寺碑》拓本各一枚,共銀十一元。本日星期休息。

  三十一日晴。午後往小市。

二月[編輯]

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八)。午後往小市。

  二日晴。午後往小市。舊除夕也,伍仲文貽肴一器、饅首廿。

  三日晴。舊曆丙辰元旦,休假。午後曇。無事。

  四日曇。休假。上午得二弟信,三十日發(8)。午後季市來。

  五日曇。休假。上午寄二弟信(九)。許季上來。午後晴,游廠甸。下午訪季市不值,見銘伯先生,談良久歸。晚飲酒。

  六日晴。星期休息。午後曇。無事。

  七日晴,大風。上午得羽太家信,二十九日發。得重久信,卅日發。

  八日晴,風。上午得二弟信,附《永明造象》拓片一枚,四日發(9)。以《永明造象》與何鬯威一枚,朱孝荃一枚。從許季上乞得磁州墓誌拓片六枚。

  九日晴,風。上午寄二弟信(十)。肄古齋送拓片來閱,買得元演、元祐、穆胤墓誌各一枚,共九元。又《寇文約修孔子廟碑》、《郭顯邕造象》、《維摩詰經殘石》共五枚,共三元。晚往季上家。

  十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並"永和"專拓本一枚,六日發(10)。夜大風。

  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十一)。寄念卿先生信。晚季上來。夜風。

  十二日晴。上午得二弟所寄專拓片三枚,八日付郵。午後往留黎廠買《武平造象》、《武定殘碑》拓本各一枚,共一元。又《李憲墓誌》拓本一枚,一元。

  十三日晴,風。星期休息。上午念卿先生來,同往廣和居午飯。

  十四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並專拓一枚,十日發(11)。晚季上過訪。夜大風。

  十五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十二)。

  十六日晴。晚魏福綿、王鏡清來。

  十七日晴,下午大風。晚宋子佩來。

  十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四日發(12)。

  十九日晴。上午宜古齋送拓本來,揀留《武平七年道俗百餘人造象》一枚,五角;《王憐妻趙氏墓誌》一枚,疑摹刻,五角;《諱墮墓誌》一枚,二元。寄二弟信(十三)。下午寄王鏡清信。晚往季市寓並假銀二十元。

  二十日晴。星期休息。上午許銘伯、季市、世英同來,即往西華門內游傳心殿,觀歷代帝王象,又有繪書及繡少許。午後往留黎廠買《爨寶子碑》一枚,《文安縣主墓誌》一枚,各一元。又《兗州刺史殘墓誌》一枚,五角。買"宅陽"及"匋逷"方足小幣共五枚,一元。又日光大明鏡一枚,一元。夜雨雪。

  二十一日雨雪。無事。

  二十二日曇。上午得二弟信,十八日發(13)。得重久信,十六日發。下午雨雪。

  二十三日曇。午前寄二弟信(十四)。

  二十四日晴,大風。下午韓壽謙來。賻楊月如一元。

  二十五日曇,風。午後游小市,地攤尚甚少。

  二十六日晴。上午收本月奉泉二百八十八元,還季市二十元。吳雷川創景教書籍閱覽所,捐四元。晚商契衡來。夜銘伯先生來。

  二十七日曇。星期休息。晨圖書分館開館〔1〕,有茶話會。赴之。午前往留黎廠買《魏 珍碑》一枚,闕側,銀一元五角。又《高肅碑》陽換《雋脩羅碑》並陰二枚。得二弟信並專拓片二枚,二十三日發(14)。下午徐元來,付與銀五十元,合前付共百卅元,匯作家用。

  二十八日晴,風。上午得二弟所寄抱豐丸立照照象一枚,二十四日付郵。午前寄二弟信(十五)。晚商契衡來,付與學資四十元,合前陸續所假,共銀三百元,至今日所約履行訖。

  二十九日晴。虞叔昭結婚,公送緞幛,分一元。下午往夏先生寓。

三月[編輯]

一日晴。晨至交民巷寄重久信並銀五元。

  二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二月二十七日發(15)。

  三日晴,大風。上午寄二弟信(十六)。夜寫《法〔1〕顯傳》起。濯足。

  四日晴,大風。午後至沈宅訪小舅父,雲在陳宅,復往跡得之,交銀二百四十二元一角,內除舊欠及越中帖水諸費實三百元,諸匯款事並清訖。

  五日晴,大風。星期休息。午後往留黎廠買《松滋公元萇溫泉頌》一枚,《諸葛子恆平陳頌》一枚,《洺州澧水石橋碑》一枚,共二元五角。

  六日晴,風。上午得二弟信,二日發(16)。寄王鏡清信。董恂士五日卒,下午訃來,乃赴之。

  七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十七)。午後往小市。晚王鏡清來。

  八日晴。夜子佩來譚。

  九日晴。上午得龔未生信。晚王叔鈞招飲於又一村,同席共十人。

  十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六日發(17)。得李霞卿信,昨發。致念卿先生函。

  十一日雨雪,積寸許,上午晴。寄二弟信(十八)。得念卿先生信。午後曇。往留黎廠買得孔廟中六朝、唐、宋石刻拓本共十四枚,價四元。又《武德於府君義橋石象碑》並碑陰、兩側拓本共四枚,一元,《萃編》所錄無側。又在敦古誼買《宇文長碑》一枚,《龍藏寺碑》並陰、側共三枚,《建安公構尼寺碑》一枚,此碑據《金石分域編》陰、側當有題名,繆氏《金石目》無,當別訪之,三種共直三元。

  十二日晴,風。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八日發(18)。得宋知方信,七日台州中學發。午後往留黎廠直隸官書局買《五代史平話》一部二冊,三元六角;汪刻《六朝廿一家集》中零本五種五冊,五元四角。遇朱逖先,談少頃。往宜古齋置孔廟漢碑拓本一分十九枚,三元;《趙芬殘碑》二枚,《正解寺殘碑》四枚,各一元。

  十三日晴。上午寄龔未生信。寄韓壽謙信。寄念卿先生信。午前寄蔡谷青信,季市同署。晚寄二弟信(十九)。夜拔去破牙一枚。

  十四日曇。上午寄宋知方信。下午得念卿先生信。夜風。

  十五日晴。上午寄二弟《教育公報》第十至十二期各一本,又磁州所出墓誌六種六枚,《李璧墓誌》二枚,《李謀墓誌》一枚。寄王鏡清信。午後大風。晚往季市寓,飯後歸。是日專門學校成績展覽會〔2〕開會。

  十六日晴,風。上午得二弟信,十二日發(19)。下午韓壽謙來,付與銀百,匯家用。夜寫《法顯傳》訖,都一萬二千九百餘字,十三日畢。

  十七日晴,風。上午寄二弟信(廿)。午後理髮。

  十八日晴。午後往徐景文寓治齒,付一元訖。下午小舅父來。

  十九日晴,星期休息。午後往留黎廠買《嵩高靈廟碑》並陰二枚,《嵩陽寺碑》一枚,共二元。又《安喜公李使君碑》,造象殘碑,李琮、寇奉叔墓誌,《法懃禪師塔銘》各一枚,共三元五角。下午赴展覽會場,見銘伯先生一家俱在,同至益昌食茗餌訖便歸。

  二十日曇。舒伯勤喪婦訃來,賻四元,與伍仲文合寄之。午後同陳師曾游小市。下午往留黎廠。得二弟所寄《紹興教育會雜誌》第十二期一冊,十六付郵。晚阮和孫來。夜風。

  二十一日晴,風。下午賻董恂士家十元。晚和孫來。

  二十二日晴,大風。上午寄二弟信(廿一)。得二弟信,十八日發(20)。晚宜古齋送拓本來,選得《譚棻墓誌》一枚,《杜乾緒造象》一枚,共銀二元。

  二十三日晴,風。無事。

  二十四日晴,風。上午和孫來。晚約和孫往廣和居飯,夜別去,明日赴繁峙也。

  二十五日晴。午後收本月奉泉三百。下午往留黎廠買《麃孝禹碑》一枚,銀四元。又濟寧州學所藏漢、魏石刻拓本一分大小共十七枚,銀四元;魯王墓前二石人題字二枚,銀五角。

  二十六日曇。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廿二日發(21)。赴吊董恂士。午後晴,風。銘伯先生來。下午魏福綿來。夜宋子佩來。

  二十七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廿二)。董恂士出殯,部員路祭。午後往小市。

  二十八日晴,夜風。無事。

  二十九日晴,午後風。無事。

  三十日曇。上午得二弟信,廿六日發(22)。得朝叔信,廿四日發。寄二弟《說文校議》一部五冊,《湖海樓叢書》一部二十二冊,分作三包。晚修訂《咫進齋叢書》一部訖,凡廿四冊,費工三日。

  三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廿三)。得福子信,二十五日發。午後往東交民巷寄羽太家信並銀卅五元,八月分止。下午風。

四月[編輯]

一日曇。午後往留黎廠買《張遷碑》並陰共二枚,一元;《劉曜殘碑》一枚,五角。下午張協和來,晚同至季市寓,飯後歸。夜雨雪,積半寸。

  二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三月二十九日發(23)。午後往留黎廠買《韓仁銘》一枚,《尹宙碑》一枚,二元五角。又《受禪表》、《孫夫人碑》、《根法師碑》各一枚,二元。往學校成績展覽會,少住即還。

  三日晴。上午寄二弟信,附答朝叔箋一枚(廿四)。午後大風。

  四日晴,大風。晚儀古齋來,買得《洛州老人造象碑》、《王善來墓誌》,共直二元。

  五日晴。晚徐元來。夜紫佩來。

  六日晴。午後紫佩回越,托寄二弟信一函,又書籍兩篋,共二十八部二百六十四冊。下午得二弟信,二日發(24)。晚商契衡來。

  七日曇。上午寄二弟信(廿五)。得李霞卿信,即復。午後往小市。晚徐涵生來訪。

  八日曇。午後往留黎廠買《蘇慈志》一枚,一元。又拓本付襯二十一枚成,共工直六元。夜李霞卿來假銀十元,遺茗一合。

  九日晴,大風。星期休息。無事。

  十日晴,風。夜腹寫。

  十一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七日發(25)。

  十二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廿六)。午後往小市。晚季市來。

五月[編輯]

一日曇。午後往小市。午後雨即止而風。

  二日晴,下午大風。無事。夜得二弟明信片,廿八日發(32)。

  三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卅一)。下午風。寄王鏡清信。

  四日晴,下午大風。無事。夜濯足。

  五日晴,風。無事。

  六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一日發(33)。午後大風。往留黎廠買《劉曜殘碑》一枚,一元;畫象一枚,有題字,又二枚無字,二元;《鄭道昭登百峰山五言詩石刻》一枚,二元;黃石厓魏造象六枚,二元;駝山唐造象一百二十枚,四元;仰天山宋造象十七枚,一元。下午以避喧移入補樹書屋〔1〕住。

  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寄二弟信(三十二)。午後往留黎廠以拓片付表。又買《吹角壩摩厓》一枚,二元;《朱鮪室畫象》十五枚;雜山東殘畫象四枚,五元;雜六朝小造象十六枚,三元;又添《白雲堂解易老》拓本一枚。甘君來。李霞卿來並還銀十元。周友芝來,多發謬論而去。下午裘子元來。王鏡清來。

  八日晴。午後贈師曾家臧專拓一帖。蟫隱廬寄書目來。夜魏〔福〕綿來。

  九日晴。上午富華閣持拓片來。寄二弟信(三十三)。下午得二弟信,四日發(34)。

  十日晴。下午往震古齋買六朝造象四種七枚,二元。徐元來。晚銘伯先生來。送朱造五《百喻經》一冊。

  十一日晴。無事。晚許季市來。夜風。

  十二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三十四)。得蔡谷青信,九日蘇州發。

  十三日雨。上午得二弟信,七日發(35),又明信片一枚,八日發(36)。下午往留黎廠買《鞠彥雲墓誌》並蓋二枚,三元;《源磨耶壙志》一枚,二元;王俱等造四面象四枚,二元;泰安徂徠山磨厓二分各七枚,共五元;別有《楊顯叔造象》一枚添入表拓片三十四枚,工五元。晚晴,風。

  十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富華閣帖店來。寄二弟信(三十五)。審昨所買《鞠彥雲志》為翻刻,午後往留黎廠易《郛休碑》並陰二枚。又買舊拓《淳于儉墓誌》一枚,一元五角;《大業始建縣界碑》二枚,五角。以上在震古閣。往官書局代吳雷川買《敦艮齋遺書》一部五本,二元。往富華閣買馮煥、李業、楊發、賈夜宇闕各一枚,三元;《司馬長元石門題字》二枚,一元;《魏三體石經》殘字一枚,三元。下午商契衡來。

  十五日晴。上午以徂徠山摩厓一分贈師曾。下午曇。夜雨。

  十六日曇。午後往小市。下午晴。寄蔡谷青信。

  十七日晴。晨銘伯先生來。得宋子佩信,九日越中發。下午自部歸,券夾落車中,車夫以還,與之一元。晚潘君企莘自越來,交起孟函並茶葉一合去,假二十元券與之,俾留見金。夜裘子元來。雷雨。

  十八日曇。上午寄二弟信(三十六)。從張閬聲假二十元。下午晴。往留黎廠。

  十九日曇。上午得二弟信,十三日發(37)。下午晴,風。送王宅、楊宅奠金四元。

  二十日晴。午後往留黎廠買《武班碑》並陰二枚,《天監井闌題字》一枚,《高進臣買地券》一枚,安陽殘石四種六枚,共六元。晚往銘伯先生寓,飯後歸。夜魏福綿來。

  二十一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六日發(38)。寄二弟信,附《高進臣買地券》拓本一枚(三十七)。往留黎廠買《李孟初神祠碑》一枚,二元;《封龍山頌》一枚,一元;《姜纂造象》舊拓本一枚,一元五角。下午李霞卿來,假與五元。晚風。星期也,休息。

  二十二日晴。午後往楊仲和家吊。得徐元信,廿日發。夜雨。腹寫。

  二十三日曇。上午寄二弟信片(三十八)。赴王維白家吊。下午雷雨。晚晴。

  二十四日晴。晚潘企莘來。

  二十五日晴。午後潘企莘至部屬保。下午商契衡屬保其友三人。

  二十六日晴,大風。上午得二弟明信片,二十日發(39)。得宋子佩明信片,二十三日滬上發。下午往王維忱寓。晚寄二弟明信片(三十九)。

  二十七日晴,下午大風。得二弟婦信,二十二日發。夜烈風。

  二十六日晴,大風。星期休息。上午得李霞卿信,昨發。寄二弟及弟婦信(四十)。午許季上來。赴長椿寺吊范吉陸母喪,同人合送幛子,分一元。下午往留黎廠買舊拓《武榮碑》一枚,值六元,其內二元以售去之《爨龍顏碑》款抵之。又買《帥僧達造象》一枚,五角。尹宗益來。晚甘君來。王鏡清來。夜雨。背痛。

  二十九日晴。上午收本月奉泉三百元。寄王鏡清信。寄徐元信。還閬聲二十元。下午得二弟明信片,廿四日發(40)。晚寄二弟信(四十一)。韓壽謙來假去十元,許銘伯先生來。

  三十日晴。選拓本八種,下午赴敦古誼令表托。徐宗偉、徐元來假去銀五十元。王維忱來。夜王鏡清來代魏福綿假去三十元。背痛未除,塗碘醇。

  三十一日晴。上午陳師曾示《曹真殘碑》並陰初出土拓本二枚,"諸葛亮"三字未鑿,雲仿古齋物,以十元收之。又江寧梁碑全拓一分,內缺《天監井床銘》,計十六枚,是稍舊拓本,是梁君物,欲售去,亦收之,直十六元。下午理髮。師範校〔2〕寄雜誌一冊。夜潘企莘率一誰何來。

  十三日晴。上午得宋子佩信,十日滬上發。下午往耀文堂觀帖,買《鄒縣佳城堡畫象》六枚,三元;姚貴眆藏石拓片十二枚,四元,似多偽刻。又得《萊子侯刻石》《李家樓畫象》、《張奢碑》、《鞠彥雲墓誌》並蓋、《淳于儉墓誌》、《諸葛子恆平陳頌》陰、《杜文慶造象》各一枚,共銀五元。晚裘子元來。魏福綿、王鏡清來。

  十四日晴。上午托紫佩在上海所購河南安陽新出土墓誌七種寄至,計七枚,共直十元,十日付郵。午食甚悶悶。下午王式乾、徐宗偉來。晚往許季市寓,飯後乃歸。夜裘子元來談。

  十五日小雨即晴。午後往神州國〔光〕社買《神州大觀》第九集一冊,一元六角。又往青雲閣步雲齋買履一兩,亦一元六角。下午曇。得重久信。

  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銘伯先生柬,午後同游農事試驗場,〔1〕晚歸。

  十七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二十七)。得福子信。夜雨。

  十八日曇。上午得二弟信,十二日發(26)。午後晴。

  十九日雨。上午得二弟所寄郵片,十四日午發(27)。晚晴。韓壽晉來。

  二十日晴。上午得宋子佩信,十五日杭發。晚裘子元來。

  二十一日曇。上午寄二弟信(廿八)。晚周友芝來。錢均夫來。

  二十二日雨。下午許季上來假《藝文類聚》。

  二十三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箋,十七日發(28)。午後往留黎廠買《嵩山三闕》拓本一分,大小十一枚,二元;《曹植碑》一枚,一元;又買黃石厓造象五種四枚,二元;《張角殘碑》一枚,一元。下午裘子元來。許季市來。

  二十四日曇。午後往留黎廠震古齋買《元氏法義卅五人造象》拓本一枚,石已佚;又《仲思那造礄碑》一枚,共二元。晚雨。

  二十五日曇。上午得宋子佩信,廿日越發。寄二弟信(二十九)。午後往小市。

  二十六日晴。上午寄宋子佩信。寄韓壽晉信。陳師曾贈印一枚,"周樹所臧"四字。午後收本月奉泉三百元。下午同師曾往留黎廠看拓本,買得《造交龍象殘碑》一枚;《邑義六十人造象頌》一枚,又二枚,似兩側;又塔頌一枚,安陽萬佛溝石刻之一,共與銀乙元。

  二十七日晴。午後往小市。下午寄王式乾信。晚許季上來。

  二十八日晴,風。上午得二弟明信片,廿一日發(29),又信,廿三日發(30)。晚王式乾來,假與銀四十元,約後匯越中。

  二十九日曇。上午得二弟信,廿四日發(31)。寄二弟信(三十)。午後寄蔡谷青信。往留黎廠買《石牆村刻石》一枚,《居攝墳壇刻石》二枚,《王偃墓誌》並蓋[陰]二枚,靈壽祁林院北齊造象五枚,《賈思業造象》一枚,《紀僧諮造象》一枚,劉思琬等殘造象一枚,共銀四元。夜風。

  三十日曇。星期休息。上午甘君來。午後游留黎廠,歷數帖店,無所可得。館舉秋祭,下午許銘伯先生、季市、壽洙鄰均因便來譚,少頃去。晚魏福綿、王鏡清來。

六月[編輯]

一日晴。無事。

  二日晴。上午得二弟明信片,五月廿八日發(41)。

  三日晴,熱。上午寄二弟明信片(四十二)。下午往留黎廠買《元鷙墓誌》一枚,《元鷙妃公孫氏墓誌》一枚,共銀三元。又取表成帖片十枚,工一元六角。

  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吳方侯來,名祖藩。下午曇,雷雨。

  五日晴。舊曆端午也,休息。上午得二弟明信片,五月卅一日發(42)。商契衡來。往季市寓午飯,下午歸。夜蔣抑之來。

  六日曇。上午得李霞卿函。得羽太家信,附信子箋,五月卅日發。午晴。夜寄二弟信片(四十三)。寄李霞卿信片。

  七日晴。午後同師曾往小市,地攤絕少。晚商契衡來。宋子佩自越中至,交來二弟函並乾菜一合,又送筍乾一合,新茗二包。

  八日晴。夜銘伯先生來。

  九日晴。上午得二弟婦信,四日發。下午得二弟信,三日發(43),經紹衛戍司令部檢過,遲到。得李霞卿信。晚商契衡來。許季上來。

  十日晴。上午寄二弟信,附與弟婦箋一枚(四十四)。得二弟信,五日發(44)。午後風。往留黎廠買漢中石刻拓本一份,除《鄐君開道記》,共十二枚,直六元。又買《高湛墓誌》一枚,二元。晚韓壽晉來。甘潤生來。

  十一日晴,風。星期休息。上午祝宏猷慶安、尹翰周德松來。午後曇。往留黎廠屬表拓本可九十種。下午小雨即止。洙鄰兄來。

  十二日晴。上午寄二弟明信片(四十五)。

  十叄日小雨。上午得二弟信並《<蛻龕印存>序》〔1〕一葉,七日發(45)。

  十四日小雨。上午朱孝荃貽青椒醬一器。下午大雷雨。向虞叔昭借衣。

  十五日晴。晨寄二弟明信片(四十六)。上午部派赴總統府弔祭〔2〕,共五人。午後往許季上寓。下午風。

  十六日晴。晨尹翰周來。下午得二弟明信片,十日發(46)。得阮久孫信片,十二日繁峙發。還虞叔昭衣。盧閏州來。晚宜古齋持拓片來,撰留隋《暴永墓誌》並蓋二枚,直二元,雲山西新出土,未詳何縣。

  十七日晴。上午寄阮久蓀信片。午後往留黎廠取所表拓片,共工泉十元。下午西泠印社寄書目一冊至。夜許詩荃來。風雨。

  十八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往留黎廠買《平等寺碑》一枚,《道興造象》並治疾方大小三枚,《正解寺殘碑》四枚、陰二枚,共四元。又至青雲閣買草冒、襪、履,共四元。午後洙鄰來。下午雨一陳即晴。晚寄二弟信片(四十七)。

  十九日晴。下午李霞卿來,假與銀三十元。得二弟所寄《泠社雜誌》第三期一冊,十四日付郵。晚雨。

  二十日晴。下午得二弟信,十四日發(47)。王式乾、徐宗偉來。晚曇,雷。

  二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附改定《印存序》一篇(四十八)。晚銘伯先生來。

  二十二日晴,風。晨得二弟信,十六發(48),又信片,十八日發(49)。上午銘伯先生來屬覓人書壽聯,攜至部捕陳師曾寫訖送去。潘企莘來別,雲明日歸。晚有帖估以無行失業,持拓本求售,悲其艱窘,以一元購《皇甫驎墓誌》一枚。夜雷雨。

  二十三日曇,上午晴。寄二弟信片(四十九)。下午帖估來,不買。

  二十四日晴。午後往留黎廠付表拓本三十二枚。晚李估來,買造象三種,二元。

  二十五日曇。星期休息。上午尹翰周來,午後始去。得李霞卿信,晨發。得朝叔信,二十日太倉發。下午小雨。晚吳祖藩來。

  二十六日曇。上午得二弟信,二十一日發(50)。下午雨。

  二十七日晴。上午寄二弟信片(五十)。午雨一陳即霽,下午風。

  二十八日晴,風。袁項城出殯,停止辦事。午後往留黎廠。夜雷雨。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二十五日發(51)。下午宜古齋來,置《暴永墓誌》並蓋二枚而去。仿古齋來,師曾所介紹也。夜濯足。大雷雨。

  三十日曇。上午寄二弟信(五十一)。下午往留黎廠。

七月[編輯]

一日晴。部改上半日辦事。上午收六月奉泉三百。午後往留黎廠宜古齋買《倉龍庚午殘碑》一枚,初拓本《嵩高靈廟碑》並陰、側三枚,精拓本《白實造中興寺碑》一枚,《棲岩寺舍利塔碑》一枚,闕額,共直五元。下午訪古齋來,買《百人造象》、《明範上造象》各一枚,共一元。

  二日晴,風。星期休息。午後往季市寓。往留黎廠。

  三日晴。晨得二弟信,六月廿九日發(52)。午陶念欽先生來。晚許季上來。

  四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五十二)。晚尹翰周又來。夜風。

  五日晴。上午寄二弟及弟婦合信(五十三)。午往留黎廠取所表拓本,付工直五元。又買《蕭宏西闕》一枚,有莫友芝監拓圖記,《菀貴造象》一枚,共銀一元。夜大雷雨。

  六日曇,下午雷雨。無事。

  七日晴。買二木篋盛拓本,直一元五角。晚銘伯先生來。甘潤生來。周友芝來。夜得二弟信,附小造象拓片一枚,三日發(53)。

  八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五十四)。寄朱渭俠信。下午往留黎廠。往昇平園浴。往銘伯先生寓。晚陶望潮招宴,赴辭。微雨。夜大雷雨。

  九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季市來。齊壽山來,同至季市寓,午後歸。小雨。

  十日曇。下午訪古齋來。晚潘企莘來。感寒發熱,服規那丸二枚臥。

  十一日晴。午後往訪古齋視拓本,得石刻十三枚,磚十枚,無一佳品,而其直七元,當戒。夜蔣抑之來。得二弟明信片,八日發(54)。

  十二日曇。腹寫甚。下午得蔣抑卮信。夜服撒酸鉍重曹達〔1〕。

  十三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五十五)。往日郵局寄相摸屋書店函並銀三十圓。下午往留黎廠買《爾雅音圖》、《漢隸字原》各一部,共六元。

  十四日晴。上午寄西泠印社函並銀八圓買書,午後又補寄郵券三角。

  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一日發(55)。下午大風,雷雨一陳霽。

  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寄二弟信,附劉立青、林紓畫各一枚(五十六)。甘潤生來。午後往留黎廠買《大雲寺石刻》拓本一分,大小十枚,又《淄州鳳皇畫象題字》二枚,共銀二元。

  十七日晴。午後同陳師曾至其寓齋。

  十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四日發(56)。得羽太家信,十一日發。午後往京師圖書館。晚尹宗益來。作札半夜,可閔!

  十九日晴。上午寄潮叔函並《司法例規續編》一冊。寄羽太家信。寄二弟及弟婦函,附與三弟及東京寄來各箋。下午潘企莘來。晚季市饋鶩一器。

  二十日晴。午後得李霞卿箋。午後往季市寓。晚季上來。

  二十一日曇。上午得西泠印社函並《古泉叢話》一冊,《藝風堂讀書記》二冊,《恆農冢墓遺文》一冊,《漢晉石刻墨影》一冊,作一包,十九日付郵。午與徐吉軒、齊壽山、許季上共宴冀育堂於益昌。下午潘企莘來。晚銘伯先生來。夜下血。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告沖十八日上午殤,其日發(57)。午後往留黎廠取所表拓本四十九枚,付工伍元。下午寄二弟信(五十八)。夜大風。

  二十三日晴。星期休息。午後往留黎廠買石印杜堇《水滸圖贊》一冊,銅元廿。

  二十四日晴。晨得二弟信,二十日發(58)。夜下血。

  二十五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五十九)。下午往留黎廠買雜漢畫象二枚,《賈思伯碑》並陰三枚,《劉懷民墓誌》一枚,共七元。

  二十六日晴,午後風。下午得二弟信,廿二日發(59)。

  二十七日晴。下午張燮和來。

  二十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四日發(60)。得二弟婦信,廿五日發。下午曇。寄二弟及弟婦信(六十)。往留黎廠買端氏臧石拓本一包,計漢、魏、六朝碑碣十四種十七枚,六朝墓誌二十一種廿七枚,六朝造象四十秒四十一種[枚],總七十五種八十五枚,共直二十五元五角。又《張景略墓誌》一枚,五角。往西昇平園理髮並浴。晚子佩來,假去十元。夜小雨。

  二十九日雨,午後止。下午許季上來。夜復雨。

  三十日曇。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廿六日發(61)。午後晴。往留黎廠買《沈君闕》側畫象二枚,一元。下午陳公孟來。

  三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六十一)。下午往季市寓。晚風。

八月[編輯]

一日晴。上午寄李霞卿信。夜雨。

  二日曇。上午得二弟信,七月廿九日發(62)。

  三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六十二)。得羽太家信,七月廿六日發。晚德古齋來。

  〔午〕四日晴。上收七月分奉泉三百元。午後往小市。下午往留黎廠買《群臣上壽刻石》一枚,《沈君闕》二枚,共三元;《郙閣頌》一枚,二元;雜造象五種五枚,一元。得三弟信,有二弟附言並張普先磚拓三枚,《侯海志》拓一枚,七月卅一日發(63)。施萬慧師居天竺費銀十元,交季上。夜子佩假去十元。

  五日晴。上午寄羽太家信。下午商契衡來。晚雷。

  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寄二弟及三弟信(六十三),又寄《漢晉石刻墨影》、《歷代符牌圖錄》、《水滸圖贊》共三冊,一包。得二弟信,二日發(64)。寄韓士泓信。祁柏岡來。下午壽洙鄰來。雷。

  七日曇。午後往北海。晚雷雨一陳霽。

  八日曇。上午寄二弟信(六十四)。午後晴。下午德古齋來,續收端氏所臧造象拓本三十二種卅五枚,七元。又拓本表成卅枚,工三元。

  九日晴。下午雷雨一陳霽。得二弟信,五日發(65)。晚又小雨。

  十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六十五)。下午赴留黎廠買《郝氏志》並蓋二枚,一元。

  十一日晴,下午雨。得二弟信,七日發(66)。得吳方侯信,子佩交來。

  十二日晴。午後寄韓士泓信。下午往留黎廠,續收端氏所臧石刻小品拓片二十二種二十五枚,六元。又專拓片十一枚,一元。得二弟信,八日發(67)。裘子元來。晚寄二弟信(六十六)。全日酷熱,蟬夜鳴。夜半雨。

  十三日雨。星期休息。上午風,晴。午後復雨。許季上來。下午杜海生來。

  十四日大雨。午後寄二弟信(六十七)。

  十五日曇。午後大雨,下午晴。得二弟信,十一日發(68)。

  十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六十八)。寄吳方侯信。下午得吳方侯信。

  十七日曇。午前得朝叔信,十三日發。下午晴,旋雨。許季上來。晚子佩來,假去銀四十元,代邵。

  十八日晴。下午得二弟信,十四日發(69)。晚銘伯先生來。

  十九日晴。上午往日郵局寄羽太家信並銀二十八圓。午後往留黎廠德古齋買六朝小造象十壹種十二枚,共一元。

  二十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寄二弟信(六十九)。午後往季上寓。往留黎廠買白佛山造象題名大小共三十二枚,銀四元,內二枚有開皇年號。往稻香村買食物四角。下午陳公孟來。

  二十一日晴。下午得二弟信,十七日發(70)。晚寄二弟信(七十)。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李霞卿箋,子佩交來。

  二十三日晴。無事。

  二十四日晴。午汪書堂約赴四川飯館午餐。晚往銘伯先生寓,夜歸。

  二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一日發(71)。午後得羽太家信,十九日發。晚寄二弟信(七十一)。夜子佩來還泉二十元。大雨。

  二十六日大雨,上午晴。得吳方侯信。下午得韓士鴻信。念卿先生來。

  二十七日雨。星期休息。上午王子餘來。下午宋芷生寄《山右金石記》一部。

  二十八日晴。無事。

  二十九日曇。上午得羽太家信,廿三日發。下午得二弟信,廿五日發(72)。

  三十日晴。晨寄二弟信(七十二)。轉寄小舅父信。上午寄韓士鴻信。寄蔡谷青信。午後同汪書堂之小市。下午往留黎廠。

  三十一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七日發(73)。得西泠印社明信片,又《東洲草堂金石跋》一部四冊,三元。午後曇,風。

九月[編輯]

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七十三)。答西泠印社明信片。

  二日曇。上午得吳方侯信,廿九日發。子佩還邵款冊元。季上假廿元。下午風。往留黎廠看拓本,無所取。別買《中國名畫》第十八集一冊歸,價一元五角。夜雨。

  三日大雨。星期休息。表糊房舍,以三弟欲來。下午晴。季上來譚。

  四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八月卅一日發(74)。夜季市來。

  五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七十四)。夜三弟同霞卿到,收二弟信。

  六日晴。上午震古齋帖店來,買薛貳姬、公孫興造象各一枚,共銀一元。霞卿交來火腿二隻、茗二包。夜齊壽山來,取去火腿一隻、茗一包。

  七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三日發(75)。午後往留黎廠。

  八日曇。上午寄二弟信,附三弟箋(七十五)。表拓本三十枚成,工五元。下午震古齋來售雲峰太基山摩厓刻舊拓不全本,卅一種卅三枚,值十五元。

  九日曇,午後晴。往留黎廠買《白駒谷題刻》二枚,齊造象二枚,共二元。晚小雨。

  十日晴,風。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附三弟婦箋,六日發(76)。午前銘伯先生來。慶雲堂持拓片來,買取漢殘石一枚,有"孝廉司隸從"字,價一元。同三弟往益昌,俟子佩,飯後同赴中央公園,又游武英殿,晚歸。

  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附三弟箋(七十六)。下午收八月分奉泉三百。

  十二日晴。舊曆中秋,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八日發(七十七)。午前童萱甫來。午後同三弟出遊,遇張協和,俱至青雲閣飲茗,坐良久,從留黎廠歸。晚又同往銘伯先生寓飯。

  十三日晴。下午寄二弟信(七十七)。晚銘伯先生來。夜商契衡來。

  十四日曇。上午得二弟信(78),又拓本一束三種十四枚,並十日發。

  十五日晴。下午得阮久孫函,十日繁峙發。

  十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附三弟箋(七十八)。復阮久孫信。午後得曾根信,八日發。下午赴湯宅吊,公送幛二,分二元。往留黎廠買《王遺女墓誌》一枚,一元。得吳祖藩信,九日嚴州發。晚許季上來。

  十七日曇。星期休息。上午徐元、宗偉、王式乾來。得二弟信,十三日發(79)。賻紀宅四元。午後往洪宅祝,同人公送屏一具,分二元。同三弟游萬生園。下午微雨。晚買蒲陶二斤歸。

  十八日晴。上午慶雲堂帖店來,買取元倪、叔孫固、穆子岩墓誌各一枚,又造象一種四枚,共直八元。午後往交民巷郵局。得蔡谷卿信,十五日杭州發。得宋知方信,九日台州發。夜潘企莘來假銀二十元。

  十九日曇。上午寄二弟信,附三弟箋(七十九)。寄吳方侯信。寄宋知方信。下午陳師曾贈古專拓片一束十八枚。

  二十日曇。上午得二弟信,附三弟婦箋,十六日發(80)。寄蔡谷青信。晚雨。

  二十一日晴,風。上午寄二弟信(八十)。晚邀張仲蘇、齊壽山、戴蘆舲、許季上、許銘伯、季市在邑館飯。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二弟明信片,十八日發(81)。夜商契衡來。

  二十三日晴。午後往留黎廠買《師曠墓畫象》四枚,王法現、陳神忻、高嶺以東諸村造象各一枚,《鄭道昭題刻》小種二枚,共直三元。

  二十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許季上來。同三弟往昇平園理髮並浴。至南味齋午餐。又至季上寓,同往西長安街觀影戲,至晚歸寓。

  二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一日發(82)。

  二十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八十一)並《古泉叢話》一冊,《藝風堂讀書記》二冊,六年曆書一冊,作一包。晚往季市寓飯,同坐十人。夜風。

  二十七日晴。午後寄二弟明信片(八十二)。晚帖估來,買晉闕、魏志各一,共二元五角。

  二十八日曇,冷。上午托稻孫買書,交銀十元。晚帖估來,買造象二種,共乙元。

  二十九日曇。上午得二弟信,廿五日發(83)。午後同師曾至小市。夜雨。

  三十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八十三)。得福子信,二十四日發。下午往留黎廠。晚帖賈來,買取王曜、顯、崔暹墓誌共四枚,《廉富造象》四枚,《呂升歡造象》二枚,雜造象四枚,《胡長仁神道碑》額一枚,共五元。夜同三弟往大柵闌觀影戲,十一時歸寓。

十月[編輯]

  一日晴。星期休息。午後同三弟往青雲閣飲茗。下午至長安街觀影戲。

  二日晴。上午陶念欽先生來。

  三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九月廿九日發(84)。得阮和蓀信,五台發。得吳方侯信。

  四日晴。上午車耕南來。寄二弟信(八十四)。寄和孫信。

  五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並專拓片三紙,一日發(八十五)。午後托子佩往興業銀行匯銀三十元至家,並寄二弟一函(八十五)。陳仲騫母壽往賀,同人共送壽屏,分二元。晚邀子佩及三弟往廣和居飯。

  六日曇,風。下午章介眉先生來。

  七日曇。上午寄二弟信(八十六)。得曾根信,二日發。下午雨。

  八日雨。星期休息。上午季市來。得二弟信,四日發(86)。下午晴。

  九日晴。上午得二弟明信片,五日發(87)。寄二弟信(八十七)。寄阮和蓀信。

  十日晴。國慶日,休息。上午銘伯先生來。午後往留黎廠買《神州大觀》第十集一冊,一元五角。又晉《太公呂望表》並碑陰題名共二枚,《廉富造象》碑陰並側共三枚,合一元。往大荔會館訪章介眉先生,不值。晚許銘伯、季市在廣和居餞三弟行,詩荃、詩英亦至。

  十一日晴。休息。午後同三弟至青雲閣飲茗並買餅食。晚許季上來。

  十二日晴。清晨三弟啟行歸里,子佩送至車驛,寄回《恆農冢墓遺文》一冊,《神州大觀》第九、第十,《中國名畫集》第十八各一冊,章先生書一幅。上午得二弟信,八日發(88)。晚風,小雷雨。夜大風。

  十三日晴,冷。上午寄二弟信(八十八)。

  十四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日發(89)。午後曇。往留黎廠買王顯、羊定墓誌各一枚,二元。晚得和孫信,九日發。

  十五日晴,風。星期休息。上午韓壽晉來。往留黎廠以拓片付表,又買《天柱山東堪石室銘》一枚,《歲在壬申建》一枚,《白雲堂中解易老也》一枚,共銀二元。午後得九孫明信片,十二日發。晚寄和孫信。慶雲堂帖店來,買《鄧太尉祠碑》並陰二枚,二元五角;《聖母寺造象》四枚,一元五角。

  十六日晴。上午得宋知方信,十三日杭州發。寄二弟及三弟信(八十九)。

  十七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三日發(90)。得三弟明信片,十四日上海發。

  十八日晴。晚往季市寓。

  十九日晴。休假。上午往許季上寓。午後往留黎廠豫約《金石苑》一部,付券十一元。夜寄二弟信(九十)。

  二十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十六日家發。

  二十一日晴,下午曇。無事。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八日發(91)。往張協和寓吊其祖母喪,並賻四元。午後往留黎廠,買《陸希道墓誌》蓋一枚,一元。雜造象三種五枚,毗上殘石一枚,共二元。

  二十三日曇。上午寄二弟及三弟信(九十一)。徐班侯生日赴祝之,同人公送幛子,分二元。晚敦古誼帖店來,付表拓片。王式乾來。

  二十四日晴,大風。上午銘伯先生來。收九月分奉泉三百。晚往留黎廠。

  二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信附豐丸習字一枚,廿一日發(92)。晚商契衡來。

  二十六日晴。寄二弟信(九十二)。得三弟及三弟婦信,廿二日發。

  二十七日曇。上午寄實業之日本社銀二元三角,定雜誌。午後往浙江興業銀行匯本月家用百。得李霞卿信,晚以明信片復。

  二十八日曇。上午寄二弟及三弟、三弟婦信(九十三)。

  二十九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廿五日發(93)。得和蓀信,廿五日發。午後往留黎廠買端氏臧石拓本二十七種三十三枚,又別一枚(戴氏畫象),共直八元。往觀音寺街買衣二枚,五元。午後李霞卿來假去銀十元,贈以《說文系統圖》拓本一枚。

  三十日曇。上午得久孫信,廿四日發。午後往警署。晚又往警署。久孫到寓。

  三十一日晴。午前寄二弟信(九十四)。寄和孫信。得錢稻孫信,廿五日東京發。下午久孫病頗惡,至夜愈甚,急延池田醫士診視,付資五元。旋僱車送之入池田醫院,並別僱工一人守視。

十一月[編輯]

  一日晴。下午赴池田醫院。子佩代霞卿還銀五元。夜銘伯先生來。

  二日曇。上午得二弟及三弟信,十月廿九日發(94)。得宋知方信,十月廿八日上虞發。

  三日曇。午前赴池田醫院。寄二弟信(九十五)。得三弟寄來《上海指南》一冊,十月廿九日發。晚往池田醫院。

  四日曇。晨銘伯先生來。從季市假銀百。下午雨。寄錢稻〔孫〕信。晚往池田醫院。夜寄和蓀信。

  五日雨。星期休息。祁柏岡葬母設奠,午前赴吊。晚往池田醫院付諸費用泉,又為買藥足一月服,共銀三十三圓。夜風。呼工藍德來。

  六日雨。黎明起,赴池田醫院將久孫往車驛,並令藍德送之南歸。給藍德川資五十元,工泉十元,又附一函。上午寄二弟信(九十六)。下午得二弟信,附芳子箋,二日發(95)。夜風。

  七日曇,風,大冷。下午得二弟信,三日發(96)。晚韓壽晉來。

  八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九十七)。寄和蓀信。午後寄丸善書店銀二元,為二弟買書。晚往留黎廠取所表拓本,付工泉五元。夜帖賈來,購取《仙人唐公房碑》並陰二枚,二元。

  九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五日發(97)。晚許季上來。裘子元來。夜羅揚伯來。

  十日晴。上午得和蓀信,四日發。往浙興業銀行匯還久蓀泉百,由家轉,並致二弟信(九十八)。

  十一日晴。下午得稻孫葉書,即答訖。

  十二日晴,風。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及三弟信,八日發(98)。寄二弟及三弟信(九十九)。午前往留黎廠買《章仇禹生造象》並陰二枚,《仲思那造橋碑》一枚,雜造象五枚,共二元。又端氏臧石拓本四種四枚,一元。下午念欽先生來。

  十三日晴。上午寄和孫信。得吳方侯信。得王鐸中信。

  十四日晴。上午得久孫信,九日越中發。藍德自越還,持來夢庚函,復與工泉十元,從季上假之。下午得稻孫明信片,八日東京發。齊壽山贈《李寶臣紀功碑》拓本一枚。

  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一日發(99)。寄阮夢庚信。復王文灝信。下午得和孫信,十日發。夜復和森信。

  十六日晴。上午寄二弟信(百)。得稻孫信,十日發。晚季市遺辣醬一器。

  十七日晴。下午沈仲久來部訪。得和蓀信,十三日發。

  十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三弟信,十四日發(100)。夜銘伯先生來。

  十九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寄二弟、三弟信(一百一)。往金台旅館訪羅揚伯。午後往孝順胡同鞋店。下午往留黎廠買《上尊號奏》、《受禪表》共三枚,三元;蠟補《馬鳴寺碑》一枚,一元。晚寄二弟信(一百二)又碑目一卷。

  二十日晴。上午稻孫寄來《岩石學》一部二冊,價八元三角,為三弟買。午後理髮。收十月分奉泉三百,中券三、交券七〔1〕。

  廿一日晴。上午還季上泉十,季市泉五十。

  廿二日晴。下午得二弟信,十八日發(101)。得三弟信,同日發。

  廿三日曇。上午寄二弟、三弟信(一百三)。往日郵局,以祭日休息。

  廿四日曇。上午往日郵局,寄羽太家信並泉四十。得稻孫明信片,十八日發。下午往留黎廠表拓本,又買漢殘碑拓本,未詳其名雲出河南者一枚,又《諱徹墓誌》一枚,《元氏墓誌》並蓋二枚,端氏臧石拓片三種四枚,共泉四元,添《陽三老食堂》拓片二枚。晚子佩招飲於廣和居。李霞卿來。

  二十五日曇,風。上午得吳方侯信,廿日發。夜子佩還霞卿款五元。

  二十六日曇,風。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廿二日發(102)。得和孫信,廿一日發。午後往留黎廠買石刻拓本,凡安陽殘石四種,闕一枚,今共五枚,四元;足拓《禪國山碑》一枚,四元;隋石經殘石一枚,《段懷穆造塔殘石》一枚,《六十人造象》一枚,各一元;雜造象四枚,五角;《李崧殘石》一枚,五角;《襄陽張氏墓誌》十種十六枚,一元。下午季自求、盧閏州來,未遇。晚寄二弟碑目一卷。

  二十七日晴,風。上午訪季自求於南通館。寄二弟信(百四)。晚至醫校訪湯爾和,讀碑,乞方。得二弟信,二十三日發(103)。

  二十八日晴。上午往勸業場,又至孝順胡同鞋店。

  二十九日晴。上午寄二弟信(百五)。寄和孫信。下午從齊壽山假二十元。寄念欽先生信。得二弟信,廿五日發(104)。夜得季市信。商契衡來。

  三十日晴。上午陳師曾貽印章一方,文曰"俟堂"。午後往施家胡同浙江興業銀行匯家十一月、十二月零用泉二百,又母親生日用泉六十,匯泉六元五角,估謾去一元。晚往留黎廠取所表拓片,付工三元。至耀文堂內震古齋買雜六朝造象四種四枚,泉四角。又《王槃虎造象》一枚,帖估拓送,雲從山東買來,已有天津丁姓客定購矣;又文殊般若碑側題名一枚,似新拓,《校碑隨筆》謂舊始有,殊不然也。

十二月[編輯]

  一日晴。休暇。上午銘伯先生來。季上來。張協和來,遺糖二合。午後潘企莘來。祁伯岡來,遺餅餌二合,即以一合轉遺季上。壽洙鄰來。下午往留黎廠,又至勸業場買鞋一兩八元,盥洗雜物一元。晚盧潤州來,季自求旋至,同往廣和居飯,邀劉歷青,適出。

  二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一月廿八日發(105)。又得信子信,同日下午發(106)。寄二弟信(百六)。午後許銘伯、季市、季上、齊壽山、朱孝荃貽杯盤各二事。托齊壽山買果脯、摩菰十四元。晚至孝順胡同為芳子買革履一兩,十四元。魏福綿、王鏡清來。季市來。潘企莘來。夜祝慶安來。李慎齋來,貽摩菇四合。甘潤生來。陶望潮來。

  三日晴。歸省發程,〔1〕晨八時半至前門車驛登車南行。

  四日晴。夜九時到上海,住中西旅館。

  五日晴。上午往神州國光社買風雨樓所臧吉金拓本十二種十二枚,三元六角;《唐人寫法華經》殘卷一本,五角。至商務印書館買《涵芬樓秘笈》第一集八冊,二元四角;英文遊記一冊,七角四分。至中華書局買《藝術叢編》第一至第三各一冊,八元四角。至愛蘭百利公司買檢溫計二枚,二元六角。午後往寧滬車驛取行李。往虹口李宅為許季上送函並佛象、摩菰。往乍浦路梅月買餅餌四合,四元;別購玩具五種,一元。往西泠印社買《劉熊殘碑》陰並側拓本二枚,一元四角;《高昌壁畫精華》一冊,六元五角;印泥一兩,連合三元。往東京製藥會社為久孫買藥三種,量杯一具,五元。

  六日晴。晨至滬杭車驛乘車、午後抵南星驛,渡江雇舟向越城。

  七日晴。晨到家。夜雨。

  八日曇。午後同二弟至中學校〔2〕訪章魯瞻、劉楫先。至元泰訪心梅叔。至墨潤堂買玉煙堂本《山海經》二冊,《中州金石記》二冊,《漢西域傳補註》一冊,共直三元。

  九日曇。午後寄季市信。寄季上信。

  十日曇。星期。無事。

  十一日曇。午後客至甚眾〔3〕。

  十二日晴。下午唱"花調"〔4〕,夜唱"隔壁戲"〔5〕及作小幻術。雨。

  十三日晴。舊曆十一月十九日,為母親六十生辰。上午祀神,午祭祖。夜唱"平湖調"〔6〕。

  十四日晴。晚邵明之來,飯後去。得福子信。

  十五日晴。客漸漸散去。上午三弟婦大病,延醫來。

  十六日晴。中學校開會追悼朱渭俠,致輓聯一副。

  十七日晴。星期。無事。

  十八日晴。上午得季上信,十四日發。下午雨。寄龔未生信。晚張伯燾來訪。

  十九日雨。無事。

  二十日晴。上午寄季市信並《林中之寶》一篇,威爾士作,二弟譯。寄宋子佩信並《或外小說》第二集一冊。

  二十一日晴。午前張伯燾來。夜三弟婦以大病臥哭,五時始睡。

  二十二日霧。上午張伯燾來約至東浦訪陳子英,晚同入城,至大路別。

  二十三日晴。上午得吳方侯信,十八日發。

  二十四日晴。星期。上午得宋子佩信,二十日發。得久孫信,廿一日發。夜雨。

  二十五日雨。上午得吳方侯信,二十日發。夜大風,冷。

  二十六日晴。上午寄許季上信。寄宋子佩信。

  二十七日晴。下午寄宋成華信。

  二十八日曇。上午得季上信,廿四日發。宋知方、蔣庸生來。午後寄宋成華信。宋知方貽火腿二。下午往朱宅。晚雨雪。夜陳子英來。

  二十九日雨雪。午後寄許季上信。

  三十日雨雪。上午得季市信,廿六日發。得宋子佩信,附轉宋知方信,同日發。

  三十一日雨。無事。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