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日記/日記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日記十五 日記十六
作者:魯迅
1927年
日記十七
本作品收錄於《魯迅日記

正月[編輯]

  一日晴。晚卓治、玉魯、方仁、真吾餞行,語堂、矛塵亦在坐。夜大風。

  二日星期。晴。上午寄兼士信。得廣平信,十二月二十四日發。下午照相。

  三日晴。晨寄廣平信。上午寄小峰稿。得春台信。下午得伏園信,十二月二十八日發。晚劉楚青來挽留並致聘書。羅心田來。

  四日晴。上午林文慶來。劉楚青來。張真如來。得淑卿信,十二月二十六日發。寄漱園稿。下午赴全體學生送別會。晚赴文科送別會。

  五日小雨。上午寄廣平信。午後定謨來。丁山來。下午寄淑卿信。得三弟所寄書兩本,十二月三十日發。夜譯文。六日晴。上午得廣平信,十二月三十日發。下午陳昌標來。郝秉衡來。歐陽治來。晚同人餞行於國學院,共二十餘人。夜譯文。服海兒潑八粒。

  七日曇。上午寄小峰信。寄廣平信。午雨。下午收去年十二月分薪水泉四百。晚赴語堂寓飯。夜赴浙江同鄉送別會。

  八日曇。上午得伏園信,三日發。寄漱園稿二篇又泉百,轉交霽野。匯寄三弟泉百廿,托以二十一元八角還北新書局。收京寓所寄衣服五件,被征去稅泉三元五角。謝玉生邀赴中山中學午餐,午後略演說。下午往鼓浪嶼民鍾報館晤李碩果、陳昌標及他社員三四人,少頃語堂、矛塵、顧頡剛、陳萬里俱至,同至洞天夜飯。夜大風,乘舟歸。雨。

  九日曇。上午寄漱園信。寄三弟信。寄淑卿信。午林夢琴餞行,至鼓浪嶼午餐,同席十餘人。下午得遇安信,十二月卅一日九江發。得漱園信,十二月廿九日發。得小峰信,卅日發。得三弟信,三日發。夜風。王?孫、郝秉衡、丁丁山來。陳定謨來。毛瑞章來並贈茗八瓶,煙捲兩合。

  十日曇。上午寄照象二張至京寓。得鄭孝觀信,六日福州發,午後復。下午同真吾、方仁往廈門市買箱子一個,五元。中山表一個,二元。《徐庾集》合印一部五本,《唐四名家集》一部四本,《五唐人詩集》一部五本,共泉四元四角。在別有天夜餐訖乘船歸。夜心田及矛塵來並贈綽古辣兩包,酒一瓶,煙捲二合,柑子十枚。

  十一日曇。上午得景宋信二函,五及七日發。得季市信,四日發。得翟永坤信,十二月三十一日發。寄漱園信。午後往廈門市中國銀行取款,因簽名大糾葛由商務印書館作保始解。買《穆天子傳》一部一本,二角;《花間集》一部三本,八角。夜矛塵、丁山來。風。

  十二日晴。午後復翟永坤信。復季市信。寄廣平信。

  寄三弟信並匯券一紙,計泉五百。得王衡信,四日發。得季野信,三日發。下午得伏園信,五日發。寄三弟信。晚丁山邀往南普陀夜餐,同坐共八人。

  十三日晴。上午艾鍔風、陳萬里來。午林夢琴餞行於大東旅館,同席約四十人。

  十四日曇。上午寄兼士信。寄淑卿信。收王衡所寄小說稿。寄還陳夢韶劇本稿並附《小引》。寄有麟信。夜艾鍔風來並贈其自著之《Ch.Meryon》一本。

  十五日晴。上午寄林夢琴信再還聘書。午後坐小船上"蘇州"船,方仁、真吾、學琛、矛塵送去。往商務印書館買《溫庭筠詩集》、《皮子文藪》各一部,共泉一元。下午送者二十餘人來。晚真吾為從學校持來鍾憲民信,十日石門發,又淑卿信,六日發。楊立齋持來孫幼卿介紹函。

  十六日星期。曇。午發廈門。

  十七日曇。午抵香港。

  十八日曇。晨發香港。午後雨,抵黃浦〔埔〕,雇小舟至長堤,寓賓興旅館。下午寄淑卿信。晚訪廣平。

  十九日小雨。晨伏園、廣平來訪,助為移入中山大學。午後晴,閱市。

  二十日曇。上午得春台信,十三日發。下午廣平來訪,並邀伏園赴薈芳園夜餐。夜觀電影。風。

  二十一日曇。上午廣平來邀午飯,伏園同往。午後寄小峰信。下午游小北,在小北園夕餐。黃尊生來訪未遇,留函而去。夜風。

  二十二日曇。上午鍾敬文、梁式、饒超華來訪。黃尊生來訪。午後寄陳劍鏘、朱輝煌、謝玉生、朱玉魯信各一。下午寄矛塵信。同伏園廣平至別有春夜飯,又往陸園飲茗。夜觀本校演電影。小雨。

  二十三日星期。曇。上午寄淑卿信。寄三弟信。午後梁匡平等來邀至大觀園飲茗,又同往世界語會,出至寶光照相。夜同伏園觀電影《一朵薔薇》。

  二十四日曇。午後廿乃光來。中大學生會代表李秀然來。徐文雅、潘考鑒來。騮先來。伍叔儻來。下午寄鍾憲民信。廣平來並贈土鯪魚四尾,同至妙奇香夜飯,並同伏園。觀電影,曰《詩人挖目記》,淺妄極矣。

  二十五日曇。午後廣平來。黃尊生來。下午往中大學生會歡迎會,演說約二十分鐘畢赴茶會。葉君來。劉弄潮來。雨。寄春台信。

  二十六日曇。上午得春台信,十八日發。午後往醫科歡迎會講演半小時。至東郊花園小坐。下午得三弟信,十九日發。晚往騮先寓夜餐,同坐六人。風。

  二十七日晴。上午黃尊生來並贈《楔形文字與中國文字之發生及進化》一本。午後寄矛塵信。寄漱園信。下午赴社會科學研究會演說。游海珠公園。

  二十八日晴。午後梁匡平來。張之邁來。下午得淑卿信,十三日發。得欽文信,十七日發。得有麟信,十二日發。得季黻信,廿一日發。收本月薪水小洋及庫券各二百五十。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淑卿信,十七日發。得阮和森信,十八日發。下午得語堂信。得真吾信,二十日發。得黎光明信。晚同伏園至大興公司浴,在國民飯店夜餐。

  三十日星期。晴。上午復黎光明信。復真吾信。寄季市信二。午曇。廣平來並贈土鯪魚六尾。午後王有德茹苓、楊偉業少勤來。晚黃尊生、區聲白來。夜廖立峨來。許君來,法科學生。

  三十一日晴。上午得季市信,二十三日嘉興發。下午黎錦明、招勉之來。廣平來。黎光明來。徐文雅、畢磊、陳輔國來並贈《少年先鋒》十二本。收矛塵所轉寄刊物及信一束,有廣平信,去年十二月廿七日發。夜同伏園、廣平觀市上。

  

二月[編輯]

  一日晴。上午劉達尊贈酒兩瓶,餅兩合。廣平來。午後得霽野信,十六日發。寄季市信。夜往騮先寓夜飯,同坐八人。得陳夢韶信,一月廿八日發。

  二日晴。舊曆元旦。午廣平來並贈食品四種。

  三日小雨。午後俞宗傑來。

  四日晴。上午同廖立峨等游毓秀山,午後從高處躍下傷足,坐車歸。

  五日曇。下午葉、蘇二君來。晚林霖、黎光明來。夜宋香舟來。

  六日星期。曇。上午梅君來。晚得語堂電。

  七日曇。下午得小峰信,一月二十三日發。夜寄有麟信。寄霽野信。

  八日曇。下午廣平來。傅孟真來。騮先來。得春台信,一月廿七日發。

  九日小雨。午後廣平來。下午孟真來。徐文雅來並贈《為什麼》三本。收陳夢韶所寄詩稿一本。夜黎錦明來。寄淑卿信。孟真來。

  十日曇。上午葉少泉來。午騮先來。午後收欽文所寄《趙先生的煩惱》四本。收卓治稿。收方仁稿。收三弟所寄書三種,計《經典集林》二本,《孔北海年譜》等四種一本,《玉?生年譜會箋》四本,共泉四元。被任為文學系主任兼教務主任,開第一次教務會議。下午得霽野信,一月廿一日發。晚孟真來。

  十一日曇。上午得敬隱漁信,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巴黎發。午朱壽恆等三人來。午後梁君度來。黎錦明來。下午山上政義來。夜張邦珍、羅蘅來。

  十二日晴。上午開文科教授會議。

  十三日星期。小雨,午後霽。梁君度來。楊成志來。下午張邦珍、羅蘅來。寄李小峰信。

  十四日晴。午得語堂信,八日發。下午得季市信,八日發。招勉之、黎錦明來。

  十五日小雨。午後開第二次教務會議。得陳煒謨信,一月廿八日北京發。得林毓德信,同日福州發。得方仁信,廿九日滬發。得三弟信,卅日發。得朱壽恆信,四日發。得矛塵信,七日發。夜張邦珍及其兄、姊來。雨。

  十六日小雨。上午寄梁式信。得羨蘇信,一月二十四日發。得謝玉生等信,五日發。午後寄謝玉生、朱斐信。寄朱壽恆信。收小峰所寄書一包五種。

  十七日雨。上午葉少泉來。午得司徒喬信,一月十九日發。得季市信,十日發。午後得毛瑞章信,一月卅一日發。下午得羨蘇信,三日發。得霽野信,附楊樹華信,一日發。得卓治信,五日長崎發。得伏園信,十二日韶州發。得朱國儒信。得林次木信。夜出宿上海旅館。

  十八日雨。晨上小汽船,葉少泉、蘇秋寶、申君及廣平同行,午後抵香港,寓青年會。夜九時演說,題為《無聲之中國》,廣平翻譯。

  十九日雨。下午演說,題為《老調子已經唱完》,廣平翻譯。

  二十日星期。曇。晨同廣平上小汽船,午後回校。得矛塵信二函,五日及十四日發。得謝玉生信,十三日發。得楊立齋信,一月卅一日發。得成仿吾信。得林次木信。得梁君度信。得季市信。下午廣平同季市來,偕至季市寓,晚往一景酒家晚餐。

  二十一日晴。上午得許聲聞信。午後開第三次教務會議。何思敬、費鴻年來。晚同季市、廣平至國民餐店夜餐。收欽文所寄小說四本。

  二十二日晴。午復許聲聞信。復霽野信。寄梁君度信。復楊樹華信。同季市、廣平至陸園飲茗。往公園。至大觀茶店夜餐。夜得靜農信並書籍發票等,九日發。

  二十三日曇。下午收未名社所寄書十三包。晚小雨。同季市、廣平往市夜餐。

  二十四日雨。上午得伏園信,十八日塘村發。赴文科教授會。下午葉少泉來。得鄭賓於信。得矛塵信,二十日發。晚張秀哲、張死光、郭德金來。

  二十五日晴,下午曇。開第四次教務會議。

  二十六日小雨。上午寄矛塵信。寄淑卿信。寄三弟信。午後得陳劍鏘信。張秀哲等來。晚同季市、廣平至國民餐店夜餐。

  二十七日星期。雨。午鍾敬文來。午後同季市、廣平、月平至福來居午餐,又往大新公司飲茗及買什物。以照片一枚寄楊樹華。夜飯於松花館。劉侃元君來訪未遇,留片而去。得遇安信,十八日贛州發。

  二十八日雨。

  

三月[編輯]

  一日曇。上午俞宗傑、龔寶賢來。午中山大學行開學典禮,演說一分鐘,下午照相。得語堂信,二月二十三日發。夜同廣平往陸園飲茗。

  二日雨。下午得紫佩信,二月十四日發。得紹原信。得矛塵信,廿四日發。得黎錦明信。得劉前度信並講稿。夜同季市、廣平至市飲茗。

  三日曇。上午谷中龍來。寄陳煒謨信。寄劉侃元信。寄張秀哲信。下午得有麟信,二月二十四日發。得三弟信,十九日發。夜葉少泉來。

  四日晴。上午復劉前度信並還稿。以《華蓋集續編之續編》稿寄春台,並信。下午范朗西來。得羨蘇信,二月二十二日發。

  五日晴。午後同何思敬訪劉侃元。晚寄有麟信。寄三弟信。得卓治信並稿,二月廿三日長崎發。謝玉生等七人自廈門來,同至福來居夜飯,並邀孟真、季市、廣平、林霖。夜濯足。

  六日星期。晴。上午謝玉生、谷中龍等七人來。午同季市、月平、廣平往國民餐店午餐。下午往中央公園。得王方仁信,二月十九日鎮海發。夜雨。

  七日曇。上午張秀哲贈烏龍茶一合。午後得劉國一信。得朱輝煌信。得鄭仲謨信。晚同謝玉生、廖立峨、季市、廣平觀電影。得伏園信,二十四日衡陽發。

  八日晴。下午謝玉生等來。夜雨。

  九日曇。午後雨。得霽野及叢蕪信,二月廿五日發。得王方仁信,廿八日鎮海發。得丁丁山信,同日和縣發。得卓治信,一日長崎〔發〕。收二月分薪水泉五百。

  十日晴。下午梁君度來並贈去年所攝六人照相一枚。寄卓治信。寄春台信。

  十一日晴。午後開第五次教務會議。梁君度、鍾敬文來。得王方仁信,三日發。晚往中山先生二周紀念會演說。夜同季市、廣平往陸園飲茗。

  十二日曇。中山先生逝世二周年紀念休假。上午赴紀念典禮。午後寄羨蘇信。寄方仁信。寄紫佩信。下午晴。

  十三日雨。星期休息。上午與季市、廣平訪孟真,在東方飯店午飯,晚歸。

  十四日風雨。上午得矛塵信,八日發。下午霽。得小峰信,三日發。

  十五日雨。午後李競何、黃延凱、鄧染原、陳仲章來。晚寄小峰信。寄三弟信。蔣徑三來,未遇,留贈《現代理想主義》一本。

  十六日雨。午後同季市、廣平往白雲路白雲樓看屋,付定泉十元。往商務印書館訪徐少眉,交以孫少卿信。買《老子道德經》、《沖虛至德真經》各一本,泉六角。往珠江冰店夜餐。夜至拱北樓飲茶。

  十七日雨。上午得伏園信,三日漢口發。下午理髮。收未名社所寄《墳》六十本,《出了象牙之塔》十五本,又北新書局所寄書九包。晚寄霽野、叢蕪信。

  十八日雨。上午得三弟信,十二日發。午後同季市、廣平往陶陶居飲茗。下午閱書肆,在中原書店買《文心雕龍補註》一部四本,八角。夜在晉華齋飯。

  十九日晴。下午得春台信,十四日發。夜張秀哲來,付以與饒伯康之介紹書。

  二十日星期。晴。午後寄伏園信。寄春台信。寄三弟信。同季市、廣平往白雲樓看屋,不見守屋人,遂訪梅恕曾君。晚往國民餐店夜餐。赴國民電影院觀電影。夜得崔真吾信,十二日寧波發。

  二十一日晴。午後得梅恕曾信。晚同季市、廣平、月平往永漢電影院觀《十誡》。

  二十二日雨。上午得淑卿信,七日發,附敬隱漁信。得語堂信,十三日發。

  二十三日晴。上午得谷英信。午後得謝玉生信,十五日廈門發。晚觀電影。

  二十四日曇。上午得春台信,十二日發。午後收上海北新局所寄書籍二十六包。下午得楊樹華信及照片一枚,二十日汕頭髮。晚晴,夜小雨。

  二十五日雨。上午黃延凱來。午後陳安仁未。下午得俞宗傑信。開教務會議。劉侃元來,未遇。晚得矛塵信,廿一日發。收滬北新局所寄書十五包。

  二十六日晴。上午得語堂信,廿三日發。?參化來。下午得呂雲章信,十五日漢口發。寄謝玉生信。夜同季市、廣平往陸園飲茗。濯足。

  二十七日星期。晴。上午得賈華信,十八日星加坡發。晚寄淑卿信。寄霽野信。訪劉侃元,贈以《彷徨》一本,在其寓夜飯,同座凡六人。夜雨。

  二十八日雨。下午庄澤宣來。斥宋?。夜張秀哲、張死光來。濯足。

  二十九日黃花節。雨。晨得卓治信片,二十二日發。上午往嶺南大學講演十分鐘,同孔容之歸,在其寓小坐。下午晴。移居白雲路白雲樓二十六號二樓。夜雨。

  三十日曇。上午得春台信。

  三十一日曇。午後得謝玉生信,二十五日發。得朱輝煌信,同日發。得江紹原信,廿八日香港發。

  〔下7〕午開組織委員會。陳安仁來。捐社會科學研究會泉十元。晚晴。

  

四月[編輯]

  一日晴,熱。午後葉少泉來。江紹原來,同至福來居夜餐,並邀孟真、季市、廣平。收辛島驍所寄《斯文》一本。夜雨。

  二日晴。上午以《墳》一本寄辛島。下午寄霽野信。寄春台信。

  三日星期。雨。下午浴。作《眉間赤》訖。

  四日曇。上午寄未名社稿。寄春台信。午得饒超華信。得紹原信,往訪未遇,留函而出。得鄭仲謨信。得矛塵信,三月廿八日廈門發。夜小雨。

  五日曇。下午得春台信,三月廿八日發,即復。夜雨。

  六日雨。清明,休假。下午托廣平買《中國大文學史》一本,泉三元。

  七日雨。午後得謝玉生留函。得尚鉞信。得董秋芳信,三月廿三日杭州發。得語堂信,廿七日發。下午謝玉生來。收北新滬局所寄書二十二包。晚朱輝煌、李光藻、陳延進來從廈門。

  八日雨。上午得霽野信,三月十一日發。得方仁信,卅一日發。下午得三弟信,二十八日發。得鄭泗水信,廿四日上海發。晚修人、宿荷來邀至黃浦[埔]政治學校講演,夜歸。

  九日雨。上午寄霽野信。下午收三月分薪水泉五百。得靜農信,三月廿三日發。

  十日星期。曇。午寄春台信。寄靜農信並照片一張。下午雨。

  十一日曇。上午得小峰信,三月卅日發。得伏園信,二十二日發。下午見毛子震,贈以《墳》一本。市立師校邀演說,同廣平往,則訓育未畢,遂出閱市,買茗一元。

  十二日晴,午後驟雨一陳即霽。十三日曇,午後雨。寄董秋芳信。寄矛塵信。復鄭泗水信。寄小峰信。下午得劉?信,三月廿四日漢口發。得淑卿信,二十一日發。得有麟信,二十六日發。得欽文信,二十七日發。捐社會科學研究會泉十。

  十四日晴。午後得紫佩信,三月二十七日發。得丁山信,六日南京發。下午開教務會議。夜黃彥遠、葉少泉及二學生來訪,同至陸園飲茗,並邀紹原、廣平。

  十五日曇。午後寄淑卿信,附與欽文箋。寄王方仁信。下午雨。赴中大各主任緊急會議。得謝玉生信。贈紹原酒兩瓶。

  十六日曇。下午捐慰問被捕學生泉十。

  十七日曇。星期休息。下午雨。

  十八日曇。上午寄有麟信。午後得黃正剛信,十五日留。得學昭信,九日上海發。

  十九日曇。上午寄丁山信。寄三弟信。午後雨即霽。得春台信,十日紹興發。得王衡信,三月三十一日北京發。下午得孟真信。晚紹原邀飯於八景飯店,及季市、廣平。夜看書店,買《五百石洞天揮麈》一部,二元八角,凡六本。騮先來。失眠。

  二十日晴。上午得朱斐信,三月二十九日廈門發。晚大雷雨。

  二十一日曇。上午寄霽野信。得龔?信,十九日香港發。得欽文信,六日發。

  二十二日曇。上午文科學生代表四人來,不見。廣平邀游北門外田野,並紹原、季市,在寶漢茶店午飯。下午雨。在新北園晚餐。黎翼墀來二次,未遇。蔣徑三來,〔未〕遇,留贈王以仁著《孤雁》一本。夜騮先來。

  二十三日曇。午中大學生代表四人來。下午晴。寄龔?信。夜玉生等來。

  二十四日星期。晴。上午寄劉國一、朱玉魯信並郵款一張,凡泉卅二。寄有麟信並稿。寄小峰信。午季市邀膳於美洲飯店,並紹原、廣平、月平。下午閱舊書肆,買書六種共六十三本,計泉十六元。騮先來,未遇。

  二十五日晴。上午寄矛塵信。午後往商務印書館匯泉。夜玉生、谷中龍來。

  二十六日晴。上午寄伏園信。寄春台信並伏園存款匯票一張,計泉?百三十三元三角三分,由商務印書館付。晚寄三弟信,二黎君來。

  二十七日晴。午後紹原、風和來,各贈以《墳》一本。晚得陳基志信,廿日廈門發。

  二十八日晴。上午謝玉生來。寄小峰信並《野草》稿子一本。下午得叢蕪信,六日發。得淑卿信,十一日發。得三弟信,十七日發。得春台信,十七日發,又一信二十日發,附學昭及卓治箋,又一信二十二日發,並《北新》周刊五本,《文學周報》十本。夜中大學生會代表陳延光來,並致函一封。

  二十九日曇。上午寄中山大學委員會信並還聘書,辭一切職務。寄騮先信。午後謝玉生來。得臺靜農信,十八日發。下午騮先來。得中山大學委員會信並聘書。

  三十日曇,午後晴。下午收上海北新書局所寄書籍三十二包,又未名社者計八包。得紫佩明信片,十六日發。立峨來。紹原來。

  

五月[編輯]

  一日雨,午晴。夜謝玉生來,假以泉卅。星期。

  二日曇,午後雨。寄淑卿信,附致子佩函。寄上海北新書局信。下午晴。晚黎翼墀來,托其寄楊子毅信。開始整理《小約翰》譯稿。

  三日晴。上午寄臺靜農信並《<朝華夕拾>小引》一篇,又饒超華詩一卷。寄中山大學委員會信並還聘書。午得欽文信,四月廿一日杭州發。午後同季市、廣平游沙面,在前田洋行買小玩具一組十枚,泉一元。至安樂園食雪糕。晚黎國昌來。黎翼墀來。夜謝玉生來。

  四日曇。午後同廣平往市買紙,遇紹原,遂至陸園飲茗。

  五日曇。上午得霽野信,二十日發。下午雨,晚晴。黎仲丹招飲於南園,與季市同往,坐中共九人。朱輝煌、李光藻、陳延進等來,未遇,留函而去。夜雷雨。

  六日曇。上午朱輝煌等來,假以泉六十。午山上政義來。午後得靜農明信片,四月十九日發。下午紹原來。得伏園信,四月十七日發。夜謝玉生來。雨。

  七日雨。無事。

  八日星期。雨。下午蔣徑三來。得羅濟時信。

  九日曇。上午紹原寄示矛塵信。晚雨。謝玉生、谷中龍來。沈鵬飛來,不見,置中大委員會函並聘書而去。

  十日小雨。無事。

  十一日曇。上午寄中山大學委員會信並還聘書。以矛塵信寄還紹原。午得靜農信,四月廿六日發。紹原來。下午立峨來。夜寄靜農信,附致鳳舉信及霽野箋。復上海北新書局批發所信。

  十二日晴。午後黎仲丹來。夜大雷雨。

  十三日晴。上午得三弟信,五日發。下午陳延光來。得欽文信,一日發。得矛塵信,廿七日紹興發,又一信三日杭州發,即轉寄紹原。得三弟信,四月二十九日發。得春台信並《華蓋集續編》一本,四日發。雨。晚謝玉生來。

  十四日晴。上午寄靜農信並照相三種。午寄三弟信,內附致春台函一封。下午浴。得伏園信,四月二十九日發。得靜農明信片,廿七日發。晚謝玉生及谷中龍來,為作一信致玉堂、松年。

  十五日星期。晴。晚立峨來。寄矛塵信。

  十六日晴。上午風和來。午後略雨。

  十七日雨,下午晴。廣平為購牙雕玩具六種,泉三元。晚玉生來。黎靜修來。

  十八日曇。上午紹原來。下午得淑卿信,一日發,並欽文小說稿一包,二日發。雨。得小峰信,八日發自上海。

  十九日曇。上午寄淑卿信。寄小峰信。收京寓所寄衣一包四件。午後大雨。

  二十日雨,午後晴。寄伏園信。寄叢蕪信。得紹原信並文稿。下午雨。得丁山信,十三日廈門發。得楊樹華信並文稿數篇,《友中月刊》一本,五日汕頭髮。紹原來。晚謝玉生來,假去泉四十。收中大四月薪水二百五十。

  二十一日晴。夜浴。

  二十二日星期。晴,午後雨。

  二十三日雨。上午收《自然界》一本,十二日寄。寄三弟信。下午紹原來。得靜農明信片,八日發。得馮君培信並《昨日之歌》一本,九日發。得劉?信,十日發。晚立峨來,贈以《華蓋集續編》一本。

  二十四日雨,午後晴。謝玉生來。晚接中大委員會信。二十五日曇。上午復中大委員會信。下午紹原來。晚黎仲丹來。

  二十六日晴。下午整理《小約翰》本文訖。

  二十七日晴。午得淑卿信,十二日發,又明信片,十三日發。得劉國一信,十二日漢口發。得王希禮信,五日上海發。

  二十八日晴。上午得紹原信。午立峨來。晚大雨。

  二十九日星期。晴。下午譯《小約翰》序文訖。紹原來。夜浴。

  三十日晴。午謝玉生來。午後寄矛塵信。寄淑卿信。寄三弟信。收北新局船運之書籍十一捆,即函復。下午得織芳信,廿二日上海發。得北新書局信。

  三十一日晴。下午作《小約翰》序文訖,並譯短文一篇。夜寄饒超華信。復馮君培信。復有麟信。微雨。

  

六月[編輯]

  一日晴,午雨。下午得三弟信,五月二十四日發。紹原來。晚得靜農信,十七日發。得鄭泗水信,二十六日廈門發。

  二日晴。上午復鄭泗水信。下午得三弟信片,五月二十五日發。晚黎仲丹來。浴。

  三日晴。上午寄楊樹華信並《中國小說史略》一本,且還其稿。寄臺靜農信並譯稿兩篇,校正《出了象牙之塔》一本。寄北京語絲社稿一篇。收中大四月分半月薪水二百五十。午得淑卿信,五月十九日發。得饒超華信。下午雨。晚黎仲丹送食物四種,收芒果四枚,酒兩瓶。

  四日舊曆端午。晴。午後寄饒超華信。謝玉生來。下午大雨。

  五日星期。曇。午前紹原來。得欽文信,五月廿六日發。午後雨。季市向滬。

  六日晴。上午得中大委員會信,允辭職。立峨來,贈以《自己的園地》一本。

  七日雨。午得靜農信,五月廿七日發。得寄野信,同日發。得春台信,二十八日發。

  八日曇。上午得三弟信,二日發。午後理髮。下午雨。晚寄三弟信,附與春台箋。復滬北新書局信。

  九日曇。上午許菊仙來運季市什物去。午後雨。托廣平往廣雅圖書局買書十種共三十七本,泉十四元四角。晚謝玉生來。

  十日雨。上午寄丁山信。寄淑卿信。以副刊二張寄霽野。晚蔣徑三來。

  十一日曇。上午得陳學昭信並繪信片三枚,五月廿九日西貢發。午前紹原來。得小峰信,卅日發。得矛塵信,卅日發。收寄野所寄書二包,內《孝圖》四種十一本,《玉曆》三種三本"。午後晴。寄香港循環日報館信。晚雨。夜浴。謝玉生、朱輝煌來。

  十二日星期。曇,午後晴。寄矛塵信。

  十三日曇。上午寄靜農、霽野信。午後晴。得紹原信,即復之。晚紹原來。從廣雅書局補得所買書之闕葉,亦頗〔有〕版失而無從補者。

  十四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六日發,於是《小約翰》全書具成。十五日晴。無事。

  十六日晴。上午得陳翔冰信,六日廈門發。得春台信,三日發。得有麟信,八日發。收《文學大綱》第二及第三冊各一本,蓋振鐸所贈。晚立峨來。雨。夜浴。

  十七日晴。下午紹原、馥泉等來。晚黎仲丹來。

  十八日晴。上午得郝?蘅信,十一日廈門發。葉少泉來。下午寄小峰信。晚寄三弟信,附與春台函。玉生來。立峨等來。

  十九日星期。晴,下午雨。寄有麟信。晚晴。得紫佩信,三日發。

  二十日晴。晚復紫佩信。寄淑卿信。

  二十一日晴,晚風。朱輝煌等來。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十八日發,午後復。雨一陣。浴。下午紹原來。

  二十三日晴。晨睡中盜潛入,竊取一表而去。上午得伏園信,五月九日發。得有麟信,十五日發。得矛塵信,十四日發。得季市信,十三日發。得楊樹華信,十六日發。得靜農信,七日發。得霽野、叢蕪信,九日發。得淑卿信,七日發。午後蔣徑三來。下午雨一陳。蔣徑三來。紹原來還書。晚寄矛塵信。寄季市信。寄三弟信。

  二十四日晴,下午大雨。得陳夢韶信,十三日發。夜浴。

  二十五日曇。上午?參化來,贈以《華蓋集續編》一本。晚謝玉生來。

  二十六日星期。晴。上午仲殊等來。下午紹原來。

  二十七日晴。午後捐廣東救傷隊泉五元。寄矛塵譯稿一篇。寄小峰譯稿三篇。得霽野信,十二日發。晚立峨與其友來,贈以《桃色之雲》一本。夜浴。

  二十八日晴。無事。

  二十九日晴。頭痛發熱。晚謝玉生來。得淑卿信,十二日發,附趙南柔信,東京發。得鍾敬文、楊成志信,二十五日發。收矛塵所寄《玉曆鈔傳》、《學堂日記》各一本。服阿斯匹林三粒。

  三十日晴。上午紹原來。得矛塵信,二十一日發。午後收小說月報社所寄《血痕》五本。收中山大學送來五月分薪水泉五百。下午寄淑卿信。晚立峨等來。朱輝煌等來。

  

七月[編輯]

  一日雨。上午托廣平買《史通通釋》一部六本,泉三元。服阿思匹林共三粒。

  二日雨。上午寄霽野及靜農信並北新書局賣書款百元。收矛塵所寄《玉曆鈔傳警世》一本。下午托廣平買鬧鐘一口,五元四角。晚立峨來,贈以《阿爾志跋綏夫短篇小說集》一本。服規那丸共四粒。

  三日星期。晴,午雨。得未名社所寄《玉曆鈔傳》等一包五本。下午從廣雅局買《東塾讀書記》、《清詩人征略》、《松心文鈔》、《桂游日記》各一部共二十三本,七元七角。紹原來。蔣徑三來。晚寄小峰信。復鍾敬文、楊志成[成志]信。服規那丸共三粒。

  四日晴。晨阿斗為從廣雅書局買來《太平御覽》一部八十本,四十元。上午得三弟信,六月二十五發,附柏生箋,十六日發,春台信,廿四寫。晚黎仲丹來。

  五日晴。晚謝玉生來。

  六日晴。上午得?參化信。下午得叢蕪信,六月廿一日發。

  七日晴。午後寄叢蕪信。下午立峨來。徑三來。夜齒痛。雨。

  八日曇,風。上午寄矛塵信並《遊仙窟》序一篇,又本文一卷。寄語絲社譯稿 一篇。晚謝玉生來,未見。立峨來。復?參化信。

  九日曇。晚得春台信,六月廿七日九江發。得小峰信,一日發。得嚴既澄信,自杭州來。得史紹昌信,即復。

  十日星期。晴。上午得?參化信。下午得北京北新局信。蔣徑三、陳次二來約講演。夜復?參化信。

  十一日晴。夜寄淑卿信。作《略談香港》一篇。

  十二日晴。晚得謝玉生信。夜澡身。

  十三日晴。上午得王衡來信,六月廿四日發。寄紹原信。下午黎仲丹來。晚謝玉生來。夜復王衡信。抄《<朝華夕拾>後記》訖。

  十四日晴。晚黎仲丹贈荔支一筐,分其半贈北新書屋同人。

  十五日晴。上午寄霽野、靜農信並《<朝華夕拾>後記》一篇,《小約翰》譯稿一本。寄北京北新書局信並稿一篇。轉寄紹原《語絲》一三七期五本。午後雨即霽。晚立峨來。夜浴。

  十六日晴。晨得矛塵信,三日發。得季市信,五日杭州發。上午同廣平往街買草帽一頂,錢二元八角,次至美利權食冰酪,至太平分館午餐。午後往知用中學校講演一時半,廣平翻譯。下午得三弟信,五日發。

  十七日星期。曇,風,晚雨。玉生來。寄矛塵信。寄三弟信。

  十八日晴。上午立峨來。得汪馥泉信,一日發。夜朱輝煌等來,還泉廿。

  十九日曇。午後得小峰信,十三日發。下午雨。晚謝玉生、谷鐵民來別,並留贈食品四種。寄季市信。

  二十日晴。上午轉寄紹原《語絲》一三八期五本。午立峨來,代玉生假去泉十元。下午雨。晚寄饒超華信。寄小峰信。寄淑卿信。

  二十一日晴。下午蔣徑三來。晚董長志來。

  二十二日晴。午後大雨一陳。夜浴。

  二十三日晴。上午蔣徑三、陳次二來邀至學術講演會講二小時,廣平翻譯。午同徑三、廣平至山泉飲茗。午後閱市,買《文學周報》四本歸。下午驟雨一陳。

  二十四日星期。曇。午後得陳翔鶴寄贈之《不安定的靈魂》一本。得霽野及靜農信,四日發。得有麟信,七日發。得對門徐思道信並文稿,下午復。晚小雨。立峨來。夜大風雨,蓋海上有颶風。

  二十五日曇。下午復霽野、靜農信。復有麟信。晚立峨來。雨。得淑卿信,十二日發。

  二十六日雨。上午往學術講演會講二小時,廣平翻譯。午往美利權買食品四種,二元七角。往永華藥房買藥物四種,三元一角五分。往商務印書館買單行本《四部叢刊》八種十一本,二元九角。夜朱輝煌、李光藻來。服瀉丸三。

  二十七日晴。上午轉寄紹原《語絲》一三九期五本。下午雨。

  二十八日晴。上午寄紹原信。下午驟雨一陳。得矛塵信,十九日發。晚立峨來。

  二十九日雨,上午霽。下午復矛塵信。

  三十日晴。上午轉寄紹原《語絲》百冊期五本。夜雨。

  三十一日曇。星期。上午得顧頡剛信,二十五日發。下午雨一陳。收《東方雜誌》一本。晚陳延進、李光藻來,假去泉冊。寄矛塵信。寄淑卿信。夜澡身。服補寫丸一粒。

  

八月[編輯]

  一日雨。上午收三弟所寄《自然界》一本。午後復顧頡剛信。寄北京北新書局稿一封。二日曇。上午得紹原信,午復。?參化來。下午鄧榮?來。晚同廣平、月平往高第街觀七夕供物,在晉華齋晚飯。買《六醴齋醫書》一部二十二本,三元五角。夜陳延進來,假去泉廿。李光藻赴滬來別。

  三日雨。修理舊書。晚立峨來,假以泉十。夜浴。

  四日晴。上午得朱可銘信,七月十一日發。

  五日晴。上午寄朱騮先信索顧頡剛函。寄市教育局講演稿。寄北京北新局稿一篇。

  六日曇,午後晴。得有麟信,七月二十五日發。下午雨一陳。夜朱輝煌來,假以泉卅。李光藻亦至。

  七日星期。晴。上午轉寄紹原《語絲》一四一期。寄有麟信。下午寄三弟信。

  八日晴,午後雨。下午得矛塵信,七月卅日發,晚復。得朱騮先信附顧頡剛函。晚陳延進來。

  九日曇。上午得三弟信,七月卅一日發。午後小雨。下午寄?參化信並演講稿。寄滬北新書局稿三種。晴。朱輝煌來別。夜雨。

  十日曇,下午雨。夜寄淑卿信。寄三弟信。

  十一日曇,午晴。立峨來。午後同廣平往前鑒街警察四區分署取遷入證。出至西堤買消化藥一瓶,四元五角,在亞洲酒店夜餐。夜陳廷進來,並交謝玉生連州來信,四日發。澡身。

  十二日曇,午後晴。得春台信,廿八日漢發。得淑卿信,廿七日發。得未名社所寄《孝行錄》一部二本,《莽原》十三期兩本,廿八日發。得上海北新局書總帳,一日發。下午修補《六醴齋醫書》。晚蔣徑三來。

  十三日曇,午晴。下午同廣平往共和書局商量移交書籍。在登雲閣買《益雅堂叢書》一部廿本,《唐土名勝圖會》一部六本,甚蛀,共泉七元。晚浴。

  十四日星期。晴。上午收共和書局信。下午黎仲丹來。陳延進來,托其致立峨信。張襄武同其夫人許東平及孺子來,並市酒肴見餉,夜去,贈以英譯《阿Q正傳》一本,其孺子玩具一串也。

  十五日晴。上午至芳草街北新書屋將書籍點交於共和書局,何春才、陳延進、立峨、廣平相助,午訖,同往妙奇{季}香午飯。李華延來,未遇,留片而去。

  十六日雨。上午立峨來。

  十七日晴。上午立峨來。午後寄紹原信。寄靜農、霽野信。下午修補《六醴齋醫書》訖。晚陳延進來,並以攝景一枚見贈。寄矛塵信。夜浴。

  十八日晴。下午得臺靜農信,附鳳舉箋,八月一日發。晚蔣徑三來。

  十九日晴。上午蔣徑三見借《唐國史補》。得霽野信,四日發。下午同春才、立峨、廣平往西關圖明館照相,又自照一象,出至在山茶店飲茗。寄李小峰信。夜沐。

  二十日雨。晨寄張鳳舉信。午後風。春才、立峨來。晚大風雨。

  二十一日星期。曇。上午得三弟信,十五日發。下午晴。晚寄靜農及霽野信。寄淑卿信。寄三弟信。

  二十二日晴。終日編次《唐宋傳奇集》,撰札記。

  二十三日晴。仍作《傳奇集》札記。夜浴。

  二十四日晴。仍作《傳奇集》札記,大旨粗具。

  二十五日晴。下午蔣徑三為持伏園書篋來。晚立峨、春才來並交照相。

  二十六日晴。無事。牙痛,服阿司匹林片二粒。

  二十七日晴。無事。夜服補寫丸一粒。

  二十八日星期。晴。上午黎仲丹來。夜對河樓屋失火小焚。

  二十九日晴。午後立峨來。夜浴。

  三十日黎明暴風雨,時作時止終日。

  三十一日曇,午後小雨,下午晴。理髮。晚立峨來。夜雨。

  

九月[編輯]

  一日晴。無事。

  二日晴。晚寄淑卿信。

  三日晴。晚立峨來,付以泉百。

  四日晴。星期。無事。

  五日雨。下午寄小峰信於上海並稿。寄語絲社稿。

  六日晴。無事。

  七日晴。上午立峨、漢華買雞魚豚菜來,作饌同午餐。

  八日晴。下午蔣徑三來。立峨來並以攝景一枚見贈。晚黎仲丹贈月餅四合。

  九日晴。無事。

  十日舊曆中秋。晴。下午陳延進來,贈以照相一枚。夜纂《唐宋傳奇集》略具,作序例訖。

  十一日星期。晴。下午蔣徑三來,同往艷芳照相,並邀廣平。閱書坊。在商業書店買英譯《文學與革命》一本,泉七元,擬贈立峨。

  十二日曇。下午寄謝玉生信。寄淑卿信。寄上海北新書局帳目。寄北京語絲社稿兩篇。晚立峨來,贈以書。夜呂君、梁君來訪。

  十三日晴。晚延進、立峨來。

  十四日晴。上午得三弟信,五日發,夜復。

  十五日晴。作雜論數則。夜浴。

  十六日晴。上午以《奐卿傳》寄還王以剛。以《朝華夕拾》定稿寄未名社。寄北京語絲社信並稿。得姜君信。托阿斗從圖書館買《南海百詠》一本,二角;《廣雅叢刊》中之雜考訂書類十三種共二十四本,泉六元七角五分。下午得小峰信,十日上海發。大風,微雨即霽。晚立峨及李君來。

  十七日晴,風。晚董長志來並交卓治信,七月十一日巴黎發。陳延進來。蔣徑三來。夜復姜仇信。寄小峰信並《唐宋傳奇集》序。

  十八日星期。晴。夜寄語絲社信。寄滬北新稿。始整行李。

  十九日晴。上午寄崔真吾信。寄王方仁信。晚得翟永坤信二封,八月廿二、廿九日發。

  二十日小雨。上午復翟永坤信。寄矛塵信。得臺靜農信,八日發。

  二十一日曇。午後春才、立峨來。

  二十二日小雨。無事。

  二十三日曇。下午寄語絲社稿。寄靜農、霽野信並《夜記》一篇,照相四枚。寄淑卿信。晚陳延進來。

  二十四日晴。午後同廣平往西堤廣鴻安棧問船期。往商務印書館匯泉。往創造社選取《磨坊文札》一本,《創造月刊》、《洪水》、《沈鍾》、《莽原》各一本,《新消息》二本,堅不收泉。買網籃一隻歸。晚蔣徑三來。

  二十五日星期。曇。上午得靜農及霽野信,十七日發,下午又得霽野信,十四日發。下午暴風雨。晚立峨來。徑三來並贈茗二合,餅乾一大箱。夜復靜農、寄野信。寄共和書局信。

  二十六日曇。上午寄語絲社稿。下午雨。立峨來,交以泉五十。晚關生、長志來。

  二十七日曇。午同廣平由廣鴻安旅店運行李上太古公司"山東"船,立峨相送。下午發廣州。夜半抵香港。

  二十八日曇。泊香港。

  二十九日晴。下午發香港。

  三十日晴。午前抵汕頭,下午啟碇。

  

十月[編輯]

  一日晴,傍晚暴雨一陣。

  二日星期。小雨,上午霽。

  三日晴。午後抵上海,寓共和旅館。下午同廣平往北新書局訪李小峰、蔡漱六,柬邀三弟,晚到,往陶樂春夜餐。夜過北新店取書及期刊等數種。玉堂、伏園、春台來訪,談至夜分。

  四日晴。午前伏園、春台來,並邀三弟及廣平至言茂源午飯,玉堂亦至。下午六人同照相。大雨。小峰及夫人來,交泉百及王方仁信,八月十八日發。三弟交來鄭泗水信,紹原信二,謝玉生信,鳳舉及靜農信,未名社信。夜欽文來。得小峰招飲柬。

  五日雨。上午寄靜農、霽野信。寄季市信。寄淑卿信。欽文來。伏園、春台來並贈合錦二合。午邀欽文、伏園、春台、三弟及廣平往言茂源飯。訪呂雲章,未遇。往內山書店買書四種四本,十元二角。下午往三弟寓。夜小峰邀飯於全家福,同坐郁達夫、王映霞、潘梓年、欽文、伏園、春台、小峰夫人、三弟及廣平。章錫箴、夏?尊、趙景深、張梓生來訪,未遇。夜朱輝煌來。

  六日曇。上午郁達夫、王映霞來。元慶、欽文來。午達夫邀飯於六合館,同席六人。午後訪梁君度。下午小雨。往三弟寓。看屋。

  七日曇。上午李小峰來。下午呂雲章來。陸錦琴來。晚邀小峰、雲章、錦琴、伏園、三弟及廣平飲於言茂源,語堂亦至,飯畢同觀影戲於百新[星]戲院。寄立峨信。

  八日晴。上午從共和旅店移入景雲里寓。得季市信,七日發。下午往內山書店買書三種四本,九元六角。夜同三弟、廣平往中有天飯,飯訖至百新[星]戲院觀影戲。

  九日星期。晴。下午小峰、衣萍來。夜邀衣萍、小峰、孫君烈、伏園、三弟及廣平往中有天夜餐。

  十日晴。下午往內山書店買《革命芸術大系》一本,一元。夜雨。

  十一日小雨。午達夫介紹周志初、胡醒靈來訪。午後同三弟往商務書館買《人物誌》一部一本,四角;《夷堅志》一部二十本,七元二角。往浙江興業銀行訪蔣抑卮,則已赴漢。西諦贈《世界文學大綱》第四本一本。

  十二日曇。午得魯彥信。午後寄季市信。寄淑卿信。訪章錫琛,遇趙景深、夏?尊。往內山書店買書六本,共泉十五元。晚小峰及其夫人及曙天來訪,同往中有天晚飯,乃衣萍邀,坐中共六人,為小峰、漱六、衣萍、曙天、廣平、我。飯畢又往內山書店買書兩種,四元四角也。

  十三日晴。上午得卓治信,九月十九日巴黎發。午後秋芳來。雲章、平江來。

  十四日晴。下午寄未名社信並書款八十元。寄淑卿信並照相兩枚。寄立峨《野草》一本,《語絲》三本。夜黎錦明、葉聖陶來。十五日晴。上午得有恆信。得敬隱漁信。午後復魯彥信。寄欽文信。下午同春台、三弟及廣平訪紹原於泰安棧,並見其夫人,傍晚五人同至北新書局,邀小峰同至言茂源夜飯。

  十六日星期。晴。下午王方仁來,未見。達夫來。夜小峰邀飲於三馬路陶樂春,同席為紹原及其夫人、小峰夫人、三弟、廣平。

  十七日晴。午得黎錦明信。得謝玉生信。得季市信。午後往內山書店買《偶象再興》一本,二元二角。下午紹原來。晚小峰及其夫人來。得翟永坤信。得霽野信。得立峨信。夜紹原及其夫人招飲於萬雲樓,同席章雪村、李小峰及其夫人、三弟、廣平。看影戲。

  十八日曇。上午得王方仁信。得欽文信。午後晴。寄霽野信。寄季市信。下午黎錦明來。晚復王方仁信。復欽文信。復謝玉生信。夜章雪村招飲於共樂春,同席江紹原及其夫人、樊仲雲、趙景深、葉聖陶、胡愈之及三弟、廣平。

  十九日晴。下午熊夢飛來。晚王望平招飲於興華酒樓,同席十一人。

  二十日晴。下午王方仁來。晚小峰、漱六來並交泉百。得立峨信,十三日發。得有麟信,十七日發。得淑卿信,十二日發。收翟永坤所寄《奇緣記》一本。

  二十一日晴。上午得季市信。午後寄紹原信。寄立峨信。寄有麟信。寄霽野信並銅版一方。寄淑卿信。寄小峰稿。

  二十二日晴。晨季市來,午同至興華樓午餐。午後往內山書店買《マルス美術叢書》二本,《黑旗》一本,共泉七元一角。夜同三弟及廣平觀電影。

  二十三日星期。晴。上午李式相來,並致易寅村信。衣萍、曙天來。午邀衣萍、曙天、春台及三弟往東亞飯店午餐。下午黎錦明寄贈《破壘集》一本。夜同許希林、孫君烈、孫春台、三弟及廣平往近街散步,遂上新亞樓啜茗,春台又買酒歸同飲,大醉。

  二十四日晴。下午沈仲九來。晚季市來,同至東亞食堂夜飯,並邀三弟及廣平。

  二十五日晴。午後藍耀文、李光藻來,未見。下午李式相來,同至勞動大學演講約一小時。夜同三弟及廣平至日本演藝館觀電影。

  二十六日晴。晨有麟來。上午衣萍、小峰來並交臺靜農、李霽野信各一。得有恆信。午往東亞食堂飯。下午壽山來,夜同至中有天飯。得紹原信。夜半腹寫二次,服Help八粒。

  二十七日曇。午後閱內山書店,買書四本,共泉九元。

  二十八日晴。上午得紹原信並譯稿。下午往立達學園演講。

  二十九日晴。午得未名信二,不知何人。午後同廣平往內山書店買《海外文學新選》二本,共泉一元四角。

  三十日星期。上午得夏?尊信。晚衣萍、曙天、小峰來。

  三十一日晴。上午得淑卿信,二十四日發,又《昆蟲記》二本,書面一枚。午後往內山書店買《昆蟲記》一本,文學書三本,共泉八元。下午方仁來。夜陳望道君來,約往復旦大學講演。

  

十一月[編輯]

  一日曇。上午得有麟信。午後寄紹原信。寄小峰信。寄醫學書局信。下午易寅村來。得小峰信並立莪信,又翟永坤信及文稿。夜雨。

  二日晴。上午劉肖愚、黃春園、朱迪來,未見。午蔡毓驄、馬凡鳥來,邀往復旦大學演講,午後去講一小時。得小峰信。下午往內山書店買《芸術と社會生活》一本,價五角。晚劉肖愚等來。達夫及王映霞來。復有麟信。寄淑卿信。夜食蟹。

  三日晴。上午得季野信,十月廿六日發。午後雨。晚寄還勞動大學講稿。寄季野信並稿一篇。汪靜之贈《寂寞的國》一本。

  四日晴。上午得易寅村信。元慶來。得霽野所寄《莽原》。得淑卿所寄《語絲》。下午雨。晚衣萍、小峰、漱六來。夜出街,買《日本童話選集》一本,三元四角。

  五日晴。午後同廣平往內山書店,見贈《青 空之梢 》一本。得有麟信,四日發。夜同三弟及廣平往奧迪安大戲園觀電影。

  六日星期。晴。上午?尊來邀至華興樓所設暨南大學同級會演講並午餐。午後閱書鋪,買石印《耕織圖》一部,一元,又雜書數種。下午得紹原信並稿。

  七日晴。上午得矛塵信,六日發。得淑卿信,十月二十八日發。李秉中及其友來。午後往勞動大學講。語堂來,未見,留贈紅茶四瓶。晚往內山書店買《文學評論》一本,二元。得有恆信。

  八日曇。午李秉中、楊仲文來,並邀三弟及廣平至東亞食堂午餐。寄矛塵信。寄紹原信。寄小峰信。

  九日晴。上午得有麟信。午後李秉中來。鄭伯奇、蔣光慈、段可情來。下午得小峰信。得淑卿信,三日發。夜食蟹飲酒,大醉。

  十日晴。午後李秉中來。下午大夏大學學生來。小峰、衣萍來。中華大學學生來。晚邀衣萍、小峰及三弟往東亞食堂夜餐,餐畢往內山書店買《文學論》一本,《外國文學序說》一本,《日本原始繪畫》一本,共泉七元六角。夜濯足。

  十一日晴。晨得立峨信。得梁式信。季市來。午邀季市往東亞飯店飯,又同至內山書店買書二本,共泉四元。寄立峨書二本。寄小峰稿。下午得季野信,四日發。得陳煒謨所贈《爐邊》一本。王方仁來。

  十二日晴。上午達夫來。得紹原信並稿。午後同三弟往北新書局訪小峰。在廣學會買英文《世界文學》四本,擬贈人,共泉五元。得翟永坤信並文稿。

  十三日星期。晴。上午欽文來,午同至東亞食堂午餐,並邀三弟。

  十四日曇。午後欽文來。季市來。往勞動大學講。晚季市邀往東亞食堂夜餐,並邀三弟及廣平。

  十五日晴。上午得李秉中信片,十二日長崎發。午後寄小峰信。寄紹原信。寄立峨信。寄淑卿信。晚得小峰信,附杜力信,又泉百,書二種,即復。

  十六日曇。下午往光華大學講。得秋芳信十三日紹興發。夜食蟹。

  十七日晴。晨得紹原信並稿,附致小峰函。午得有麟信。午後寄小峰信,附紹原函。寄梁式信。寄有恆信。寄水電公司信。下午往大夏大學演講一小時。收淑卿所寄書三包,共十八本。

  十八日曇。上午得紹原信並稿。午後朱斐、李立青來。下午往內山書店買書五本,共泉八元八角。買布人形一枚贈曄兒。晚得淑卿信,十三日發。

  十九日雨。上午得秉中信。得淑卿信,九日發。午後寄翟永坤信。寄淑卿信。下午鄭、段二君來。晚邀孫君烈、許希林、王蘊如、三弟、曄兒及廣平往東亞食堂夜餐。

  二十日星期。雨。午後往內山書店買書三本,四元四角。

  二十一日晴。上午寄紹原信。午元慶來。午後得小峰信及《語絲》。得李秉中信片。下午得小峰信。

  二十二日晴。上午復秉中信。得有恆信。午後寄小峰信。寄立峨刊物四本。下午往內山書店買《思潮批判》、《コゴオ》、《愛蘭情調》各一本,共泉三元七角。得淑卿信,十五日發。得江石信。夜寄小峰信。寄璇卿信。

  二十三日晴。下午得小峰信,附真吾信。得璇卿信並書面畫一枚。晚得田漢信,夜復。

  二十四日晴。午後寄小峰信。

  二十五日晴。午後往內山書店買書四本,十元二角。下午紹原來。

  二十六日晴。下午小峰、衣萍、鐵民來。紹原來。晚小峰邀往東亞食堂夜餐,同坐共六人。夜往內山書店買《マメリカ文學》一本,泉二元。托三弟往中國書店買石印本《承華事略》一部二本,一元。

  二十七日星期。晴。上午得立峨信,十九日發。黃涵秋、豐子愷、陶璇卿來。午後托璇卿寄易寅村信。下午望道來。晚李式相及別一人同來。雨。

  二十八日曇。上午寄崔真吾信。下午方仁來,贈以《克訶第傳》一部。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葉漢章信。晚得小峰信並《語絲》及《北新》。

  三十日晴。午後往內山書店買《英國文學史》、《英國小說史》、《版畫 作 人 》各一本,共泉十元二角。托三弟往有正書局買《漢畫》兩本,價一元三角,甚草率,欺人之書也。晚邀王馨如、三弟、曄兒及廣平往東亞食堂夜餐。

  

十二月[編輯]

  一日曇。上午有麟來,午邀往劉三記飯,並三弟及廣平。

  二日晴。午得易寅村信。午後有麟來,贈板鴨二隻。得立峨信,十一月二十四日發。收淑卿所寄圍巾一條,十月二十八日付郵。夜得紹原信。

  三日晴。晨複葉漢章信。寄淑卿信。午三弟為取來豫約之《說郛》一部四十本,價十四元。收汪靜之寄贈小說一本。收小峰所寄期刊四本。晚得張仲蘇信。收春台所贈《貢獻》一束。夜閱市。

  四日星期。曇。午後葉聖陶來。下午公俠來。夜理髮。

  五日曇。上午得矛塵信。得紹原信片。午收李秉中所寄《The Woodcut of To-day》一本,其直五元。午後有麟來。下午得小峰信並泉百,即復。晚黎錦明來。夜往內山書店買書五本,共泉十三元二角。雨。

  六日曇。午後有麟來。下午小峰、衣萍、曙天來,晚往東亞食堂飯,並邀廣平。

  七日晴。午後有麟來,付以致蔡先生信。

  八日晴,冷。下午達夫來。夜寄小峰信。得崔真吾信。

  九日晴。午後有麟來。下午往內山書店。晚得立峨信,二日發。

  十日晴。上午得周志拯信,午後復。寄易寅村信。復張仲蘇信。復紹原信。復矛塵信。晚璇卿來。得卓治信,十一月二十一日發。

  十一日星期。晴。午李式相來,未見,留易寅村信而去。下午有麟來。

  十二日晴。午後有麟來。曙天來。下午得小峰信並《莽原》合本二本,即復。雲章來。夜小雨。

  十三日晴。午得淑卿織背心一件,十一月二十八日寄。下午潘漢年、鮑文蔚、衣萍、小峰來,晚同至中有天飯。得有麟信,昨發。夜雨。

  十四日雨。午璇卿遣人來取關於展覽會之文稿去。下午同廣平往內山書店買書四種,共泉四元四角。

  十五日曇。午得謝玉生信並泉七十元,四日發。得紹原信,十四日發。午後璇卿偕立達學園學生來選取畫象拓本。晚得北大廿九周紀念會由杭州來信。

  十六日曇。午後得霽野信。欽文來並贈茗二合,小胡桃一包。得衣萍信。得季市信。得淑卿信,七日發。晚得招勉之信。得葉紹鈞信。夜濯足。

  十七日曇。午後欽文來,並同三弟及廣平往儉德儲蓄會觀立達學園繪畫展覽會。買衛生衣等。晚邀璇卿、欽文、三弟及廣平往東亞食堂夜餐。得立峨信,九日發。林和清來,未遇。夜雨。

  十八日星期。雨。午後複葉聖陶信。下午林和清來。得小峰信並《語絲》、《北新》、《真美善》,即復並稿。晚收大學院聘書並本月分薪水泉三百。

  十九日晴。上午寄謝玉生信。寄紹原信。寄淑卿信。午得邵明之信,十五日南通發,午後復。寄招勉之信。寄小峰信並稿。寄未名社望藹覃象九百五十張。下午往內山書店買《自我經》一本,三元。又買《ラ----ル之草》一本,價同上,贈廣平。衣萍、曙天來。晚得立峨信,十四日香港發。

  二十日晴。午後葉鋤非來。同廣平往佐藤牙醫生寓,未見。晚林和清來,有麟來。

  二十一日晴。午後衣萍來邀至暨南大學演講。晚語堂來。夜雨。

  二十二日晴。午季市來,同往內山書店買《鳥羽僧正》一本,二元。又至一鞋店買《 太郎》一本,一元三角。次往劉三記午餐。下午同廣平往密勒路佐藤牙醫寓。晚璇卿來。得秋芳信,十七日發。

  二十三日晴。午後有麟來。買書櫃一個,泉十元五角。下午方仁來。

  二十四日晴。上午有麟來。午寄葉聖陶信並稿,即得復。午後同廣平往佐藤醫生寓。晚往內山書店買書三本,共泉六元四角。夜得紹原信,附致小峰函一封,即轉寄。

  二十五日星期。晴。下午得小峰信及《語絲》,即復。晚同三弟及廣平閱市。

  二十六日曇。上午得韋素園及叢蕪信,十六日發。得矛塵信並稿,二十五日發,下午復。有麟來。復紹原信。

  二十七日晴。午寄水電局信。寄葉聖陶信並還書。午後秋方及其弟來。許詩荀來。下午衣萍、小峰來,交泉百。曙天、漱六來。夜往內山書店取《世界美術全集》第7冊一本,一元六角。又買《歐洲近代文芸思潮論》一本,四元七角。

  二十八日晴。上午寄謝玉生書兩本,照相四張。下午劉小愚來。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霽野信,二十二日發。午後寄素園、叢蕪信。寄謝玉生信。下午寄還暨南大學陳翔冰講稿。得矛塵信。得季市信。得芳子信,三弟持來。得吳敬夫信。晚得小峰信並《唐宋傳奇集》二十本,舊稿一束,甘酒一皿,即復。得淑卿信,二十二日發。

  三十日晴。下午璇卿來。得紹原信。得季市所寄曆日一本。夜有麟來並贈餅餌四個。復紹原信。復季市信。

  三十一日晴。午後同三弟及廣平訪李小峰。在天福買食物五元。在廣學會買《英國隨筆集》一本贈三弟。晚李小峰及其夫人招飲於中有天,同席郁達夫、王映霞、林和清、林語堂及其夫人、章衣萍、吳曙天、董秋芳、三弟及廣平,飲後大醉,回寓歐吐。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