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513 (1700-1725).djvu/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此頁尚未校對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神異典

 第二百九十四卷目錄

 靜功部彙考二

  參同契陰陽精氣章 君子居室章 晦朔合符章 爻象功用章 養性立命章

  二氣感化章 關鍵三寶章 傍門無功章 流珠金華章 如審遭逢章 奼女黃芽章

  男女相胥章 四者混沌章 卯酉刑德章 君子好逑章 聖賢伏煉章 法象成功章

  鼎器妙用章 補塞遺脫章 自敘啟後章

神異典第二百九十四卷

靜功部彙考二

《參同契》
上陽子注

《陰陽精氣章》

乾坤剛柔,配合相包。陽秉陰受,雄雌相須。須以造化, 精氣乃舒。坎離冠首,光映垂敷。元冥難測,不可畫圖。 聖人揆度,參序元基。四者混沌,徑入虛無。六十卦周, 張布為輿。龍馬就駕,明君御時。和則隨從,路平不邪。 邪道險阻,傾危國家。

上篇十四章煉丹次第首尾已明。此篇重述細微逐章,條例迺九還大丹之合用。後學必須深造,不可依違苟且,恐差毫髮,則不成丹。上陽子分此中篇,為十五章者,列其十五事也。此章獨明陰陽精氣四者,何謂乾剛坤柔。孔子翼曰:乾,陽物也。坤,陰物也。陰陽合德,而剛柔有體。以體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故夫乾之為德,剛健中正,純粹之精也。坤之為德,柔順利貞,君子攸行。是乾坤配合者,金丹之道也。惟君子為能攸行,小人反是。昔孔子曰:吾未見剛者。或對曰:申棖。子曰:棖也,慾焉得剛,剛之義大矣哉。小人強勉,一時剛健,又豈能中正。既不得中正,又焉能純粹以精也耶。剛之為物,乾也。動而直,故易知。柔之為物,坤也。動而闢,故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親則功成,可大可久,此聖賢之德業也。能成位乎。剛柔之中者,其金丹之道乎,所以乾陽之德主乎秉與,坤陰之德專乎含受。蓋雄雌相須憑精,GJfontGJfont舒,布要雌雄。翼曰:精GJfont為物,遊魂為變。為物者,順行而生,生人生物也。為變者。逆用而成,成佛成仙也。何謂坎離,冠首。夫乾剛交坤,乾乃中虛而為離。坤柔承乾,坤乃內實而為坎。是以坎離繼乾坤,而為陰陽之首,且得剛柔之正。離中日光,坎中月耀。垂輝於下,元妙杳冥,難可測識,不可畫圖。惟聖人為能揆度,而《參贊序》述其元基,此義與前元精眇難睹,推度效符證意同,何謂四者混沌。蓋陰陽精GJfont,四者包於虛無之竅。乃行六十卦,張布以為輿也。坤為牛,為輿乾,為龍,為馬,是乾坤合德。而龍馬就駕,天下治平,而明君御時也。金液還丹,與是同道,何哉。蓋龍為東方木汞,馬即南方砂火,龍馬得西方之金虎,以生北方元武之水。故凝精合GJfont而成形就駕矣。和則隨從,路平不邪者,明君之御政。若行於大路,不勞擾於民和,氣隨時應,稍有不由,正路或更,邪佞以蔽賢嫉能,其國將危矣。故九齡往而國忠進,安史始萌;秦檜用而岳飛亡,燕雲莫復。正人力為國者,惟恐國之權不在君。小人只為身者,惟恐國之柄不屬己。君子小人,無世不有。君子當和而容小人,小人宜隨而從君子,則國無傾危,而天下治矣。比之修煉,以和為先,和則事皆隨,心而應。翼曰:和兌之吉,行未疑也。事既和,己必正其心,必誠其意,必防其虞,則無險阻而不傾喪其丹。毫髮之差,可不慎乎。後四者混沌章,重明四者尢詳。

《君子居室章》

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為萬乘之 主。處九重之室,發號出令,順陰陽,節藏器,俟時,勿違。 卦月。屯以子申,蒙用寅戌。餘六十卦,各自有日,聊陳 兩象,未能究悉,立義設刑,當仁施德。逆之者凶,順之 者吉。按曆法令,至誠專密,謹候日辰,審察消息。纖芥 不正,悔吝為賊,二至改度,乖錯委曲,隆冬大暑,盛夏 霜雪,二分縱橫,不應漏刻,水旱相代,風雨不節,蝗蟲 湧沸,群異旁出,天見其殃。山崩地裂,孝子用心,感動 皇極,近出己口,遠流殊域,或以招禍,或以致福,或興 太平,或造兵革。四者之來,由乎胸臆,動靜有常,奉其 繩墨,四時順宜,與GJfont相得,剛柔斷矣。不相涉入五行, 守界不妄,盈縮易行周流,屈伸返覆。

此章最為入室之初,防閑細密,煉丹之難等等。如是聖人特以君子喻之。故翼之繫辭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況其邇者乎。又曰: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又曰: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擬議以成其變化。上陽子曰:道本無言,非言,何由顯道。謂無言者,有德之士言不可以不慎也。況行道修丹之士乎。老子曰: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故逞乾慧無所知者,其發言論辯,無非求知也。真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