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紀要 (四庫全書本)/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古今紀要 卷二 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紀要卷二
  宋 黄震 撰
  西漢
  髙祖寛大長者扶義而西 約法三章 秋毫無擾此得天下根本處 始入關受懷王命 還定三秦如懷王約岀關以東則為義帝討賊此取天下有名處 初破嶢關聽張良計㗖以利復攻之 入關留止秦宫聽張良樊噲諫還㶚上 羽奪關中欲攻羽聽蕭何諫收用巴蜀 初入巴蜀聽張良計燒棧道示無東意 既入聽蕭何説拜韓信大將軍聽韓信計還定三秦既還定聽董公説東伐楚伐而敗欲立六國聽張良計銷印 入關收兵欲復東用轅生説南出武關堅壁勿戰 楚既㧞成臯欲捐之用酈生説謀收敖倉韓信請為假王用張良諫拜真王 既分鴻溝欲
  西歸用張良計追滅羽 婁敬說都長安未從聽張良説即日西駕此規取天下曲折處亦其知人能聽處 初入關盡除苛法過魯祠孔子此於秦後再造人極處 偽遊雲夢叛者九起得天下後第一失處溺冠騎項四皓兩生不屑用叔孫通雜就秦儀終漢不見帝王之盛大封同姓致七國之變械繫蕭何終漢不體貌大臣誅醢信越終漢少恩婁敬諫伐匈奴不聽卒不免聽其和親終漢困 凡皆不學未知所於匈奴 以維持天下處
  蕭何佐命功臣 漢相最優 正與髙祖合不學而性明達 本刀筆吏而不刻漢大抵以法令為師自何始 收圖書諫攻羽 鎮撫關中薦韓信關中天下根本髙帝疑何最甚 方帝距京索間非用鮑生計遣子弟詣軍何幾族及自將邯鄲非用召平計悉家財佐軍何幾族其後自將擊黥布非用說客計買田宅自汙何幾族 帝出關東而關中動息必窺之何常設詐免死稍請死則械係已及蓋惟恐何得人心
  張良本戰國䇿土資質 一時最優 嘗學禮報秦之仇 非髙祖明達不能用子房非子房髙祖豁達中有失 分明子房用髙祖 保身是其餘事 所謀無一事不關成敗 破嶢關諫止宫㑹鴻門 燒棧道 遺羽書 諫立六國 王韓信 追項羽捐關東於信布越都關中 封雍齒定太子 然皆智巧警敏之事 至不殺子嬰約法三章 不受牛酒入關之初氣象一新關係天命人心向背處皆帝發之良不及此 前軰言縁圯上人頗聞道緒餘愚意兵法只是隂謀之書未必聞道但良天資髙善用之傑士也
  韓信登壇言楚漢得失規模已定 天下皆其所取漢王彭城敗還頼信擊楚京索間楚不能西還定三秦根本立 破魏 破伐夏説背水破趙 下燕 囊沙破齊 斬龍且楚氣索矣 用
  兵後世莫及 無反心 報漂母等志願已足武渉蒯通力説不動 假王取禍又固陵之期不至帝姑少忍以濟事 楚滅即奪齊
  董公遮説數語非良平所及關渉最大 漢縁此可取天下功第一 髙帝後不用必隱士不肯為漢用 但乗時為名教一言 班氏合立傳一時謀臣中都料匠也
  曹參苦戰七十餘 天下方定逺相齊國故不見疑亦未必非帝有心逺之 得盍公清凈之説治齊後相漢亦只相齊規模 蕭規曹隨清凈畫一雖非開濟之道不作聰明不求勝前人最為賢德亦隱然之功
  彭越專主燒楚積聚又得十餘萬斛給漢楚食盡而敗是分幹取羽之一事徹頭 扈輙欲反越不聽太僕誣告之吕氏又誣之可哀
  黥布以少擊衆常為楚先鋒 楚擊齊不往 彭城破不救 羽怨之遂與隨何歸漢得九江㑹陔下 專是勇 智不足為薛公所料
  樊噲諫留秦宫 直入漢帳下 排闥 吕氏親髙帝命立斬之 請兵横行見斥 壮士灌嬰為吕氏將兵榮陽而與絳侯同謀 知義初誅項王 定具 定淮北 亦壮士夏侯嬰號滕公 釋韓信 護惠帝 自髙至文四世驂乗
  酈啇定七十三縣 令其子給吕禄蒯通一言喪三雋 烹食其敗田横 驕韓信盧綰以舊恩封 以狐疑叛 王燕共攻陳豨因趙勝之説令范齊貳於豨叛入匈奴呉芮番陽令甚得江湖間人心 率百越助入關王衡山漢徙王長沙傳五世 享國最久酈食其擇主而事 説陳留 下敖倉 知形勢立六國不能利韓信攻齊 不如情理陸賈造新語訢南粤
  叔孫通采秦儀制禮 立原廟 進大猾 只諫易太子一事正
  婁敬説都長安 説冐頓休兵和親
  朱建初辭辟陽侯後受其金葬母為之掉舌死
  傅寛以魏五大夫從至覇上定三秦 破齊擊陳豨皆從
  周緤戰有利不利無離上心
  靳歙以中涓從攻濟陽 戰藍田 略梁地下邯鄲 定江陵 擊陳豨皆從
  周昌諫易太子故令相趙 吕氏殺趙王後謝病三嵗卒
  趙堯因機奪昌御史大夫
  季布與丁公事同頼朱家言滕公免 廷折樊噲以諾聞 俠 曹邱生得逞其辯文帝不用欒布義士哭彭越
  田叔孟舒髠鉗隨趙王 舒守雲中免叔言舒知士卒罷弊不忍出言争死敵文帝復使守雲中 叔案梁勸景帝無以梁事為問 相魯王好獵相常暴坐故不失出 相魯卒官魯以百金祠少子仁不入曰義不揚先人名
  陳平姦詐小人 劉項之爭只間疎楚君臣一事然是時楚勢已蹙范增素非諫行言聽者初無補成敗徒間疎于漢君臣 天下甫定教髙祖偽逰叛者九起 髙帝既崩阿吕后王諸吕幾亡漢端居深念時亦自無䇿頼陸賈𫝊㑹將相周勃為將誅諸吕平為相亦與竊安漢之名不知漢之有此不安者皆平之罪 對文帝言宰相之職乃以大言勝周勃平於此語無毫髪之實尤見其姦誤漢極多漢初罪魁
  漢初自立者附見
  陳勝呉廣 秦發閭左戍漁陽勝廣皆為屯長失期法斬以等死自王廣為假王監擊榮陽田臧等矯殺之勝之御荘賈亦殺勝凡王六月而所遣侯王將相卒滅秦初勝故人傭耕者發舒妄言勝誅之故無親勝者
  項羽 救趙入關楚漢雌雄已决救趙以力坑降卒二十萬入關以德約法三章但欲伯天下念慮未嘗到一統天下之事既滅咸陽而都彭城既復彭城而割榮陽既分鴻溝而東歸羽皆自謂按甲休兵之時不知漢王必欲得天下而後已一時人才棄楚歸漢者皆知天下所歸范增亦知之而必欲殺漢王其愚可笑
  魏 魏人共立咎為秦所圍咎為民約降而自殺豹復立叛楚歸漢復畔去韓信擊虜之
  齊 田儋王齊章邯擊殺之田榮攻殺項王所立齊及濟北膠東三齊而自立羽怒攻之榮為平原民所殺田横復立榮子廣為漢所滅横走海島漢召之與客五百人皆自殺
  韓 韓王信擊楚所立鄭臣漢因王之後以信壮武徙備胡數與匈奴和解漢疑其貳責之信降匈奴後為漢所殺
  張耳陳餘耳餘初為刎頸交陳渉起相與謁之同武臣略趙即畔渉而立臣臣見殺復立趙歇秦攻趙鉅鹿餘在外不敢救耳讓之由此隙項氏王耳常山餘敗之耳歸漢與韓信擊斬餘初武臣為燕所虜有厮養説燕以耳餘各欲自王利武臣之死燕遂歸之是厮養知其心 勢利之交耳為趙王敖其子也
  惠帝元年吕后殺趙王以戚姬為人彘帝由是成疾日飲酒為滛樂不聽政 曹參為相一遵何約束 帝築複道叔孫通諫帝懼通請為原廟四年 未幾崩吕太后稱制用平勃計王吕氏四人産為相國禄為將軍劉氏子孫殺之殆盡 八年太后崩諸吕欲為亂陸賈交歡平勃與劉章誅之迎立代王是為文帝
  王陵太后欲王諸吕陵對以非約 廷争不見容杜門十年薨可謂社稷臣 初陵母伏劒使專意事漢
  周勃重厚少文 入北軍誅諸吕 安劉氏迎立文帝
  陸賈太后王諸吕因以病免 諸吕謀亂𫝊㑹將相以誅之 亷耻 忠赤 功極大 東萊曽議其分財諸子為敗風俗此時賈避吕氏不仕當取此處 况三代後首説詩書功尤大
  劉章齊王肥之子 吕后之存獨憚之 手誅諸吕 初謀立其兄故文帝薄其賞
  文帝盡除收孥相坐律令 明習國家事 問决獄錢榖數 呉公治平第一召為廷尉元年 開藉田除誹謗妖言之罪 賜民田租之半二年 除盗鑄錢令五年 賜民田租之半 賜三老孝弟力田亷吏帛以户口率置三老孝弟力田常員與匈奴和親十二年除肉刑除田租十三年 詔民食不足令愽後元年勞軍細柳拜亞夫中尉後六年 上躬修元黙而將
  相皆舊功臣議論務在寛厚告訐之俗易風流篤厚禁網踈闊斷獄數百有刑錯之風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車服無所增益有不便輙弛以利民欲作露臺直百金乃止身衣弋綈尉佗稱帝以德懷之呉王不朝賜以几杖張武受賂更加賞賜專務以德化民右節儉寛厚用人等事日食舉直言賈山直言嘉之 袁盎却慎夫人坐上説 上毎朝未嘗不止輦受言二年 張釋之諫賞嗇夫稱善 犯蹕者欲誅之奏罰金 盗廟環者欲族之奏棄市皆從之二年 賈誼陳治安䇿自是養臣下有節五年 匈奴數為邊患晁錯請募馬徙塞下從之十一年 又用其言入粟拜爵十一年 上思頗牧馮唐因言魏尚以上功差六級削爵即日赦尚復雲中十四年 詔郡國舉賢良上親䇿之十五年右納諫等事薄昭殺漢使令自殺 人告周勃反下廷尉太后言不反復爵邑右嚴處 新垣平詐獻玉杯十六年 賈誼請改制度易服色定官名興禮樂以立漢制更秦法帝謝未遑六年 遺詔短喪右失處蚤建太子欲預正名分 夜拜宋昌只合用漢人有疑大臣心故周勃見囚薄朱虛功有恩怨心興居所以叛除秘柷為民心切新垣平故乗間不可以此病之以亞夫囑後人知人張蒼先帝舊功臣别無長短 自秦時為柱下史漢興專令主計 漢家言律者本之以十月為嵗首色上黑公孫臣言漢土德其符黄龍見蒼罷之其後黄龍見蒼自絀
  申屠嘉剛正 困鄧通學術不足
  周亞夫重厚似勃執正過之 細栁之軍文帝動容拜中尉付以重寄屬後人焉
  賈誼資質好學未純 初欲興禮樂是鋭氣 縁去長沙方知天下未是治安 治安䇿皆是為後世慮 痛哭者一謂侯王過制 流涕者二謂嵗奉匈奴及試為屬國 長太息者六今在者三定經制教太子審取舍禮大臣共為一 言多施行 分齊為六淮南為三諸侯王事 教太子但文帝用晁錯失人耳 審取舍則帝尚德 禮大臣自是大臣有罪自殺 又請立梁王䟽願舉淮南地以益淮陽割淮陽北邊二三城及東郡以益梁 梁足以扞齊趙淮南足以禁呉楚景帝時卒籍以破七國 又諫立淮南王疏云淮南四子分王必有白公報仇之事後四齊果反四齊者膠東西菑川齊南也 正朔服色誼以漢土德數五色黄班固言其疎者以漢火德也自髙帝尚赤至光武終用之 三表五餌賛言其疎注云愛人之状好人之技仁道也信為犬操常義也愛好有實已諾可明十死一生彼將必至此三表也賜之車服以壞其目珍味以壞其口音樂以壞其耳堂宇倉庫奴婢以壞其腹來降者上召之相娯樂以壞其心此五餌也 劉向謂伊管未過 伊以道德維持誼以智謀防患大不同管慮不及後誼皆為後慮青於藍
  張釋之長者 守官 諫用嗇夫 南山石椁 犯蹕盗環 劾太子不下司馬門 復用王生計免 識大體漢廷尉第一
  賈山不能為醇儒言其不專一經非議其行已 至言專欲文帝禮士與之講學此意最好 又諫放 給事穎隂侯為騎末嘗為騎
  馮唐魏尚唐論文帝不能用亷頗尚得復守雲中初尚之守雲中軍士租米盡給士卒出私養錢五日一饗賔客軍吏匈奴逺避去
  衛綰戲車之士文帝以其長者屬景帝為相三年 然初官至相終無可言
  直不疑償金 無兄受謗不自明 景帝時以擊呉楚功為御史大夫
  周仁以毉見 弱袴 景帝時常入卧内終無所言 上賜及賂遺不受
  石奮孝謹 事文景 自髙帝為中涓 長子建最孝謹 少子慶相九年皆武帝
  張叔亦以長者處官 獄事可却却之不可涕泣而封之
  袁盎却坐 攬轡馳峻坂 下趙談以其害己謁申屠嘉媿其不禮 後殺錯 挾術托正晁錯言兵事三 得地形卒服習器用利 當世急務二 守邊備塞勸農力本 又請有才者什伍教之 賢良䇿無理而謟 言三道之要 國家大體以五帝明之臣不及君 人事終始以三王明之臣主俱賢 直言極諫以五伯明之不及其臣 又言削諸侯更法令三篇文帝雖不盡用然竒其才 令教太子文帝致富却從入粟來然徙民守邊只是利誘勢脅 申商之流
  景帝刻深不與七制詔嵗不登民乏食議徙寛大地 文帝時除肉刑定笞律人多死乃令减笞五百者三百笞三百者二百元年 和親二年 夏旱禁右中三四年 詔讞獄中五年 更减笞三百曰二百二百曰一百然刑輕易犯中六年 詔讞獄不當者不為失令先務寛後元年以嵗不登禁内郡食馬粟後二年 詔郡國務農禁采金珠玉後三年 右重農恤民等事 晁錯為内史數請間言事寵幸傾九卿二年 錯請削諸侯地呉楚七國皆反初錯更令三十章諸侯諠譁至是以誅錯為名三年廢薄后六年 兩漢廢后始此周亞夫下獄死後元年 右忌刻之失
  周亞夫堅卧不動 以梁委敵違詔成功 帝廢立太子亞夫為相國爭之不得欲王皇后兄王信王降虜徐靈等五人皆爭之不得謝病免帝言怏怏者非少主臣也卒殺之
  申屠嘉晁錯穿廟堧嘉請誅之不果發憤死自後劉舍陶情軰宰相備位而已
  晁錯教景帝刻薄 更法令 削七國 七國反用袁盎計以錯為説 錯父先自殺鄒陽呉王反諫不從去之梁 梁羊勝公孫詭等隂謀陽不合幾見誅勝等敗梁王頼陽免枚乗諫呉兩書明白過於陽不聽去之梁呉既反復切諫之 景帝召拜宏農都尉不樂復之梁武帝蒲輪召之道病卒 皆有䇿士之風仕驕國不䧟於惡弑父與君亦不從
  武帝雄才大略 内多欲而外施仁義舉賢良仲舒第一議立明堂召申公建元元年初有年號置五經愽士建元五年 令郡國舉孝亷元光元年議不舉孝亷者罰元朔元年 用主父偃計分封諸侯
  五子弟二年 命禮官勸學興禮為天下先乃為愽士置弟子五十人第其髙下補郎中文學掌故自此公卿大夫士吏彬彬多文學之士五年 正歴元年建寅為首改服色定官名恊音律定宗廟百官之儀太初元年謁者行天下賜三老孝悌力田鰥寡等帛及米元狩
  五年 山東水災虛倉廪以賑吏民能假貸者以名聞徙貧民關西衣食仰縣官元狩二年 江南水患以巴蜀粟致江陵吏民賑救者舉以聞元鼎二年 因田千秋言罷方士下詔陳既往之悔征和四年 命金日磾霍光輔幼主後元元年 右武帝好處仲舒對策為江都相建元元年 申公以力行對罷就邸元年 招選文學材智之士多上書自鬻荘助最先進其後朱買臣吾邱夀王相如東方朔枚臯終軍並進用三年 公孫宏對䇿擢為第一宏容悦多詐一嵗中遷至左内史時轅固九十餘亦以賢良徴罷歸元光五年 主父偃嚴安徐樂上書皆拜郎中偃一嵗四遷為中大夫元朔元年 宏封平津侯丞相封侯自宏始宏嫉仲舒遷膠西相徙汲黯右内史五年經費乏令民買爵六年 卜式輸財至御史大夫元狩
  四年 以黯守淮陽請出入禁闥不從五年 千秋數月取宰相封侯征和三年 右用人失處 南夷開於唐䝉 西夷發於相如 兩粤起嚴助朱買臣 朝鮮由渉何遭世富盛動能成功然已勞矣 擊匈奴則王恢始議其後衛霍連年出塞二人並為大司馬自是匈奴遠遁然漢亦士馬物故海内虛耗西域則張騫始通凡三十六國後分為五十六國兵衆分弱無所統一命曰斷匈奴右臂實不能與匈奴相進退萬里相奉徒勞費云又以汗血馬故伐貳師右窮兵處 張湯趙禹作見知故縱監臨部主之法 顔異不入言有腹誹法東方盗起作沈法 巫蠱獄起太子不免焉右濫刑處筭啇車 造皮幣 造白金 筭緡錢 𣙜酒酤置平凖鹽鐵武功爵級十七萬直三十餘萬告緡楊可 酎金株送入財補郎所忠之謀株送者世家富人闘雞走狗盡以為罪入財即為郎 右
  横歛處 起上林苑夀王奏 建元三年 栢梁露盤神明通天之臺千門萬户之宫右土木之侈 獲白麟 得寶鼎得神馬 瓠子歌 芝房歌 赤鴈歌 少翁封文成 欒大封五利皆不驗誅右祥瑞之失 相如遺書勸封禪兒寛賛成之 東巡海上自遼西歴北邊九原元封元年 幸雍北出蕭關自代幸河東四年 南巡江漢遂增封泰山五年 如泰山望祀蓬萊太初元年 東巡海上三年 幸㤗山修封還祀常山天漢三年 東巡琅琊浮海還太始三年 東巡四年右封禪巡遊之失
  董仲舒潜心大業非禮不行 兩相驕主正身率下數上諫爭所居而治 推明孔氏抑黜百家立學校舉茂材孝亷皆自仲舒發之 初為慱士三年不窺園 及去位歸終不問家産業 劉向謂伊吕無以加 歆謂淵源未及游夏班固意蓋主之 仲舒治公羊歆主左氏故有此言 若受命之符引經文尚書白魚入舟及求雨隂陽縱閉等却從公羊中來 或聞知或見知不可專以淵源論 三䇿大要 首篇禮樂教化 任德 正心 立太學 更化二篇舜文勞逸 髙明光大求賢在養士 嵗貢賢 三篇承天意以順命明教化以成性 正法度以防欲 道原出於
  天 用夏之忠 士大夫言財利 按武帝三䇿不合 再䇿之曰子大夫或道世務而未濟考之今而難行是不以初對為然 三䇿之曰文采未加豈惑乎當世之務及條貫未寛統紀未終是不以再對為然 對畢天子以為江都相是又不以三對為然 對江都易王泄庸鍾蠡為越三仁之問云仁人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與孟子對梁惠同 純儒
  汲黯近世社稷之臣 矯制發倉 揖田蚡 揖大將軍 責武帝多慾 責張湯紛更 責孫洪阿諛 諫迎昆邪 東海淮陽皆大治 志在拾遺補闕 武帝不冠不見 淮南寝謀 學黄老好任俠慕袁盎正直諫事
  轅固斥公孫宏謂黄老家人言耳
  申公勸帝力行 二人皆守道之儒
  司馬遷史談六家指要 隂陽衆忌諱然叙四時之犬順 儒者愽而寡要勞而少功然叙君臣父子云云 墨者儉然强本節用 法家少恩然正上下之分 名家使人儉而善失真然正名實道家精神專一動合無形因隂陽之大順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 談道家者流耳 妄論 以不得從封憤卒 遷十嵗誦古文二十而南游江淮上㑹稽探禹穴窺九疑浮沅湘渉汶泗講業齊魯之都 奉使征巴蜀以南談且卒而遷適反泣告以所欲論著於是絶賔客忘室家紬石匱金室之書十年而遭李陵之禍喟然卒成之起黄帝至麟止 作十二紀十表八書三十世家七十列傳几百三十篇藏之名山 副在京師 宣帝時外孫楊惲始述其書行焉 十篇闕注云元成間禇先生補缺作武帝紀三王世家龜䇿日者傳言辭鄙陋按東萊辯十篇非皆無書 其一景紀具在張晏稱後人取班書補之此紀所載間有班書所無者去取詳畧可見 其二武紀獨此篇亡衛宏謂武帝削去兩紀景紀復出者武帝特毁其副者耳武紀必指切尤甚雖民間亦不敢藏 其三漢興以來將相年表其書具在但前缺叙後自大始元年以下禇先生所續 其四禮書叙具在自禮與人起以下草具未成 其五樂書叙具在自凡音之起以下草具未成 其六律書叙具在自書曰七政以下未成 其七三王世家書雖亡略叙所自出未可知賛乃真太史公語 其八傅靳蒯成傳其篇具在張晏謂禇所補非 其九日者傳自余志而著之以上皆本書歐公毎製作必取此讀數過末乃禇所補晏并疑之非 其十龜䇿傳叙具在自禇先生曰以下乃所補耳 班賛云遷據左氏國語采世本戰國䇿述楚漢春秋接其後事訖于大漢其言秦漢詳矣至於采經接傳分散數家之事甚多疏畧或有抵捂亦其渉獵者廣⿰氵専貫穿經傳馳騁古今上下數千載間斯以勤矣又其是非頗謬於聖人論大道則先黄老而後六經序游俠則退處士而進姦雄述貨殖則崇勢利而羞貧賤此其所蔽也然自劉向楊雄慱極羣書皆稱遷有良史之材服其善叙事理辯而不華質而不俚其文直其事核不虛美不隱惡故謂之實録遷學從黄老來為被刑言多激切與經不合縁不見古文尚書周禮左傳
  霍光漢社稷臣 出入禁闥二十餘年未嘗有過受遺詔擁昭帝毎出入下殿門進止不失尺寸訖十三年百姓充實四夷賔服 及廢昌邑立宣帝歸政焉上謙不受前後秉政二十年 然昧於盛滿之戒不知勇退上内實嚴憚之身死而赤族矣
  金日磾著忠孝節 識過於光 光小妻隂謀不忍發覆其宗而日磾殺弄兒全其宗 光以女為后而武帝欲納日磾女後宫不肯 武帝遺詔封光慱陸侯日磾秺侯日磾不受而光受之王忽果飛語云安得遺詔群兒自相貴耳 不以夷人先中國不為群臣所忌 輔政嵗餘薨 子孫七世内侍
  蘇武父名建 三從大將軍出塞 勸大將軍招士武使虜㑹虞常反虜中事連其副張勝併欲降武武自刎復生 衛律刼之武大罵 徙武牧羝北海上李陵説之武以死誓 聞武帝崩哭嘔血朝夕臨留十九嵗因常惠得還 明年武子元以逆誅武頼霍光免 宣帝時復為典屬國 八十餘卒圖形麒麟閣 子通國
  李廣文帝時擊胡有惜不逄時之嘆 景帝時擊呉楚以梁授廣將軍印還不賞 武帝時屢從大將軍無功 青承上意以廣數竒不令當匈奴出東道回遠失期自殺 廣歴七郡四十年賞賜分戲下飲食與士卒共寛緩不苛士樂為用善射無雙虜號飛將軍然終不封侯 蓋自悔殺降云三子當户椒敢皆以勇取敗當户子 武帝專令隨貳師陵欲自當一隊以歩兵五千轉戰二千里無救而降 有李緒者教匈奴漢以為陵而族其家陵遂不歸霍光遺任立政招之云丈夫不能再辱 按陵以漢殺其母為辭然陵海上説蘇武時陵母固未誅
  程不識治軍至明軍不得自使古人以師出以律言之
  公孫𢎞對䇿稱任賢則職治去無用言則事情得不作無用則賦省不妨民百姓富有德進朝廷尊有功上羣臣進罰當則姦止賞賢則勸八者治民之本 仁愛義宜禮履智衛四者治之本道之用 其逄迎處 人主病不廣大尚竊遲之 湯旱桀之餘烈 言西南夷不聽自是不廷爭 諫置朔方見難謝以不知其便若是 其險害處殺主父偃 徙董仲舒 遷汲黯内史 皆欲䧟之死地 好處 給故人賔客無餘財 孝後母 開東閣
  兒寛為内史勸農桑緩刑罰理獄訟 坐殿當罷大家牛車小家擔負以留之 亦循吏之流曲學成封禪 明堂上夀 大可罪
  張湯杜周湯治陳后巫蠱獄及治淮南衡山江都反獄皆窮其根 定律令務深文 造白金五銖錢 籠天下鹽鐵 排啇賈 出告緡令天下事皆决於湯 以懷詐誅 周為張湯廷尉史内深次骨專以人主意為獄 二千石係者百餘人 詔獄至六七萬人 吏所增加十餘萬逐捕宏羊衛皇后弟 刻深遷御史大夫 家巨萬 周酷吏 湯不止酷吏
  衞青霍去病青衞后弟 去病青娣少兒之子 青大將軍 去病驃騎將軍 青凡七擊匈奴斬捕五萬餘級 一與單于戰收河南置朔方郡封九萬六千三百户 去病六擊匈奴斬十一萬餘級降渾邪王開河西酒泉地封萬七千七百户 青小心不敢薦士 蘇建當斬歸之於上去病夸誕匈奴未滅何家為帝令學孫呉云顧方畧如何安用古兵法 青所當單于 去病當
  右地 青擊其全勝 去病乗其已衰 去病又不撫士 優劣可見 武帝好大故去病寵過青兩將軍之出塞封去病而不及青 青已侯而去病方顯 去病日益貴而青日衰 青之禆將
  如李息公孫敖等 去病之禆將如趙破奴皆碌碌無功 二人所將兵力盛亦皆未見智勇過人處 其出塞也青至窴顔 去病封狼居胥禪姑衍 然馬十四萬疋入塞者不滿三萬自是不復擊匈奴矣 青之衰不背青者惟任安
  東方朔紿侏儒 詆舍人 割肉 皆滑稽處 實持正論 以不見用著設客難非有先生論傳稱二篇最善 諫起上林 却董偃 化民有道對乞燔甲乙之帳却走馬且曰上滛侈如此而使民不奢凡皆勁切卓出一時
  張騫使月氏為匈奴所留十餘嵗給大宛得還 歸言在大夏時見卭竹蜀布云得之身毒大夏去漢萬二千里身毒又數千里此其去蜀不逺廼復事西南夷終莫得通後以軍大期廢 復説漢結烏孫斷匈奴右臂遂通西北國為昆明殺奪雖擊斬昆明數萬後遣使竟不得通 自騫以開外國通尊貴妄言無行者轉相效
  李廣利李夫人兄也 期至貳師取馬故名貳師將軍不利益發兵天下騷動 宛貴人殺王與馬還封海西侯 後十一嵗伐匈奴兵敗降為單于所殺
  卜式式輸財而富民莫應其弊告緍 式願死邊而諸侯莫應其弊酎金 後以言鹽鐵船筭竇嬰魏其侯 竇太后從兄子
  田蚡武安侯 王后弟武帝舅灌夫父張孟事灌嬰故冒姓 執仇䧟呉軍性狠使酒 嬰先貴待蚡厚 蚡貴而嬰失勢欲奪嬰田 灌夫尚俠而右嬰屢犯蚡蚡告上族之嬰爭之不得亦棄而蚡以禍卒 按蚡驕多罪 嬰賜金不入家蚡私許淮南王 嬰諫傳梁王 優劣可知但嬰失於交灌夫夫㓙狠使酒激成其禍
  韓安國長者 與王恢爭和親便 所以在武帝時終困 初為梁擊呉又使漢觧梁僣擬之罪仕漢至御史大夫 及為相堕車病免後左遷屯漁陽言匈奴去匈奴入坐遷北平卒
  司馬相如素行不謹 諭蜀為上餙非 開西南夷賦大人意蓋指帝誕謾無稽賊其君勸封禪逄君之惡死猶未已 古以尸諫彼以尸誤國 使縣令負弩誇耀鄉里 小人不足道
  枚臯與相如皆以材幸能自媿其俳倡
  王褒為衛刺史作頌得薦 頌聖主得賢臣 數從獵所幸宫舘輙歌頌及娯侍太子 以文為嬖倖者耳 祀金馬碧雞神道卒
  嚴助武帝置私臣以辨詘大臣 助最先進 初誥田蚡而身救東甌㑹閩越罷兵 閩越復攻南越㑹閩越降使助 南越 淮南諫伐閩越助復諭淮南相結 為友婿富人所辱 請守㑹稽無聞復侍中作賦頌淮南事發誅
  朱買臣嚴助薦進 以東越反覆守㑹稽破東越 怨張湯陵折告湯隂事買臣亦誅吾邱夀王盗起為東郡都尉不稱復侍中難公孫𢎞無得挾弓弩 言汾隂鼎非周鼎 坐事誅
  主父偃上書言九載 八律令一諫伐匈奴推恩分者侯三子弟亦長 説上徙豪民茂陵及置朔方郡 大臣皆畏其口賂遺累千金 始遊燕趙 發燕王定國隂事 趙王乗其相齊出關亦發偃隂事 及齊王懼偃而自殺偃遂誅公孫𢎞主之云
  徐樂傳止載一書 大畧似而駁謂呉楚齊趙為瓦解而秦為土傾使天下無土傾而已故雖有强國勁兵陛下遊燕縱慾而天下無宿憂
  嚴安止一書 云齊晉所以亡六卿大盛也秦所以滅刑嚴文刻欲大無窮也今郡守非特六卿地幾千里非特閭巷甲兵器械非特棘矜以逄萬世之變不可勝諱也 甚中武帝病 後為騎馬令
  終軍棄繻 鋭進 繻者帛邊出入關為符信棄之者示當乗車還 請纓以鋭進殺身請長纓必覊南越王越相吕嘉殺之 對白麟竒木迎合以白麟并角為同本以竒木衆支内附為無外數月越及匈奴各王有降者 論徐偃刻薄 偃矯制使膠東鼓鑄鹽鐵云出疆顓之軍言王者無外何云出鹽鐵何安社稷偃竟伏罷
  公孫賀賀妻衛后姊由是寵 為相不受印綬 子敬聲驕奢下獄賀捕朱安世兾贖之安世告賀隂事父子俱死
  劉屈氂為相與戾太子戰死者數萬人 子妻貳師女共禱祀欲令昌邑為帝屈氂腰斬石慶相九年 醇謹而已車千秋訟太子寃旬月取宰相封侯十二年終不肯有所言鄭當時置驛 四豪之餘風 咸陽孔僅洪羊皆所薦 超和承意不斥臧否 議魏其武安首䑕雋不疑勸暴勝之威行施之以恩 薦刺青州㨁劉澤懼京尹 辯方遂之詐名重朝廷 辭霍氏婚
  桑宏羊均輸 東郭咸陽 孔僅鹽鐵 趙禹與張湯定律令羲縱王温舒 尹齊 楊僕皆酷吏上以為能
  李少君祀竈 繆忌祠太乙 少翁帛書飯牛 游水發根置夀富神君 欒大入海 求其師正錦寶鼎 公孫卿封禪 勇之粤祠 公王帶黄帝明堂圖
  昭帝 遣使問民疾苦始元元年 除田租二年 賢良議鹽鐵𣙜酤均輸秋罷𣙜酤六年 匈奴請和親六年 免口賦勿收更賦逋元鳯四年 勿歛今年馬口錢二年 减口賦錢什三元平元年 年十四知上官桀詐曰光忠臣先帝屬以輔朕毁者坐之後桀等反誅元鳯元年帝崩立昌邑王賀無道乃立宣帝元平元年 傅介子誘斬樓蘭小夫生事
  霍光擁昭立宣 中興漢室進任張安世杜延年王訢 楊敞 蔡義皆相昭帝不足言
  張安世同輔昭宣而宣帝内親安世 謂薦賢豈有私謝 太盛辭禄 子延夀讓户邑杜延年光持刑嚴延年輔之以寛 啓光修孝文時政示以寛儉 舉賢良 議鹽鐵 不當父位
  宣帝自任雜伯 持刑深類景帝 好夸大祥瑞類武帝 詔二千石謹牧養民本始元年 假郡國貧民田地節元年 始親政事厲精為治樞機周宻品式備具 拜刺史守相輙親見問二千石有治理效以璽書勉勵增秩賜金公卿缺則遷次用之二年 池籞未御幸者假貧民 流民遠歸者假公田貸種食 路温舒言治獄之弊置廷尉平四人每秋季讞三年 减鹽價 令郡國嵗上係囚課殿最渤海守龔遂入為水衡都尉北海朱邑為大司農
  並四年 東海尹翁歸髙第為扶風二千石察官屬用法不平者元康元年 頴川黄覇為太子太傅 東郡韓延夀為馮翊神爵四年五年 减口錢五鳯三年 置常平倉四年减民筭三十 圖功臣麒麟閣甘露三年 講五經同
  異立梁邱易大小夏侯書穀梁春秋愽士三年 詔公卿大夫務行寛大 詔舉亷吏欲真黄龍元年 右重牧守好處匈奴為下令烏桓烏孫三國所攻滋欲和親本始三年充國以威信下先零神爵元年 西羗降置金城屬國
  二年 鄭古破車師降日逐都護西域三十六國二年五單于屠耆車黎烏籍呼韓耶等相攻呼韓邪入朝於是烏孫以西咸尊漢矣甘露三年 右匈奴賔服處 王成偽增户口賞俗吏多為虛名地節二年 霍氏以所親子弟領羽林及兩宫衛將屯兵三年 後霍氏族 趙蓋韓楊死非其罪 外戚許史王氏貴寵 王吉上疏諫以迂闊歸 太子言上持刑深謂柰何純任德教吉歸神爵元年 太子言甘露元年 以恭顯典樞機宦官之禍始 以許史握兵柄外戚之禍始右失處
  魏相去副封 奏行便宜 奏水旱盗賊 奏采易隂陽明堂月令選知隂陽者四人各主一時諌伐匈奴言義兵應兵忿兵貪兵驕兵最好 族霍氏復怨未通 嚴毅稱上非和𡙡之意 因許氏進下正致元帝終言任許史
  丙吉保祐宣帝絶口不道前恩 代魏相為相 上寛大好禮讓 馭吏醉嘔車上不忍斥後知虜入雲中代郡見謂憂邊馭吏力也 或言其不薦馭吏牛喘 臨薨薦杜延年陳萬年于定國 上稱吉知人 然萬年以媚得薦非二人比
  趙充國以全取勝 不貪小利 先零與諸羗解仇共反充國至金城圖上方畧以威信招降䍐开 執奏再三 謂明主可忠言  屯田便宜十二事 魏相主其議卒從之 明年奏羗可五萬今未服不過四千罷兵奏可其秋四千人降 得之屯田 失之置屬國
  常惠初隨蘇武俱不降 後持節護烏孫撃匈奴封長羅侯 便道擊龜兹斬前殺漢使者鄭吉屯田渠黎因攻車師護鄯善以西南道 迎日逐并護車師以西北道 中西域治烏壘安逺侯
  于定國位九卿迎師執弟子禮 廷尉十八年不遷代黄覇相 宣帝持刑深不能正 明習政事
  王吉純儒 輔昌邑以道 上書宣帝請車服貴賤有節除任子令及去角觝减樂府省尚方公卿務在簿書期㑹未有建萬世之長䇿舉明主於三代之隆 上謂迂闊謝病歸 元帝召道病卒出處合道 子駿為京兆有能名與王遵王章稱三王 孫崇有能名世清亷 赴官不過衣裳去位家居布衣䟽食
  韋賢為相在霍光時備位 元帝時復相 失爵作詩自劾復爵作詩自著 知有爵而已張安世漢賢相 忠謹 避權勢 匿名迹 掩人過失 薦賢不許來謝 矯霍氏之弊䟽廣許伯使其弟監太子家廣言師友必於天下英俊魏相謝不及 與兄子受俱見幾去陳萬年中二千石問病丙吉萬年獨留昬夜歸吉薦為御史大夫 子咸放嚴延年而亷不如見罪憂死
  夏侯勝質樸 天隂諫昌邑偶中 議武帝不置立廟樂 授黄覇經 出道上語堯言布天下趙廣漢守穎川為銗筩 守京兆善鈎距 霍光死伺㣲㫖斬其關 疑蘇賢訐其客遂案賢疑榮畜教賢父訟罪又殺畜 事發又脅持丞相 望之劾奏腰斬吏民號泣萬數
  韓延夀繼廣漢守穎川教以禮讓黄伯因其迹大治守東郡三嵗上禮義行教化聘賢内諫修治學宫春秋鄉射陳鍾鼓管絃盛升降揖遜都試講武又置正長率以孝弟令行禁止斷獄大减為天下最 守馮翊傷昆弟訟田移病自責二十四縣莫敢以訟言 望之劾其僣上 棄市百姓莫不流涕
  尹翁歸以文武兼備自薦於田延年 守東都于定國不敢干以私東海大治 守扶風大治盗賊課常最三輔 清㓗 謙讓甚得名譽 數嵗病卒家無餘財
  張敞諫昌邑 忤霍光 光死請罷霍氏三將軍膠東盗起請治之盗自平 諌膠東太后獵治京兆畧循廣漢以經術自輔 坐楊惲免 兾有賊起為刺史盗平 守太原郡清 諫宣帝斥遠方士見郊祀志
  鄭昌能吏持刑弟宏尚寛 循吏無卓異之迹
  蓋寛饒劾張安世居位無補 舉刺無所回避 為人剛直然深刻喜䧟人 以不得遷失意王生子書戒之不納 奏稱以刑餘為周召法律為詩書官以傳賢功成者退故誅
  楊惲楊敞子 太史公外孫 好交英俊 輕財好義 然伐其治行以敗 初戴長樂告惲罪免為庶人 後以報孫㑹宗書怨望腰斬
  王成相膠東治甚有聲
  朱邑未嘗笞辱人 自北海遷司農 篤厚 公正 亷節
  黄覇力行教化而後誅伐 凡治道去㤗甚 守頴川八年百姓興行 治常為天下第一龔遂事昌邑極諌 化渤海以儉約民皆富厚 王生教歸功聖主因薦之
  召信臣視民如子 南陽躬勸農桑號召父 遷河南治當第一為少府奏省費嵗數千萬路温舒帝即位初上書秦失尚存乞寛刑罰 遷廣陽私府非納言試功之道 自幼習獄田延年酷吏 盗三千萬
  嚴延年劾霍光 守涿郡郡中震慄 守河南號屠伯
  尹賞守長安令為虎穴 守江夏為右輔都尉所誅甚多
  馮奉世莎車殺漢使刼南道叛漢奉世持節送大宛諸客至伊修城諭諸國殺之諸國悉平蕭望之謂其生事不封 隴西羗彡妲反請討之爵關内侯 居𤓰牙官前後十年
  元帝昏懦 召用貢禹虛己問政用其言省食糓馬食肉獸省苑囿罷角抵建章甘泉宫衛卒就農蕭望之周湛劉向金敞並拾遺 田獵因薛廣德諫即日還匡衡以日食地震上書為光禄大夫 用韋元成等議罷郡國廟 京房作考課法上意向之右節儉好儒等事史髙領尚書事 宏恭石顯典樞機 蕭望之請
  罷中書宦官不悟恭顯䧟望之自殺亦不罪恭顯用石顯譛左遷周堪張猛猛自殺 京房引幽厲事曉上請退石顯不能後房竟棄市右優游不斷
  貢禹鄙夫患失 言節儉非元帝所少 恭顯用事不言而言此 為恭顯用大可責薛廣德諫射獵 諫御船見小而沽激
  韋元成相元帝重厚不及父賢而文采過之
  周堪與望之劉向共謀恭顯望之死後再用而卒
  張猛與周堪同堪卒而猛見殺
  京房攻石顯 顯以為魏郡太守房懼屢上封事下獄死 焦延夀知其亡身 灾異 考課劉向初以鑄金事宣帝見罷 蕭望之周堪引之以攻恭顯得罪 地震復用又以外親上書見罷望之見殺堪猛用向再上封事堪猛死向廢十餘年 成帝即位顯等誅又以王鳯擅政再上封
  事卒不用 没十三年而王氏代漢學愽而不純 始困於恭顯 終困於王氏 直諒多聞
  翼奉災異請遷都不交匪人
  陳湯呼韓既朝郅支叛湯副甘延夀使西域矯制擊斬之石顯康衡持不封 成帝立衡竟劾罷之因言叚㑹宗圍解竒中為中郎 後以罪徙邊
  甘延夀以材力幸 為都護 與陳湯共擊郅支 封義成侯
  賈捐之賈誼曾孫 諫伐朱崖 備言堯舜之代待夷狄之道 用楊興計偽薦石顯見殺辛慶忌辛武賢子 事元成 武賢與充國羗議不合為世仇 慶忌恭儉所至著威 執金吾諸葛豐收許章 上收其節 舉刺無回避 上書言周堪張猛上不直之免為庶人康衡以史髙舉相元帝畏石顯不敢言 後王尊劾子殺人免 復以盗土免為庶人 事元宣成馮野王以治行髙為馮翊稱其威信 在位多舉為相以後宫屬不果 事宣元成蕭望之宣帝舊臣 元帝之師也 初不聽露索霍光不用之光死言霍氏遂見用 劾廣漢死劾韓延夀死 劾張敞不得為三公 劾陳湯不得封 輕丙吉 非耿夀昌 雅意本朝不守
  平原 為左馮翊引病 多使守吏買賣私所附益十萬三千 平生忌刻害人之賢元帝之世與恭顯忤自殺
  成帝荒淫 外戚專權以王鳯為大司馬領尚書事封王崇及譚商立根同日為侯 劉向作五行傳上心知為鳯兄弟起此論不能奪其權 王章奏鳯專權欲以馮野王代章死獄中 王莾為新都侯吏民上書譏切王氏上以問張禹由此不疑 大司馬王商死王根代王根後薦王莾代 㣲行悦趙飛燕 劉輔諫為鬼
  王章忠臣 以言王鳯死 本王鳯所舉
  劉輔諫立趙飛燕罪
  梅福以任王鳯上書莾專政棄妻子去
  朱雲請斬張禹
  張禹罪魁賣國
  孔光阿意 皆王氏羽翼 事成哀平
  杜欽谷永王鳯腹心
  王尊守安定威震郡中 守益州蠻夷歸信 為司𨽻劾康衡 守京兆盗賊清 坐遇使者無禮免吏民訟之 遷東郡請身塡金堤水却
  王商亦外戚 以肅敬稱 成帝為太子有擁佑力 王鳯專商議論不平 止訛
  史丹宣帝皇考外家 成帝為太子時丹護之掩惡揚善甚有功上意向定陶王丹伏青蒲諫成帝得立 丹位後將軍十六年極聲色滋味
  翟方進司直旬嵗免兩司𨽻 徙京兆尹京師畏之 為相九年中傷尤多 熒惑守心罷叚㑹宗都護西域敬其威信 西域上書願得復為都護諸國郊迎 安輯烏孫 遣誅畨邱手劔殺之數千騎圍之㑹宗為言號泣而去安輯昆弥 死烏孫中諸國發喪立祠
  哀帝昏愎 誅大臣 寵董賢封舅丁明后父𫝊宴為侯 丞相王嘉下獄死 封傅商董賢為侯 董賢為大司馬 師丹限民名田不行
  平當丞相辭封
  彭宣御史大夫 乞骸皆小亷取名
  馬宫代孔光大師 持禄
  何武仁厚 好進士 為相號煩碎而經術正直王莾從武求舉武不從 哀帝崩舉朝皆薦莾武獨與公孫禄謀成哀比世無嗣不宜異姓持權遂互舉 莾劾免之後見殺 嘗為刺史二千石有罪應時舉奏其餘賢不肖敬之如一其行部先即學宫見諸生試問然後入傳舍出記問田穀已乃見二千石
  王嘉諫封董賢誅
  師丹以舊傳居三公帝拜丁傅并多變更切諫 廢歸 後莾封之
  息夫躬由哀帝后父𫝊晏進 與孫寵誣奏東平王雲封侯 既罷以祀盗誅滅
  李尋甘忠可詐造天官厯包元太平經夏賀良私以相教尋亦好之 帝疾從賀良等議以建平二年太初元年號陳聖劉太平皇帝漏百二十刻不驗皆誅
  毋將隆奏徵定陶王竟立為太子 哀帝即位 董賢貴 傅太后賤買宫婢 隆皆言之王莾願交隆不甚附免官徙合浦
  何並為長安令道不拾遺 徙頴川郡中清靜名次黄覇 清亷 妻子不至官舍
  傅喜傅太后從弟 太后與政喜諫見罷 何武薦拜大司馬丁傅嫉之 不順太后求尊號䇿免薛宣事成哀 賞罰明用法平 多仁恕利愛代張禹相 然官屬譏其煩碎 能吏朱愽刀筆吏 所至操持逆折其下 傅后求尊號 傅晏結之為宰相 彭宣劾之自殺杜鄴交驩王音王商 為商腹心立丁傅於哀帝時 論正心邪
  鄭崇哀帝所云尚書履聲者 諫封傅太后從弟商 又諫董賢貴寵 死獄
  董賢二十二為三公 權與人主侔云欲法堯禪舜哀帝崩太后因衆怒去之
  平帝幼主 擁虛器 太后臨朝元帝后王氏召王莾為大司馬號安漢公號宰衡加九錫弑帝立孺子 莾稱假皇帝翟義起兵擊之不勝莾即真篡位
  孫寶孔光以黄龍游江稱莾功德 寶言周召猶不相悦坐免終於家
  龔勝哀帝時諫官言董賢逆㫖罷 莾秉政乞骸骨莾篡位加以印綬推不受不飲食十四日卒
  有臨弔父老譏其不終天年 此下號清節之士

  龔舍以龔勝薦為諫議大夫再以病免 王莾居攝卒
  鮑宣哀帝時丁傅並進董賢貴幸上書切諫 王莾秉政係獄自殺
  郭欽哀帝時丞相司直 嘗奏董賢
  蒋詡兖州刺史 亷直著名 莾秉政皆病免
  嚴君平賣卜因勢道之以善 依老荘之指著十餘萬言 楊雄嘗從之學
  鄭子眞耕於谷口 王鳯聘之不出
  薛方莾安車迎之引巢由自免
  郇相 郇越越散貲千萬志節尤髙相為莾太子四友矣栗融 禽慶蘇章 曹竟皆儒生 去官不仕於莾
  紀逡 唐林 唐尊皆仕莾封侯不可比清節之士而林最貪
  孔休初莾罷就國休為新都相莾進王具寶劒不受莾還京師欲見休稱疾不見 後莾秉權休去官歸家 莾篡位聘幣請為國師遂嘔血託病杜門自絶 知莾之奸最早處之最善惜班氏不立一傳以冠清節之士
  新莾篡位十八年漢誅之嚴尤智數能言三䇿而攻降劉聖為莾大司馬十餘日敗尤死
  劉歆自楚元王辟疆德向世為宗英 歆為莾國師自覆其宗 初歆與甄豊王舜附莾加安漢宰衡之號 及莾用劉慶謝嚻田終術欲稱攝舜憂死故與豊並父子誅 東萊謂三子不欲莾居攝荀彧不欲操加九錫猶培其根而惡其實也
  揚雄初慕相如 又騷 賦甘泉河東校獵長楊既而悔之草太元法言 自比孟子 王音召為門下史 成帝時與王莾劉歆並 哀帝時初與董賢同宦 卒為王莾大夫 劇秦美新為萬世羞
  按漢習委靡張禹孔光賣國為姦餘紛紛附莾者不可勝數惟劉歆世為宗英揚雄自號儒者而亦為之罪莫大於此歆見莾居攝而内懼雄直為其大夫罪尤大












  古今紀要卷二
<史部,別史類,古今紀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