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書/卷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傳第八 周書
列傳第九
作者:令狐德棻 北周
列傳第十

梁禦 若干惠 怡峯 劉亮 王德

梁禦字善通,其先安定人也。後因官北邊,遂家於武川,改姓為紇豆陵氏。高祖俟力提,從魏太祖征討,位至揚武將軍、定陽侯。

禦少好學,進趨詳雅。及長,更好弓馬。爾朱天光西討,知禦有志略,引為左右,授宣威將軍、都將。共平關右,除鎮西將軍、東益州刺史、[1]第一領民酋長,封白水縣伯,[2]邑三百戶。轉征西將軍、金紫光祿大夫。

後從賀拔岳鎮長安。及岳被害,禦與諸將同謀翊戴太祖。從征侯莫陳悅,遷武衞將軍。太祖既平秦隴,方欲引兵東下,雍州刺史賈顯持兩端,[3]通使於齊神武。太祖微知其意,以禦為大都督、雍州刺史,領前軍先行。既與顯相見,因說顯曰:「魏室陵遲,天下鼎沸。高歡志在凶逆,梟夷非遠。宇文夏州英姿不世,算略無方,方欲扶危定傾,匡復京洛。公不於此時建立功効,乃懷猶豫,恐禍不旋踵矣。」顯即出迎太祖,禦遂入鎮雍州。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大統元年,轉右衞將軍,進爵信都縣公,邑一千戶。尋授尚書右僕射。從太祖復弘農,破沙苑,加侍中、開府儀同三司,進爵廣平郡公,增邑一千五百戶。出為東雍州刺史。為政舉大綱而已,民庶稱焉。四年,薨於州。臨終唯以國步未康為恨,言不及家。贈太尉、尚書令、雍州刺史,諡曰武昭。

子睿襲爵。天和中,拜開府儀同三司。以禦佐命有功,[4]進蔣國公。大象末,除益州總管,加授柱國。睿將之任,而王謙舉兵,拒不受代。[5]仍詔睿為行軍元帥,討謙,破之。進位上柱國。

若干惠字惠保,代郡武川人也。其先與魏氏俱起,以國為姓。父樹利周,從魏廣陽王深征葛榮,戰沒,贈冀州刺史。

惠年弱冠,從爾朱榮征伐,定河北,破元顥,以功拜中堅將軍。復以別將從賀拔岳西征,解岐州圍,擒万俟醜奴,平水洛,定隴右,每力戰有功。封北平縣男,邑二百戶。累遷鎮遠將軍、都督、直寢、征西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及岳為侯莫陳悅所害,惠與寇洛、趙貴等同謀翊戴太祖。仍從平悅,拜直閤將軍。

魏孝武西遷,除右衞將軍、大都督,進爵魏昌縣伯,邑五百戶。出為北華州刺史,加使持節、驃騎將軍。大統初,拜儀同三司,進爵為公,增邑五百戶。從擒竇泰,復弘農,破沙苑,惠每先登陷陣。加侍中、開府,進爵長樂郡公,增邑通前二千二百戶。四年,魏文帝東巡洛陽,與齊神武戰於河橋,惠力戰破之,大收降卒。七年,遷中領軍。

及高仲密舉北豫州來附,太祖帥師迎之。軍至洛陽,齊神武於邙山將以邀我,太祖乃徙輜重於瀍曲,夜勒兵襲之。及戰,惠為右軍,與中軍大破之,逐北數里,虜其步卒。齊神武兵乃萃於左軍,軍將趙貴等與戰不利,諸軍因之竝退。時會日暮,齊神武兵屢來攻惠,惠擊之,皆披靡。至夜中,齊神武騎復來追惠,惠徐乃下馬,顧命廚人營食。食訖,謂左右曰:「長安死,此中死,異乎?」乃建旗鳴角,收諸敗軍而還。齊神武追騎憚惠,疑有伏兵,不敢逼。至弘農,見太祖,陳賊形勢,恨其垂成之功,覆於一簣,於是歔欷不能自勝。太祖壯之。

尋拜秦州刺史,未及之部,遷司空。[6]惠性剛質,有勇力,容貌魁岸。善於撫御,將士莫不懷恩,人思効節。十二年,東魏將侯景侵襄州,惠率兵擊走之。明年,景請內附,朝議欲收輯河南,令惠以本官鎮魯陽,以為聲援。遇疾,薨於軍。

惠於諸將年最少。早喪父,事母以孝聞。太祖嘗造射堂新成,與諸將宴射。惠竊歎曰:「親老矣,何時辦此乎?」太祖聞之,即日徙堂於惠宅。其見重如此。及薨,太祖為之流涕者久之。惠喪至,又臨撫焉。贈本官,加秦州刺史,諡曰武烈。子鳳嗣。

鳳字達摩,少沉深,有識度。大統末,襲父爵長樂郡公,尚太祖女。魏廢帝二年,授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魏恭帝三年,除左宮伯。尋出為洛州刺史。徵拜大馭中大夫。保定四年,追錄佐命之功,封鳳徐國公,增邑并前五千戶。建德二年,拜柱國。

怡峯字景阜,遼西人也。本姓默台,因避難改焉。高祖寬,燕遼西郡守。魏道武時,率戶歸朝,拜羽真,賜爵長虵公。曾祖文,冀州刺史。

峯少從征役,以驍勇聞。永安中,假龍驤將軍,為都將,從賀拔岳討万俟醜奴,以功授給事中、明威將軍,轉征虜將軍、都督,賜爵蒲陰縣男。及岳被害,峯與趙貴等同謀翊戴太祖。進爵為伯。時原州刺史史歸猶為侯莫陳悅守,太祖令峯與侯莫陳崇討擒之。

及齊神武與魏孝武帝構隙,帝頻勑太祖簡銳卒入衞京邑。太祖乃令峯與都督趙貴等率輕騎赴洛陽。至潼關,值魏孝武西遷,峯即從太祖拔回洛,復潼關。拜安東將軍、華州刺史。尋轉大都督。討曹泥有功,進爵華陽縣公,邑一千戶。大統(二)〔三〕年,從太祖破竇泰於小關。[7]還,拜散騎常侍、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又從復弘農,破沙苑,進爵樂陵郡公。仍與元季海、獨孤信復洛陽。[8]峯率奇兵至成臯,入其郛,收其戶口而還。東魏遣行臺任祥率步騎萬餘攻潁川,峯復以輕騎五百邀擊之,自是威名轉盛。加授開府儀同三司。東魏圍洛陽,峯與季海守金墉。太祖至,圍解,即與東魏戰於河橋。時峯為左軍,不利,與李遠先還,太祖因此班師。詔原其罪。拜東西北三夏州諸軍事、夏州刺史。後與于謹討劉平伏,從解玉壁圍,平栢谷塢,竝有功。涼州刺史宇文仲和反,峯與于謹討之。[9]十五年,東魏圍潁川,峯與趙貴赴援。至南陽,遇疾卒,時年五十。

峯沉毅有膽略,得士卒心,當時號為驍將。太祖嗟悼者久之。贈華州刺史,諡曰襄威。

子昂嗣。官至開府儀同三司。朝廷追錄峯功,封昂鄭國公。[10]昂弟光,少以峯勳,賜爵安平縣侯,起家員外散騎常侍,累遷司土中大夫、左武伯,出為汾、涇、豳三州刺史,加開府儀同三司,進爵龍河縣公。光弟春,少知名,歷官吏部下大夫、儀同三司。

劉亮中山人也,本名道德。祖祐連,魏蔚州刺史。父持真,[11]鎮遠將軍、領民酋長。魏大統中,以亮著勳,追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恆州刺史。

亮少倜儻,有從橫計略,姿貌魁傑,見者憚之。普泰初,以都督從賀拔岳西征,解岐州圍,擊侯伏侯元進、万俟道洛、万俟醜奴、宿勤明達及諸賊,[12]亮常先鋒陷陣。以功拜大都督,封廣興縣子,邑五百戶。

侯莫陳悅害岳,亮與諸將謀迎太祖。悅平,悅之黨豳州刺史孫定兒仍據州不下,涇、秦、靈等諸州悉與定兒相應,眾至數萬,推定兒為主,以拒義師。太祖令亮襲之。定兒以義兵猶遠,未為之備。亮乃將二十騎,先竪纛於近城高嶺,即馳入城中。定兒方置酒高會,卒見亮至,眾皆駭愕,莫知所為。亮乃麾兵斬定兒,縣首,號令賊黨。仍遙指城外纛,命二騎曰:「出追大軍。」賊黨忷懼,一時降服。於是諸州羣賊,皆即歸款。

及太祖置十二軍,簡諸將以將之,亮領一軍。每征討,常與怡峯俱為騎將。魏孝武西遷,以迎駕功,除使持節、右光祿大夫、左大都督、南秦州刺史。大統元年,以復潼關功,進位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改封饒陽縣伯,邑五百戶。尋加侍中。從擒竇泰,復弘農及沙苑之役,亮竝力戰有功。遷開府儀同三司、大都督,進爵長廣郡公,邑通前二千戶。以母憂去職,居喪毀瘠。太祖嗟其至性,每愛惜之。俄起復本官。

亮以勇敢見知,為時名將,兼屢陳謀策,多合機宜。太祖乃謂之曰:「卿文武兼資,即孤之孔明也。」乃賜名亮,并賜姓侯莫陳氏。十年,出為東雍州刺史。為政清淨,百姓安之。在職三歲,卒於州,時年四十。喪還京師,太祖親臨之,泣而謂人曰:「股肱喪矣,腹心何寄!」令鴻臚卿監護喪事。追贈太尉,諡曰襄,配享太祖廟庭。

子昶,尚太祖女西河長公主。大象中,位至柱國、秦靈二州總管。以亮功,封彭國公,邑五千戶。昶弟靖,[13]天水郡守。靖弟恭,開府儀同三司、饒陽縣伯。恭弟幹,上儀同三司、褒中侯。

王德字天恩,代郡武川人也。少善騎射,雖不經師訓,而以孝悌見稱。魏永安二年,從爾朱榮討元顥,攻河內,應募先登。以功除討夷將軍,進爵內官縣子。[14]又從賀拔岳討万俟醜奴,平之。別封深澤縣男,邑二百戶,加龍驤將軍、中散大夫。及侯莫陳悅害岳,德與寇洛等定議翊戴太祖。加征西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平涼郡守。德雖不知書,至於斷決處分,良吏無以過也。涇州所部五郡,[15]而德常為最。

及魏孝武西遷,以奉迎功,進封下博縣伯,邑五百戶,行東雍州事。在州未幾,百姓懷之。賜姓烏丸氏。大統元年,拜衞將軍、右光祿大夫,進爵為公,增邑一千戶,加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北雍州刺史。其後常從太祖征伐,累有戰功。又從破齊神武於沙苑,加開府、侍中,進爵河間郡公,增邑通前二千七百戶。先是河、渭間種羌屢叛,以德有威名,為夷民所附,除河州刺史。德綏撫有方,羣羌率服。十三年,授大都督、原靈顯三州五原蒲川二鎮諸軍事。十四年,除涇州刺史。卒於州。諡曰獻。

德性厚重廉慎,言行無擇。母年幾百歲,後德終。

子慶,小名公奴,性謹厚。官至開府儀同三司。初德喪父,家貧無以葬,乃賣公奴并一女以營葬事。因遭兵亂,不復相知。及德在平涼始得之,遂名曰慶。

史臣曰:梁禦等負將率之材,蘊驍銳之氣,遭逢喪亂,馳騖干戈,艱難險阻備嘗,而功名未立。及殷憂啟聖,豫奉興王,參謀締構之初,宣力經綸之始,遂得連衡灌、酈,方駕張、徐,可謂遇其時也。竝中年即世,遠志未申,惜哉!惠、德本以果毅知名,而能率由孝道,難矣。圖史所歎,何以加焉。勇者不必有仁,斯不然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除鎮西將軍東益州刺史 北史卷五九梁禦傳無「東」字。
  2. 封白水縣伯 北史本傳「伯」作「侯」。
  3. 雍州刺史賈顯 張森楷云:「『顯』下當有『度』字,魏書賈顯度傳卷八0可證。」參卷一校記第一八條。
  4. 以禦佐命有功 「禦」原作「預」。諸本和北史卷五九梁禦傳都作「禦」。按北周功臣之子在武帝時因父佐命功進爵者很多,即此卷內若干惠子鳳,怡峯子昂,劉亮子昶都是。知殿本作「預」誤,今逕改。
  5. 而王謙舉兵拒不受代 局本「授」作「受」。按「授」字顯誤,今逕改。
  6. 遷司空 張森楷云:「按北史魏文帝紀卷五大統十三年五四七年以若干惠為司空。此乃敘於十二年之前,則十一年事矣。紀傳當云北史帝紀與周書本傳不同,未知孰誤。」
  7. 大統(二)〔三〕年從太祖破竇泰於小關 按破竇泰在大統三年五三七年,周書卷二文帝紀下和周書北史有關紀傳都一樣,這裏作「二年」誤,今據改。
  8. 仍與元季海獨孤信復洛陽 「仍」原作「乃」。諸本和北史卷六五怡峯傳都作「仍」,文義較長,今逕改。
  9. 涼州刺史宇文仲和反峯與于謹討之 按本書卷二文帝紀大統十二年五四六年載:「涼州刺史宇文仲和反。瓜州民張保害刺史成慶,以州應仲和。太祖遣開府獨孤信討之。」卷十六獨孤信傳、卷二五李賢傳、卷二八史寧傳也都說獨孤信是這次戰役的主持者,別無于謹主持這次戰役的記載。這裏作于謹是涉上文而誤。
  10. 封昂鄭國公 卷八靜帝紀大象二年五八0年八月稱封「開府怡昂為鄯國公」。按「鄭」是達奚武封國,武死,子震襲爵,此時尚在,也沒有改封,不可能再封一個鄭國公見卷一九達奚武傳。疑當從紀作「鄯」。殿本北史卷六五怡峯傳稱「封昂長沙郡公」百衲本「郡公」上注「闕」字,乃是初封,周書本傳不載。
  11. 父持真 北史卷六五劉亮傳「持」作「特」。
  12. 宿勤明達 「勤」原作「勒」。宋本、南本、局本「勒」都作「勤」。張元濟云:「北史爾朱天光傳卷四八作『勤』。」又云:「周書卷十八王思政傳、北史卷五魏紀五普泰元年五三一年作『勒』。」張氏似不能斷定其是非。按「勤」「勒」周書、北史中常多混淆。但魏書都作「宿勤」,卷一一前廢帝紀普泰元年四月條、七月條,卷四一源賀附孫子雍傳,卷七三崔延伯傳,卷七五爾朱天光傳都見「宿勤明達」,又卷九五徒何慕容廆傳見慕容泓的謀臣宿勤崇、慕容韜的司馬宿勤黎,沒有作「宿勒」的。這裏作「勒」誤,今逕改。以後皆逕改,不再出校記。
  13. 昶弟靖 北史本傳「靖」作「靜」。
  14. 進爵內官縣子 北史卷六五「內」作「同」。按「內官縣」不見紀載,疑當作「同」。
  15. 涇州所部五郡 錢氏考異卷三二云:「案魏志魏書卷一0六下地形志下涇州領安定、隴東、新平、隨平、平涼、平原六郡,未知此時省何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