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子/七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乘馬第五 管子
七法第六
版法第七 

七法[编辑]

言是而不能立,言非而不能廢,有功而不能賞,有罪而不能誅,若是而能治民者,未之有也。是必立,非必廢,有功必賞,有罪必誅,若是安治矣,未也。是何也?曰:形勢器械未具,猶之不治也。形勢器械具,四者備,治矣。不能治其民,而能彊其兵者,未之有也。能治其民矣,而不明于爲兵之數,猶之不可。不能彊其兵,而能必勝敵國者,未之有也。能彊其兵,而不明于勝敵國之理,猶之不勝也。兵不必勝敵國,而能正天下者,未之有也。兵必勝敵國矣,而不明正天下之分,猶之不可。故曰:「治民有器,爲兵有數,勝敵國有理,正天下有分。」則、象、法、化、決塞、心術、計數,根天地之氣,寒暑之和,水土之性。人民、鳥獸、草木之生物,雖不甚多,皆均有焉,而未嘗變也,謂之則。義也,名也,時也,似也,類也,比也,狀也,謂之象。尺寸也,繩墨也,規矩也,衡石也,斗斛也,角量也,謂之法。漸也,順也,靡也,久也,服也,習也,謂之化。予奪也,險易也,利害也,難易也,開閉也,殺生也,謂之決塞。實也,誠也,厚也,施也,度也,恕也,謂之心術。剛柔也,輕重也,大小也,實虛也,遠近也,多少也,謂之計數。不明於則,而欲出號令,猶立朝夕於運均之上,擔竿而欲定其末。不明於象,而欲論材審用,猶絕長以爲短,續短以爲長。不明於法,而欲治民一衆,猶左書而右息之。不明於化,而欲變俗易教,猶朝揉輪而夕欲乘車。不明於決塞,而欲歐衆移民,猶使水逆流。不明於心術,而欲行令於人,猶倍招而必拘之。不明於計數,而欲舉大事,猶無舟檝而欲經於水險也。故曰:錯儀畫制,不知則,不可;論材審用,不知象,不可;和民一衆,不知法,不可;變俗易教,不知化,不可;歐衆移民,不知決塞,不可;布令必行,不知心術,不可;舉事必成,不知計數,不可。

四傷百匿[编辑]

百匿傷上威,姦吏傷官法,姦民傷俗教,賊盜傷國衆。威傷則重在下,法傷則貨上流,教傷則從令者不輯,衆傷則百姓不安其居。重在下則令不行,貨上流則官徒毀,從令者不輯則百事無功,百姓不安其居則輕民處而重民散。輕民處、重民散則地不辟,地不辟則六畜不育,六畜不育則國貧而用不足,國貧而用不足則兵弱而士不厲,兵弱而士不厲則戰不勝而守不固,戰不勝而守不固則國不安矣。故曰:常令不審則百匿勝,官爵不審則姦吏勝,符籍不審則姦民勝,刑法不審則盜賊勝。國之四經敗,人君泄,見危。人君泄則言實之士不進,言實之士不進則國之情僞不竭于上。世主所貴者實也,所親者戚也,所愛者民也,所重者爵祿也。亡君則不然,致所貴非實也,致所親非戚也,致所愛非民也,致所重非爵祿也,故不爲重寶虧其命,故曰「令貴於寶」。不爲愛親危其社稷,故曰「社稷戚於親」。不爲愛人枉其法,故曰「法愛於人」。不爲重祿爵分其威,故曰「威重於爵祿」。不通此四者,則反於無有。故曰:治人如治水潦,養人如養六畜,用人如用草木。居身論道行理,則羣臣服教,百吏嚴斷,莫敢開私焉。論功計勞未嘗失法律也,便辟、左右、大族、尊貴大臣不得增其功焉,疏遠、卑賤、隱不知之人不忘其勞。故有罪者不怨上,愛賞者無貪心,則列陳之士皆輕其死而安難,以要上事,本兵之極也。

爲兵之數[编辑]

爲兵之數,存乎聚財而財無敵,存乎論工而工無敵,存乎制器而器無敵,存乎選士而士無敵,存乎政教而政教無敵,存乎服習而服習無敵,存乎徧知天下而徧知天下無敵,存乎明於機數而明於機數無敵。故兵未出境,而無敵者八。是以欲正天下,財不蓋天下,不能正天下。財蓋天下,而工不蓋天下,不能正天下。工蓋天下,而器不蓋天下,不能正天下。器蓋天下,而士不蓋天下,不能正天下。士蓋天下,而教不蓋天下,不能正天下。教蓋天下,而習不蓋天下,不能正天下。習蓋天下,而不徧知天下,不能正天下。徧知天下,而不明於機數,不能正天下。故明於機數者,用兵之勢也。大者時也,小者計也。王道非廢也,而天下莫敢窺者,王者之正也。衡庫者,天子之禮也。是故器成卒選,則士知勝矣。徧知天下,審御機數,則獨行而無敵矣。所愛之國而獨利之,所惡之國而獨害之,則令行禁止,是以聖王貴之,勝一而服百,則天下畏之矣;立少而觀多,則天下懷之矣;罰有罪,賞有功,則天下從之矣。故聚天下之精財,論百工之銳器,春秋角試,以練精銳爲右。成器不課不用,不試不臧。收天下之豪傑,有天下之駿雄,故舉之如飛鳥,動之如雷電,發之如風雨,莫當其前,莫害其後,獨出獨入,莫敢禁圉。成功立事,必順於理義,故不理不勝天下,不義不勝人。故賢知之君必立於勝地,故正天下而莫之敢御也。

選陳[编辑]

若夫曲制時舉,不失天時,毋壙地利,其數多少,其要必出於計數。故凡攻伐之爲道也,計必先定于內,然後兵出乎境。計未定於內,而兵出乎境,是則戰之自勝,攻之自毀也。是故張軍而不能戰,圍邑而不能攻,得地而不能實,三者見一焉,則可破毀也。故不明于敵人之政,不能加也。不明于敵人之情,不可約也。不明于敵人之將,不先軍也。不明于敵人之士,不先陣也。是故以衆擊寡,以治擊亂,以富擊貧,以能擊不能,以教卒練士擊敺衆白徒,故十戰十勝,百戰百勝。故事無備,兵無主,則不蚤知;野不辟,地無吏,則無蓄積;官無常,下怨上,而器械不功;朝無政,則賞罰不明;賞罰不明,則民幸生。故蚤知敵人如獨行,有蓄積則久而不匱,器械功則伐而不費,賞罰明則人不幸,人不幸則勇士勸之。故兵也者,審於地啚,謀十官,日量蓄積,齊勇士,徧知天下,審御機數,兵主之事也。故有風雨之行,故能不遠道里矣。有飛鳥之舉,故能不險山河矣。有雷電之戰,故能獨行而無敵矣。有水旱之功,故能攻國救邑。有金城之守,故能定宗廟,育男女矣。有一體之治,故能出號令,明憲法矣。風雨之行者,速也。飛鳥之舉者,輕也。雷電之戰者,士不齊也。水旱之功者,野不收,耕不穫也。金城之守者,用貨財,設耳目也。一體之治者,去奇說,禁雕俗也。不遠道里,故能威絕域之民。不險山河,故能服恃固之國。獨行無敵,故令行而禁止。故攻國救邑,不恃權與之國。故所指必聽,定宗廟,育男女,天下莫之能傷,然後可以有國。制儀法,出號令,莫不嚮應,然後可以治民一衆矣。


 乘馬第五 ↑返回頂部 版法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