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國春秋/卷1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十三·南燕錄[编辑]

卷十三·南燕錄
書名 十六國春秋
前一卷 卷十二·南凉錄
下一卷 卷十四·西秦錄
内容梗概 十六國时期南燕歷史
(北魏)崔鴻

慕容德字玄明,皝之少子。皝每對諸宮人言,婦人妊娠夢日入懷,必生天子。公孫夫人方姙。夢日入臍中,獨喜而不敢言。晉咸康二年晝寢,生德,左右以告,方寢而起。皝曰:「此兒易生,似鄭莊公,長必有大德。」遂以德為名。年十二而皝薨,哀毀過禮。年十八,長八尺二寸,額上有日角偃月重文。元璽初,封梁公。建熙初,進號安北將軍,封范陽王。入為魏尹。秦滅燕,徙於長安。秦伐涼,德請徵自效,後為張掖太守。苻堅伐晉,垂請德為副,堅敗,德乃隨垂如鄴。垂稱燕王,復封范陽王。建興元年,為司隸校尉。八年,拜司徒。垂臨薨,謂太子寶曰:「鄴是舊都,宜委范陽王。」永康元年,以德鎮鄴。及寶失中山,自龍城奔鄴,以德為丞相,領冀州牧,承制南夏。德兄子麟自義臺來奔,因說德曰:「中山既沒,魏必乘勝攻鄴,雖糧儲素積,而城大難固。且人情沮動,不可以戰。及魏軍未至,擁衆南渡,就魯陽王和,據滑臺而聚兵積穀,伺隙而動,計之上也。魏雖拔中山,勢不久留,不過驅掠而返。人不樂從,理自生變。然後振威以援之,魏則內外受敵,使戀舊之士,有所依憑。廣開恩信,招集遺黎,可一舉而取之。 」先是慕容和亦勸德南徙,於是許之。隆安元年正月,德率戶四萬三千,車二萬七千乘,自鄴徙滑臺。黎陽魏軍垂至,三軍危懼,欲堡據黎陽,昏日流澌冰合,是夜濟訖,冰亦尋消。德大悅,改黎陽津為天子津。

德入滑臺,趙王麟等九十八人上言:「今中土傾陷,龍都蕭條,趙魏遺黎,鵠企澤臯,伏願仰承俯順,以承宗廟,謹上皇帝尊號。」德許之,令曰:「假順來議,且以燕元故事,統符行帝制奏詔而已。」改永康三年為元年,大赦殊死已下,置百官,封進有差。寶自龍城南奔至黎陽城西數里,伏於河西,遣中黃門趙思告北地王鍾曰:「上以去二月得丞相表,即自南征,段速骨作逆於乙連,今失據來此,呼丞相奉迎。」鐘馳使白狀,寶遣思之後,見採樵者,知德稱帝,懼而北奔。初、苻登既滅、登弟廣率所部二千來降,拜冠軍,處之乞活堡。至是復叛,稱秦王。德留撫軍魯陽王和守滑臺,德率衆攻廣,斬之。和長史季辨殺和,以滑臺降魏。德曰:「苻廣雖平,撫軍失據,進有強敵,退無所託,計將安出。」尚書潘聰曰:「滑臺四通八達,非帝王之居,青齊沃壤,號曰東秦。地方二千里,戶餘十萬,四塞之固,可謂用武之國。」德猶預未決,於是遣牙門蘇撫問沙門朗公,報曰:「山棲絕俗之士,不應預聞朝議,但有待之累,非有託無以立。陛下今來,即朗之檀越。敬覽潘尚書之議,可謂興邦之術矣。」撫又問以年世,朗以《周易》筮之曰:「燕衰庚戌。」撫曰:「幾何?」曰:「年則一紀世則及子。」撫曰:「何其促乎?」朗曰:「卦兆然也,豈關人哉。」撫秘不敢言。德大悅。三月,德引師而南,五月,次薛城,八月入廣固,即皇帝位於南郊,大赦,改元為建平元年。又曰:「漢宣憫吏民犯諱,故改名。朕今增一備字,以為復名,庶開臣子避諱之路。」於是敘賞有差,新舊咸悅。十月,太極端門並就,以公匠張剛為材官將軍、上方令。二年十月,徐州剌史潘聰、青州剌史鞠仲來朝,宴於延賢堂。酒酣,德笑謂羣臣曰:「朕雖寡薄,恭己南面,在上不驕,夕惕於位,可稱自古何等王也!」仲曰:「陛下中興之聖後,少康、光武之儔也。」顧命左右賜仲帛千匹。仲疑多陳讓。德曰:「卿知調朕,朕不知戲卿乎卿飾對非實,故亦虛言相賞,賞不謬加,何足謝也。」韓範進曰:「臣聞天子無戲言,忠臣無妄對,今日之論可謂君臣俱失。」德大悅,賜範絹五十匹。三年三月,德如齊城,登營丘,望見晏嬰塚,顧左右曰:「禮,大夫不逼城葬,平仲古之一賢人,達者而生安近市,死葬近城,豈有意乎?」青州秀才晏謨對曰:「孔子稱臣先人平仲賢矣,豈不知高其梁,豐其禮,蓋政在家門,故儉以矯世。存居湫隘,卒豈擇地而葬乎所以不遠門者,猶冀悟平生意也。」德悅之。三月,以太牢祀漢城陽景王廟,遂北登社首山,東望鼎足,因目牛山,問謨以齊之山川、賢哲故事。謨歷對詳辨,畫地成圖,德深嘉之,拜尚書郎。

五年二月,夜,地震,在棲之雞皆驚攪飛散。三月,德疾動經旬,幾於不振。會前尚書右丞曹默自冀州來奔,以白酒解之,乃廖。以默為御史中丞,封永熙侯。五年正月,兄子超自秦還。九月,汝水竭。十一月,德疾篤,夢皝曰:「汝既無子,何不早立超為太子,不爾,惡人生心。」戊午,引見羣臣於東陽殿,議立超為太子。俄而震起,百寮驚越,德亦不安,還宮疾甚,呼段后、公主及超,申以後事。執超手曰:「德若至曉,更見公卿,顧託以汝,死無所恨。」數目視公主,欲有所言,竟遂不能。段后大言:「今召中書作詔立超,可乎?」備德開目頷之,是夕薨於顯安宮,年七十,為十餘棺,夜分出四門,潛瘞山谷,莫知其屍所在。虛葬於東陽陵,諡獻武皇帝,廟號世宗,在位五年。


慕容超字祖明,德兄北海王納之子,秦滅燕,以納為廣武太守。數歲,去官,與母公孫太妃就弟德家於張掖。德從苻堅南征,留金刀辭母而去。及垂起兵山東,張掖太守苻昌誅納及德之諸子,公孫太妃以耄不合刑。納妻段氏以懷妊未決,執於郡獄,獄掾呼延平,德之故吏也,將公孫及段氏逃於羌中,而生超焉。公孫氏臨卒,授超金刀,曰:「聞汝伯已興於鄴都,吾朽病將沒,相見理絕,汝脫得東歸,可以此刀還汝叔也。」後因呂隆歸秦,徙涼州民於長安。超因而東歸,母謂超曰:「母子得全濟者,呼延氏之力也,惠而不報,天不祐人乎。今雖死,吾欲為汝納其女以答厚惠。」於是納之。超至長安,徉狂行乞,由是往來無禁。濟陰人宗正謙善卜相,西至長安,賣術於路。超行而遇之。因就謙相,謙奇其姿貌,超乃內斷於心,不告母妻。辭母詣霸上,乃與謙俱歸,至諸關禁,自稱張伏生。二十日達梁父。建平六年四月,至廣固,呈以金刀,且宣祖母臨終之言,德撫之號慟。超身長八尺,腰九圍,姿器魁傑,有類於德。德愛之,名之曰超,封北海王,拜侍中、驃騎大將軍、司隸校尉、開府置佐。十一年,立為太子。己未,僭即皇帝位,太赦,改建平六年為太上元年。三年七月,遣中書令韓範聘秦,姚興許還超母妻。八月,秦使兼員外散騎常侍韋宗還聘,贈以千金。超復遣右僕射張華、給事中宗正元聘秦,送太樂伎一百二十人。姚興大悅。還超母妻。十月,華髮長安,宗正元馳先反命,超悅,遣徵虜公孫五樓率騎二千迎於境上,超親率六宮迎於馬耳關。四年正月,大赦,尊父北海穆王為穆皇帝,母段氏為皇太后,居長樂宮。妻呼延氏為皇后。五年二月,晉相劉裕率衆來伐。三月,晉師渡淮,超聞晉軍之盛,自率衆四萬拒戰,大敗,奔還廣固,徙郭內民入保小城,晉攻陷大城,長圍列守。超請為藩臣,以大峴為界,裕不許。六年正月,超登天門,朝羣臣於城上,殺馬以饗將士,文武皆有遷授。二月,尚書悅壽開門納晉師,超出奔,為晉師所執,送建康市斬之,時年二十六。殺鮮卑王公以下三千餘人,以男女萬餘口為軍賞。

始建平元年歲在已亥僭號,居齊,至為劉裕所滅,在已酉,凡二十一年。[1]

[编辑]

  1.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八五年一月版《十六國春秋輯補》與《四庫全書》之《別本十六國春秋》浙江大學影印本爲本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