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史/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列傳第一后妃上

宋孝穆趙皇后孝懿蕭皇后武敬臧皇后武張夫人文章胡太后少帝司馬皇后文元袁皇后孝武昭路太后明宣沈太后孝武文穆王皇后前廢帝何皇后明恭王皇后後廢帝陳太妃後廢帝江皇后順陳太妃順謝皇后齊宣孝陳皇后高昭劉皇后武穆裴皇后文安王皇后郁林王何妃海陵王王妃明敬劉皇后東昏褚皇后和王皇后

六宮位號,前史代有不同。

晉武帝采漢魏之制,置貴嬪、夫人、貴人,是為三夫人,位視三公;淑妃、淑媛、淑儀、修華、修容、修儀、婕妤、容華、充華,是為九嬪,位視九卿;其餘有美人、才人、中才人,爵視千石以下。宋武帝省二才人,其餘仍用晉制。案貴嬪,魏文帝所制。夫人,魏武初建魏國所制。貴人,漢光武所制。淑妃,魏明帝所制。淑媛,魏文帝所制。淑儀、修華,晉武帝所制。修容,魏文帝所制。修儀,魏明帝所制。婕妤、容華,前漢舊號。充華,晉武帝所制。美人,漢光武所制。及孝武孝建三年,省夫人;置貴妃,位比相國,進貴嬪比丞相,貴人比三司,以為三夫人,又置昭儀、昭容、昭華,以代修華、修儀、修容。又置中才人、充衣,以為散位。案昭儀,漢元帝所制。昭容,孝武所制。昭華,魏明帝所制。中才人,晉武帝所制。充衣,前漢舊制。

及明帝泰始二年,省淑妃、昭華、中才人、充衣,複置修華、修儀、修容、才人、良人;三年,又省貴人,置貴姬,以備三夫人之數;又置昭華,增淑容、承徽、列榮;以淑媛、淑儀、淑容、昭華、昭儀、昭容、修華、修儀、修容為九嬪;婕妤、容華、充華、承徽、列榮:凡五職,亞九嬪;美人、才人、良人三職為散役。其後,帝留心後房,擬百官,備置內職焉。及齊高帝建元元年,有司奏置貴嬪、夫人、貴人為三夫人,修華、修儀、修容、淑妃、淑媛、淑儀、婕妤、容華、充華為九嬪,美人、中才人、才人為散職。三年,太子宮置三內職:良娣比開國侯,保林比五等侯,才人比駙馬都尉。及永明元年,有司奏貴妃、淑妃並加金章紫綬;佩於寘玉;淑妃舊擬九棘,以淑為溫恭之稱,妃為亞后之名,進同貴妃,以比三司;夫人之號,不殊蕃國;降淑媛以比九卿。七年,複置昭容,位在九嬪焉。

梁武撥亂反正,深鑒奢逸,配德早終,長秋曠位。定令制貴妃、貴嬪、貴姬為三夫人;淑媛、淑儀、淑容、昭華、昭儀、昭容、修華、修儀、修容為九嬪;婕妤、容華、充華、承徽、列榮為五職;美人、才人、良人為三職。東宮置良娣、保林為二職。及簡文、元帝出自儲蕃,或迫在拘縶,或逼於寇亂;且妃並先殂,更不建椒閫。

陳武光膺天曆,以樸素自居,故後宮員位,其數多闕。文帝天嘉之後,詔宮職備員。其所制立,無改梁舊。編之令文,以為後法。然帝性恭儉,而嬪嬙不備,宣帝、後主,無所改作。今總綴緝,以立此篇雲。

南朝宋[编辑]

孝穆皇后趙安宗[编辑]

宋孝穆趙皇后諱安宗,下邳僮人也。父裔,平原太守。后以晉穆帝升平四年嬪于孝皇帝,以產武帝,殂於丹徒官舍,葬晉陵丹徒縣東鄉練壁裏雩山。宋初追崇號諡,陵曰興寧。永初二年,有司奏追贈裔光祿大夫,加金章紫綬;裔命婦孫氏封豫章郡建昌縣君。其年,又追封裔臨賀縣侯。裔子倫之自有傳。

孝懿皇后蕭文壽[编辑]

孝懿蕭皇后諱文壽,蘭陵人也。父卓字子略,洮陽令。后為孝皇帝繼室,生長沙景王道憐、臨川烈武王道規。義熙七年,拜豫章公太夫人,武帝為宋公、宋王,又加太妃、太后之號。帝踐阼,尊曰皇太后,居宣訓宮。上以恭孝為行,奉太后素謹,及即大位,春秋已高,每旦朝太后,未嘗失時刻。少帝即位,加崇曰太皇太后。景平元年,崩于顯陽殿,年八十一。遺令:「漢世帝后,陵皆異處。今可於塋域之內別為一壙,一遵往式。」乃開別壙,與興寧合墳。初,武帝微時,貧約過甚,孝皇之殂,葬禮多闕。帝遺旨:「太后百歲後不須祔葬。」至是故稱後遺令雲。

卓初與趙裔俱贈金紫光祿大夫,又追封封陽縣侯。妻下邳趙氏封吳郡壽昌縣君。卓子源之襲爵,源之見子思話傳。

武敬皇后臧愛親[编辑]

武敬臧皇后諱愛親,東莞人也。祖汪,尚書郎,父雋,郡功曹。后適武帝,生會稽宣長公主興弟。帝以儉正率下,后恭謹不違。義熙四年正月甲子,殂於東城,追贈豫章公夫人,還葬丹徒。帝臨崩,遺詔留葬建鄴。於是備法駕迎梓宮,祔葬初寧陵。宋初追贈雋金紫光祿大夫,妻高密叔孫氏遷陵永平鄉君。雋子燾、熹,並自有傳。

武帝夫人張闕[编辑]

武帝張夫人,諱闕,不知何許人也。生少帝及義興恭長公主惠媛。永初元年拜夫人。少帝即位,有司奏上尊號為皇太后,宮曰永樂。少帝廢,太后還璽紱,隨居吳郡。文帝元嘉元年,拜營陽國太妃,二年薨。

文章皇太后胡道安[编辑]

文章胡太后諱道安,淮南人也。義熙初,武帝所納。文帝生五年,被譴賜死,葬丹徒。武帝踐阼,追贈婕妤。文帝即位,有司奏上尊號曰章皇太后,陵曰熙寧,立廟建鄴。

少帝皇后司馬茂英[编辑]

少帝司馬皇后諱茂英,晉恭帝女也。初封海鹽公主,少帝以公子尚焉。宋初拜皇太子妃,少帝即位,為皇后。元嘉元年,降為營陽王妃,又為南豐王太妃。十六年薨。

文元皇后袁齊媯[编辑]

文元袁皇后諱齊媯,陳郡陽夏人,左光祿大夫湛之庶女也。母本卑賤,后年至六歲方見舉。後適文帝,初拜宜都王妃,生子劭、東陽獻公主英娥。上待后恩禮甚篤,袁氏貧薄,后每就上求錢帛以贍之。上性儉,所得不過五三萬、五三十匹。後潘淑妃有寵,愛傾後宮,鹹言所求無不得。后聞之,未知信否,乃因潘求三十萬錢與家,以觀上意,宿昔便得。因此恚恨稱疾,不復見上,遂憤恚成疾。元嘉十七年疾篤,上執手流涕,問所欲言。后視上良久,乃引被覆面,崩于顯陽殿。上甚悼痛之,詔前永嘉太守顏延之為哀策,文甚麗。及奏,上自益「撫存悼亡,感今懷昔」八字以致意焉。有司奏諡宣皇后,詔諡曰元。初,后生劭,自詳視之,使馳白帝:「此兒形貌異常,必破國亡家,不可舉。」便欲殺之。文帝狼狽至後殿戶外,手掇幔禁之乃止。

后亡後,常有小小靈應。明帝所生沈美人嘗以非罪見責,應賜死,從後昔所住徽音殿前度。此殿有五間,自后崩後常閉。美人至殿前流涕大言曰:「今日無罪就死,先後若有靈當知之。」殿戶應聲豁然開,職掌者遽白文帝,驚往視之,美人乃得釋。大明五年,孝武乃詔追后之所生外祖親王夫人為豫章郡新淦平樂鄉君,又詔趙、蕭、臧光祿、袁敬公、平樂鄉君墓,先未給塋戶,各給蠻戶三以供灑掃。後公湛之自有傳。

潘淑妃[编辑]

潘淑妃者,本以貌進,始未見賞。帝好乘羊車經諸房,淑妃每莊飾褰帷以候,並密令左右以咸水灑地。帝每至戶,羊輒舐地不去。帝曰:「羊乃為汝徘徊,況於人乎。」于此愛傾後宮。

孝武昭皇太后路惠男[编辑]

孝武昭路太后諱惠男,丹陽建康人也。以色貌選入後宮,生孝武帝,拜為淑媛。及年長,無寵,常隨孝武出蕃。孝武即位,有司奏奉尊號曰太后,宮曰崇憲。太后居顯陽殿,上於閨房之內禮敬甚寡,有所禦幸,或留止太后房內,故人間咸有醜聲。宮掖事秘,亦莫能辨也。

孝建二年,追贈太后父興之散騎常侍,興之妻余杭縣廣昌鄉君。大明四年,太后弟子撫軍參軍瓊之上表自陳。有司承旨,奏贈瓊之父道慶給事中,瓊之及弟休之、茂之並居顯職。太后頗豫政事,賜與瓊之等財物,家累千金,居處器服與帝子相侔。大明五年,太后隨上巡南豫州,妃主以下並從。廢帝立,號太皇太后。明帝踐阼,號崇憲太后。

初,明帝少失所生,為太后所攝養,撫愛甚篤。及即位,供奉禮儀,不異舊日。有司奏宜別居外宮,詔欲親奉晨昏,盡歡閨禁,不如所奏。及聞義嘉難作,太后心幸之,延上飲酒,置毒以進。侍者引上衣,上寤,起以其卮上壽。是日太后崩,秘之,喪事如禮。遷殯東宮,題曰崇憲宮。又詔述太后恩慈,特齊衰三月,以申追遠。諡曰昭皇太后,葬孝武陵東南,號曰修寧陵。

先是,晉安王子勳未平,巫者謂宜開昭太后陵,毀去梓宮以厭勝。修復倉卒,不得如禮。上性忌,慮將來致災,泰始四年夏,詔有司曰:「崇憲昭太后修甯陵地,大明之世,久所考蔔。前歲遭諸蕃之難,禮從權宜,未暇營改,而塋隧之所,山原卑陋,可式遵舊典,以禮改創。」有司奏請「修甯陵玄宮補葺毀壞,權施油殿,暫出梓宮,事畢即窆」。詔可。廢帝景和中,又追贈興之侍中、金紫光祿大夫,諡曰孝侯。道慶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諡曰敬侯。道慶女為皇后,以休之為侍中。

明宣皇太后沈容姬[编辑]

明宣沈太后諱容姬,不知何許人也。為文帝美人,生明帝,拜婕妤。元嘉三十年卒,葬建康之莫府山。孝武即位,追贈湘東國太妃。明帝即位,有司奏上尊號為皇太后,諡曰宣,陵號崇寧。孝武文穆王皇后諱憲嫄,琅邪臨沂人也。元嘉二十年,拜武陵王妃,生廢帝、豫章王子尚、山陰公主楚玉、臨淮康哀公主楚佩、皇女楚琇、康樂公主修明。孝武在蕃,后甚寵異,及即位為皇后焉。

大明四年,后率六宮躬桑於西郊,皇太后觀禮,妃主以下並加班錫。廢帝即位,尊曰皇太后,宮曰永訓。其年崩于含章殿,祔葬景寧陵。父偃別有傳。

殷淑儀[编辑]

殷淑儀,南郡王義宣女也。麗色巧笑。義宣敗後,帝密取之,寵冠後宮。假姓殷氏,左右宣洩者多死,故當時莫知所出。及薨,帝常思見之,遂為通替棺,欲見輒引替睹屍,如此積日,形色不異。追贈貴妃,諡曰宣。及葬,給轀輬車、虎賁、班劍。鑾輅九旒、黃屋左纛、前後部羽葆、鼓吹,上自于南掖門臨,過喪車,悲不自勝,左右莫不掩泣。上痛愛不已,精神罔罔,頗廢政事。每寢,先於靈床酌奠酒飲之,既而慟哭不能自反。又諷有司奏曰:「據春秋,仲子非魯惠西元嫡,尚得考別宮。今貴妃蓋天秩之崇班,理應創新。」乃立別廟於都下。

時有巫者能見鬼,說帝言貴妃可致。帝大喜,令召之。有少頃,果於帷中見形如平生。帝欲與之言,默然不對。將執手,奄然便歇,帝尤哽恨,於是擬李夫人賦以寄意焉。謝莊作哀策文奏之,帝臥覽讀,起坐流涕曰:「不謂當今複有此才。」都下傳寫,紙墨為之貴。或雲,貴妃是殷琰家人入義宣家,義宣敗入宮雲。

前廢帝皇后何令婉[编辑]

前廢帝何皇后諱令婉,廬江灊人也。孝建三年,納為皇太子妃。大明五年,薨於東宮徽光殿,諡曰獻妃。廢帝即位,追崇曰獻皇后。明帝踐阼,遷后與廢帝合葬龍山北。

后父瑀字幼玉,晉尚書左僕射澄曾孫也。瑀尚武帝少女豫章康長公主諱次男。公主先適徐喬,美容色,聰敏有智數。文帝世,禮待特隆。瑀豪競于時,與平昌孟靈休、東海何勖等並以輿馬相尚。公主與瑀情愛隆密,何氏疏戚莫不沾被恩禮。瑀位右衛將軍,公主薨,瑀墓開,孝武追贈瑀金紫光祿大夫。

子邁尚文帝第十女新蔡公主諱英媚。邁少以貴戚居顯官,好犬馬馳逐,多聚才力士,位南濟陰太守。廢帝納公主于後宮,偽言薨殞,殺一婢送出邁第,殯葬行喪禮,常疑邁有異圖。邁亦招聚同志,欲因行廢立,事覺見誅。明帝即位,追封建甯縣侯。

瑀兄子衍性躁動,位黃門郎,拜竟,求司徒司馬;得司馬,複求太子右率;拜一二日,複求侍中。旬日之間,求進無已。不得侍中,以怨詈賜死。

明恭皇后王貞風[编辑]

明恭王皇后諱貞風,琅邪臨沂人也。初拜淮陽王妃,明帝改封,又為湘東王妃。生晉陵長公主伯姒、建安長公主伯媛。明帝即位,立為皇后。上嘗宮內大集,而裸婦人觀之,以為歡笑。后以扇鄣面,獨無所言。帝怒曰:「外舍家寒乞,今共作笑樂,何獨不視。」后曰:「為樂之事,其方自多;豈有姑姊妹集聚,而裸婦人形體,以此為樂。外舍為歡適,與此不同。」帝大怒,令后起。後兄揚州刺史景文以此事語從舅陳郡謝綽曰:「后在家為儜弱婦人,不知今段遂能剛正如此。」

廢帝即位,尊為皇太后,宮曰弘訓。廢帝失德,太后每加勖譬,始猶見順,後狂慝稍甚。太后嘗賜帝玉柄毛扇,帝嫌毛扇不華,因此欲加酖害,令太醫煮藥。左右止之曰:「若行此事,官便作孝子,豈得出入狡獪。」帝曰:「汝語大有理。」乃止。順帝即位,齊高帝執權,宗室劉晃、劉綽、卜伯興等有異志,太后頗與相關。順帝禪位,太后與帝遜于東邸,因遷居丹陽宮,拜汝陰王太妃。順帝殂於丹陽,更立第都下。建元元年,薨於第,追加諡,葬以宋禮。后父僧朗,別有傳。

後廢帝太妃陳妙登[编辑]

後廢帝陳太妃諱妙登,丹陽建康屠家女也。孝武嘗使尉司採訪人間子女有姿色者,太妃家在建康縣,居有草屋兩三間。上出行,問尉曰:「御道那得此草屋,當由家貧。」賜錢三萬,令起瓦屋。尉自送錢與之,家人並行,唯太妃在家,時年十二三。尉見其美,即以白孝武,於是迎入宮,在路太后房內。經二年再呼不見幸,太后因言于上,以賜明帝。始有寵,一年衰歇,以賜李道兒。尋又迎還,生廢帝。先是人間言明帝不男,故皆呼廢帝為李氏子。廢帝后每微行,自稱李將軍,或自謂李統。明帝即位,拜貴妃,秩同皇太子。廢帝踐阼,有司奏上尊號曰皇太妃,輿服一如晉孝武李太妃故事。宮曰弘化,置家令一人,改諸國太妃曰太姬。升明初,降為蒼梧王太妃。

後廢帝皇后江簡珪[编辑]

後廢帝江皇后諱簡珪,濟陽考城人也。泰始五年,明帝訪太子妃而雅信小數,名家女多不合。江氏雖為華族,而后父祖並已亡,弟又弱小,以卜筮吉,故為太子納之。六年,拜皇太子妃,諷朝士州郡皆令獻物,多者將直百金。始興太守孫奉伯止獻琴書,其外無餘物。上大怒,封藥賜死,既而原之。太子即帝位,立為皇后。帝既廢,降后為蒼梧王妃。祖智深自有傳。

順太妃陳法容[编辑]

順陳太妃諱法容,丹陽建康人也。明帝素肥,晚年廢疾不能內禦,諸弟姬人有懷孕者,輒取以入宮。及生男,皆殺其母,而與六宮所愛者養之。順帝,桂陽王休範子也,以陳昭華為母。明帝崩,昭華拜安成王太妃。順帝即位,進為皇太妃。順帝禪位,去皇存太妃之號。

順皇后謝梵境[编辑]

順謝皇后諱梵境,陳郡陽夏人。右光祿大夫莊之孫也。父揚,車騎功曹。升明二年,立為皇后。順帝禪位,降為汝陰王妃。祖莊自有傳。

南朝齊[编辑]

宣孝皇后陳道止[编辑]

齊宣孝陳皇后諱道止,臨淮東陽人,魏司徒矯之後也。后家貧,少勤織作,家人矜其勞,或止之,后終不改。嫁于宣帝。宣帝庶生子衡陽元王道度、始安貞王道生,后生高帝。高帝年二歲,乳人乏乳,后夢人以兩甌麻粥與之,覺而乳驚,因此豐足。宣帝從任在外,后常留家,有相者謂后曰:「夫人有貴子而不見之。」后歎曰:「我三子,誰當應之?」呼高帝小字曰:「政應是汝耳。」

宣帝殂後,后親執勤,婢使有過,皆恕而不問。高帝雖從宦,而家業本貧,為建康令時,明帝等冬月猶無縑纊,而奉膳甚厚,后每撤去兼肉,曰:「於我過足矣。」殂於縣舍。升明二年,追贈竟陵公國太夫人。齊國建,為齊國太妃,並蜜印、畫青綬,祠乙太牢。建元元年,追尊孝皇后。贈外祖父肇之金紫光祿大夫,諡敬侯,后母胡氏為永昌縣靖君。

永明九年,詔太廟四時祭,宣皇帝薦起面餅鴨榷,孝皇后薦筍鴨卵脯醬炙白肉,高皇帝薦肉膾葅羹,昭皇后薦茗粣炙魚。並生平所嗜也。

高昭皇后劉智容[编辑]

高昭劉皇后諱智容,廣陵人也。祖玄之,父壽之,並員外郎。后母桓氏,夢吞玉勝生后,時有紫光滿室,以告壽之。壽之曰:「恨非是男。」桓笑曰:「雖女亦足興家矣。」後寢臥,見有羽蓋蔭其上,家人試察之,常見其上掩藹如有雲氣。

年十七,裴方明為子求婚,酬許已定,后夢見先有迎車至,猶如常家迎法,后不肯去;次有迎至,龍旗豹尾,有異于常,后喜而從之。既而與裴氏不成婚,竟嬪於上。嚴整有軌度,造次必依禮法。生太子及豫章王嶷。太子初在孕,后嘗歸寧,遇家奉祠,爾日陰晦失曉,舉家狼狽共營祭食。后助炒胡麻,始複內薪,未及索火,火便自然。宋泰豫元年殂,歸葬宣帝墓側,則泰安陵也。門生王清與墓工始下鍤,有白兔跳起,尋之不得。及墳成,兔還棲其上。升明二年,贈竟陵公國夫人。三年,贈齊國妃印綬。齊建元元年,尊諡昭皇后。二年。贈后父壽之金紫光祿大夫,母桓氏上虞都鄉君。

武穆皇后裴惠昭[编辑]

武穆裴皇后諱惠昭,河東聞喜人也。祖封之,給事中。父璣之,左軍參軍。后少與豫章王妃庾氏為娣姒,庾氏勤女工,奉事高昭後恭謹不倦,后不能及,故不為舅姑所重,武帝亦薄焉。

性剛嚴,竟陵王子良妃袁氏布衣時有過,後加訓罰。升明三年,為齊世子妃。建元元年,為皇太子妃。二年,后薨,諡穆妃,葬休安陵。

時議欲立石志,王儉曰:「石志不出禮典,起宋元嘉中顏延之為王球石志。素族無銘策,故以紀行。自爾以來,共相祖習。儲妃之重,禮絕恒例,既有哀策,不煩石志。」從之。武帝即位,追尊皇后。贈父璣之金紫光祿大夫,后母檀氏余杭廣昌鄉元君。

舊顯陽、昭陽二殿,太后皇后所居也。永明中無太后皇后,羊貴嬪居昭陽殿西,范貴妃居昭陽殿東,寵姬荀昭華居鳳華柏殿。宮內禦所居壽昌畫殿南閣,置白鷺鼓吹二部,幹光殿東西頭,置鍾磬兩廂,皆宴樂處也。上數游幸諸苑囿,載宮人從后車。宮內深隱,不聞端門鼓漏聲,置鍾于景陽樓上,應五鼓及三鼓。宮人聞鐘聲,早起莊飾。車駕數幸琅邪城,宮人常從,早發,至湖北埭,雞始鳴,故呼為雞鳴埭。

韓蘭英[编辑]

婦人吳郡韓蘭英有文辭,宋孝武時獻中興賦,被賞入宮。宋明帝時用為宮中職僚。及武帝以為博士,教六宮書學。以其年老多識,呼為韓公云。

文安皇后王寶明[编辑]

文安王皇后諱寶明,琅邪臨沂人也。祖韶之,吳興太守。父曄之,太宰祭酒。宋世,高帝為文惠太子納后,建元元年,為南郡王妃。四年,為皇太子妃,無寵。太子為宮人制新麗衣裳及首飾,而后床帷陳故,古舊釵鑷十餘枚。永明十一年,為皇太孫太妃。郁林即位,尊為皇太后,稱宣德宮,置男左右三十人,前代所未有也。贈后父曄之金紫光祿大夫,母桓氏豐安縣君。其年十二月,備法駕謁太廟。明帝即位,出居鄱陽王故第,為宣德宮。

永元三年,梁武帝定建鄴,迎入宮,后稱制。至禪位,遜居外宮。梁天監十一年薨,葬崇安陵,諡曰安后。祖韶之自有傳。

鬱林王妃何婧英[编辑]

郁林王何妃諱婧英,廬江灊人,撫軍將軍戢女也。初將納為南郡王妃,文惠太子嫌戢無男,門孤,不欲與昏。王儉以南郡王妃,便為將來外戚,唯須高胄,不須強門。今何氏蔭華族弱,實允外戚之義。永明三年,乃成昏。

妃稟性淫亂,南郡王所與無賴人游,妃擇其美者,皆與交歡。南郡王侍書人馬澄年少色美,甚為妃悅,常與鬥腕較力,南郡王以為歡笑。

澄者本剡縣寒人,嘗于南岸逼略人家女,為秣陵縣所錄,南郡王語縣散遣之。澄又逼求姨女為妾,姨不與,澄詣建康令沈徽孚訟之。徽孚曰:「姨女可為婦,不可為妾。」澄曰:「僕父為給事中,門戶既成,姨家猶是寒賤,政可為妾耳。」徽孚訶而遣之。十一年,為皇太孫妃。又有女巫子楊瑉之,亦有美貌,妃尤愛悅之,與同寢處,如伉儷。及太孫即帝位,為皇后,封后嫡母劉為高昌縣都鄉君,所生母宋為余杭廣昌鄉君。後將拜,鏡在床無因墮地。其冬,與太后同日謁太廟。楊瑉之為帝所幸,常居中侍。明帝為輔,與王晏、徐孝嗣、王廣之並面請,不聽。又令蕭諶、坦之固請,皇后與帝同席坐,流涕覆面,謂坦之曰:「楊郎好年少,無罪過,何可枉殺。」坦之耳語於帝曰:「此事別有一意,不可令人聞。」帝謂皇后為阿奴,曰「阿奴暫去」。坦之乃曰:「外間並雲楊瑉之與皇后有異情,彰聞遐邇。」帝不得已,乃為敕。坦之馳報明帝,即令建康行刑,而果有敕原之,而瑉之已死。

后既淫亂,又與帝相愛褻,故帝恣之。又迎后親戚入宮,嘗賜人百數十萬,以武帝曜靈殿處后家屬。帝廢,后貶為王妃。父戢自有傳。

海陵王妃王紹明[编辑]

海陵王王妃諱韶明,琅邪臨沂人,太常慈之女也。永明八年,納為臨汝公夫人。郁林王即位,為新安王妃。延興元年,為皇后。其年,降為海陵王妃。妃父慈自有傳。

明敬皇后劉惠端[编辑]

明敬劉皇后諱惠端,彭城人,光祿大夫道弘孫也。高帝為明帝納之。建元三年,除西昌侯夫人。永明七年卒,葬江乘縣張山。延興元年,贈宣城王妃。明帝即位,追尊敬皇后。贈父通直郎景猷為金紫光祿大夫,母王氏平陽鄉君。明帝崩,改葬,祔于興安陵。

東昏侯皇后褚令璩[编辑]

東昏褚皇后諱令璩,河南陽翟人,太常澄之女也。建武二年,納為皇太子妃而無寵。帝謂左右曰:「若得如山陰主無恨矣。」山陰主,明帝長女也,後遂與之為亂。明年,妃謁敬后廟。東昏即位,為皇后。帝寵潘妃,后不被遇,黃淑儀生太子誦而卒,東昏廢,后及誦並為庶人。后父澄自有傳。

和王皇后王蕣華[编辑]

和王皇后諱蕣華,琅邪臨沂人,太尉儉之孫也。初為隨王妃,中興元年為皇后。帝禪位,后降為妃。妃祖儉自有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