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齊書/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齊書卷十一‧志第三

[编辑]

  南郊樂舞歌辭,二漢同用,見《前漢志》,五郊互奏之。魏歌舞不見,疑是用漢辭也。晉武帝泰始二年,郊祀明堂,詔禮遵用周室肇稱殷祀之義,權用魏儀。後使傅玄造《祠天地五郊夕牲歌》詩一篇,《迎神歌》一篇。宋文帝使顏延之造《郊天夕牲》、《迎送神》、《饗神歌》詩三篇,是則宋初又仍晉也。建元二年,有司奏,郊廟雅樂歌辭舊使學士博士撰,搜簡採用,請敕外,凡肄學者普令制立。參議:太廟登歌宜用司徒褚淵,餘悉用黃門郎謝超宗辭。超宗所撰,多刪顏延之、謝莊辭以爲新曲,備改樂名。永明二年,太子步兵校尉伏曼容上表,宜集英儒,刪纂雅樂。詔付外詳,竟不行。

  羣臣出入,奏《肅咸之樂》:

  夤承寶命,嚴恭帝緒。奄受敷錫,升中拓宇。亘地稱皇,罄天作主。月域來寶,日際奉土。開元首正,禮交樂舉。六典聯事,九官列序。此下除四句。皆顏辭。

  牲出入,奏《引牲之樂》:

  皇乎敬矣,恭事上靈。昭教國祀,肅肅明明。有牲在滌,有潔在俎。以薦王衷,以答神祜。此上四句,顏辭。陟配在京,降德在民。奔精望夜,高燎佇晨。

  薦豆呈毛血,奏《嘉薦之樂》:

  我恭我享,惟孟之春。以孝以敬,立我蒸民。青壇奄靄,翠幕端凝。嘉俎重薦,兼籍再升。設業設簴,展容玉庭。肇禋配祀,克對上靈。此一篇增損謝辭。  
  右夕牲歌,竝重奏。

  迎神,奏《昭夏之樂》:

  惟聖饗帝,惟孝饗親。此下除二句。禮行宗祀,敬達郊禋。金枝中樹,廣樂四陳。此下除八句。月御案節,星驅扶輪。遙興遠駕,曜曜振振。告成大報,受厘元神。

  皇帝入壇東門,奏《永至之樂》:

  紫壇望靈,翠幕佇神。率天奉贄,罄地來賓。神貺竝介,泯祗合祉。恭昭鑒享,肅光孝祀。威藹四靈,洞曜三光。皇德全被,大禮流昌。

  皇帝升壇,奏登歌辭:

  報惟事天,祭實尊靈。史正嘉兆,神宅崇禎。五畤昭鬯,六宗彝序。介丘望塵,皇軒肅舉。

  皇帝初獻,奏《文德宣烈之樂》:

  營泰畤,定天衷。思心緒,謀筮從。此下除二句。田燭置,權火通。大孝昭,國禮融。此一句改,餘皆顏辭,此下又除二十二句。  

  次奏《武德宣烈之樂》:

  功燭上宙,德耀中天。風移九域,禮飾八埏。四靈晨炳,五緯宵明。膺曆締運,道茂前聲。

  太祖高皇帝配饗,奏《高德宣烈之樂》。此章永明二年造奏。尚書令王儉辭。

  饗帝嚴親,則天光大。舃弈前古,榮鏡無外。日月宣華,卿雲流靄。五漢同休,六幽咸泰。

  皇帝飲福酒,奏《嘉胙之樂》:

  鬯嘉禮,承休錫。盛德符景緯,昌華應帝策。聖藹耀昌基,融祉暉世曆。聲正涵月軌,書文騰日迹。寶瑞昭神圖,靈貺流瑞液。我皇崇暉祚,重芬冠往籍。

  送神,奏《昭夏之樂》:

  薦饗洽,禮樂該。神娛展,辰旆回。洞雲路,拂璇階。紫雰藹,青霄開。眷皇都,顧玉臺。留昌德,結聖懷。

  皇帝就燎位,奏《昭遠之樂》:

  天以德降,帝以禮報。牲樽俯陳,柴幣仰燎。事展司采,敬達瑄薌。煙贄青昊,震揚紫場。陳馨示策,肅志宗禋。禮非物備,福唯誠陳。

  皇帝還便殿,奏《休成之樂》,重奏。

  昭事上祀,饗薦具陳。回鑾轉翠,拂景翔宸。綴縣敷暢,鍾石昭融。羽炫深晷,籥曀行風。肆序輟度,肅禮停文。四金聳衛,六馭齊輪。
  右南郊歌辭

  北郊樂歌辭,案《周頌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也。是則周、漢以來,祭天地皆同辭矣。宋顏延之《饗地神辭》一篇,餘與南郊同。齊北郊羣臣入奏《肅咸樂》,牲入奏《引牲》,薦豆毛血奏《嘉薦》,皇帝入壇東門奏《永至》,飲福酒奏《嘉胙》,還便殿奏《休成》,辭竝與南郊同。迎送神《昭夏》登歌異。

  迎地神,奏《昭夏之樂》:

  詔禮崇營,敬饗玄畤。靈正丹帷,月肅紫墀。展薦登華,風縣凝鏘。神惟戾止,鬱遙莊。昭望歲芬,環遊辰太。穆哉尚禮,橫光秉藹。

  皇帝升壇登歌:

  佇靈敬享,禋肅彝文。縣動聲儀,薦潔牲芬。陰祇以貺,昭司式慶。九服熙度,六農祥正。

  皇帝初獻,奏《地德凱容之樂》:

  繕方丘,端國陰,掩圭晷,仰靈心。詔源委,遍丘林。此下除八句禮獻物,樂薦音。此下除二十二句,餘皆顏辭。

  次奏《昭德凱容之樂》:

  慶圖濬邈,蘊祥秘瑤。俔天炳月,嬪光紫霄。邦化靈懋,閫則風調。儷德方儀,徽載以昭。

  送神,奏《昭夏之樂》:

  薦神升,享序楙。淹玉俎,停金奏。寶旆轉,旒駕旋。溢素景,鬱紫躔。靈心顧,留辰眷。洽外瀛,瑞中縣。

  瘞埋,奏《隸幽之樂》:

  后皇嘉慶,定祗玄畤。承帝休圖,祗敷靈祉。篚冪周序,軒朱凝會。牲幣芬壇,精明佇蓋。調川瑞昌,警岳祥泰。
  右北郊歌辭。

  明堂歌辭,祠五帝。漢郊祀歌皆四言,宋孝武使謝莊造辭,莊依五行數,木數用三,火數用七,土數用五,金數用九,水數用六。案《鴻範》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月令》木數八,火數七,土數五,金數九,水數六。蔡邕云:「東方有木三土五,故數八;南方有火二土五,故數七;西方有金四土五,故數九;北方有水一土五,故數六。」又納音數,一言得土,三言得火,五言得水,七言得金,九言得木。若依《鴻範》木數用三,則應水一火二金四也。若依《月令》金九水六,則應木八火七也。當以《鴻範》一二之數,言不成文,故有取捨,而使兩義竝違,未詳以數立言爲何依據也。《周頌我將》祀文王,言皆四,其一句五,一句七。謝莊歌宋太祖亦無定句。

  建元初,詔黃門郎謝超宗造明堂夕牲等辭,並採用莊辭。建武二年,雩祭明堂,謝朓造辭,一依謝莊,唯世祖四言也。

  賓出入,奏《肅咸樂》歌辭二章:

  彝承孝典,恭事嚴聖。浹天奉贐,罄壤齊慶。司儀且序,羽容夙章。芬枝揚烈,黼構周張。助寶尊軒,酎珍充庭。璆縣凝會,琄朱竚聲。先期選禮,肅若有承。祗對靈祉,皇慶昭膺。
  尊事威儀,輝容昭序。迅恭明神,潔盛牲俎。肅肅嚴宮,藹藹崇基。皇靈降止,百祇具司。戒誠望夜,端烈承朝。依微昭旦,物色輕霄。

  《青帝歌》:

  參映夕,駟昭晨。靈乘震,司青春。雁將向,桐始蕤。和風舞,暄光遲。萌動達,萬品親。潤無際,澤無垠。

  《赤帝歌》:

  龍精初見大火中,朱光北至圭景同。帝在在離寔司衡,雨水方降木堇榮。庶物盛長咸殷阜,恩澤四溟被九有。

  《黃帝歌》:

  履艮宅中宇,司繩總四方。裁化遍寒燠,布政司炎涼。此以下除八句。至分乘經晷,閉啓集恒度。帝暉緝萬有,皇靈澄國步。

  《白帝歌》:

  百川若鏡,天地爽且明。雲沖氣舉,盛德在素精。此下除四句。庶類收成,歲功行欲寧。浹地奉渥,罄宇承帝靈。

  《黑帝歌》:

  歲旣暮,日方馳。靈乘坎,德司規。玄雲合,晦鳥蹊。白雲繁,亘天崖。此下除四句。晨晷促夕漏延。大陰極微陽宣。此下除二句。

  皇帝還東壁,受福酒,奏《嘉胙樂》歌辭:太廟同用

  禮薦洽,福祚昌。聖皇膺嘉祐,帝業凝休祥。居極乘景運,宅德瑞中王。澄明臨四奧,精華延八饗。洞海同聲惠,澈宇麗乾光。靈慶纏世祉,鴻烈永無疆。

  送神,奏《昭夏樂》歌辭:宋謝莊辭  

  蘊禮容,餘樂度。靈方留,景欲暮。開九重,肅五達。鳳參差,龍已沬。雲旣動,河旣梁。萬里照,四空香。神之車,歸清都。璇庭寂,玉殿虛。鴻化凝,孝風熾。顧靈心,結皇思。鴻慶遐鬯,嘉薦令芳。並帝明德,永祚深光。增四字。

  牲出入,奏《引牲樂》歌詩:

  惟誠潔饗,維孝尊靈。敬芳黍稷,敬滌犧牲。騂繭在豢,載溢載豐。以承宗祀,以肅皇衷。蕭芳四舉,華火周傳。神鑒孔昭,嘉足參牷。

  薦豆呈毛血,奏《嘉薦樂》歌詩二章:

  肇禋戒祀,禮容咸舉。六典飾文,九司炤序。牲柔旣昭,犧剛旣陳。恭滌惟清,敬事惟神。加籩再御,兼俎兼薦。節動軒越,聲流金縣。
  奕奕閟幄,亹亹嚴闈。潔誠夕鑒,端服晨暉。聖靈戾止,翊我皇則。上綏四㝢,下洋萬國。永言孝饗,孝饗有容。儐僚贊列,肅肅雍雍。
  右夕牲辭

  迎神,奏《昭夏樂》歌辭:

  地紐謐,乾樞回。華蓋動,紫微開。旌蔽日,車若雲。駕六氣,乘煙煴。燁帝景,耀天邑。聖祖降,五雲集。此下除八句。懋粢盛,潔牲牷。百禮肅,羣司虔。皇德遠,大孝昌。貫九幽,洞三光。神之安,解玉鑾。昌福至,萬㝢歡。皆謝莊辭。  

  皇帝昇明堂。奏登歌辭:

  雍臺辯朔,澤宮選辰。挈火夕照,明水朝陳。六瑚賁室,八羽華庭。昭事先聖,懷濡上靈。肆夏式敬,升歌發德。永固洪基,以綏萬國。皆謝莊辭。

  初獻,奏《凱容宣烈樂》歌辭:太廟同

  釃醴具登,嘉俎咸薦。饗洽誠陳,禮周樂遍。祝辭罷祼,序容輟縣。蹕動端庭,鑾回嚴殿。神儀駐景,華漢高虛。八靈案衛,三祇解途。翠蓋澄耀,罼帟凝晨。玉𨮗息節,金輅懷音。戒誠達孝,厎心肅感。追馮皇鑒,思承淵範。神錫懋祉,四緯昭明。仰福帝徽,俯齊庶生。
  右祠明堂歌辭。建元、永明中奏。

  雩祭歌辭:

  清明暢,禮樂新。候龍景,選貞辰。陽律亢,陰晷伏。秏下土,薦璟稑。震儀警,王度乾。嗟雲漢,望昊天。張盛樂,奏《雲儛》。集五精,延帝祖。雩有諷,禜有秩。膋鬯芬,圭瓚瑟。靈之來,帝閽開。車煜耀,吹徘徊。停龍犧,遍觀此。凍雨飛,祥風靡。壇可臨,奠可歆。對泯祉,鑒皇心。
  右迎神歌辭依漢來郊歌三言。宋明堂迎神八解。  
  濬哲維祖,長發其武。帝出自震,重光御㝢。七德攸宣,九疇咸敘。靜難荊、舒,凝威蠡浦。昧旦丕承,夕惕刑政。化壹車書,德馨粢盛。昭星夜景,非雲曉慶。衢室成陰,璧水如鏡。禮充玉帛,樂被筦弦。於鑠在詠,陟配于天。自宮徂兆,靡愛牲牷。我將我享,永祚豐年。
  右歌世祖武皇帝依廟歌四言  
  營翼日,鳥殷宵。凝冰泮,玄蟄昭。景陽陽,風習習。女夷歌,東皇集。奠春酒,秉青珪。命田祖,渥羣黎。
  右歌青帝木生數三 
  惟此夏德德恢台,雨龍旣御炎精來。火景方中南譌秩,靡草云黃含桃實。族雲蓊鬱溫風煽,興雨祁祁黍苗徧。
  右歌赤帝火成數七  
  稟火自高明,毓金挺剛克。涼燠資成化,羣方載厚德。陽季勾萌達,炎徂溽暑融。商暮百工止,歲極淩陰沖。皇流疏已清,原隰甸已平。咸言祚惟億,敦民保高京。
  右歌黃帝土成數五  
  帝悅于兌,執矩固司藏。百川收潦,精景應徂商。嘉樹離披,榆關命賓鳥。夜月如霜,秋風方嫋嫋。商陰肅殺,萬寶咸亦遒。勞哉望歲,場功冀可收。
  右歌白帝金成數九  
  白日短、玄夜深。招搖轉、移太陰。霜鍾鳴、冥陵起。星回天、月窮紀。聽嚴風、來不息。望玄雲、黝無色。曾冰洌、積羽幽。飛雪至,天山側。關梁閉、方不巡。合國吹、饗蜡賓。充微陽、究終始。百禮洽、萬祚臻。
  右歌黑帝水成數六  
  敬如在,禮將周。神之駕,不少留。躡龍鑣,轉金蓋。紛上馳,雲之外。警七曜,詔八神。排閶闔,渡天津。有渰興,膚寸積。雨冥冥,又終夕。俾棲糧,惟萬箱。皇情暢,景命昌。
  右送神歌辭

  太廟樂歌辭,《周頌•清廟》一篇,漢《安世歌》十七章是也。永平三年,東平王蒼造光武廟登歌一章二十六句,其辭稱述功德。

  建安十八年,魏國初建,侍中王粲作登歌《安世詩》,說神靈鑒饗之意。明帝時,侍中繆襲奏:「《安世詩》本故漢時歌名,今詩所歌,非往詩之文。襲案《周禮》注云,《安世樂》猶周房中樂也。往昔議者,以房中歌后妃之德,宜改《安世》名《正始之樂》,後讀漢《安世歌》,亦說神來宴饗,無有后妃之言。思惟往者謂房中樂爲后妃歌,恐失其意。方祭祀娛神,登歌先祖功德,下堂詠宴享,無事歌后妃之化也。」於是改《安世樂》曰《饗神歌》。散騎常侍王肅作宗廟詩頌十二篇,不入於樂。

  晉泰始中,傅玄造《廟夕牲昭夏》歌一篇,《迎送神肆夏》歌詩一篇,登歌七廟七篇。玄云:「登歌歌盛德之功烈,故廟異其文。至於饗神,猶《周頌》之《有瞽》及《雍》,但說祭饗神明禮樂之盛,七廟饗神皆用之。」夏侯湛又造宗廟歌十三篇。

  宋世王韶之造七廟登歌七篇。昇明中,太祖爲齊王,令司空褚淵造太廟登歌二章。建元初,詔黃門侍郎謝超宗造廟樂歌詩十六章。

  永明二年,尚書殿中曹奏:「太祖高皇帝廟神室奏《高德宣烈之舞》,未有歌詩,郊應須歌辭。穆皇后廟神室,亦未有歌辭。案傅玄云:『登歌廟異其文,饗神七室同辭。』此議爲允。又尋漢世歌篇,多少無定,皆稱事立文,竝多八句,然後轉韻。時有兩三韻而轉,其例甚寡。張華、夏侯湛亦同前式。傅玄改韻頗數,更傷簡節之美。近世王韶之、顏延之並四韻乃轉,得賒促之中。顏延之、謝莊作三廟歌,皆各三章章八句,此于序述功業詳略爲宜,今宜依之。郊配之日,改降尊作主,禮殊宗廟;穆后母儀之化,事異經綸。此二歌爲一章八句,別奏事御奉行。」詔「可」。尚書令王儉造太廟二室及郊配辭。

  羣臣出入,奏《肅咸樂》歌辭:

  潔誠颭孝,孝感煙霜。夤儀飾序,肅禮綿張。金華樹藻,肅哲騰光。殷殷升奏,嚴嚴階庠。匪椒匪玉,是降是將。懋分神衷,翊祐傳昌。

  牲出入,奏《引牲樂》歌辭:

  肇祀嚴靈,恭禮尊國。達敬敷典,結孝陳則。芬滌旣肅,犧牷旣整。聳誠流思,端儀選景。肆禮佇夜,綿樂望晨。崇席皇鑒,用饗明神。

  薦豆呈毛血,奏《嘉薦樂》歌辭:

  清思眑眑,閟寢微微。恭言載感,肅若有希。芬俎具陳,嘉薦兼列。凝馨煙颺,分炤星晰。睿靈式降,協我帝道。上澄五緯,下陶八表。
  右夕牲歌辭

  迎神,奏《昭夏樂》歌辭:

  涓辰選氣,展禮恭祗。重闈月洞,層牖煙施。載虛玉鬯,載受金枝。天歌折饗,雲舞罄儀。神惟降止,泛景凝羲。帝華永藹,泯藻方摛。

  皇帝入廟北門,奏《永至樂》歌辭:

  戲繇惟則,姬經式序。九司聯事,八方承宇。鑾迾靜陳,縵樂具舉。凝旒若慕,傾璜載竚。振振璇衛,穆穆禮容。載藹皇步,式敷帝蹤。

  太祝祼地,奏登歌辭:

  清明旣鬯,大孝乃熙。天儀睟愴,皇心儼思。旣芬房豆,載潔牷牲。鬱祼升禮,鋗玉登聲。茂對幽嚴,式奉徽靈。以享以祀,惟感惟誠。

  皇祖廣陵丞府君神室奏《凱容樂》歌辭:

  國昭惟茂,帝穆惟崇。登祥緯遠,締世景融。紛綸睿緒,菴蔚王風。明進厥始,濬哲文終。

  皇祖太中大夫府君神室奏《凱容樂》歌辭:

   璇條夤蔚,瓊源浚照。懋矣皇烈,載挺明劭。永言敬思,式恭惟教。休途良乂,榮光有耀。

  皇祖淮陰令府君神室奏《凱容樂》歌辭:

  嚴宗正典,崇饗肇禋。九章旣飾,三清旣陳。昭恭皇祖,承假徽神。貞祐伊協,卿藹是鄰。

  皇曾祖卽丘令府君神室奏《凱容樂》歌辭:

  肅惟敬祀,絜事參薌。環袨像綴,緬密絲簧。明明烈祖,尚錫龍光。粵《雅》于姬,伊《頌》在商。

  皇祖太常卿府君神室奏《凱容樂》歌辭:

  神宮懋鄴,明寢昌基。德凝羽綴,道鬯容辭。假我帝緒,懿我皇維。昭大之載,國齊之祺。

  皇考宣皇神室奏《宣德凱容樂》歌辭:

  道紵期運,義開藏用。皇矣睿祖,至哉攸縱。循規烈照,襲矩重芬。德溢軒羲,道懋炎雲。

  昭皇后神室奏《凱容樂》歌辭:

  月靈誕慶,雲瑞開祥。道茂淵柔,德表徽章。粹訓宸中,儀形宙外。容蹈凝華,金羽傳藹。

  皇帝還東壁上福酒,奏《永祚樂》歌辭:

  構宸抗宇,合軫齊文。萬靈載溢,百禮以殷。朱弦繞風,翠羽停雲。桂樽旣滌,瑤俎旣薰。升薦惟誠,昭禮惟芬。降祉遙裔,集慶氤氳。

  送神,奏《肆夏樂》歌辭:

  禮旣升,樂以愉。昭序溢,幽饗餘。人祗鬯,敬教敷。申光動,靈駕翔。芬九垓,鏡八鄉。福無屆,祚無疆。

  皇帝詣便殿,奏《休成樂》歌辭:

  睿孝式鬯,饗敬爰遍。諦容輟序,佾文靜縣。辰儀聳蹕,宵衛浮鑾。旒帟雲舒,翠華景摶。恭惟尚烈,休明再纏。國猷遠藹,昌圖聿宣。

  太廟登歌辭二章:

  惟王建國,設廟凝靈。月薦流典,時祀暉經。瞻辰僾思,雨露追情。簡日筮晷,閟奠升文。金罍渟桂,沖幄舒薰。備僚肅列,駐景開雲。
  至饗攸極,睿孝惇禮。具物咸絜,聲香合體。氣昭扶幽,眇慕纏遠。迎絲驚促,迭佾留晚。聖衷踐候,節改增愴。妙感崇深,英徽彌亮。

  太祖高皇帝神室奏《高德宣烈樂》歌辭:

  悠悠草昧,穆穆經綸。乃文乃武,乃聖乃神。動龕危亂,靜比斯民。誕應休命,奄有八夤。握機肇運,光啓禹服。義滿天淵,禮昭地軸。澤靡不懷,威無不肅。戎夷竭歡,象來致福。偃風裁化,暅日敷祥。信星含曜,秬草流芳。七廟觀德,六樂宣章。惟先惟敬,是饗是將。

  穆皇后神室奏《穆德凱容之樂》歌辭:

  大姒嬪周,塗山儷禹。我后嗣徽,重規疊矩。肅肅閟宮,翔翔《雲舞》。有饗德馨,無絕終古。

  高宗明皇帝神室奏《明德凱容之樂》歌辭:

  多難固業,殷憂啓聖。帝宗纘武,惟時執競。起柳獻祥,百堵興詠。義雖祀夏,功符受命。遠無不懷,邇無不肅。其儀濟濟,其容穆穆。赫矣君臨,昭哉嗣服。允王維后,膺此多福。禮以昭事,樂以感靈。八簋陳室,六舞充庭。觀德在廟,象德在形。四海來祭,萬國咸寧。

  藉田歌辭,漢章帝元和元年,玄武司馬班固奏用《周頌•載芟》祠先農。晉傅玄作《祀先農先蠶夕牲歌詩》一篇八句,《迎送神》一篇,《饗社稷》、《先農》、《先聖》、《先蠶歌詩》三篇,前一篇十二句,中一篇十六句,後一篇十二句,辭皆敘田農事。胡道安《先農饗神詩》一篇,竝八句。樂府相傳舊歌三章。永明四年藉田,詔驍騎將軍江淹造《藉田歌》。淹制二章,不依胡、傅,世祖口勑付太樂歌之。

  祀先農迎送神升歌:

  羽鑾從動,金駕時遊。教騰義鏡,樂綴禮修。率先丹耦,躬遵綠疇。靈之聖之,歲殷澤柔。

  饗神歌辭:

  瓊斝旣飾,繡簋以陳。方燮嘉種,永毓宵民。

  元會大饗四廂樂歌辭,晉泰始五年太僕傅玄撰。正旦大會行禮歌詩四章,壽酒詩一章,食舉東西廂樂十三章,黃門郎張華作。上壽食舉行禮詩十八章,中書監荀勗、侍郎成公綏,言數各異。宋黃門郎王韶之造《肆夏》四章,行禮一章,上壽一章,登歌三章,食舉十章,《前後舞歌》一章。齊微改革,多仍舊辭。其《前後舞》二章新改。其臨軒樂,亦奏《肆夏•於鑠》四章。

  《肆夏樂》歌辭:

  於鑠我皇,體仁苞元。齊明日月,比景乾坤。陶甄百王,稽則黃軒。訐謨定命,辰告四蕃。
  右一曲,客入,四廂奏。
  將將蕃後,翼翼羣僚。盛服待晨,明發來朝。饗以八珍,樂以《九韶》。仰祗天顏,厥猷孔昭。
  右一曲,皇帝當陽,四廂奏。皇帝入變服,四廂幷奏前二曲。
  法章旣設,初筵長舒。濟濟列辟,端委皇除。飲和無盈,威儀有餘。溫恭在位,敬終如初。
  九功旣歌,六代惟時。被德在樂,宣道以詩。穆矣大和,品物咸熙。慶積自遠,告成在茲。
  右二曲,皇帝入變服,黃鐘太蔟二廂奏。

  大會行禮歌辭:

  大哉皇齊,長發其祥:祚隆姬夏,道邁虞唐。德之克明,休有烈光。配天作極,辰居四方。
  皇矣我后,聖德通靈:有命自天,誕授休禎。龍飛紫極,造我齊京;光宅宇宙,赫赫明明。
  右二曲,姑洗廂奏。

  上壽歌辭:

  獻壽爵,慶聖皇。靈祚窮二儀,休明等三光。
  右一曲,黃鐘廂奏。

  殿前登歌辭:

  明明齊國,緝熙皇道。則天垂化,光定天保。天保旣定,肆覲萬方。禮繁樂富,穆穆皇皇。
  沔彼流水,朝宗天池。洋洋貢職,抑抑威儀。旣習威儀,亦閑禮容。一人有則,作孚萬邦。
  烝哉我皇,寔靈誕聖。履端惟始,對越休慶。如天斯崇,如日斯盛。介茲景福,永固洪命。
  右三曲,別用金石,太樂令跪奏。

  食舉歌辭:

  晨儀載煥,萬物咸睹。嘉慶三朝,禮樂備舉。元正肇始,典章徽明。萬方來賀,華夷充庭。多士盈九德,俯仰觀玉聲。恂恂俯仰,載爛其暉。鍾鼓震天區,禮容塞皇闈。思樂窮休慶,福履同所歸。
  五玉旣獻,三帛是薦。爾公爾侯,鳴玉華殿。皇皇聖后,降禮南面。元首納嘉禮,萬邦同欽願。休哉休哉,君臣熙宴。建五旗,列四縣。樂有文,禮無勌。融皇風,窮一變。
  禮至和,感陰陽。德無不柔,繫休祥。瑞徵辟,應嘉鍾。儛雲鳳,躍潛龍。景星見,甘露墜。木連理,禾同穗。玄化洽,仁澤敷。極禎瑞,窮靈符。
  懷荒遠,綏齊民。荷天祐,靡不賓。靡不賓,長世盛。昭明有融,繁嘉慶。繁嘉慶,熙帝載。含氣感和,蒼生欣戴。三靈協瑞,惟新皇代。
  王道四達,流仁德。窮理詠乾元,垂訓從帝則。靈化侔四時,幽誠通玄默。德澤被八紘,禮章軌萬國。
  皇猷緝,咸熙泰。禮儀煥帝庭,要荒服遐外。被髪襲纓冕,左衽回衿帶。天覆地載,澤流汪濊。聲教布濩,德光大。
  開元辰,畢來王。奉貢職,朝后皇。鳴珩佩,觀典章。樂王慶,悅徽芳。陶盛化,游大康。惟昌明,永克昌。
  惟建元,德丕顯。齊七政,敷五典。彝倫序,洪化闡。
  王澤流,太平始。樹靈祗,恭明祀。介景祚,膺嘉祉。禮有容,樂有儀。金石陳,干羽施。邁《武》《濩》,均《咸池》。歌《南風》,德永稱。文明煥,頌聲興。
  王道純,德彌淑。寧八表,康九服。導禮讓,移風俗。移風俗,永克融。歌盛美,告成功。詠休烈,邈無窮。
  右黃鐘先奏《晨儀》篇,太蔟奏《五玉》篇,餘八篇二廂更奏之。

  《前舞》階步歌辭:新辭

  天挺聖哲,三方維綱。川岳伊寧,七耀重光。茂育萬物,衆庶咸康。道用潛通,仁施遐揚。德厚巛極,功高昊蒼。舞象盛容,德以歌章。八音旣節,龍躍鳳翔。皇基永樹,二儀等長。

  《前舞凱容》歌詩:舊辭

  於赫景命,天鑒是臨。樂來伊陽,禮作惟陰。歌自德富,舞由功深。庭列宮縣,陛羅瑟琴。翿籥繁會,笙磬諧音。《簫韶》雖古,九奏在今。導志和聲,德音孔宣。光我帝基,協靈配乾。儀形六合,化穆自宣。如彼雲漢,爲章于天。熙熙萬類,陶和當年。擊轅中韶,永世弗騫。

  《後舞》階步歌辭:新辭

  皇皇我后,紹業盛明。滌拂除穢,宇宙載清。允執中和,以莅蒼生。玄化遠被,兆世軌形。何以崇德,乃作九成。妍步恂恂,雅曲芬馨。八風清鼓,應以祥禎。澤浩天下,功齊百靈。

  《後舞凱容》歌辭:舊辭

  假樂聖後,寔天誕德。積美自中,王猷四塞。龍飛在天,儀形萬國。欽明惟神,臨朝淵默。不言之化,品物咸得。告成於天,銘勳是勒。翼翼厥猷,亹亹其仁。從命創制,因定和神。海外有截,九國無塵。冕旒司契,垂拱臨民。乃舞《凱容》,欽若天人。純嘏孔休,萬載彌新。

  《宣烈舞》執干戚。郊廟奏,平冕,黑介幘,玄衣裳,白領袖、絳領袖中衣,絳合幅袴,絳襪。朝廷,則武冠,赤幘,生絳袍單衣,絹領袖,皂領袖中衣,虎文畫合幅袴,白布彩,皆黑韋緹。周《大武舞》,秦改爲《五行》。漢高造《武德舞》,執干戚,象天下樂己除亂。按《禮》云「朱干玉戚,冕而舞《大武》」,是則漢放此舞而立也。魏文帝改《五行》還爲《大武》,而《武德》曰《武頌舞》。明帝改造《武始舞》。晉世仍舊。傅玄六代舞歌有《武》辭,此《武舞》非一也。宋孝建初,朝議以《凱容舞》爲《韶舞》,《宣烈舞》爲《武舞》。據《韶》爲言,《宣烈》卽是古之《大武》,非《武德》也。今世諺呼爲武王伐紂。其冠服,魏明帝世尚書所奏定《武始舞》服,晉、宋承用,齊初仍舊,不改宋舞名。其舞人冠服,見魏尚書奏,後代相承用之。

  《凱容舞》,執羽籥。郊廟,冠委貌,服如前。朝廷,進賢冠,黑介幘,生黃袍單衣,白合幅袴,餘如前。本舜《韶舞》,漢高改曰《文始》,魏復曰《大韶》。又造《咸熙》爲《文舞》。晉傅玄六代舞有《虞韶舞》辭。宋以《凱容》繼《韶》爲《文舞》。相承用魏咸熙冠服。

  《前舞》、《後舞》,晉泰始九年造。《正德大豫舞》,傅玄、張華各爲歌辭。宋元嘉中,改《正德》爲《前舞》,《大豫》爲《後舞》。

  右朝會樂辭

  舞曲,皆古辭雅音,稱述功德,宴享所奏。傅玄歌辭云:「獲罪於天,北徙朔方,墳墓誰掃,超若流光。」如此十餘小曲,名爲舞曲,疑非宴樂之辭。然舞曲總名起此矣。

  《明君》辭:

  明君創洪業,盛德在建元。受命君四海,聖皇應靈乾。五帝繼三皇,三皇世所歸。聖德應期運,天地不能違。仰之彌已高,猶天不可階。將復結繩化,靜拱天下齊。
  右一曲,漢章帝造。《鼙舞歌》云「關東有賢女」。魏明帝代漢曲云,「明明魏皇帝」。傅玄代魏曲作晉《洪業篇》云:「宣文創洪業,盛德存泰始。聖皇應靈符,受命君四海。」今前四句錯綜其辭,從「五帝」至「不可階」六句全玄辭,後二句本云「將復御龍氏,鳳皇在庭栖」,又改易焉。

  《聖主曲》辭:

  聖主受天命,應期則虞﹑唐。升旒綜萬機,端扆馭八方。盈虛自然數,揖讓歸聖明。北化陵河塞,南威越滄溟。廣德齊七政,敷教騰三辰。萬㝢必承慶,百福咸來臻。聖皇應福始,昌德洞祐先。

  《明君》辭:

  明君御四海,總鑒盡人靈。仰成恩已洽,竭忠身必榮。聖澤洞三靈,德教被八鄉。草木變柯葉,川岳洞嘉祥。愉樂盛明運,舞蹈升太時。微霜永昌命,軌心長歡怡。

  《鐸舞》歌辭:

  黃《雲門》,唐《咸池》,虞《韶舞》,夏《夏》殷《濩》,列代有五。振鐸鳴金,延《大武》。清歌發唱,形爲主。聲和八音,協律呂。身不虛動,手不徒舉。應節合度,週期序。時奏宮角,雜之以徵羽。樂以移風,禮相輔,安有出其所。
  右一曲,傅玄辭,以代魏《太和時》。「徵羽」下除「下厭衆目,上從鐘鼓」二句。

  《白鳩》辭:

  翩翩白鳩,再飛再鳴。懷我君德,來集君庭。
  右一曲,《舞敘》云:「《白符》或云《白符鳩舞》,出江南,吳人所造。其辭意言患孫皓虐政,慕政化也。其詩本云『平平白符,思我君惠,集我金堂』。言白者金行,符,合也,鳩亦合也。符鳩雖異,其義是同。」

  《濟濟》辭:

  暢飛暢舞,氣流芳。追念三五,大綺黃。
  右一曲,晉《濟濟舞歌》,六解,此是最後一解。

  《獨祿》辭:

  獨祿獨祿,水深泥濁。泥濁尚可,水深殺我!
  右一曲晉《獨鹿舞歌》,六解,此是前一解。古辭《明君曲》後云:「勇安樂,無慈不問清與濁。清與無時濁,邪交與獨祿。」《伎祿》云:「求祿求祿,清白不濁。清白尚可,貪汙殺我!」晉歌爲鹿字,古通用也。疑是風刺之辭。

  《碣石》辭:

  東臨礙石,以觀滄海。水河淡淡,山嶋竦峙。樹木叢生,百草豐茂。秋風蕭瑟,洪波湧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粲爛,若出其裏。幸甚至哉!歌以言志。
  右一曲,魏武帝辭,晉以爲《碣石舞歌》。詩四章,此是中一章。

  《淮南王》辭:

  淮南王,自言尊,百尺高樓與天連。我欲渡河河無梁,願作雙黃鵠還故鄉。

  右一曲,晉《淮南王舞歌》。六解,前是第一,後是第五。

  《齊世昌》辭:

  齊世昌,四海安樂齊太平。人命長,當結久。千秋萬歲皆老壽。
  右一曲,晉《杯槃歌》。十解,第三解云:「舞杯槃,何翩翩,舉坐翻覆壽萬年。」干寶云:「太康中有此舞。杯槃翻覆,至危之像。言晉世之士,苟貪飲食,智不及遠。」其第一解首句云「晉世寧」,宋改爲「宋世寧」。惡其杯槃翻覆,辭不復取。齊改爲「齊世昌」,餘辭同後一。

  《公莫》辭:

  吾不見公莫時 吾何嬰公來 嬰姥時吾 思君去時 吾何零 子以耶 思君去時 思來嬰 吾去時母那 何去吾
  右一曲,晉《公莫舞歌》,二十章,無定句。前是第一解,後是第十九、二十解。雜有三句,竝不可曉解。建武初,明帝奏樂至此曲,言是似《永明樂》,流涕憶世祖云。

  《白紵》辭:

  陽春白日風花香,趨步明月舞瑤裳。情發金石媚笙簧,羅袿徐轉紅袖揚。清歌流響繞鳳梁,如驚若思凝且翔。轉眄流精豔輝光,將流將引雙雁行。歡來何晚意何長,明君馭世永歌昌。
  右五曲,尚書令王儉造。《白紵歌》,周處《風土記》云:「吳黃龍中童謠云『行白者君追汝句驪馬』。後孫權征公孫淵,浮海乘舶,舶,白也。今歌和聲猶云『行白紵』焉。」

  《俳歌》辭:

  俳不言不語,呼俳噏所。俳適一起,狼率不止。生拔牛角,摩斷膚耳。馬無懸蹄,牛無上齒。駱駼無角,奮迅兩耳。

  右侏儒導舞人自歌之。古辭俳歌八曲,此是前一篇。二十二句,今侏儒所歌,擿取之也。

  角抵、像形、雜伎,歷代相承有也。其增損源起,事不可詳,大略漢世張衡《西京賦》是其始也。魏世則事見陳思王樂府《宴樂篇》,晉世則見傅玄《元正篇》、《朝會賦》。江左咸康中,罷紫鹿、跂行、鱉食、笮鼠、齊王卷衣、絕倒、五案等伎,中朝所無,見《起居注》,竝莫知所由也。太元中,苻堅敗後,得關中簷橦胡伎,進太樂,今或有存亡,案此則可知矣。

  永明六年,赤城山雲霧開朗,見石橋瀑布,從來所罕睹也。山道士朱僧標以聞,上遣主書董仲民案視,以爲神瑞。太樂令鄭義泰案孫興公賦造天台山伎,作莓苔、石橋、道士捫翠屏之狀,尋又省焉。

  皇齊啓運從瑤璣。靈鳳銜書集紫微。和樂旣洽神所依。超商卷夏耀英輝。永世壽昌聲華飛。
  右《鳳皇銜書伎歌辭》,蓋魚龍之流也。元會日,侍中於殿前跪取其書。宋世辭云「大宋興隆膺靈符。鳳鳥感和銜素書。嘉樂之美通玄虛。惟新濟濟邁唐虞。巍巍蕩蕩道有餘」。齊初詔中書郎江淹改。

  《永平樂歌》者,竟陵王子良與諸文士造奏之。人爲十曲。道人釋寶月辭頗美,上常被之管弦,而不列於樂官也。

  贊曰:綜采六代,和平八風。殷薦宴享,舞德歌功。[1]

[编辑]

  1. 全文以中華書局、一九七二年一月版《南齊書》爲本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