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陆事件”的教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陆事件”的教训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60年4月7日
本作品收錄於《人民日报

首都和山西省的有关方面,为了抢救“平陆事件”食物中毒命在垂危的六十一位民工,发扬了高度的共产主义风格的事迹,使全国人民受了很大的感动和教育。但是六十一位民工是怎样中毒的?现在真相大白了,原来是反革命和地主分子进行的暗害,他们把砒霜下在公共食堂的饭锅里,要把在食堂吃饭的民工毒死。这两个凶犯现在已经依法处决了。这个反革命暗害事件说明了什么呢?

应当从阶级斗争的观点来观察这个问题。毒害六十一位民工的罪犯是什么人呢?一个是日伪军和蒋介石、阎锡山匪帮分子,敌人的情报组长,杀害过我平陆县圣人涧农会主席、逮捕和拷打过革命群众的反革命分子张德才。一个是曾经残酷地剥削过农民,对革命抱着刻骨仇恨的地主分子回申娃。有些人认为:经过几次的肃清反革命和镇压反革命运动,反革命分子已经没有了,即使有一些,也不足为害了;地主阶级分子经过长期改造,也统统都已经变好了,用不着再对他们提高警惕,加强教育和改造了。“平陆事件”是对这种观点的一个有力的否定。反革命分子张德才虽然有严重的历史罪恶,负有血债,并且在解放后,隐瞒历史,伪装好人,混藏在农村和工厂中达十年之久,坚持与人民为敌。1958年这个反革命分子被查出后,政府本着对过去的罪行从宽处理的政策精神,只判处了他三年管制,希望他悔罪向善,重新作人。但是这个怙恶不悛的反革命分子反而对革命和人民更加仇视。终于对六十一位民工下了毒手。地主阶级分子回申娃曾经残酷地剥削和欺压过人民群众,解放后群众按照党的政策,要他好好劳动,作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但是回申娃对革命和人民却抱着刻骨仇恨,伙同反革命分子张德才一起进行了毒害民工的罪恶活动。

现在,我们国家的政治经济形势空前良好,人民民主专政空前巩固,反革命分子确实只有极少数了。这是主要的基本的情况,看不到这点,夸大敌情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几年来,广大人民群众按照党的政策对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以及资产阶级右派分子,进行了监督改造和思想教育工作,这些人原来就只占人口的极少数,又起了很大分化,许多人愿意接受改造,有些确实真诚悔罪,并且被改造成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但是,“平陆事件”告诉我们,反革命分子并没有完全肃清。这些极少数的反革命分子,都是死心塌地地同人民为敌的。他们往往伪装起来,混入我们的队伍,当人们麻痹大意的时候,乘机进行凶恶破坏。反革命分子张德才就是这样先后藏在工厂和农村中达十年之久,并且竟然在管制期间继续与人民为敌,进行了这种罪恶破坏。对这种为数极少的反革命分子,必须提高警惕。他们人数虽少,但为害极大,绝不能有丝毫麻痹大意。

平陆民工受毒害的事件清楚地表明,肃清残余的反革命分子,以及诈骗、盗窃、流氓等犯罪分子,仍然是一个长期的斗争。毛泽东同志曾经说:“没有肃清的暗藏的反革命分子是不会死心的,他们必定要乘机捣乱。美帝国主义者和蒋介石集团经常还在派遣特务到我们这里来进行破坏活动。原有的反革命分子肃清了,还可能出现一些新的反革命分子。如果我们丧失警惕性,那就会上大当,吃大亏。不管什么地方出现反革命分子捣乱,就应当坚决消灭他。”(“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我们应当牢牢记住毛泽东同志的这些话,在以大跃进的高速度进行经济建设的同时,还要继续提高革命的警惕性。加强人民民主专政,继续坚决肃清一切反革命分子,加强对已经被打倒的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和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的监督改造和教育,对其中敢于进行反革命活动的死硬分子,必须加以严厉的镇压,以保障社会安全,保证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兩岸四地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60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若1925年到1977年之間發表,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1997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若1977年或更早創作,但1978至2002年才出版發表,作品在美國仍認爲有版權至少到2047年12月31日。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