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帝國主義”的古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打倒帝國主義”的古典
作者:瞿秋白
1933年9月29日

  “打倒帝國主義”的口號曾經通行過幾年,當時甚至於將軍和紳士都為著要變成忠實同誌或是“革命軍人”起見,也高喊過的。可是這個口號的曆史十分曲折。

  最初,大概是一九二一年,有一個“過激派”的雜誌上提出了這個口號,沒有什麽“人”注意。可是,不久這口號就漸漸的傳播了出去,一些革命的“學生子”開始研究什麽是帝國主義,懂得五四革命運動其實就是反帝國主義的,雖然還不徹底。這風氣一起來,胡適博士就大起恐慌。一九二二年間,胡博士用什麽“實驗主義”證明“帝國主義”是“海外奇談”,他說反帝國主義就是反對西洋文化,有些義和拳的氣味。然而胡博士的“權威”並沒有多大力量。這口號還是在流行出去,而且越流越廣,甚至於什麽礦坑裏也看見這一類的標語。

  一九二三年就出了這麽一段故事:一位前參議院議長某先生說:過激派提出這個口號,目的是在挑撥“友邦”的惡感,陷害中國的老牌革命黨,使它在外交上孤立。另外一些人就說:原先的“富國強兵”,五四時期的“外抗強權”,本來也就是“打倒帝國主義”的意思,那些舊口號是民眾容易懂得的,現在何必又提出這種新鮮的口號。仿佛嫌它太歐化,“比天書還難懂”。

  然而不久,一九二五年的五卅運動來了,隻兩三天功夫,“打倒帝國主義”的口號傳遍了上海的工人區和貧民窟,彳共亍堂口會發見畫在那裏的烏龜底下有小孩子寫的“帝國主義”的字樣,馬路上可以聽到“打倒帝國主義”的五更調。不到兩年,這口號就變成了奉旨照準的標語。其實這是因為民眾並不嫌它難懂了,而且懂得“太厲害了”,所以必須照準,以便加以曲解和利用。“五卅”是這樣過去的。

  後來,民眾有點倒黴了;於是可以重新公開的歡迎洋大人,廣州市上用黃土鋪道恭迎香港總督金文泰的時候,特派三百名仆役洗刷牆壁上的“打倒帝國主義”。這樣準備著“五三”的來到。一九二八年五月三日那天,日本帝國主義把“代表中國國家的”交涉員捉去,割掉了鼻子和耳朵,挖掉了眼睛,後來聽說連屍首也沒有找著。然而“打倒帝國主義”卻叫不得,相反的,中國的“國家”不但不生氣,還和日本訂立了“最惠的”關稅協定。足見得“打倒帝國主義”的口號,又從奉旨照準變成了“反動的”了。

  所以今年紀念“五卅”,“五三”,“五四”等等的時候,就有一位要人出來說:“標語口號的時代早已過去的了……越是沉默越是堅決。”“打倒帝國主義”的口號應當“沒落”,沉默主義“萬歲”!

  可是,你不要以為這口號完全沒有用了。相當的用處還是有的,譬如僅隻在屋子裏喊喊之類。今年“五一”的時候,要人們所指揮的“工會”發表了“告工友書”,是說中國工人要打倒帝國主義的,因為“中國工人隻受外國資本家的壓迫和侵略”。還有人說:中國工人沒有外國工人那麽苦。這仿佛很義氣地替外國工人打“抱不平”,象要打倒帝國主義似的。然而誰都知這些話是“話中有話”的,意思倒是著重在中國工人不應當反抗本國資本家的“有理的”壓迫。這種奸滑的運用口號和紀念的手段,倒是十分巧妙的“藝術”。

  中國的“打倒帝國主義”的口號如果是一個活人,它的古典和曆史倒象一部很有趣的小說。《水滸》上有真假李逵打架的故事,中國的“打倒帝國主義”也是假的和真的在這裏相打。真正要打倒帝國主義的,隻有勞動的民眾。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