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史》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古史》序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潁濱文鈔/18

古之帝王皆聖人也,其道以無為為宗,萬物莫能嬰之。其於為善,如水之必寒,如火之必熱。其於不為不善,如騶虞之不殺,如竊脂之不穀。不學而成,不勉而得。其積之中者有餘,故其推之以治天下者,有不可得而知也。孔氏之遺書曰:「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各,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天地萬物猶將賴之以存而況於人乎?

自三代之衰,聖人不作,世不知本,而馳騁於喜怒哀樂之餘。故其發於事業日以鄙陋,不足以希聖人之萬一。雖春秋之際,王澤未竭,士生其間,習於禮義而審於利病,如管仲、晏子、子立、叔向之流,皆不足以知之。至於孔子,其知之者至矣,而未嘗言。孟子知其一二,時以告人,而天下亦莫能信也。陵遲及於秦漢,士益以功利為急,言聖人者皆以其所臆之。儒者流於度數,而智者溺於權利,皆不知其非也。

太史公始易編年之法為本紀、世家、列傳,記五帝三王以來,後世莫能易之。然其為人淺近而不學,疏略而輕信。漢景、武之間,尚書古文、詩毛氏、春秋左氏皆不列於學官。世能讀之者少。故其記堯舜三代之事,皆不得聖人之意。戰國之際,諸子辯士各自著書,或增損古事以自信一時之說。遷一切信之。甚者或采世俗相傅之語以易古文舊說。及秦焚書,戰國之史不傳於民間。秦惡其議已也,焚之略盡。幸而野史一二存者,遷亦未暇詳也。故其記戰國有數年不書一事者。餘竊悲之。故因遷之舊,上觀詩書,下考春秋及秦漢雜錄,始伏羲、神農,訖秦始皇帝,為七本紀、十六世家、三十七列傳,謂之《古史》。追錄聖賢之遺意,以明示來世。至於得失成敗之際,亦備論其故。

嗚呼,由數千歲之後,言數千歲之前,其詳不可得矣:幸其猶有存者,而或又失之。此《古史》之所為作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