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影》題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革命文學 塵影》題辭
作者:魯迅
1927年12月7日
當陶元慶君的繪畫展覽時
    本作品收錄於:《而已集

    在我自己,覺得中國現在是一個進向大時代的時代。但這所謂大,並不一定指可以由此得生,而也可以由此得死。

    許多為愛的獻身者,已經由此得死。在其先,玩著意中而且意外的血的遊戲,以愉快和滿意,以及單是好看和熱鬧,贈給身在局內而旁觀的人們;但同時也給若干人以重壓。

    這重壓除去的時候,不是死,就是生。這才是大時代。

    在異性中看見愛,在百合花中看見天堂,在拾煤渣的老婦人的魂靈中看見拜金主義,世界現在常為受機關槍擁護的仁義所治理,在此時此地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委實身心舒服,如喝好酒。然而《塵影》所賫來的,卻是重壓。

    現在的文藝,是往往給人不舒服的,沒有法子。要不然,只好使自己逃出文藝,或者從文藝推出人生。

    誰更為仁義和鈔票寫照,為三道血的“難看”傳神呢?

    我看見一篇《塵影》,它的愉快和重壓留與各色的人們。

    然而在結末的“塵影”中卻又給我喝了一口好酒。

    他將小寶留下,不告訴我們後來是得死,還是得生。

    作者不願意使我們太受重壓罷。但這是好的,因為我覺得中國現在是進向大時代的時代。

    一九二七年十二月七日,魯迅記於上海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