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靶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談蝙蝠 「抄靶子」
作者:魯迅
(署名:旅隼
1933年6月16日
「吃白相飯」

本篇写于1933年6月16日,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日《申報·自由談》。

  中國究竟是文明最古的地方,也是素重人道的國度,對於人,是一向非常重視的。至於偶有凌辱誅戮,那是因為這些東西並不是人的緣故。皇帝所誅者,「逆」也,官軍所剿者,「匪」也,劊子手所殺者,「犯」也,滿洲人「入主中夏」,不久也就染了這樣的淳風,雍正皇帝要除掉他的弟兄,就先行御賜改稱為「阿其那」與「塞思黑」,我不懂滿洲話,譯不明白,大約是「豬」和「狗」罷。黃巢造反,以人為糧,但若說他吃人,是不對的,他所吃的物事,叫作「兩腳羊」。

  時候是二十世紀,地方是上海,雖然骨子裡永是「素重人道」,但表面上當然會有些不同的。對於中國的有一部分並不是「人」的生物,洋大人如何賜謚,我不得而知,我僅知道洋大人的下屬們所給與的名目。

  假如你常在租界的路上走,有時總會遇見幾個穿制服的同胞和一位異胞(也往往沒有這一位),用手槍指住你,搜查全身和所拿的物件。倘是白種,是不會指住的;黃種呢,如果被指的說是日本人,就放下手槍,請他走過去;獨有文明最古的黃帝子孫,可就「則不得免焉」了。這在香港,叫作「搜身」,倒也還不算很失了體統,然而上海則竟謂之「抄靶子」。

  抄者,搜也,靶子是該用槍打的東西,我從前年九月以來,才知道這名目的的確。四萬萬靶子,都排在文明最古的地方,私心在僥倖的只是還沒有被打著。洋大人的下屬,實在給他的同胞們定了絕好的名稱了。

  然而我們這些「靶子」們,自己互相推舉起來的時候卻還要客氣些。我不是「老上海」,不知道上海灘上先前的相罵,彼此是怎樣賜謚的了。但看看記載,還不過是「曲辮子」,「阿木林」。「壽頭碼子」雖然已經是「豬」的隱語,然而究竟還是隱語,含有寧「雅」而不「達」的高誼。若夫現在,則只要被他認為對於他不大恭順,他便圓睜了綻著紅筋的兩眼,擠尖喉嚨,和口角的白沫同時噴出兩個字來道:豬玀!

六月十六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