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白相飯」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抄靶子」 「吃白相飯」
作者:魯迅
(署名:旅隼
1933年6月26日
華德保粹優劣論
    本作品收錄於:《准風月談

    本篇写于1933年6月26日,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九日《申報·自由談》。

      要將上海的所謂「白相」,改作普通話,只好是「玩耍」;至於「吃白相飯」,那恐怕還是用文言譯作「不務正業,遊蕩為生」,對於外鄉人可以比較的明白些。

      遊蕩可以為生,是很奇怪的。然而在上海問一個男人,或向一個女人問她的丈夫的職業的時候,有時會遇到極直截的回答道:「吃白相飯的。」

      聽的也並不覺得奇怪,如同聽到了說「教書」,「做工」一樣。倘說是「沒有什麼職業」,他倒會有些不放心了。

      「吃白相飯」在上海是這麼一種光明正大的職業。

      我們在上海的報章上所看見的,幾乎常是這些人物的功績;沒有他們,本埠新聞是決不會熱鬧的。但功績雖多,歸納起來也不過是三段,只因為未必全用在一件事情上,所以看起來好像五花八門了。

      第一段是欺騙。見貪人就用利誘,見孤憤的就裝同情,見倒霉的則裝慷慨,但見慷慨的卻又會裝悲苦,結果是席捲了對手的東西。

      第二段是威壓。如果欺騙無效,或者被人看穿了,就臉孔一翻,化為威嚇,或者說人無禮,或者誣人不端,或者賴人欠錢,或者並不說什麼緣故,而這也謂之「講道理」,結果還是席捲了對手的東西。

      第三段是溜走。用了上面的一段或兼用了兩段而成功了,就一溜煙走掉,再也尋不出蹤跡來。失敗了,也是一溜煙走掉,再也尋不出蹤跡來。事情鬧得大一點,則離開本埠,避過了風頭再出現。

      有這樣的職業,明明白白,然而人們是不以為奇的。

      「白相」可以吃飯,勞動的自然就要餓肚,明明白白,然而人們也不以為奇。

      但「吃白相飯」朋友倒自有其可敬的地方,因為他還直直落落的告訴人們說,「吃白相飯的!」

      六月二十六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