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例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滑稽」例解
作者:魯迅
作者:葦索
1933年10月19日
外國也有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十月二十六日《申報·自由談》。
本作品收錄於:《准風月談


  研究世界文學的人告訴我們:法人善於機鋒,俄人善於諷刺,英美人善於幽默。這大概是真確的,就都為社會狀態所制限。慨自語堂大師振興「幽默」以來,這名詞是很通行了,但一普遍,也就伏著危機,正如軍人自稱佛子,高官忽掛念珠,而佛法就要涅磐倘若油滑,輕薄,猥褻,都蒙“幽默”之號,則恰如“新戲”之入“×世界”,必已成為“文明戲”也無疑。

  這危險,就因為中國向來不大有幽默。只是滑稽是有的,但這和幽默還隔著一大段,日本人曾譯「幽默」為「有情滑稽」,所以別於單單的「滑稽」,即為此。那麼,在中國,只能尋得滑稽文章了?卻又不。中國之自以為滑稽文章者,也還是油滑,輕薄,猥褻之談,和真的滑稽有別。這「狸貓換太子」的關鍵,是在歷來的自以為正經的言論和事實,大抵滑稽者多,人們看慣,漸漸以為平常,便將油滑之類,誤認為滑稽了。

  在中國要尋求滑稽,不可看所謂滑稽文,倒要看所謂正經事,但必須想一想。

  這些名文是俯拾即是的,譬如報章上正正經經的題目,什麼「中日交涉漸入佳境」呀,「中國到那裡去」呀,就都是的,咀嚼起來,真如橄欖一樣,很有些回味。

  見於報章上的廣告的,也有的是。我們知道有一種刊物,自說是「輿論界的新權威」,「說出一般人所想說而沒有說的話」,而一面又在向別一種刊物「聲明誤會,表示歉意」,但又說是「按雙方均為社會有聲譽之刊物,自無互相攻訐之理」。「新權威」而善於「誤會」,「誤會」了而偏「有聲譽」,「一般人所想說而沒有說的話」卻是誤會和道歉:這要不笑,是必須不會思索的。

  見於報章的短評上的,也有的是。例如九月間《自由談》所載的《登龍術拾遺》上,以做富家女婿為「登龍」之一術,不久就招來了一篇反攻,那開首道:「狐狸吃不到葡萄,說葡萄是酸的,自己娶不到富妻子,於是對於一切有富岳家的人發生了妒嫉,妒嫉的結果是攻擊。」這也不能想一下。一想「的結果」,便分明是這位作者在表明他知道「富妻子」的味道是甜的了。

  諸如此類的妙文,我們也嘗見於冠冕堂皇的公文上:而且並非將它漫畫化了的,卻是它本身原來是漫畫。《論語》一年中,我最愛看「古香齋」這一欄,如四川營山縣長禁穿長衫令云:「須知衣服蔽體已足,何必前拖後曳,消耗布匹?且國勢衰弱,……顧念時艱,後患何堪設想?」又如北平社會局禁女人養雄犬文云:「查雌女雄犬相處,非僅有礙健康,更易發生無恥穢聞,揆之我國禮義之邦,亦為習俗所不許。謹特通令嚴禁……凡婦女帶養之雄犬,斬之無赦,以為取締!」這那裡是滑稽作家所能憑空寫得出來的?

  不過「古香齋」裡所收的妙文,往往還傾於奇詭,滑稽卻不如平淡,惟其平淡,也就更加滑稽,在這一標準上,我推選「甜葡萄」說。

  十月十九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