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烽話五則 「音樂」?
作者:魯迅
1924年12月15日
我來說「持中」的真相
本作品收錄於《集外集》和《語絲

夜裡睡不著,又計畫著明天吃辣子雞,又怕和前回吃過的那一碟做得不一樣,愈加睡不著了。坐起來點燈看《語絲》,不幸就看見了徐志摩先生的神秘談,——不,「都是音樂」,是聽到了音樂先生的音樂:

「……我不僅會聽有音的樂,我也會聽無音的樂(其實也有音就是你聽不見),我直認我是一個甘脆的Mystic。我深信……」

此後還有什麼什麼「都是音樂」云云,云云云云。總之:「你聽不著就該怨你自己的耳輪太笨或是皮粗」!

我這時立即疑心自己皮粗,用左手一摸右胳膊,的確並不滑;再一摸耳輪,卻摸不出笨也與否。然而皮是粗定了:不幸而「拊不留手」的竟不是我的皮,還能聽到什麼莊周先生所指教的天籟地籟和人籟。但是,我的心還不死,再聽罷,仍然沒有,——阿,仿佛有了,像是電影廣告的軍樂。呸!錯了。這是「絕妙的音樂」麼?再聽罷,沒……唔,音樂,似乎有了:

「……慈悲而殘忍的金蒼蠅,展開馥鬱的安琪兒的黃翅,唵,頡利,彌縛諦彌諦,從荊芥蘿蔔玎琤淜洋的彤海裡起來。Br-rrr tatata tahi tal無終始的金剛石天堂的嬌裊鬼茱萸,蘸著半分之一的北斗的藍血,將翠綠的懺悔寫在腐爛的鸚哥伯伯的狗肺上!你不懂麼? 咄!籲,我將死矣!婀娜漣漪的天狼的香而穢惡的光明的利鏃,射中了塌鼻阿牛的妖艷光滑蓬鬆而冰冷的禿頭,一匹黯黮歡愉的瘦螳螂飛去了。哈,我不死矣!無終……」

危險,我又疑心我發熱了,發昏了,立刻自省,即知道又不然。這不過是一面想吃辣子雞,一面自己胡說八道;如果是發熱發昏而聽到的音樂,一定還要神妙些。並且其實連電影廣告的軍樂也沒有聽到,倘說是幻覺,大概也不過自欺之談,還要給粗皮來粉飾的妄想。我不幸終于難免成為一個苦韌的非Mystic了,怨誰呢。只能恭頌志摩先生的福氣大,能聽到這許多「絕妙的音樂」而已。但倘有不知道自怨自艾的人,想將這位先生「送進瘋人院」去,我可要拚命反對,盡力呼冤的,——雖然將音樂送進音樂裡去,從甘脆的Mystic看來,並不算什麼一回事。

然而音樂又何等好聽呵,音樂呀!再來聽一聽罷,可惜而且可恨,在簷下已有麻雀兒叫起來了。

咦,玲瓏零星邦滂砰鈱的小雀兒呵,你總依然是不管甚麼地方都飛到,而且照例來唧唧啾啾地叫,輕飄飄地跳麼?然而這也是音樂呀,只能怨自己的皮粗。

只要一叫而人們大抵震悚的怪鴟的真的惡聲在那裡!?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