䄍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䄍說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4

    柳子為御史,主祀事。將䄍,進有司以問䄍之說,則曰:「合百神於南郊,以為歲報者也。先有事,必質於戶部。戶部之詞曰旱於某,水於某,蟲蝗於某,癘疫於某,則黜其方守之神,不及以祭。」餘嚐學《禮》蓋思而得之,則曰:「順成之方,其䄍乃通。」若是,古矣。繼而歎曰:神之貌乎,吾不可得而見也;祭之饗乎,吾不可得而知也。是其誕漫惝恍,冥冥焉不可執取者。夫聖人之為心也,必有道而已矣,非於神也,蓋於人也。以其誕漫惝恍,冥冥焉不可執取,而猶誅削若此,況其貌言動之塊然者乎?是設乎彼而戒乎此者也,其旨大矣。

    或曰:「若子之言,則旱乎、水乎、蟲蝗乎、癘疫乎,未有黜其吏者,而神黜焉,而曰‘蓋於人’者,何也?」予曰:「若子之雲,旱乎、水乎、蟲蝗乎、癘疫乎,豈人之為耶?故其黜在神。暴乎、毛乎、遝貪乎、罷弱乎,非神為之也,故其罰在人。今夫在人之道,則吾不知也。不明斯之道,而存乎古之數,其名則存,其教之實則隱。以為非聖人之意,故歎而雲也。」

    曰:「然則致雨反風,蝗不為災,虎負子而趨,是非人之為則何以?」予曰:「子欲知其以乎?所謂偶然者信矣。必若人之為,則十年九潦、八年七旱者,獨鈳如人哉?其黜之也,苟名乎教之道,雖去古之數可矣。反是,則誕漫之說勝,而實名之事喪,亦足悲乎!」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