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修類稿/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七修類稿
卷五
卷六 

日本略[编辑]

日本國,《通鑒》前編以為吳亡子孫入海為倭,故倭自雲吳泰伯後也。《墨談》以為倭國有徐福祠,謂為福後,故中國呼倭為徐倭。似皆非也。蓋仁山據《國語》「寡人達王於甬句東」數言而推之,非實有所本。徐福雲者,諸書皆以福居檀、夷二州,號秦國,但屬之於倭耳。其國在拘邪韓國之東,與朱厓、儋耳相近,或南或東,大小百餘國,名各不同,多屬之於日本。光武時始通中國,曆漢、唐、宋、元,貢獻不一,入寇亦不一。開皇、永徽間,則遣人來求佛經,學佛法。開元、雍熙間,則遣人來從儒受經,原由廣東而來,由明越者,則始於唐德宗時也。洪武五年,遣僧祖闡無逸往諭,而後入貢。《功臣錄》以為元年遣楊載,《考略》以為二年遣趙秩,恐皆訛其年分。蓋二年、四年既貢,則五年又何復遣二僧胡?又因胡惟庸事,著之祖訓,以其國奸詐,絕之。永樂間,三保太監招撫四夷,復通。嘗見太祖與國初僧仁一初送祖闡無逸之詩,太祖詩云:「嘗聞古帝王,同仁無遐邇;蠻貊盡來賓,我今使臣委。促猷通洪玄,倭夷當往至;於善化凶人,不負西來意」等句。一初詩云:「大明建國如虞唐,萬方玉帛朝明堂。五百僧中選僧使,奉詔直往東扶桑。」又云:「飄飄瓶錫辭九重,大颿四月開南風。遊龍雙迎浪花白,天雞一叫東方紅。」

曆法[编辑]

造曆之法,雖以氣盈朔虛,日月五星,推布挨算,然非至精至神之人不能也。故中星之定,自堯至今,亦差數度;氣化推移,天道玄遠,難一一知之耳。若夫授以成算,則中人可為;若《輟耕錄》所載之法,固為要也,但中人之資,卒亦難解。今取其易知者,並予聞於靈台者,逐一書之於左,然後知起年、定閏、定立春二十四氣,特易易耳:

定年歌:「九年二月半,便是正月一。」謂前九年二月十五日,即今年正月初一日也,共九十七個半月,計二千八百八十日,六甲子轉四十八周。

定閏月歌:「要知來歲閏,先算冬至餘,更看大小盡,決定不差遲。」謂以今年冬至後餘日為率,如十一月二十二日冬至,則本月尚多八日,來年當閏八月;如十一月小,當閏七月;若冬至在上旬,則以望日為斷。

定立春歌:「今歲先知來歲春,但隔五日三時辰。」謂如甲子日子時立春,則來年己巳卯時立春,其刻數以後節氣法推之。

節氣歌:「節氣與中氣,但有半月隔;若要仔細推,兩時零五刻。」如正月甲子日子初初刻立春,則己卯日寅正一刻雨水。餘皆仿此。

又歌云:「要知明歲之春分,相衝對食。」謂前九年甲子日春分,甲食丙,子衝午,即丙午日春分。二十四氣亦仿此,甲食丙,乙食丁,丙食戊,丁食己,戊食庚,己食辛,庚食壬,辛食癸,壬食甲,癸食乙;衝則子醜寅卯辰巳衝午未申酉戌亥。

二台異草[编辑]

山東東阿縣,季劄卦劍之處,今建台焉。其地生草一種,能治人心疾,蓋緣當時季子心許徐君劍也。故曾璵有歌云:「至今神物不磨滅,化為異草人爭貯;異草何功爭貯之?心疾不瘳須一茹。」又嚴州於陵釣台之地,無別草木,盡白茅也,蓋表其潔清之意。予嘗登之,亦有句云:「乾坤留節義,草木顯清風。」亦指其事也。然二草皆可謂之奇。

鍾鼓節[编辑]

天下晨昏鍾聲,數固一百零八,而聲之緩急節奏必然不同。自吾浙杭州歌曰:「前發三十六,後發三十六,中發三十六,聲急通共一百八聲息。」越州歌曰: 「緊十八,慢十八,六遍輳成一百八。」台州歌曰:「前擊七,後擊八,中間十八徐徐發;更兼臨後擊三聲,三通輳成一百八。」禁鼓一千二百三十聲為一通,三千六百九十聲為三通,在外更鼓三百三十撾為一通,千撾為三通。

普陀洛迦山[编辑]

普陀洛迦山,在定海縣東洋,其山有善財岩並寺,世以觀音所居。天下善信人,常走拜到彼,時見善財或白鶯哥,每每聞之。昨讀元人張光弼詩,有「普陀山」一律,引以至寺作佛事七晝夜,祈見觀世音、善財,隨心應見,大眾瞻仰,無不慶讚。詩曰:「丞相函香至此誠,願深海水救群生;慈悲謂可消諸惡,征伐容將息大兵。金色圓光開寶髻,玉毫妙相絡珠瓔,手中示現楊枝露,願洗干戈作太平。」據此,人言不誣也。吾想觀音乃天地間幻身,隨誠致之,人心趨向於此耳,豈真在於普陀耶?若然,則賊舟時來,寺之劫者何無神耶?

黑雲蕩日大水入京[编辑]

嘉靖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以後,接連五日,時有黑塊,大小不一,往來衝日,早暮人皆見之。二十五年六月二十五之夕,北京連雨,西山水發,湧入都城數尺,房屋多倒沒,死者無算,直入皇城,其年無災變者,豈非人能勝天意也?

空平洞[编辑]

杭吳山玄妙觀,有石洞露於山麓,規模夷爽而秀,可坐十餘人,苟加洗剔之功,則妙矣。嘗語姑蘇袁永之、金陵顧懋涵曰:可名其為空平。近惟見其敗屋草莽,泯然無跡;詢之,乃為過客遊賞,觀主憚於迎送,遂爾更造以掩。予因歎曰:「黃冠不識趣,掩古徇時情;芳洞迷荒徑,空辜舊日名。」

星宿異名[编辑]

五星二十八宿,皆有異名,不可枚舉,聊述知者一二,集解其義,錄出以俟知者:木星故曰歲星,張衡復名曰攝提、曰重華、曰應星、紀星,蓋以木乃東方之精,蒼帝之子,故用東方之星宿名之耳。惟火星止曰熒惑。土星本曰鎮星,張衡復名曰地候,亦以土義名之耳。金星既曰太白,《詩》又曰啟明、曰長庚,蓋以先日而見,謂之啟明;後日而沒,謂之長庚;又昏見於西方,西方庚位,故名。《爾雅》又謂明星,亦此意也。張衡云:金乃白帝之子,總有十三名,曰太皞、曰梁星,以其位西也;又曰將軍,以其形最大也。水星曰辰星,北方屬水之故,張衡又有數名。角、亢二星,《爾雅》謂之壽星,以其長於列宿,數起於此也。氏曰天根,《爾雅》解曰:角、亢下係於氐,猶木之有根也。故《國語》曰:「天根見而水涸。」房曰天駟、天閑,以主馬也。《國語》曰:農祥晨正,以立春之日。然房、心、屋三星,總而名之曰大辰。案《左傳》昭公十七年:宋曰大辰之墟。蓋以正屬房、心二星故耳。郭璞又曰:「龍星明者以為時候,故曰大辰。」心星一名三星,具體而言也。故《詩》曰:「三星在天。」注:心宿一名大火,以三星之中者最明之故。《詩·七月流火》之注云:「大火西流」是也。箕星,《詩》亦稱為南箕,又箕鬥總名曰漢津,蓋箕乃龍尾,鬥為南斗,乃天漢之津梁,故云。牛星,一名牽牛,《爾雅》又名星紀,郭璞曰:「牽牛中者,日月五星之所終始,故謂之星紀。」又名河鼓,荊楚人呼為簷鼓,簷,前也。女星一名媭女。媭,女之卑者也,以織婦女工之卑,故名。石氏又名婺女。虛曰玄枵,蓋玄乃黑色,虛位正北,故云;枵之猶言耗也,耗亦虛意;又曰顓頊,顓頊,顓旭也,亦以水德位北之意;又曰北陸,《國語》曰天黿,故左氏疏曰:天黿,玄枵別名也。室星,《詩》稱營室,《爾雅》謂之定,郭璞曰:定,正也。作宮室皆以營室為正,《詩》曰:「定之方中,作於楚宮」是也。壁曰東壁,又營室東壁,總名娵觜之口,蓋以室壁四星相對,四方如口之故;娵觜亦名豕韋,《春秋》襄公十八年,「歲在豕韋」是也。奎婁,《爾雅》曰降婁,以奎主溝瀆之事,故名降。昴,一名大梁,一名西陸,皆以屬西方之故;別名旄頭,以其主胡也;又名留,《史記》索隱曰:「留,昴也。」畢星,《詩》稱天畢,《爾雅》謂之濁,郭璞曰:或呼為濁,以星形名也。參星、中央參伐,甘氏名鈇鉞,主殺伐義也。井名東井,以其義也。鬼為輿鬼,以義名之也。柳謂之咮,郭璞注曰:咮,朱鳥之口也。按《左傳》襄公九年:「咮為鶉火。」疏曰:柳謂之咮。咮,鳥口也,又名鶉火,蓋鶉鳥名火;朱乃火色,皆屬南方故也。此外無別名者,固不贅矣;或有別名而難解者,亦不敢錄出。天道幽遠,術家各持一說,名不可以理會也。如宋《中興志》以參為大辰,不知參伐乃大辰也,然參伐甘氏名為大辰,巳不可解,況又轉而他耶?姑紀一以證,至於五星時或散變而為妖星,則有三十九名,此異也,不足書也。

生克製化[编辑]

生克製化,古今所言,然生克化皆易見,獨製字則難明。蓋製者,緣生中有克,克中有用也。凡生中有克者,謂如木生火,火盛則木為灰燼;火生土,土盛則火被遏滅;土生金,金盛則草木不生;金生水,水盛則必沉溺;水生木,木盛則水為阻滯;蓋雖生而反忌,此所謂生中有克。凡克中有生者,謂如木克土,土厚則喜木克,是為秀聳山林;土克水,水盛則喜土克,是為撙節堤防;水克火,火盛則喜水克,是為既濟成功;火克金,金盛則喜火克,是為鍛煉全材;金克木,木盛則喜金克;是為斧斤斫削;蓋因克以為美,此所謂克中有用。故稱之曰製者,乃不拘於生克之中也。

潮候歌[编辑]

浙江潮候,四季不同,今官府榜於亭,牛圖行於世,歌括載於書,皆止得於春秋二時者也。人皆不知,予特編成三歌,使渡江者庶無中流之歎耳。春秋晝歌云:「午未未未申,寅卯卯辰辰,巳巳巳午午,春秋一般輪。」夏歌云:「午未未未申,寅寅卯卯辰,辰巳巳午午,夏日要分明。」冬歌云:「午未未申申,寅卯卯辰辰,巳巳巳午午,朔望冬日行。」然此於潮候之時,固一定也,而冬夏日之長短,又當意會而消息之。如夏時之晝;日未出前二刻半,天已明矣;晚則日已入後二刻半,天尚未暝,皆屬乎晝地。冬日反是。

天文不可曉處[编辑]

三代以前明星,史官不可考也,夏有昆吾,商有巫咸,周有史佚,至戰國時,魯有梓慎,鄭有裨灶,宋有子韋,齊有甘德,楚有唐昧,趙有尹黃,魏有石申,後世諸家不傳。何巫鹹、甘德、石申三家者傳耶?苟以三家圖驗,又得陳卓纂著,後世取之;然陳卓所言群圖出入度數,正是訛者,不知陳卓又何所取耶?黃星出自巫咸,亦星出自石申,黑星出自甘德,今以三坦二十八宿,不過三色,不知當時諸人所定,又何色耶?且赤者大,黃者次,黑最微,何三人各止得於一色,而更不能兼一星耶?王良、造父,同時之臣;宦者、宗人,後世之稱,而不知甘德、石申又何能先言之耶?天市垣十二國名,周以後有也,何巫咸之時,豫可名耶?皆理不究者,安得如高允考五星會東井者質之。

錢塘[编辑]

錢塘之名,按《史記》,始皇浮江下丹陽,至錢唐。歷代地誌,亦有錢唐縣令。至唐,避國號,始加土焉。《輟耕錄》謂唐字從土,誤矣。至以為以錢易土築塘,避錢湖之水等事,杭誌已辯其訛。考之《釋文》:唐,途也。杭地五代以前,路止西北一帶,逼近於錢湖,故謂錢塘耳。

易時[编辑]

唐德宗因暮秋微寒,謂侍臣曰:「九月衣衫二月袍,與時不同,欲遷一月。」群臣李吉甫等皆云:「聖人上順天時,下盡物理,請降旨。」惟李程特以為月令玄宗所定,恐不可易,遂止。元周公謹亦以正月未生,七月正暑,十月亦涼,欲遲一月以為春夏秋冬,方合時宜。載之《癸辛雜志》。予以德宗人君,第欲象時,隨語臣下;吉甫、公謹豈不學之士耶?苟遲一月以定四時,則飛灰落葉,何以合律?二十四氣真可如李賀所雲旋相推矣。殊不知三代、始皇,建朔雖各不同,第以朝覲會同,凡事以此月為首,春夏秋冬,可易之耶?《月令》呂不韋所定,李程特以為玄宗,此則不可曉也,恐史傳不真故耳。

木冰[编辑]

木冰者,雨及木而凝冰。諺雲木稼也。《洪範五行傳》謂之木斤,主兵甲。范氏謂之木介。介,甲也,亦兵甲之象。《春秋》成公十六年雨木冰。何休曰: 「木者少陽,幼君之象;冰者凝陰,兵之類也。君臣將執於兵之征。」馬氏《通考》曰:「木冰者,乃寒脅木而成冰,妖不在木也;冰花者,乃冰有異而成花,妖不在花也。」予意《洪範傳》范氏解,恐皆未當;何休之注,因後有沙隨苕丘之事之故,若《通考》雖得其裏,而未申明其義。夫雨也,冰也,成花凝木也,皆氣以致之。極陰之氣,淩脅於木,則木為受害,故不在木與花。五行之占,木為少陽,劉向謂貴臣卿大夫之象是也。又諺云:「木生稼,達官怕。」亦斯之意。成化丙戌冬,京都初霧下,少頃,草木皆白,移時則枝柯皆玲瓏如花矣。明春李文達公卒。此非其驗與?

雙投橋[编辑]

吾杭西湖南,入路曰長橋,《宋志》:俗名雙投橋。昨讀抄本《西湖竹枝集》,元富春馮士頤有詞曰:「與郎情重得郎容,南北相看隻兩峰;請看雙投橋下水,新開雙朵玉芙蓉。」注以常有情人雙投於橋,故長橋名雙投。

五山十刹[编辑]

餘杭徑山,錢塘靈隱、淨慈,寧波天童、育王等寺,為禪院五山。錢塘中竺、湖州道場、溫州江心、金華雙林、寧波雪竇、台州國清、福州雪峰、建康靈穀、蘇州萬壽、虎邱,為禪院十刹。又錢塘上竺、下竺,溫州能仁,寧波白蓮等寺,為教院五山。錢塘集慶、演福、普福,湖州慈感、寧波寶陀、紹興湖心、蘇州大善北寺、鬆江延慶、建康瓦棺,為教院十刹。

風雷異[编辑]

彭文憲公《筆記》:「成化元年五月,京師大風,一時蕭牆以西地上,有聲如雨雹然,視之皆黃泥丸子,堅淨如櫻桃大,拾取而破之,中有硫黃氣,自以為非親見不信也。」《都公譚纂》云:「鬆江上海縣,地名十字廟,有農家誦經颺幡,行者暑倦,置牛上於幡下,忽陰雲四合,霹靂擊碎幡竿,牛皮不知所向,但見農家屋上竹針萬計,皆長三寸許。」二書記之,以為異也。夫天地間莫非陰陽二氣之所為,氣形而神寓焉,形滅而神復於氣矣。人物鬼神,或常或變,其歸一也;當其陽氣奮激,為陰所團,則逼迫迸發,出則成聲,為疾風,為迅雷,遇一物焉,翕而成,擊而碎,莫得而知之。此雷震人物,風移樹木,與此為土丸,為竹針,一也。或曰:土丸竹針,故二氣變化之妙之所成,然則皆如櫻桃,皆長三寸,是孰為而孰較量之?予曰:正陰陽之氣所為,猶雨之成形,大小相同,一氣布之也;但其忽而形,沒而聲,此所以妙萬物而為神。又曰:陰陽不測之謂神。

七元暗金日[编辑]

陰陽家七元暗金之日,百事大忌,犯之者果驗。蓋七元甲子,共計四百二十年,至弘治十七年,乃禽星第七元甲子矣。是年箕宿直年,算暗金日,以星宿配五行陰陽,以年咎日為是。近陰陽家不知,遂以本日起之,則非之,雖有通書如無。今以弘治十七年起,逐年排定,則後之甲子乃第一元,虛宿起矣,又可逐年排之也。書之於稿,易於便覽。

弘治十七年起甲子年,箕星直年,屬水星,寅酉二日是暗金。乙丑年,鬥星直年,屬木星,辰亥二日是暗金。丙寅年,牛星直年,屬金屬,午日是暗金。

丁卯年,女星直年,屬土星,醜申二日是暗金。戊辰年,虛星直年,屬太陽星,卯戌二日是暗金。己巳年,危星直年,屬太陽星,巳日是暗金。庚午年,室星直年,屬火星,子未二日是暗金。

辛未年,壁星直年,屬水星,寅酉二日是暗金。壬申年,奎星直年,屬木星,辰亥二日是暗金。癸酉年,婁星直年,屬金星,午日是暗金。甲戌年,胃星直年,屬土星,醜申二日是暗金。

乙亥年,昂星直年,屬太陽星,卯戌二日是暗金。丙子年,畢星直年,屬太陰星,巳日是暗金。丁丑年,觜星直年,屬火星,子未二日是暗金。戊寅年,參星直年,屬火星,寅酉二日是暗金。

己卯年,井星直年,屬木星,辰亥二日是暗金。庚辰年,鬼星直年,屬金星,午日是暗金。辛巳年,柳星直年,屬土星,醜申二日是暗金。壬午年,星宿直年,屬太陽星,卯戌二日是暗金。

癸未年,張星直年,屬太陰星,巳日是暗金。甲申年,翼星直年,屬火星,子未二日是暗金。乙酉年,軫星直年,屬水星,寅酉二日是暗金。丙戌年,角星直年,屬木星,辰亥二日是暗金。

丁亥年,亢星直年,屬金星,午日是暗金。戊子年,氐星直年,屬土星,醜申二日是暗金。己丑年,房星直年,屬太陽星,卯戌二日是暗金。庚寅年,心星直年,屬太陰星,巳日是暗金。

辛卯年,尾星直年,屬火星,子未二日是暗金。壬辰年,箕星直年,屬水星,寅酉二日是暗金。癸巳年,鬥星直年,屬木星,辰亥二日是暗金。甲午年,牛星直年,屬金星,午日是暗金。

乙未年,女星直年,屬土星,醜申二日是暗金。丙申年,虛星直年,屬太陽星,卯戌二日是暗金。丁酉年,危星直年,屬太陰星,巳日是暗金。戊戌年,室星直年,屬火星,子未二日是暗金。

己亥年,壁星直年,屬水星,寅酉二日是暗金。庚子年,奎星直年,屬木星,辰亥二日是暗金。辛丑年,婁星直年,屬金星,午日是暗金。壬寅年,胃星直年,屬土星,醜申二日是暗金。

癸卯年,昴星直年,屬太陽星,卯戌二日是暗金。甲辰年,畢星直年,屬太陰星,巳日是暗金。乙巳年,觜星直年,屬火星,子未二日是暗金。丙午年,參星直年,屬水星,寅酉二日是暗金。

丁未年,井星直年,屬木星,辰亥二日是暗金。戊申年,鬼星直年,屬金星,午日是暗金。己酉年,柳星直年,屬土星,醜申二日是暗金。庚戌年,星宿直年,屬太陽星,卯戌二日是暗金。

辛亥年,張星直年,屬太陰星,巳日是暗金。壬子年,翼星直年,屬火星,子未二日是暗金。癸丑年,軫星直年,屬水星,寅酉二日是暗金。甲寅年,角星直年,屬木星,辰亥二日是暗金。

乙卯年,亢星直年,屬金星,午日是暗金。丙辰年,氐星直年,屬土星,醜申二日是暗金。丁巳年,房星直年,屬太陽星,卯戌二日是暗金。戊午年,心星直年,屬太陰星,巳日是暗金。

巳未年,尾星直年,屬火星,子未二日是暗金。庚申年,箕星直年,屬水星,寅酉二日是暗金。辛酉年,鬥星直年,屬木星,辰亥二日是暗金。壬戌年,牛星直年,屬金星,午日是暗金。

癸亥年,女星直年,屬土星,醜申二日是暗金。

虹霓[编辑]

《淮南子》曰:「虹,淫氣也。」朱子曰:「日與雨交,倏然成質,似有血氣之類,陰陽不當交而交,天地之淫氣也。」又曰:「淫慝之氣,有害於陰陽之和。」愚意朱子之說,恐因《淮南》,遂爾雲然。夫虹雖陰陽之氣,非有微雨日光,則不成此形也,故曰日照雨滴而虹生。今以水噀日中,側而視之,隨有虹霓之暈,可見矣。若謂之淫,恐亦過也。所以致後人解螮蝀在東,莫之敢指為夫婦過禮則虹氣盛,而諱之莫敢指耳。又朱子問:「虹霓祇是氣,還有質否?」曰「既能吸水吸酒,是有形質,隻才散,便無了,如雷部之神。」斯言可謂至妙也。蓋二氣之盛,自然有神,若楊升閹見虹之詩,自以為明若刻畫,近如咫尺,得句云:「渴虹下飲玉池水,斜日橫分蒼嶺霞。」似有泥矣。

 卷四 ↑返回頂部 卷六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