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的勝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個月的勝利
作者:鄧中夏
1925年
9月21日
    本作品收錄於:《工人之路

    我們罷工三個月了。但是我們在三個月內已經得到的勝利是什麼?舉其大者有五:

    第一個勝利,就是“帝國主義經濟的打擊”。

    據海關貿易冊,香港出入口貨價值每年一十五萬萬元。自從我們罷工,海運斷絕,每日損失四百萬,每月損失一萬二千萬,三個月損失共是三萬六千萬。這一個數目是很可驚的,自然要使得香港帝國主義恐慌萬狀,神魂顛倒,而有電請英倫向廣東宣戰以求一逞的荒謬舉動。可是英倫政府一因本國社會革命與所屬殖民地民族革命之觸機即發,二因與美日法帝國主義種種利益衝突之不能協調,終於不能讓香港圓成宣戰的好夢,這已不能不說是可憐到極頂了。看呵!香港政府財政方面,到了破產的地位了,未罷工以前在銀行存儲的一千七百萬都用得精光了,各種稅收因罷工沒有絲毫收入,不能不出於裁員減薪之一途了。又看呵!香港商務方面,到了不可救藥的地位了,銀行一家一家的不穩了,商店關門的,據拍賣場確實報告已有三百七十餘家了,報窮案一天一天的加多了,據老於商務的人說,到中秋節至少要倒閉一千餘家了。可憐呵!罷工工人一拳打中帝國主義要害處,你說痛楚不痛楚呢?使帝國主義受一個空前未有的經濟大打擊,這是我們第一個勝利。

    第二個勝利,就是“工人階級地位的提高”。

    我們還記得,在未罷工以前,要打就打,要捕就捕,要驅逐就驅逐,要開除就開除,他們何曾想得到中國工人有什麼可怕呢?他們更何曾想得到中國工人有反抗他們的勇氣與力量呢?好!上海慘案發生,全國民眾一致崛起,霹靂一聲,他們的順民香港沙面的中國工人也起來與他們對壘了,到現在已打了無數回合了,而且在這次反帝國主義運動當中,做衝鋒陷陣的先鋒者與不屈不撓的決死隊了,從前被人所奴視的工人階級,到此時一躍而為反帝國主義運動的中堅和領袖,從此以後,恐怕帝國主義再不敢像從前以無理的態度以對待中國工人罷!恐怕工人此後如有要求,帝國主義也不能不要加以一番考慮了罷?使工人階級在社會上增高了地位,這就是我們第二個勝利。

    第三個勝利,就是“世界工人同情的援助”。

    從前我們中國工人不知受了帝國主義多少的剝削與蹂躪:比方我們工錢不論是如何的少(只抵得外國工人三分之一。)工作時間不論是如何的多(普通十二小時,甚至有十八小時者,外國工人普通八小時。)待遇不論是如何的壞,(工廠衛生絲毫沒有,多有因此而疾病死亡。)總之,不論是過如何非人的生活,世界工人是一點都不知道的。我們為解除這些切身的痛苦,不知起了幾百次的反抗運動,終於因為電報通訊機關都在帝國主義的手裡,不能使這次運動真相傳播於世界。所以世界工人都不知道,對於我們同情的援助也沒有了。此次罷工,雄雞一聲,天下皆白,全世界工人皆了然中國民族是受帝國主義如何的虐待與殘殺,皆了然中國工人是如何勇敢與犧牲,於是風起雲湧都起來援助我們了。工農立國的蘇俄,不用說是全國工農大聲疾呼,或舉行示威,或開會講演,或散佈傳單,或募集捐款,用全力援助我們。就是英國的工人也組織“勿侵略中國會”向他們政府抗議,不准壓迫中國,更不准以武力壓迫中國,否則,當舉行罷工或即起革命以對待之。又如日本的工人,他們的全國總工會(叫做勞動總同盟),亦一樣對中國表示同情,向他們的外交部(叫做外務省)提出嚴重的警告;並一面招待在神戶登陸之中國海員回國,制止日本海員代替工作。英日兩帝國主義因本國的工人工會工黨群起援助中國,並反對其侵略的殘暴行為,於是不能不稍有顧忌。其餘各殖民地的被壓迫民族對中國工人表示無限之同情,更不用說了。我們此次罷工,四海聞名,得到世界工友同情的援助,真不難從此與各國無產階級攜手,以共同打倒帝國主義呢。這便是我們的第三個勝利。

    第四個勝利,就是“帝國主義相當的讓步”。

    固然上海慘殺案,沙基慘殺案,帝國主義還未肯承認我們的條件,不過帝國主義見我國民氣如此的興盛,罷工工人的態度如此的堅決,也不能不尋找一個方法,表示相當的讓步。比方關稅準附加百分之二五,乃四年前華盛頓會議決議的,論理關稅應由中國自主,僅僅加一點入口貨稅,實在不合理之至。然而就是這一點最低限度的二五附加稅,帝國主義就推三推四,不肯實行。中國北京政府的外交官老爺們不知在帝國主義跟前陪了多少小心,說了多少乞憐的話,鞠了多少躬,可是帝國主義睬也不睬,此事遷延四年了,現在帝國主義忽然記起來了,准開關稅會議了。然我們明知道帝國主義准開關稅會議的用意,是在以一點小小的利益,軟化中國的軍閥階級大商買辦階級和高等知識階級;並以此一點小小的利益,為換取撲滅中國國民反帝國主義運動的交換條件,實在帝國主義已不存好意。然而我們不能不說帝國主義這一個相當讓步的關稅會議,實由我們罷工力量所得來的。假使沒有我們罷工,不怕外交官老爺們,再在帝國主義跟前,陪小心,乞憐,鞠躬,恐怕終是一點效果都沒有罷。由此可見我們罷工力量是如何的偉大!這便是我們的第四個勝利。

    第五個勝利,就是“國民革命勢力的穩固”。

    這一個勝利更重要了。我們都知道自從孫大元帥憑藉廣東舉行革命以來,帝國主義和北方軍閥是如何的恐慌,於是千方百計謀破壞這一個國民革命的根據地,如勾結陳炯明造反,便是一個顯然的例子。孫大元帥便因此被陳逆急死了。幸而大元帥死了未久,東江一戰,把陳逆勢力打碎。隨後帝國主義和北方軍閥又勾結劉楊,幸而六月一戰,把劉楊勢力根本剷除。但是反革命的軍人政客官僚,仍棲息於革命政府旗幟之下,直接阻礙軍政財政民政之統一,間接破壞省港之罷工,受帝國主義之運動,日謀推翻國民政府,首先便刺殺主張財政統一與幫助罷工最力之廖仲愷先生,幸而覺察得早,八月二十五日以來,逐漸把反革命的勢力解散,領袖捉拿,於是反革命勢力乃消滅一大半。這雖然是政府之心靈手敏,可亦是我罷工工人之極力幫助,所以肅清反革命勢力才有如此容易。從此國民政府穩固得多了,如果我們人民與政府合作,不難統一廣東,完成一個嶄新的革命根據地。國民政府穩固了,我們罷工更不怕動搖了,我們一定得到勝利,並且勝利一定可以保障。這便是我們的第五個勝利。

    上述五個勝利是從這次罷工得來的,所以我們不能不說此次罷工有相當的成績。假如我們再繼續努力,使帝國主義屈服,承認我們提出之要求條件,那便是我們完全勝利。

    署名:鄧中夏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