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的胜利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个月的胜利
作者:邓中夏
1925年
9月21日
本作品收录于《工人之路

我们罢工三个月了。但是我们在三个月内已经得到的胜利是什么?举其大者有五:

第一个胜利,就是“帝国主义经济的打击”。

据海关贸易册,香港出入口货价值每年一十五万万元。自从我们罢工,海运断绝,每日损失四百万,每月损失一万二千万,三个月损失共是三万六千万。这一个数目是很可惊的,自然要使得香港帝国主义恐慌万状,神魂颠倒,而有电请英伦向广东宣战以求一逞的荒谬举动。可是英伦政府一因本国社会革命与所属殖民地民族革命之触机即发,二因与美日法帝国主义种种利益冲突之不能协调,终于不能让香港圆成宣战的好梦,这已不能不说是可怜到极顶了。看呵!香港政府财政方面,到了破产的地位了,未罢工以前在银行存储的一千七百万都用得精光了,各种税收因罢工没有丝毫收入,不能不出于裁员减薪之一途了。又看呵!香港商务方面,到了不可救药的地位了,银行一家一家的不稳了,商店关门的,据拍卖场确实报告已有三百七十馀家了,报穷案一天一天的加多了,据老于商务的人说,到中秋节至少要倒闭一千馀家了。可怜呵!罢工工人一拳打中帝国主义要害处,你说痛楚不痛楚呢?使帝国主义受一个空前未有的经济大打击,这是我们第一个胜利。

第二个胜利,就是“工人阶级地位的提高”。

我们还记得,在未罢工以前,要打就打,要捕就捕,要驱逐就驱逐,要开除就开除,他们何曾想得到中国工人有什么可怕呢?他们更何曾想得到中国工人有反抗他们的勇气与力量呢?好!上海惨案发生,全国民众一致崛起,霹雳一声,他们的顺民香港沙面的中国工人也起来与他们对垒了,到现在已打了无数回合了,而且在这次反帝国主义运动当中,做冲锋陷阵的先锋者与不屈不挠的决死队了,从前被人所奴视的工人阶级,到此时一跃而为反帝国主义运动的中坚和领袖,从此以后,恐怕帝国主义再不敢像从前以无理的态度以对待中国工人罢!恐怕工人此后如有要求,帝国主义也不能不要加以一番考虑了罢?使工人阶级在社会上增高了地位,这就是我们第二个胜利。

第三个胜利,就是“世界工人同情的援助”。

从前我们中国工人不知受了帝国主义多少的剥削与蹂躏:比方我们工钱不论是如何的少(只抵得外国工人三分之一。)工作时间不论是如何的多(普通十二小时,甚至有十八小时者,外国工人普通八小时。)待遇不论是如何的坏,(工厂卫生丝毫没有,多有因此而疾病死亡。)总之,不论是过如何非人的生活,世界工人是一点都不知道的。我们为解除这些切身的痛苦,不知起了几百次的反抗运动,终于因为电报通讯机关都在帝国主义的手里,不能使这次运动真相传播于世界。所以世界工人都不知道,对于我们同情的援助也没有了。此次罢工,雄鸡一声,天下皆白,全世界工人皆了然中国民族是受帝国主义如何的虐待与残杀,皆了然中国工人是如何勇敢与牺牲,于是风起云涌都起来援助我们了。工农立国的苏俄,不用说是全国工农大声疾呼,或举行示威,或开会讲演,或散布传单,或募集捐款,用全力援助我们。就是英国的工人也组织“勿侵略中国会”向他们政府抗议,不准压迫中国,更不准以武力压迫中国,否则,当举行罢工或即起革命以对待之。又如日本的工人,他们的全国总工会(叫做劳动总同盟),亦一样对中国表示同情,向他们的外交部(叫做外务省)提出严重的警告;并一面招待在神户登陆之中国海员回国,制止日本海员代替工作。英日两帝国主义因本国的工人工会工党群起援助中国,并反对其侵略的残暴行为,于是不能不稍有顾忌。其馀各殖民地的被压迫民族对中国工人表示无限之同情,更不用说了。我们此次罢工,四海闻名,得到世界工友同情的援助,真不难从此与各国无产阶级携手,以共同打倒帝国主义呢。这便是我们的第三个胜利。

第四个胜利,就是“帝国主义相当的让步”。

固然上海惨杀案,沙基惨杀案,帝国主义还未肯承认我们的条件,不过帝国主义见我国民气如此的兴盛,罢工工人的态度如此的坚决,也不能不寻找一个方法,表示相当的让步。比方关税准附加百分之二五,乃四年前华盛顿会议决议的,论理关税应由中国自主,仅仅加一点入口货税,实在不合理之至。然而就是这一点最低限度的二五附加税,帝国主义就推三推四,不肯实行。中国北京政府的外交官老爷们不知在帝国主义跟前陪了多少小心,说了多少乞怜的话,鞠了多少躬,可是帝国主义睬也不睬,此事迁延四年了,现在帝国主义忽然记起来了,准开关税会议了。然我们明知道帝国主义准开关税会议的用意,是在以一点小小的利益,软化中国的军阀阶级大商买办阶级和高等知识阶级;并以此一点小小的利益,为换取扑灭中国国民反帝国主义运动的交换条件,实在帝国主义已不存好意。然而我们不能不说帝国主义这一个相当让步的关税会议,实由我们罢工力量所得来的。假使没有我们罢工,不怕外交官老爷们,再在帝国主义跟前,陪小心,乞怜,鞠躬,恐怕终是一点效果都没有罢。由此可见我们罢工力量是如何的伟大!这便是我们的第四个胜利。

第五个胜利,就是“国民革命势力的稳固”。

这一个胜利更重要了。我们都知道自从孙大元帅凭借广东举行革命以来,帝国主义和北方军阀是如何的恐慌,于是千方百计谋破坏这一个国民革命的根据地,如勾结陈炯明造反,便是一个显然的例子。孙大元帅便因此被陈逆急死了。幸而大元帅死了未久,东江一战,把陈逆势力打碎。随后帝国主义和北方军阀又勾结刘杨,幸而六月一战,把刘杨势力根本铲除。但是反革命的军人政客官僚,仍栖息于革命政府旗帜之下,直接阻碍军政财政民政之统一,间接破坏省港之罢工,受帝国主义之运动,日谋推翻国民政府,首先便刺杀主张财政统一与帮助罢工最力之廖仲恺先生,幸而觉察得早,八月二十五日以来,逐渐把反革命的势力解散,领袖捉拿,于是反革命势力乃消灭一大半。这虽然是政府之心灵手敏,可亦是我罢工工人之极力帮助,所以肃清反革命势力才有如此容易。从此国民政府稳固得多了,如果我们人民与政府合作,不难统一广东,完成一个崭新的革命根据地。国民政府稳固了,我们罢工更不怕动摇了,我们一定得到胜利,并且胜利一定可以保障。这便是我们的第五个胜利。

上述五个胜利是从这次罢工得来的,所以我们不能不说此次罢工有相当的成绩。假如我们再继续努力,使帝国主义屈服,承认我们提出之要求条件,那便是我们完全胜利。

署名:邓中夏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