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史記/卷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高句麗本紀 第二 三國史記
卷十五 高句麗本紀 第三
高句麗本紀 第四 

太祖大王 【或云 國祖王】 諱宮 小名於漱 琉璃王子古鄒加再思之子也 母太后扶餘人也 慕本王薨 太子不肖 不足以主社稷 國人迎宮繼立 王生而開目能視 幼而岐嶷 以年七歳 太后垂簾聽政

 三年 春二月 築遼西十城 以備漢兵 秋八月 國南蝗害穀

 四年 秋七月 伐東沃沮 取其土地爲城邑 拓境東至滄海 南至薩水

 七年 夏四月 王如孤岸淵觀魚 釣得赤翅白魚 秋七月 京都大水 漂沒民屋

 十年 秋八月 東獵得白鹿 國南飛蝗害穀

 十六年 秋八月 曷思王孫都頭 以國來降 以都頭爲于台 冬十月 雷

 二十年 春二月 遣貫那部沛者達賈 伐藻那 虜其王 夏四月 京都旱

 二十二年 冬十月 王遣桓那部沛者薛儒 伐朱那 虜其王子乙音爲古鄒加

 二十五年 冬十月 扶餘使來 獻三角鹿・長尾兔 王以爲瑞物 大赦 十一月 京都雪三尺

 四十六年 春三月 王東巡柵城 至柵城西山 獲白鹿 及至柵城 與羣臣宴飮 賜柵城守吏物段有差 遂紀功於岩 乃還 冬十月 王至自柵城

 五十年 秋八月 遣使安撫柵城

 五十三年 春正月 扶餘使來獻虎 長丈二 毛色甚明而無尾 王遣將入漢遼東 奪掠六縣 太守耿出兵拒之 王軍大敗 秋九月 耿撃破貊人

 五十五年 秋九月 王獵質山陽 獲紫 冬十月 東海谷守獻朱豹 尾長九尺

 五十六年 春大旱 至夏赤地 民饑 王發使賑恤

 五十七年 春正月 遣使如漢 賀安帝加元服

 五十九年 遣使如漢 貢獻方物 求屬玄菟 【通鑑言 是年三月 麗王宮與穢貊寇玄菟 不知或求屬或寇耶 抑一誤耶】

 六十二年 春三月 日有食之 秋八月 王巡守南海 冬十月 至自南海

 六十四年 春三月 日有食之 冬十二月 雪五尺

 六十六年 春二月 地震 夏六月 王與穢貊襲漢玄菟 攻華麗城 秋七月 蝗・雹害穀 八月 命所司擧賢良孝順 問鰥寡孤獨及老不能自存者 給衣食

 六十九年 春 漢幽州刺史馮煥・玄菟太守姚光・遼東太守蔡諷 等 將兵來侵 撃殺穢貊渠帥 盡獲兵馬財物 王乃遣弟遂成 領兵二千餘人 逆煥・光等 遂成遣使詐降 煥等信之 遂成因據險以遮大軍 潛遣三千人 攻玄菟・遼東二郡 焚其城郭 殺獲二千餘人 夏四月 王與鮮卑八千人 往攻遼隊縣 遼東太守蔡諷 將兵出於新昌 戰沒 功曹掾龍端・兵馬掾公孫 以身扞諷 倶沒於陣 死者百餘人 冬十月 王幸扶餘 祀太后廟 存問百姓窮困者 賜物有差 肅愼使來 獻紫狐裘及白鷹・白馬 王宴勞以遣之 十一月 王至自扶餘 王以遂成統軍國事 十二月 王率馬韓・穢貊一萬餘騎 進圍玄菟城 扶餘王遣子尉仇台 領兵二萬 與漢兵并力拒戰 我軍大敗

 七十年 王與馬韓・穢貊侵遼東 扶餘王遣兵救破之 【馬韓以百濟温祚王二十七年滅 今與麗王行兵者 盖滅而復興者歟】

 七十一年 冬十月 以沛者穆度婁爲左輔 高福章爲右輔 令與遂成 參政事

 七十二年 秋九月 庚申晦 日有食之 冬十月 遣使入漢朝貢 十一月 京都地震

 八十年 秋七月 遂成獵於倭山 與左右宴 於是 貫那于台彌儒・桓那于台支留・沸流那皀衣陽神等 陰謂遂成曰 初 慕本之薨也 太子不肖 羣寮欲立王子再思 再思以老讓子者 欲使兄老弟及 今王既已老矣 而無讓意 惟吾子計之 遂成曰 承襲必嫡 天下之常道也 王今雖老 有嫡子在 豈敢覬覦乎 彌儒曰 以弟之賢 承兄之後 古亦有之 子其勿疑 於是 左輔沛者穆度婁 知遂成有異心 稱疾不仕

 八十六年 春三月 遂成獵於質陽 七日不歸 戯樂無度 秋七月 又獵箕丘 五日乃反 其弟伯固諫曰 禍福無門 惟人所召 今子以王弟之親 爲百寮之首 位已極矣 功亦盛矣 宜以忠義存心 禮讓克己 上同王德 下得民心 然後富貴不離於身 而禍亂不作矣 今不出於此 而貪樂忘憂 竊爲足下危之 答曰 凡人之情 誰不欲富貴而歡樂者哉 而得之者 萬無一耳 今吾居可樂之勢 而不能肆志 將焉用哉 遂不從

 九十年 秋九月 丸都地震 王夜夢 一豹齧斷虎尾 覺而問其吉凶 或曰 虎者百獸之長 豹者同類而小者也 意者 王之族類 殆有謀絶大王之後者乎 王不悅 謂右輔高福章曰 我昨夢有所見 占者之言如此 爲之奈何 答曰 作不善 則吉變爲凶 作善 則災反爲福 今大王憂國如家 愛民如子 雖有小異 庸何傷乎

 九十四年 秋七月 遂成獵於倭山之下 謂左右曰 大王老而不不死 吾齒即將暮矣 不可待也 惟願左右爲我計之 左右皆曰 敬從命矣 於是 一人獨進曰 向 王子有不祥之言 而左右不能直諫 皆曰敬從命者 可謂姦且諛矣 吾欲直言 未知尊意如何 遂成曰 子能直言 藥石也 何疑之有 其人對曰 今大王之賢 内外無異心 子雖有功 率下姦諛之人 謀廢明上 此 何異將以單縷萬鈞之重 而倒曳乎 雖復愚人 猶知其不可也 若王子改圖易慮 孝順事上 則大王深知王子之善 必有揖讓之心 不然則禍將及也 遂成不悅 左右妬其直 讒於遂成曰 王子以大王年老 恐國祚之危 欲爲後圖 此人妄言如此 我等惟恐漏洩 以致患也 宜殺以滅口 遂成從之 秋八月 王遣將 襲漢遼東西安平縣 殺帶方令 掠得樂浪太守妻子 冬十月 右輔高福章言於王曰 遂成將叛 請先誅之 王曰 吾既老矣 遂成有功於國 吾將禪位 子無煩慮 福章曰 遂成之爲人也 忍而不仁 今日受大王之禪 則明日害大王之子孫 大王但知施惠於不仁之弟 不知貽患於無辜之子孫 願大王熟計之 十二月 王謂遂成曰 吾既老 倦於萬機 天之數在汝躬 況汝内參國政 外摠軍事 久有社稷之功 允塞臣民之望 吾所付託 可謂得人 作其即位 永孚于休 乃禪位 退老於別宮 稱爲太祖大王 【後漢書云 安帝建光元年 高句麗王宮死 子遂成立 玄菟太守姚光上言 欲因其喪 發兵撃之 議者皆以爲可許 尚書陳忠曰 宮前桀黠 光不能討 死而撃之非義也 宜遣吊問 因責讓前罪 赦不加誅 取其後善安帝從之 明年 遂成還漢生口 案海東古記  高句麗國祖王高宮 以後 漢建武二十九年癸巳 即位 時年七歳 國母攝政 至孝桓帝本初元年丙戌 遜位讓母弟遂成 時宮年一百歳 在位九十四年 則建光元年 是宮在位第六十九年 則漢書所記 與古記抵 不相符合 豈漢書所記誤耶】

次大王 諱遂成 太祖大王同母弟也 勇壯有威嚴 小仁慈 受太祖大王推讓 即位 時年七十六

 二年 春二月 拜貫那沛者彌儒爲左輔 三月 誅右輔高福章 福章臨死嘆曰 痛哉寃乎 我當時爲先朝近臣 其可見賊亂之人 默然不言哉 恨先君不用吾言 以至於此 今君甫陟大位 宜新政敎以示百姓 而以不義殺一忠臣 吾與其生於無道之時 不如死之速也 乃即刑 遠近聞之 莫不憤惜 秋七月 左輔穆度婁稱疾退老 以桓那于台支留爲左輔 加爵爲大主簿 冬十月 沸流那陽神爲中畏大夫 加爵爲于台 皆王之故舊 十一月 地震

 三年 夏四月 王使人殺太祖大王元子莫勤 其弟莫德恐禍連及 自縊

 論曰 昔宋宣公不立其子與夷 而立其弟繆公 小不忍亂大謀 以致累世之亂 故春秋大居正 今太祖王不知義 輕大位 以授不仁之弟 禍及一忠臣二愛子 可勝歎耶 秋七月 王田于平儒原 白狐隨而鳴 王射之不中 問於師巫 曰 狐者妖獸非吉祥 白其色 尤可怪也 然天不能諄諄其言 故示以妖怪者 欲令人君恐懼修省 以自新也 君若修德 則可以轉禍爲福 王曰 凶則爲凶 吉則爲吉 爾既以爲妖 又以爲福 何其誣耶 遂殺之

 四年 夏四月 丁卯晦 日有食之 五月 五星聚於東方 日者畏王之怒 誣告曰 是君之德也 國之福也 王喜 冬十二月 無氷

 八年 夏六月 隕霜 冬十二月 雷 地震 晦 客星犯月

 十三年 春二月 星孛于北斗 夏五月 甲戌晦 日有食之

 二十年 春正月 晦 日有食之 三月 太祖大王薨於別宮 年百十九歳 冬十月 椽那皀衣明臨荅夫 因民不忍 弑王 號爲次大王 


 三國史記 卷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