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史記/卷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傳 第三 三國史記
卷四十四 列傳 第四 乙支文德 居柒夫 居道 異斯夫 金仁問 金陽 黑齒常之 張保皐 鄭年 斯多含
列傳 第五 

乙支文德[编辑]

未詳其世系 資沈鷙有智數 兼解屬文 隋開皇中 煬帝下詔征高句麗 於是左翊衛大將軍宇文述 出扶餘道 右翊衛大將軍于仲文 出樂浪道 與九軍至鴨淥水 文德受王命 詣其營詐降 實欲觀其虛實 述與仲文 先奉密旨 若遇王及文德來 則執之 仲文等 將留之 尙書右丞劉士龍爲慰撫使 固止之遂聽 文德歸深悔之 遣人紿文德曰 更欲有議 可復來 文德不顧 遂濟鴨淥而歸 述與仲文 旣失文德 內不自安 述以粮盡欲還 仲文謂 以精銳追文德 可以有功 述止之 仲文怒曰 將軍仗十萬兵 不能破小賊 何顔以見帝 述等不得已而從之 度鴨淥水追之 文德見隋軍士有饑色 欲疲之 每戰輒北 述等一日之中 七戰皆捷 旣恃驟勝 又逼群議 遂進東 濟薩水 去平壤城三十里 因山爲營 文德遺仲文詩曰 

神策究天文
妙算窮地理
戰勝功旣高
知足願云止

仲文答書諭之 文德又遣使詐降 請於述曰 若旋師者 當奉王 朝行在所 述見士卒疲弊 不可復戰 又平壤城險固 難以猝拔 遂因其詐而還 爲方陣而行 文德出軍四面鈔擊之 述等且戰且行 至薩水 軍半濟 文德進軍 擊其後軍 殺右屯衛將軍辛世雄 於是 諸軍俱潰 不可禁止 九軍將士奔還 一日一夜 至鴨淥水行四百五十里 初 度遼 九軍三十萬五千人 及還至遼東城 唯二千七百人

論曰 煬帝遼東之役 出師之盛 前古未之有也 高句麗一偏方小國 而能拒之 不唯自保而已 滅其軍幾盡者 文德一人之力也 傳曰 不有君子 其能國乎 信哉

居柒夫[编辑]

或云荒宗 姓金氏 奈勿王五世孫 祖仍宿角干 父勿力伊飡 居柒夫少 跅弛有遠志 祝髮爲僧 遊觀四方便欲覘高句麗 入其境 聞法師惠亮開堂說經 遂詣聽講經 一日惠亮問曰 沙彌從何來 對曰 某新羅人也 其夕法師招來相見 握手密言曰 吾閱人多矣 見汝容貌 定非常流 其殆有異心乎 答曰 某生於偏方 未聞道理 聞師之德譽 來伏下風 願師不拒 以卒發蒙 師曰 老僧不敏亦能識子 此國雖小 不可謂無知人者 恐子見執 故密告之 宜疾其歸 居柒夫欲還 師又語曰 相汝鷰頷鷹視 將來必爲將帥[1] 若以兵行 無貽我害 居柒夫曰 若如師言 所不與師同好者 有如皦日 遂還國返本從仕 職至大阿飡 眞興大王六年乙丑 承朝旨 集諸文士修撰國史 加官波珍飡 十二年辛未王命居柒夫及仇珍大角飡·比台角飡·耽知迊飡·非西迊飡·奴夫波珍飡·西力夫波珍飡·比次夫大阿飡·未珍夫阿飡等八將軍 與百濟侵高句麗百濟人先攻破平壤 居柒夫等 乘勝取竹嶺以外高峴以內十郡 至是惠亮法師 領其徒出路上 居柒夫下馬 以軍禮揖拜 進曰 昔遊學之日 蒙法師之恩得保性命 今邂逅相遇 不知何以爲報 對曰 今我國政亂 滅亡無日 願致之貴域 於是居柒夫同載以歸 見之於王 王以爲僧統始置百座講會及八關之法 眞智王元年丙申 居柒夫爲上大等  以軍國事務自任 至老終於家 享年七十八

居道[编辑]

失其族姓 不知何所人也 仕脫解尼師今爲干 時于尸山國·居柒山國 介居鄰境 頗爲國患 居道爲邊官 潛懷幷呑之志 每年一度 集羣馬於張吐之野 使兵士騎之 馳走以爲戱樂 時人稱爲馬技[2] 兩國人 習見之 以爲新羅常事 不以爲怪 於是起兵馬 擊其不意 以滅二國

異斯夫[编辑]

或云苔宗 姓金氏 奈勿王四世孫 智度路王時 爲沿邊官 襲居道權謀 以馬戱誤加耶或云加羅國取之 至十三年壬辰 爲阿瑟羅州軍主 謀幷于山國 謂其國人愚悍 難以威降 可以計[3]服 乃多造木偶師子 分載戰舡 抵其國海岸 詐告曰 汝若不服 則放此猛獸 踏殺之 其人恐懼則降 眞興王在位十一年 大寶元年 百濟拔高句麗道薩城 高句麗陷百濟金峴城 王[4]乘兩國兵疲 命異斯夫 出兵擊之 取二城增築 留甲[5]士戍之 時高句麗遣兵來攻金峴城 不克而還 異斯夫追擊之大勝

金仁問[编辑]

字仁壽 太[6]宗大王第二子也 幼而就學多讀儒家之書 兼涉莊·老·浮屠之說 又善隸書射御鄕樂 行藝純熟 識量宏弘 時人推許 永徽二年 仁問年二十三歲 受王[7]命 入[8]大唐宿衛 高宗謂 涉海來朝 忠誠可尙 特授左領軍衛將軍 四年 詔許歸國覲省 太宗大王授以押督州摠[9]管 於是 築獐山城以設險 太宗錄其功 授食邑三百戶 新羅屢爲百濟所侵 願得唐兵爲援助 以雪羞[10]恥 擬諭宿衛仁問乞師 會高宗以蘇定方爲神丘道大摠管 率師討百濟 帝徵仁問 問道路險易 去就便宜 仁問應對尤詳 帝悅制授神丘道副大摠管 勑赴軍中 遂與定方濟海 到德物島 王[11]命太子 與將軍庾信·眞珠·天存等 以巨艦一百艘載兵迎 延之至熊津口 賊瀕江屯兵 戰破之 乘勝入其都城滅之 定方俘王義慈及太子孝·王子泰等 廻唐大王嘉尙仁問功業 授波珍飡 又加角干 尋入唐宿衛如前 龍朔元年 高宗召謂曰 朕旣滅百濟 除爾國患 今高句麗負固 與穢貊同惡 違事大之禮棄善鄰之義 朕欲遣兵致討 爾歸告國王 出師同伐 以殲垂亡之虜 仁問便歸國 以致帝命 國王使仁問與庾信等 練兵以待 皇帝命邢國公蘇定方爲遼東道行軍大摠管 以六軍長驅萬里 迕麗人於浿[12]江擊破之 遂圍平壤 麗人固守 故不能克 士馬多死傷 糧道不繼 仁問與留鎭劉仁願 率兵兼輸米四千石·租二萬餘斛 赴之 唐人得食 以大雪解圍還羅人將歸 高句麗謀要擊於半塗 仁問與庾信 詭謀夜遁 麗人翌日 覺而追之 仁問等 廻擊大敗之 斬首一萬餘級 獲人五千餘口而歸 仁問又入唐以乾封元年 扈駕登封泰山 加授右驍衛大將軍 食邑四百戶 摠章元年戊辰 高宗皇帝遣英國公李勣 帥師伐高句麗 又遣仁問徵兵於我 文武大王與仁問出兵二十萬 行至北漢山城 王住此 先遣仁問等 領兵會唐兵 擊平壤月餘 執王臧 仁問使王[13]跪於英公前 數其罪 王再拜 英公禮答之 卽以王及男産·男建·男生等還 文武大王 以仁問英略勇功 特異常倫 賜故大琢角干朴紐食邑五百戶 高宗亦聞仁問屢有戰功 制曰 爪牙良將 文武英材 制爵疏封 尤宜嘉命 仍加爵秩 食邑二千戶 自後侍衛宮禁 多歷年所上元元年 文武王納高句麗叛衆 又據百濟故地 唐皇帝大怒 以劉仁軌爲雞林道大摠管 發兵來討 詔削王官爵 時 仁問爲右驍衛員外大將軍臨海郡公在京師 立以爲王 令歸國以代其兄 仍策爲雞林州大都督開府儀同三司 仁問懇辭不得命 遂上道 會 王遣使入貢且謝罪 皇帝赦之 復王官爵仁問中路而還 亦復前銜 調露元年 轉鎭軍大將軍行右武威衛大將軍 載初元年 授輔國大將軍上柱國臨海郡開國公左羽林軍將軍 延載元年四月二十九日寢疾薨於帝都 享年六十六 訃聞上震悼 贈襚加等 命朝散大夫行司禮寺大醫署令陸元景·判官朝散郞直司禮寺某等 押送靈柩 孝昭大王追贈太大角干 命有司 以延載二年十月二十七日 窆于京西原 仁問七入大唐 在朝宿衛 計月日 凡二十二年 時亦有良圖海飡 六入唐 死于西京 失其行事始末

金陽[编辑]

字魏昕 太宗大王九世孫也 曾祖周元伊飡 祖宗基蘇判 考貞茹波珍飡 皆以世家爲將相 陽生而英傑 太[14]和二年 興德王三年 爲固城郡太守 尋 拜中原大尹 俄轉武州都督 所臨有政譽 開成元年丙辰 興德王薨 無嫡嗣 王之堂弟均貞 堂弟之子悌隆 爭嗣位陽與均貞之子阿飡祐徵·均貞妹壻禮徵 奉均貞爲王 入積板宮 以族兵宿衛 悌隆之黨金明·利弘等來圍 陽陳兵宮門 以拒之曰 新君在此爾等何敢兇逆如此 遂引弓射殺十數人 悌隆下裴萱伯 射陽中股 均貞曰 彼衆我寡 勢不可遏 公其佯退 以爲後圖 陽 於是 突圍而出 至韓歧一作漢[15]祗市均貞沒於亂兵 陽號泣旻天 誓心白日 潛藏山野 以俟時來 至開成二年八月 前侍中祐徵 收殘兵 入淸海鎭 結大使弓福 謀報不同天之讎 陽聞之募集謀士兵卒 以三年二月 入海 見祐徵 與謀擧事 三月 以勁卒五千人 襲武州 至城下 州人悉降 進次南原 迕新羅兵 與戰克之 祐徵以士卒久勞且歸海鎭 養兵秣馬 冬彗孛見西方 芒角指東 衆賀曰 此除舊布新 報寃雪恥之祥也 陽號爲平[16]東將軍 十二月再出 金亮詢[17]以鵡洲軍來 祐徵又遣驍勇閻長·張弁·鄭年·駱金·張建榮·李順行六將統兵 軍容甚盛 鼓行至武州鐵冶縣北川[18]新羅大監金敏周 以兵逆之 將軍駱金·李順行 以馬兵三千 突入彼軍 殺傷殆盡 四年正月十九日 軍至大[19]丘 王以兵迎拒 逆擊之 王軍敗北 生擒斬獲 莫之能計 時 王顚沛逃入[20]離宮 兵士尋害之 陽 於是 命左右將軍領騎士[21] 徇曰 本爲報讎 今渠魁就戮 衣冠士女百姓 宜各安居勿妄動 遂收[22]復王城 人民案堵 陽召萱伯曰 犬各吠非其主 爾以其主射我 義士也 我勿校 爾安無恐 衆聞之曰 萱伯如此 其他何憂 無不感悅 四月淸宮 奉迎侍中祐徵卽位 是爲神武王 至七月二十三日 大王薨 太子嗣位 是爲文聖王 追[23]錄功 授蘇判兼倉部令 轉侍中兼兵部令 入唐聘問 兼授公檢校衛尉卿 大中十一年八月十三日 薨于私第 享年五十 訃聞大王哀慟 追贈舒發翰 其贈賻殮葬 一依金庾信舊例 以其年十二月八日 陪葬于太宗大王之陵 從父兄昕 字泰 父璋如 仕至侍中波珍飡 昕幼而聰悟 好學問 長慶二年 憲德王將遣人入唐 難其人 或薦昕太宗之裔 精神朗秀 器宇深沈 可以當選 遂令入朝宿衛 歲餘請還 皇帝詔授金紫光祿大夫試太[주석98]常卿 及歸 國王以不辱命 擢[24]授南原太[25]守累遷至康州大都督 尋加伊飡兼相國 開成己未閏正月 爲大將軍 領軍十萬 禦淸海兵於大丘敗績 自以敗軍 又不能死綏 不復仕宦 入小白山 葛衣蔬食與浮圖遊 至大中三年八月二十七日 感疾終於山齋 享年四十七歲 以其年九月十日 葬於奈靈郡之南原 無嗣子 夫人主喪事 後爲比丘尼

黑齒常之[编辑]

百濟西部人 長七尺餘 驍毅有謀略 爲百濟達率兼風達郡將 猶唐刺史云 蘇定方平百濟 常之以所部降 而定方囚老王 縱兵大掠 常之懼 與左右酋長十餘人遯去 嘯合逋亡 依任存山自固 不旬日 歸者三萬 定方勒兵攻之 不克 遂復二百餘城 龍朔中 高宗遣使招諭 乃詣劉仁軌降 入唐爲左領軍員外將軍洋[26]州刺史 累從征伐積功 授爵賞殊等 久之 爲燕然道大摠管 與李多祚等 擊突厥破之 左監門衛中郞將寶璧 欲窮追邀功 詔與常之共討 寶璧獨進 爲虜所覆 擧軍沒 寶璧下吏誅 常之坐無功 會 周興等誣其與鷹揚將軍趙懷節叛 捕繫詔獄 投繯死 常之御下有恩 所乘馬爲士所箠 或請罪之 答曰 何遽以私馬 鞭官兵乎 前後賞賜 分麾下無留貲 及死 人皆哀其枉

張保皐羅紀作弓福·鄭年年或作連[编辑]

皆新羅人 但不知鄕邑父祖 皆善鬪戰 年復能沒海底 行五十里不噎 角其勇壯 保皐差不及也 年以兄呼保皐 保皐以齒 年以藝 常齟齬不相下 二人如唐 爲武寧軍小將 騎而用槍 無能敵者 後保皐還國 謁大王曰 遍中國以吾人爲奴婢願得鎭淸海 使賊不得掠人西去 淸海 新羅海路之要 今謂之莞島 大王與保皐萬人 此後海上無鬻鄕人者 保皐旣貴 年去職饑寒 在泗之漣水[27]縣 一日 言於戍將馮元規曰 我欲東歸 乞食於張保皐 元規曰 若與保皐所負如何 奈何去取死其手 年曰 饑寒死 不如兵死快 況死故鄕耶 遂去謁保皐 飮之極歡 飮未卒 聞王弑國亂無主 保皐分兵五千人與年 持年手泣曰 非子不能平禍難 年入國 誅叛者立王 王召保皐爲相 以年代守淸海 此與新羅傳記頗異 以杜牧立傳 故兩存之

論曰 杜牧言 天寶安祿山亂 朔方節度使安思順 以祿山從弟賜死 詔郭汾陽代之 後旬日復詔李臨淮 持節分朔方半兵 東出趙·魏 當思順時 汾陽·臨淮俱爲牙門都將 二人不相能 雖同盤飮食 常睇相視 不交一言 及汾陽代思順 臨淮欲亡去 計未決 詔臨淮 分汾陽半兵東討 臨淮入請曰 一死固甘乞免妻子 汾陽趍下 持手上堂 偶坐曰 今國亂主遷 非公不能東伐 豈懷私忿時耶’ 及別執手泣涕 相勉以忠義 訖平巨盜 實二公之力 知其心不叛知其材可任 然後 心不疑 兵可分 平生積憤 知其心 難也 忿必見短 知其材 益難也 此保皐與汾陽之賢等耳 年投保皐 必曰 彼貴我賤 我降下之不宜以舊忿殺我 保皐果不殺 人之常情也 臨淮請死於汾陽 亦人之常情也 保皐任年事 出於己 年且饑寒 易爲感動 汾陽·臨淮平生抗立 臨淮之命出於天子 攉於保皐 汾陽爲優 此乃聖賢遲疑成敗之際也 彼無他也 仁義之心 與雜情並植 雜情勝則仁義滅 仁義勝則雜情消 彼二人 仁義之心旣勝 復資之以明 故卒成功 世[28]稱周·召爲百代之師 周公擁孺子 而召公疑之 以周公之聖·召公之賢 少事文王 老佐武王 能平天下 周公之心 召公亦且不知之 苟有仁義之心 不資以明雖召公尙爾 況其下哉 語曰 國有一人 其國不亡 夫亡國 非無人也 丁其亡時 賢人不用 苟能用之 一人足矣 宋祁曰 嗟乎 不以怨毒相惎[29] 而先國家之憂 晉有祁奚 唐有汾陽·保皐 孰謂夷無人哉

斯多含[编辑]

系出眞骨 奈密王七世孫也 父仇梨知級飡 本高門華胄 風標淸秀 志氣方正 時人請奉爲花郞 不得已爲之 其徒無慮一千人 盡得其歡心 眞興王命伊飡異斯夫 襲加羅一作加耶國 時斯多含年十五六 請從軍 王以幼少不許 其請勤而志確 遂命爲貴幢裨將 其徒從之者亦衆 及抵其國界 請於元帥 領麾下兵 先入旃檀梁 旃檀梁 城門名 加羅語謂門爲梁云 其國人 不意兵猝至 驚動不能禦 大兵乘之 遂滅其國 洎師還 王策功賜加羅人口三百 受已皆放 無一留者 又賜田固辭 王强之 請賜閼川不毛之地而已 含始與武官郞 約爲死友 及武官病卒 哭之慟甚 七日亦卒 時年十七歲

註釋[编辑]

  1. 原本 「師」
  2. 原本 「叔」
  3. 原本 「討」
  4. 原本 「主」
  5. 原本 「申」
  6. 原本 「大」
  7. 原本 「主」
  8. 原本 缺刻
  9. 原本 「援」
  10. 原本 「着」
  11. 原本 「主」
  12. 原本 「須」
  13. 原本 「主」
  14. 原本 「大」
  15. 原本 「潢」
  16. 原本 「乎」
  17. 原本 「訽」
  18. 原本 「州」
  19. 原本 「太」
  20. 原本 「人」
  21. 原本 「土」
  22. 原本 「牧」
  23. 原本 「迫」
  24. 原本 判讀不能
  25. 原本 「大」
  26. 原本 「徉」
  27. 原本 「冰」
  28. 原本 誤刻
  29. 原本 「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