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记/卷44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传 第三 三国史记
卷四十四 列传 第四 乙支文德 居柒夫 居道 异斯夫 金仁问 金阳 黑齿常之 张保皋 郑年 斯多含
列传 第五 

乙支文德[编辑]

乙支文德,未详其世系。资沈鸷有智数,兼解属文。隋开皇大业[1]中,炀帝下诏征高句丽。于是,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出扶馀道,右翊卫大将军于仲文,出乐浪道,与九军至鸭渌水。文德受王命,诣其营诈降,实欲观其虚实。述与仲文,先奉密旨,若遇王及文德来,则执之,仲文等,将留之,尚书右丞刘士龙,为慰抚使,固止之,遂听文德归,深悔之,遣人绐文德曰:“更欲有议言[1],可复来。”文德不顾,遂济鸭渌而归。述与仲文,既失文德,内不自安。述以粮尽欲还,仲文议[2]以精锐追文德,可以有功,述止之。仲文怒曰:“将军仗十万兵,不能破小贼,何颜以见帝。”述等不得已而从之,度鸭渌水追之。文德见隋军士有饥色,欲疲之,每战辄北走[1],述等一日之中,七战皆捷。既恃骤胜,又逼群议,遂进东,济萨水,去平壤城三十里,因山为营。文德遗仲文诗曰:

神策究天文
妙算穷地理
战胜功既高
知足愿云止

仲文答书谕之。文德又遣使诈降,请于述曰:“若旋师者,当奉王朝行在所。”述见士卒疲弊,不可复战,又平壤城险固,难以猝拔,遂因其诈而还,为方阵而行。文德出军,四面钞击之,述等且战且行,秋七月[1]至萨水,军半济,文德进军,击其后军,杀右屯卫将军辛世雄。于是,诸军俱溃,不可禁止,九军将士奔还,一日一夜,至鸭渌水,行四百五十里。初,度辽,凡[3]军三十万五千人,及还至辽东城,唯二千七百人。

论曰:炀帝辽东之役,出师之盛,前古未之有也,高句丽一偏方小国,而能拒之,不唯自保而已,灭其军几尽者,文德一人之力也。《传》曰:“不有君子,其能国乎。”信哉。

居柒夫[编辑]

居柒夫,或云荒宗。姓金氏,奈勿王五世孙,祖仍宿角干,父勿力伊飡,居柒夫少跅弛有远志。祝发为僧,游观四方,便欲觇高句丽,入其境,闻法师惠亮开堂说经,遂诣听讲经。一日,惠亮问曰:“汝[4]弥从何来?”对曰:“某新罗人也。”其夕,法师招来相见,握手密言曰:“吾阅人多矣,见汝容貌,定非常流,其殆有异心乎?”答曰:「某生于偏方,未闻道理,闻师之德誉,来伏趋下风,愿师不拒,以卒发蒙。”师曰:“老僧不敏,亦能识子,此国虽小,不可谓无知人者,恐子见执,故密告之,宜疾其归。”居柒夫欲还,师又语曰:“相汝燕颔鹰视,将来必为将帅[5]。若以兵行,无贻我害。”居柒夫曰:“若如师言,所不与师相[6]好者,有如皦日。」遂还国返本从仕,职至大阿飡。真兴大王六年乙丑,承朝旨,集诸文士,修撰国史,加官波珍飡。十二年辛未,王命居柒夫及仇珍大角飡、比台角飡、耽知迊飡、非西迊飡、奴夫波珍飡、西力夫波珍飡、比次夫大阿飡、未珍夫阿飡等八将军,与百济侵高句丽。百济人先攻破平壤,居柒夫等,乘胜取竹岭以外,高岘以内十郡。至是,惠亮法师,领其徒,出路上,居柒夫下马,以军礼揖拜,进曰:“昔,游学之日,蒙法师之恩,得保性命,今,邂逅相遇,不知何以为报。”对曰:“今,我国政乱,灭亡无日,愿致之贵域。”于是,居柒夫同载以归,见之于王,王以为僧统,始置百座讲会及八关之法。真智王元年丙申,居柒夫为上大等,以军国事务自任,至老终于家,享年七十八。

居道[编辑]

居道,失其族姓,不知何所人也,仕脱解尼师今,为干。时,于尸山国、居柒山国,介居邻境,颇为国患。居道为边官,潜怀并吞之志,每年一度,集群马于张吐之野,使兵士骑之,驰走以为戏乐,时人称为马技[7]。两国人,习见之,以为新罗常事,不以为怪。于是,起兵马,击其不意,以灭二国。

异斯夫[编辑]

异斯夫,或云苔宗。姓金氏,奈勿王四世孙。智度路王时,为沿边官,袭居道权谋,以马戏,误加耶或云加罗。国取之。至十三年壬辰,为何[8]瑟罗州军主,谋并于山国。谓其国人愚悍,难以威降,可以计[9]服,乃多造木偶[5]狮子,分载战舡,抵其国海岸,诈告曰:“汝若不服,即[10]放此猛兽,踏杀之。”其人恐惧乃[10]降。真兴王在位十一年,太宝元年,百济拔高句丽道萨城,高句丽陷百济金岘城。王[11]乘两国兵疲,命异斯夫,出兵击之,取二城增筑,留甲[12]一千[1]戍之。时,高句丽遣兵来攻金岘城,不克而还。异斯夫追击之,大胜。

金仁问[编辑]

金仁问,字仁寿,太[13]宗大王第二子也。幼而就学,多读儒家之书,兼涉庄、老、浮屠之说。又善隶书射御鄕乐,行艺纯熟,识量宏弘,时人推许。永徽二年,仁问年二十三岁,受王[11]命,入[1]大唐宿卫,高宗谓涉海来朝,忠诚可尚,特授左领军卫将军。四年,诏许归国觐省,太宗大王授以押督州摠[14]管。于是,筑獐山城,以设险,太宗录其功,授食邑三百户。新罗屡为百济所侵,愿得唐兵为援助,以雪羞[15]耻,拟谕宿卫仁问乞师。会,高宗,以苏定方为神丘道大摠管,率师讨百济。帝征仁问,问道路险易,去就便宜。仁问应对尤详,帝悦制授神丘道副大摠管,敕赴军中。遂与定方济海,到德物岛。王[11]命太子,与将军庾信、真珠、天存等,以巨舰一百艘,载兵迎延之。至熊津口,贼濒江屯兵,战破之,乘胜入其都城灭之。定方俘王义慈及太子孝、王子泰等,回唐。大王嘉尚仁问功业,授波珍飡,又加角干[16]。寻,入唐宿卫如前。龙朔元年,高宗召谓曰:“朕既灭百济,除尔国患,今,高句丽负固,与秽貊同恶,违事大之礼,弃善邻之义,朕欲遣兵致讨,尔归告国王,出师同伐,以歼垂亡之虏。”仁问便归国,以致帝命,国王使仁问与庾信等,练兵以待。皇帝命邢国公苏定方,为辽东道行军大摠管,以六军,长驱万里,迕丽人于𬇙[17]江,击破之,遂围平壤,丽人固守,故不能克。士马多死伤,粮道不继。仁问与留镇刘仁愿,率兵兼输米四千石、租二万馀斛,赴之,唐人得食,以大雪,解围还。罗人将归,高句丽谋要击于半涂,仁问与庾信,诡谋夜遁。丽人翌日觉而追之,仁问等,回击大败之,斩首一万馀级,获人五千馀口而归。仁问又入唐,以乾封元年,扈驾登封泰山,加授右骁卫大将军,食邑四百户。摠章元年戊辰,高宗皇帝遣英国公李𪟝,帅师伐高句丽,又遣仁问征兵于我。文武大王与仁问,出兵二十万,行至北汉山城,王住此,先遣仁问等,领兵会唐兵,击平壤月馀,执王臧,仁问使王[11]跪于英公前,数其罪,王再拜,英公礼答之,即以王及男产、男建[18]、男生等还。文武大王,以仁问英略勇功,特异常伦,赐故大琢角干朴纽食邑五百户。高宗亦闻仁问屡有战功,制曰:“爪牙良将,文武英材,制爵疏封,尤宜嘉命。”仍加爵秩,食邑二千户。自后,侍卫宫禁,多历年所。上元元年,文武王纳高句丽叛众,又据百济故地。唐皇帝大怒,以刘仁轨为鸡林道大摠管,发兵来讨,诏削王官爵。时,仁问为右骁卫员外大将军临海郡公,在京师,立以为王,令归国,以代其兄,仍策为鸡林州大都督开府仪同三司,仁问恳辞不得命,遂上道。会,王遣使,入贡且谢罪,皇帝赦之,复王官爵,仁问中路而还,亦复前衔。调露元年,转镇军大将军行右武威卫大将军,载初元年,授辅国大将军上柱国临海郡开国公左羽林军将军。延载元年四月二十九日,寝疾薨于帝都,享年六十六。讣闻,上震悼,赠襚加等,命朝散大夫行司礼寺大医署令陆元景、判官朝散郞直司礼寺某等,押送灵枢[19]。孝照[20]大王追赠太大角干,命有司,以延载二年十月二十七日,窆于京西原。仁问七入大唐,在朝宿卫,计月日,凡二十二年。时,亦有良图海飡,六入唐,死千于西京,失其行事始末。

金阳[编辑]

金阳,字魏昕,太宗大王九世孙也。曾祖周元伊飡,祖宗基苏判,考贞茹波珍飡,皆以世家为将相。阳生而英杰。太[13]和和二年,兴德王三年,为固城郡太守[21],寻拜中原大尹,俄转武州都督,所临有政誉。开成元年丙辰,兴德王薨,无嫡嗣,王之堂弟均贞,堂弟之子悌隆,争嗣位。阳与均贞之子阿飡祐征、均贞妹婿礼征,奉均贞为王,入积板宫,以族兵宿卫。悌隆之党金明、利弘等来围,阳陈兵宫门,以拒之曰:“新君在此,尔等何敢凶逆如此。”遂引弓射杀十数人。悌隆下裴萱伯,射阳中股。均贞曰:“彼众我寡,势不可遏,公其佯退,以为后图。”阳,于是,突围而出,至韩歧一作汉[22]祇。市,均贞[23]没于乱兵,阳号泣旻天,誓心白日,潜藏山野,以俟时来。至开成二年八月,前侍中祐征,收残兵,入淸海镇,结大使弓福,谋报不同天之雠。阳闻之,募集谋士兵卒,以三年二月,入海,见祐[24]征,与谋举事。三月,以劲卒五千人,袭武州,至城下,州人悉降,进次南原,迕新罗兵,与战克之。祐征以士卒久劳,且归海镇,养兵秣马。冬,彗孛见西方,芒角指东,众贺曰:“此除旧布新,报冤雪耻之祥也。”阳号为平[25]东将军,十二月再出,金亮询[26]以鹉洲军来,祐征又遣骁勇阎长、张弁、郑年、骆金、张建[18]荣、李顺行六将统兵,军容甚盛,鼓行至武州铁冶县北川[27]。新罗大监金敏周,以兵逆之,将军骆金、李顺行,以马兵三千,突入彼军,杀伤殆尽。四年正月十九日,军至大[28]丘,王以兵迎拒,逆击之,王军败北,生擒斩获,莫之能计。时,王顚沛逃人入离宫,兵士寻害之。阳于是命左右将军领骑士[29],徇曰:“本为报雠,今,渠魁就戮,衣冠士女百姓,宜各安居,勿妄动。”遂[30]复王城,人民案堵。阳召萱伯曰:“犬各吠非其主,尔以其主射我,义士也,我勿校,尔安无恐。”众闻之曰:“萱伯如此,其他何忧。”无不感悦。四月淸宫,奉迎侍中祐征即位,是为神武王。至七月二十三日,大王薨,太子嗣位,是为文圣王。追[31]录功,授苏判兼仓部令,转侍中兼兵部令,唐聘问,兼授公检校卫尉卿。大中十一年八月十三日,薨于私第,享年五十。讣闻,大王哀恸,追赠舒发翰,其赠赙殓葬,一依金庾信旧例。以其年十二月八日,陪葬于太宗大王之陵。从父兄昕,字泰,父璋如,仕至侍中波珍飡。昕幼而聪悟,好学问。长庆二年,宪德王将遣人入唐,难其人,或荐昕太宗之裔,精神朗秀,器宇深沈,可以当选。遂令入朝宿卫。岁馀请还,皇帝诏授金紫光禄大夫试太[13]常卿。及归,国王以不辱命,擢[32]授南原太[13]守,累迁至康州大都督,寻加伊飡兼相国。开成己[33]未闰正月,为大将军,领军十万,御淸海兵于大丘,败绩。自以败军,又不能死绥,不复仕宦。入小白山,葛衣蔬食,与浮图游。至大中三年八月二十七日,感疾终于山斋[34],享年四十七岁,以其年九月十日,葬于奈灵郡之南原。无嗣子,夫人主丧事,后为比丘尼。

黑齿常之[编辑]

黑齿常之,百济西部人,长七尺馀,骁毅有谋略,为百济达率兼风达郡将,犹唐刺史云。苏定方平百济,常之以所部降。而定方囚老王,纵兵大掠。常之惧,与左右酋长十馀人遁去,啸合逋亡,依任存山自固,不旬日,归者三万。定方勒兵攻之,不克。遂复二百馀城。龙朔中,高宗遣使招谕,乃诣刘仁轨降,入唐为左领军员外将军洋[35]州刺史。累从征伐积功,授爵赏殊等。久之,为燕然道大摠管,与李多祚等,击突厥破之。左监门卫中郞将宝璧,欲穷追邀功,诏与常之共讨,宝璧独进,为虏所覆,举军没。宝璧下吏诛,常之坐无功。会,周兴等诬其与鹰扬将军赵怀节叛,捕系诏狱,投缳死。常之御下有恩,所乘马为士所棰,或请罪之。答曰:“何遽以私马,鞭官兵乎?”前后赏赐分麾下,无留赀。及死,人皆哀其枉。

张保皋,郑年[编辑]

张保皋、《罗纪》作弓福。郑年,年,或作连。皆新罗人,但不知鄕邑父祖。皆善斗战,年复能没海底,行五十里不噎,角其勇壮,保皋差不及也,年以兄呼保皋。保皋以齿,年以艺,常龃龉不相下。二人如唐,为武宁军小将,骑而用枪,无能敌者。后,保皋还国,谒大王曰:“遍中国,以吾人为奴婢,愿得镇淸海,使贼不得掠人西去。”淸海,新罗海路之要,今谓之莞岛。大王与保皋万人,此后,海上无鬻鄕人者。保皋既贵,年去职饥寒,在泗之涟水[36]县。一日,言于戍将冯元规曰:“我欲东归,乞食于张保皋。”元规曰:“若与保皋所负如何,奈何去取死其手?”年曰:“饥寒死,不如兵死快,况死故鄕耶。”遂去谒保皋,饮之极欢。饮未卒,闻王弑国乱无主,保皋分兵五千人与年,持年手泣曰:“非子不能平祸难。”年入国,诛叛者立王,王召保皋为相,以年代守淸海。此与新罗传记颇异,以杜牧立传,故两存之。

论曰:杜牧言:「天宝安禄山乱,朔方节度使安思顺,以禄山从弟赐死,诏郭汾阳代之。后旬日,复诏李临淮,持节分朔方半兵,东出赵、魏。当思顺时,汾阳、临淮俱为牙门都将,二人不相能,虽同盘饮食,常睇相视,不交一言。及汾阳代思顺,临淮欲亡去,计未决,诏临淮,分汾阳半兵东讨。临淮入请曰:『一死固甘,乞免妻子。』汾阳趍下,持手上堂,偶坐曰:『今国乱主迁,非公不能东伐,岂怀私忿时耶。』及别,执手泣涕,相勉以忠义,讫平巨盗,实二公之力。知其心不叛,知其材可任,然后,心不疑,兵可分。平生积愤,知其心,难也。忿必见短,知其材,益难也。此保皋与汾阳之贤等耳。年投保皋,必曰:『彼贵我贱,我降下之,不宜以旧忿杀我。』保皋果不杀,人之常情也;临淮请死于汾阳,亦人之常情也。保皋任年事,出于己。年且饥寒,易为感动。汾阳、临淮平生抗立,临淮之命,出于天子,攉于保皋,汾阳为优,此乃圣贤迟疑成败之际也。彼无他也,仁义之心,与杂情并植,杂情胜则仁义灭,仁义胜则杂情消。彼二人,仁义之心既胜,复资之以明,故卒成功。世[37]称周、召为百代之师,周公拥孺子,而召公疑之。以周公之圣、召公之贤,少事文王,老佐武王,能平天下,周公之心,召公且不知之。苟有仁义之心,不资以明,虽召公尚尔,况其下哉。《语》曰:『国有一人,其国不亡。』夫亡国,非无人也,丁其亡时,贤人不用。苟能用之,一人足矣。”宋祁[38]曰:“嗟乎,不以怨毒相惎[39],而先国家之忧,晋有祁奚,唐有汾阳,保皋,孰谓夷无人哉。」

斯多含[编辑]

斯多含,系出真骨,奈密王七世孙也,父仇梨知级飡。本高门华胄,风标淸秀,志气方正,时人请奉为花郞,不得已为之。其徒无虑一千人,尽得其欢心。真兴王命伊飡异斯夫,袭加罗一作加耶。国。时,斯多含年十五六,请从军,王以幼少不许,其请勤而志确[40],遂命为贵幢裨将,其徒从之者亦众。及抵其国界,请于元帅,领麾下兵,先入旃檀梁。旃檀梁,城门名。加罗语谓门为梁云。其国人,不意兵猝至,惊动不能御,大兵乘之,遂灭其国。洎师还,王策功,赐加罗人口三百,受已皆放,无一留者。又赐田,固辞,王强之,请赐阏川不毛之地而已。含始与武官郞,约为死友。及武官病卒,哭之恸甚,七日亦卒,时年十七岁。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原本缺刻
  2. 原本「谓」
  3. 原本「九」
  4. 原本「沙」
  5. ^ 5.0 5.1 原本「师」
  6. 原本「同」
  7. 原本「叔」
  8. 原本「阿」
  9. 原本“讨”
  10. ^ 10.0 10.1 原本「则」
  11. ^ 11.0 11.1 11.2 11.3 原本“主”
  12. 原本“申”
  13. ^ 13.0 13.1 13.2 13.3 原本“大”
  14. 原本“援”
  15. 原本“着”
  16. 原本「千」
  17. 原本“须”
  18. ^ 18.0 18.1 原本「律」
  19. 原本「柩」
  20. 原本「昭」
  21. 原本「大武」
  22. 原本“潢”
  23. 原本「真」
  24. 原本「枯」
  25. 原本“乎”
  26. 原本“訽”
  27. 原本“州”
  28. 原本“太”
  29. 原本“土”
  30. 原本“牧”
  31. 原本“迫”
  32. 原本判读不能
  33. 原本「已」
  34. 原本「齐」
  35. 原本“徉”
  36. 原本“冰”
  37. 原本误刻
  38. 原本“祈”
  39. 原本“甚”
  40. 原本「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