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名臣序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三國名臣序贊
作者:袁宏 東晉
文選卷47

  夫百姓不能自治,故立君以治之;明君不能獨治,則為臣以佐之。然則三五迭隆,歷世承基,揖讓之與干戈,文德之與武功,莫不宗匠陶鈞而群才緝熙,元首經略而股肱肆力。遭離不同,跡有優劣。至於體分冥固,道契不墜;風美所扇,訓革千載,其揆一也。故二八升而唐朝盛,伊呂用而湯武寧,三賢進而小白興,五臣顯而重耳霸。中古凌犀,斯道替矣。居上者不以至公理物,為下者必以私路期榮;御圓者不以信誠率衆,執方者必以權謀自顯。於是君臣離而名教薄,世多亂而時不治。故蘧寗以之卷舒,柳下以之三黜,接輿以之行歌,魯連以之赴海。衰世之中,保持名節,君臣相體,若合符契。則燕昭樂毅,古之流也。夫未遇伯樂,則千載無一驥。時值龍顏,則當年控三傑。漢之得材,於斯為貴。高祖雖不以道勝御物,群下得盡其忠;蕭曹雖不以三代事主,百姓不失其業。靜亂庇人,抑亦其次。

  夫時方顛沛,則顯不如隱;萬物思治,則默不如語。是以古之居子,不患弘道難;遭時難,遭時匪難,遇君難。故有道無時,孟子所以咨嗟;有時無君,賈生所以垂泣。夫萬歲一期,有生之通塗;千載一遇,賢智之嘉會。遇之不能無欣,喪之何能無慨?古人之言,信有情哉!余以暇日,常覽國志,考其君臣,比其行事,雖道謝先代,亦異世一時也。

  文若懷獨見之明,而有救世之心,論時則民方塗炭,計能則莫出魏武。故委面霸朝,豫議世事。舉才不以標鑒,故久之而後顯;籌畫不以要功,故事至而後定。雖亡身明順,識亦高矣!

  董卓之亂,神器遷逼,公達慨然,志在致命。由斯而談,故以大存名節。至如身為漢隸,而跡入魏幕,源流趣舍,其亦文若之謂。所以存亡殊致,始終不同,將以文若既明,名教有寄乎?夫仁義不可不明,則時宗舉其致;生理不可不全,故達識攝其契。相與弘道,豈不遠哉!

  崔生高朗,折而不撓,所以策名魏武,執笏霸朝者,蓋以漢主當陽,魏后北面者哉!若乃一旦進璽,君臣易位,則崔子所不與,魏武所不容。夫江湖所以濟舟,亦所以覆舟;仁義所以全身,亦所以亡身。然而先賢玉摧於前,來哲攘袂於後,豈非天懷發中,而名教束物者乎?

  孔明盤桓,俟時而動,遐想管樂,遠明風流。治國以體,民無怨聲,刑罰不濫,沒有餘泣。雖古之遺愛,何以加茲!及其臨終顧託,受遺作相,劉后授之無疑心,武侯處之無懼色,繼體納之無貳情,百姓信之無異辭,君臣之際,良可詠矣!公瑾卓爾,逸志不群。總角料主,則素契於伯符;晚節曜奇,則參分於赤壁。惜其齡促,志未可量。

  子布佐策,致延譽之美,輟哭止哀,有翼戴之功。神情所涉,豈徒蹇愕而已哉!然而杜門不用,登壇受譏。夫一人之身,所照未異,而用舍之間,俄有不同,況沈跡溝壑,遇與不遇者乎?

  夫詩頌之作,有自來矣。或以吟詠情性,或以述德顯功,雖大旨同歸,所託或乖,若夫出處有道,名體不滯,風軌德音,為世作範,不可廢也。故復撰序所懷,以為之讚云。

  魏志九人,蜀志四人,吳志七人。荀彧字文若,諸葛亮字孔明,周瑜字公瑾,荀攸字公達,龐統字士元,張昭字子布,袁煥字曜卿,蔣琬字公琰,魯肅字子敬,崔琰字季珪,黃權字公衡,諸葛瑾字子瑜,徐邈字景山,陸遜字伯言,陳群字長文,顧雍字元歎,夏侯玄字泰初,虞翻字仲翔,王經字承宗,陳泰字玄伯。


火德既微,運纏大過。
洪飆扇海,二溟揚波。
虯虎雖驚,風雲未和。
潛魚擇淵,高鳥候柯。
赫赫三雄,並迴乾軸。
競收杞梓,爭采松竹。
鳳不及棲,龍不暇伏。
谷無幽蘭,嶺無亭菊。

英英文若,靈鑒洞照。
應變知微,探賾賞要。
日月在躬,隱之彌曜。
文明映心,鑽之愈妙。
滄海橫流,玉石同碎。
達人兼善,廢己存愛。
謀解時紛,功濟宇內。
始救生人,終明風概。

公達潛朗,思同蓍蔡。
運用無方,動攝群會。
爰初發跡,遘此顛沛。
神情玄定,處之彌泰。
愔愔幕裏,筭無不經。
亹亹通韻,跡不暫停。
雖懷尺璧,顧哂連城。
知能拯物,愚足全生。

郎中溫雅,器識純素。
貞而不諒,通而能固。
恂恂德心,汪汪軌度。
志成弱冠,道敷歲暮。
仁者必勇,德亦有言。
雖遇履虎,神氣恬然。
行不脩飾,名跡無愆。
操不激切,素風愈鮮。

邈哉崔生,體正心直。
天骨疏朗,牆宇高嶷。
忠存軌跡,義形風色。
思樹芳蘭,剪除荊棘。
人惡其上,時不容哲。
琅琅先生,雅杖名節。
雖遇塵霧,猶振霜雪。
運極道消,碎此明月。

景山恢誕,韻與道合。
形器不存,方寸海納。
和而不同,通而不雜。
遇醉忘辭,在醒貽答。

長文通雅,義格終始。
思戴元首,擬伊同恥。
民未知德,懼若在己,
嘉謀肆庭,讜言盈耳。
玉生雖麗,光不踰把。
德積雖微,道映天下。

淵哉泰初,宇量高雅。
器範自然,標准無假。
全身由直,跡洿必偽。
處死匪難,理存則易。
萬物波蕩,孰任其累?
六合徒廣,容身靡寄。
君親自然,匪由名教。
敬授既同,情禮兼到。

烈烈王生,知死不撓。
求仁不遠,期在忠孝。

玄伯剛簡,大存名體。
志在高構,增堂及陛。
端委虎門,正言彌啟。
臨危致命,盡其心禮。

堂堂孔明,基宇宏邈。
器同生民,獨稟先覺。
標牓風流,遠明管樂。
初九龍盤,雅志彌確。
百六道喪,干戈迭用。
苟非命世,孰掃雰雺?
宗子思寧,薄言解控。
釋褐中林,鬱為時棟。

士元弘長,雅性內融。
崇善愛物,觀始知終。
喪亂備矣,勝塗未隆。
先生標之,振起清風。
綢繆哲后,無妄惟時。
夙夜匪懈,義在緝熙。
三略既陳,霸業已基。

公琰殖根,不忘中正。
豈曰摸擬,實在雅性。
亦既羈勒,負荷時命。
推賢恭己,久而可敬。

公衡仲達,秉心淵塞。
媚茲一人,臨難不惑。
疇昔不造,假翮鄰國。
進能徽音,退不失德。
六合紛紜,民心將變。
鳥擇高梧,臣須顧眄。

公瑾英達,朗心獨見。
披草求君,定交一面。
桓桓魏武,外託霸跡。
志掩衡霍,恃戰忘敵。
卓卓若人,曜奇赤壁。
三光參分,宇宙暫隔。

子布擅名,遭世方擾。
撫翼桑梓,息肩江表。
王略威夷,吳魏同寶。
遂獻宏謨,匡此霸道。
桓王之薨,大業未純。
把臂託孤,惟賢與親。
輟哭止哀,臨難忘身。
成此南面,寔由老臣。
才為世出,世亦須才。
得而能任,貴在無猜。

昂昂子敬,拔跡草萊。
荷檐吐奇,乃構雲臺。

子瑜都長,體性純懿。
諫而不犯,正而不毅。
將命公庭,退忘私位。
豈無鶺鴒,固慎名器。

伯言蹇蹇,以道佐世。
出能勤功,入能獻替。
謀寧社稷,解紛挫銳。
正以招疑,忠而獲戾。

元歎穆遠,神和形檢。
如彼白珪,質無塵玷。
立上以恒,匡上以漸。
清不增潔,濁不加染。

仲翔高亮,性不和物。
好是不群,折而不屈。
屢摧逆麟,直道受黜。
嘆過孫陽,放同賈屈。

詵詵衆賢,千載一遇。
整轡高衢,驤首天路。
仰挹玄流,俯弘時務。
名節殊塗,雅致同趣。
日月麗天,瞻之不墜。
仁義在躬,用之不匱。
尚想重暉,載挹載味。
後生擊節,懦夫增氣。

PD-icon.svg 本東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