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志後傳/新刻續編三國志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三國志後傳
全書始 新刻續編三國志序 下一回▶


  粵自書契肇興,而紀功紀言代不乏史。黃虞已前,尚無若左聞人之內外傳、戰國士之縱橫語、馬班之兩漢紀,瑰瑋瑰麗,耀人心目,博士家業已沉酣浸灌其間。顧其古調奇韻,員機奧理,可以賞知音,不可以入俚耳。於是好事者往往敷衍其義,顯淺其詞,形容妝點,俾閭巷顓蒙皆得窺古人一斑,且與途歌俗諺並著口實,亦牖民一機也。矧人才之盛,古稱三國。方黨錮之英既燼,卯金之焰方潛。擁州邑者,人藏問鼎之奸;伏塵埃者,士懷奮翼之志。龍蛇爭競,豺虎同哮,一時英雄豪傑,相與借箸揮戈,而成敗利鈍,百年萬狀,亦當世得失之補也。乃陳壽所志六十五篇,簡質遒勁,雖足步武前史,而正統未明,權衡未確,其間進退予奪,不無謬戾。涑水編其年而細微之事則略,新安挈其綱而褒貶之義則微,所藉以誅奸雄、闡潛德、彰曖昧、志奇幻,俾古人心□□若日星,即庸夫俗子、鄙薄懦頑,罔不著目睹其事,而感發懲創,閱之靡靡忘倦者,演義一書,不可無也。顧坊刻種種,魯魚亥豕,幾眩人目。且其所演說,容有未厭人心處。故復為之校讎,為之增損,摹神寫景,務肖妍媸,掃葉拂塵,幾費膏晷。且複以晉書始事,略撰數首續之,所以大一統也。比換梓,分為一十卷,通計一百卅九回,聊當野史,以供耳食,非敢污博雅之目也。然於酒力乍醒、午夢方回、焚香啜茗、轉卷垂青,未必非揮麈之一資也。較諸世說叢譚等書,豈遽多讓云。

時萬曆歲次己酉嘉平月穀旦

  夫小說者,乃坊間通俗之說,固非國史正綱,無過消遣於長夜永晝,或解悶於煩劇憂愁,以豁一時之情懷耳。今世所刻通俗列傳並梓《西遊》、《水滸》等書,皆不過取快一時之耳目。及觀《三國演義》至末卷,見漢劉衰弱,曹魏僭移,往往皆掩卷不懌者,眾矣。又見關、張、葛、趙諸忠良反居一隅,不能恢復漢業,憤嘆扼腕,何止一人!及觀漢後主復為司馬氏所並,而諸忠良之後杳滅無聞,誠為千載之遺恨。及見劉淵父子因人心思漢,乃崛起西北,敘擬歷漢之詔,遣使迎孝懷帝而兵民景從雲集,遂改稱炎漢,建都立國,重興繼絕,雖建國不永,亦快人心。今是書之編,無過欲洩憤一時,取快千載,以顯後關、趙諸位忠良也。其思欲顯耀前忠,非借劉漢則不能以顯揚後世,以洩萬世蒼生之大憤。突會劉淵亦借秦漢餘以警後世奸雄,不過勸懲來世、戒叱凶頑爾,其視《西遊》、《西洋》、《北遊》、《華光》等傳,不根諸說,遠矣。雖使曹魏扞力諸臣有知,亦難自免事偽助逆之咎矣。客或有言曰:書固可快一時,但事蹟欠實,不無虛誑渺茫之議。予曰:世不見傳奇戲劇乎?人間日演而不厭,內百無一真,何人悅而眾艷也?但不過取悅一時,結尾有成,終始有就爾,誠所謂烏有先生之烏有者哉。大抵觀是書者,宜作小說而覽,毋執正史而觀。雖不能比翼前書,亦有感追踪前傳,以解頤世間一時之通暢,並豁人世之感懷君子云。

  漢家二十四皇帝,明聖相承天下治。
  桓靈微弱質昏庸,不信忠良信常侍。
  刑餘閹宦把朝權,文武官員如狗彘。
  陳蕃竇武被謀誅,李膺杜固遭屏棄。
  紛紛黨錮半天下,賢良君子遭囚系。
  英雄豪傑盡不平,智士仁人皆憤氣。
  騫石多奸構禍基,何進無機謀失利。
  內難釀成董卓來,外寇黃巾起幽冀。
  李郭乘亂寇長安,獻皇遷許皇綱替。
  江南孫氏號東吳,移祚曹瞞稱大魏。
  幸而漢德未全衰,昭烈英雄能繼世。
  文倚臥龍並鳳雛,武賴關張黃趙輩。
  建國鼎足五十年,會遇強橫司馬氏。
  助曹恃勢起侵凌,指顧虎狼入西地。
  後主暗庸黃皓奸,譙周妄議國遭廢。
  須臾篡魏又伐吳,三國迭亡俱無罪。
  魏臣服順吳臣降,忘君事仇真可愧。
  漢將懷忠盡逃避,曾無一介歸晉氏。
  予懷漢亡關張後,史冊不傳書不備。
  而今表出世人看,聊洩生平忠義氣。

全書始 下一回▶
三國志後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