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字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字集
作者:陳德興
1931年
    台灣赤色救援會出版。儘管三字集默默在民間流傳,後來還是被警方發現。日警循著持有者的人際網路,進一步破獲台灣赤色救援會,逮捕該會多數成員。現今所見的三字集版本,是收錄在《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內的版本。出版年份有兩種說法,一說是1930年,另一說是1931年。

    [编辑]

    無產者,散鄉人。勞動者,日做工。做不休,負債重。住破厝,壞門窗。

    四面壁,全是穴。無電燈,番油點。三頓飯,蕃薯簽。每頓菜,豆晡鹽。

    設備品,萬項欠。吾衣裳,粗破布。大小空,烏白補。吾帽子,如桶箍。

    咱身軀,日曝黑。老至幼,著勞苦。瘦田「火田」,納責稅。染病時,無人顧。

    咱線被,世界薄。厚內衫,大概無。布袋衣,拵外套。寒會死,也著做。

    冬天時,迫近到。老大人,痰舀舀。少女兒,流鼻蚵。一家內,寒餓倒。

    腸肚哼,哼哼號。斷半錢,請醫生。不得已,祈神明。雙集腳,跪做前。

    金香紙,陸續前。嘴出聲,誓豬敬。沒聽著,佛神明。豈有力,來同情。

    那瞬間,變惡症。唉一聲,失生命。噯呵喲,叩頭殼,爭心肝,父母情。

    沒覺醒,重惹禍。無團結,慘難過。設團體,眾協和。萬項事,自己做。

    要努力,力自靠。惡地主,來打倒。惡制度,來毀破。這時候,萬人好。

    資本家,收大租。大會社,大規模。一秒間,儲數圓。強剝奪,很糊塗。

    住樓閣,妄多數。食山珍,兼海味。飲燒酒,雞肉糸。香肉干,紅燒魚。

    吃不完,就捨棄。金區碗,象牙箸。用石棹,籐猴椅。牠身裝,很奢侈。

    燕尾服,毛綢糸。紅皮靴,仕底記。金時錶,金手指。金目鏡,金嘴齒。

    這強盜,想計智,連政府,得大利。開墾地,盡搶去。現國家,照牠意。

    有錢人,的天年。工業家,設機械。愈文明,咱愈死。失業者,滿滿是。

    愛做工,無好去。倘有職,很少錢。趁無食,愛寒飢。飲塞錢,渡生死。

    無打緊,這時機。土地賊,逆天理。搾取咱,無慈悲。賊政府,卻重稅。

    賊官廳,萬項卜。越愈散,卻越重。走狗派,欺騙人。講耍納,照起工。

    納稅金,飼官狗。害咱死,目屎流。抗租稅,著計較。日政府,土匪頭。

    徵稅金,造戰艦。為戰爭,無分寸。大相刣,的時瞬。抵用錢,如土糞。

    資本閥,免出本。若刣輸,牠免損。勝利時,得大份。戰爭近,飛行機。

    冥明練,不休止。兵演習,似做戲。市街戰,要防禦。假相刣,夜間時。

    浪人工,費大錢。戰一擺,呆算起。日本兵,練打銃。為侵略,起戰爭。

    戰爭時,無僥倖。貧工農,死代先。警察狗,練弓箭,學柔道,推白旗。

    郡役所,遊戈矢。帝主義,切迫時。總動員,周準備。日月潭,設電氣。

    沿海岸,刊滿是。冲海底,埋暗器。人電著,隨時死。打狗山,設砲台。

    騙民眾,假病院。電信台,堅鐵機。可通信,能相知。日政府,很奸巧。

    大車路,造雙條。白色匪,起無道。陸軍路,直直造。抽人夫,每年做。

    因戰爭,有不利。欺騙咱,刈竹箣。說防過,寒熱痢。吾要識,這意義。

    反動狗,反瞞欺。說盡忠,不怕死。即是民,應該是。吾同胞,須銘記。

    咱著裁,大相刣。資本閥,第一愛。戰爭起,牠免死。尚且彼,乘那時。

    騰物價,得大利。戰爭到,的時機。散鄉人,著慘死。貧工農,亡身屍。

    壯男人,被召去。做工人,無工錢。青年們,著裁死。派出所,召咱去。

    練壯丁,扛銃子。徵牛馬,運糧食。老夫人,顧空厝。要自計,無人扶。

    起反亂,數無久。吾兄弟,為此死。咱父母,為此饑。目滓流,目滓滴。

    無通食,亦是死。這原因,在何處。私有制,保大富。可怨恨,賊政府。

    虐待貧,且殺誅。赤貧民,被欺負。勦躂咱,做馬牛。露西亞,赤蘇俄。

    蘇維埃,工農操。搾取滅,剝削無。全世界,解放母。共產黨,握指導。

    白色匪,曰亡逃。捨資產,甘願做。勞動制,七點時。諸學校,入免錢。

    婦產院,養老院。各病院,自由去。圖書館,甚濟備。卜讀冊,真便利。

    托免所,顧我兒。眾安樂,沒惡意。做竊盜,自滅止。資本賊,全部除。

    于這時,設機器。各機關,整濟備。全民眾,始有利。像這欸,好天年。

    通世界,眾人希。咱大家,親兄弟。有一日,達這時。工農們,咱所以。

    要奪鬪,濟奮起。要大膽,免驚死。牠強搶,勿給伊。大大群,招抗起。

    免三日,牠餓死。抗租稅,吾武器。咱團結,勝銃子。倘若無,拳給伊。

    眾除寡,實容易。反動派,可惡死。打倒牠,莫延遲。焉不得,我勝利。

    這主張,是真理。貧工農,濟蹶起。來鬪爭,諸同志。支配者,狂化期。

    咱結社,被禁止。我罷工,無權利。吾領袖,被拉去。各個個,打半死。

    小蟲類,昆蠅蟻。被人摷,牠同志。些少無,恐怖起。生為人,豈無恥。

    起鬪爭,大爭議。指導者,被檢舉。失信念,起驚疑。慾貪生,想怕死。

    地淒慘,只痛悲。無路用,好去死。赤貧人,眾兄弟。濟集來,咬切齒。

    掠仇敵,碎粉屍。諸同志,○○○ 。守統制,守決議。為階級,誓戰死。

    [编辑]

    資本家,典有錢。天地變,不知死。有錢人,的天年。已沒落,第三期。

    將崩壞,大危機。經濟上,恐慌起。通世界,呆景氣。全民眾,淚淋漓。

    資本狗,辨政治。獨裁制,隨在伊。貧工農,無權利。眾貧民,起抗議。

    政治上,地危機。國家亂,治不去。賊政府,不安居。大資本,算不利。

    各工廠,閉鎖去。小資本,倒離離。終沒落,為貧兒。資本賊,欲支持。

    牠狗命,免早死。起無道,無慈悲。對工人,大搾取。勞動力,強化起。

    失業者,滿街市。愛做工,無所去。有工作,也無錢。一家內,將餓死。

    工人們,覺醒起。設工會,起爭議。各要求,為自己。勞動制,七小時。

    各個個,昇工錢。勞動法,要制定。每條件,要改正。男女工,要平等。

    少年工,大點鍾。資本賊,無僥倖。總拒絕,全不肯。各工場,就指令。

    總罷工,起鬪爭。農產物,大落價。有物件,無人買。要耕作,無土地。

    卜種作,被限制。卜討趁,無工藝。無頭路,可自計。耕作人,花螺螺。

    每個人,都負債。現時代,的時世。咱加做,無咱个。賊政府,人人冊。

    各條款,直直多。租稅金,年年加。這時候,趁食人。不餓死,也哭伯。

    土地賊,最可恨。剿滅牠,剿要緊。將土地,奪回盡。沒牧來,歸農民。

    最可惡,私有制。來毀破,做一下。農民們,耕土地。免納稅,真好勢。

    惡地主,定著冊。和政府,想毒計。用官狗,來壓制。賊政府,起無道。

    全百姓,無奈何。咱工農,無所靠。不得已,眾合和。設團體,自己做。

    惡政府,要打倒。私有制,要毀破。資本賊,要滅無。有努力,力就靠。

    順天理,應該做。工農兵,起鬪爭。濟覺醒,起革命。歷史的,必然性。

    我主義,要宣傳。要勸誘,組合員。要組織,得完全。赤貧人,為中心。

    諸困難,他堪忍。他在世,最勞苦。被彈壓,不退步。提拔他,做幹部。

    咱領袖,著點頭。咱大家,入組合。組合費,著繳納。組合費,納代先。

    抗租稅,來鬪爭。議決後,隨遂行。要參加,咱組織。各項事,要秘密。

    吾機關,要統一。各情勢,得能識。咱組織,來類層。七个人,結一班。

    要互選,班委員。各組織,照律規。集五班,結一隊。選一名,做隊委。

    吾機關,要確立。集權事,中央執。謀利益,我階級。組合員,親兄弟。

    咱組合,要支持。各個個,有權利。各件事,照順序。來討論,得真理。

    開大會,來決議。吾運動,要完全。同這樣,像這欸。青年們,也團結。

    婦人部,可後援。又組織,少年團。一家內,總動員。共產軍,咱的兵。

    為主義,抵牲犧。為階級,抵戰爭。是工農,握專政。共產黨,咱的主。

    為正義,的辦事。須丹林,咱師阜。咱師祖,既逝世。是列寧,馬克斯。

    他傳導,資本論。他建設,工農兵。蘇維埃,堅政府。

    資本主義第三期,壓迫搾取不離時。無道政府將倒去,白色恐怖愈橫起。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