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字集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字集
作者:陈德兴
1931年
台湾赤色救援会出版。尽管三字集默默在民间流传,后来还是被警方发现。日警循着持有者的人际网路,进一步破获台湾赤色救援会,逮捕该会多数成员。现今所见的三字集版本,是收录在《台湾总督府警察沿革志》内的版本。出版年份有两种说法,一说是1930年,另一说是1931年。

[编辑]

无产者,散乡人。劳动者,日做工。做不休,负债重。住破厝,坏门窗。

四面壁,全是穴。无电灯,番油点。三顿饭,蕃薯签。每顿菜,豆晡盐。

设备品,万项欠。吾衣裳,粗破布。大小空,乌白补。吾帽子,如桶箍。

咱身躯,日曝黑。老至幼,著劳苦。瘦田“火田”,纳责税。染病时,无人顾。

咱线被,世界薄。厚内衫,大概无。布袋衣,拵外套。寒会死,也著做。

冬天时,迫近到。老大人,痰舀舀。少女儿,流鼻蚵。一家内,寒饿倒。

肠肚哼,哼哼号。断半钱,请医生。不得已,祈神明。双集脚,跪做前。

金香纸,陆续前。嘴出声,誓猪敬。没听着,佛神明。岂有力,来同情。

那瞬间,变恶症。唉一声,失生命。嗳呵哟,叩头壳,争心肝,父母情。

没觉醒,重惹祸。无团结,惨难过。设团体,众协和。万项事,自己做。

要努力,力自靠。恶地主,来打倒。恶制度,来毁破。这时候,万人好。

资本家,收大租。大会社,大规模。一秒间,储数圆。强剥夺,很糊涂。

住楼阁,妄多数。食山珍,兼海味。饮烧酒,鸡肉糸。香肉干,红烧鱼。

吃不完,就舍弃。金区碗,象牙箸。用石棹,藤猴椅。它身装,很奢侈。

燕尾服,毛绸糸。红皮靴,仕底记。金时表,金手指。金目镜,金嘴齿。

这强盗,想计智,连政府,得大利。开垦地,尽抢去。现国家,照它意。

有钱人,的天年。工业家,设机械。愈文明,咱愈死。失业者,满满是。

爱做工,无好去。倘有职,很少钱。趁无食,爱寒饥。饮塞钱,渡生死。

无打紧,这时机。土地贼,逆天理。榨取咱,无慈悲。贼政府,却重税。

贼官厅,万项卜。越愈散,却越重。走狗派,欺骗人。讲耍纳,照起工。

纳税金,饲官狗。害咱死,目屎流。抗租税,著计较。日政府,土匪头。

征税金,造战舰。为战争,无分寸。大相刣,的时瞬。抵用钱,如土粪。

资本阀,免出本。若刣输,它免损。胜利时,得大份。战争近,飞行机。

冥明练,不休止。兵演习,似做戏。市街战,要防御。假相刣,夜间时。

浪人工,费大钱。战一摆,呆算起。日本兵,练打铳。为侵略,起战争。

战争时,无侥幸。贫工农,死代先。警察狗,练弓箭,学柔道,推白旗。

郡役所,游戈矢。帝主义,切迫时。总动员,周准备。日月潭,设电气。

沿海岸,刊满是。冲海底,埋暗器。人电著,随时死。打狗山,设炮台。

骗民众,假病院。电信台,坚铁机。可通信,能相知。日政府,很奸巧。

大车路,造双条。白色匪,起无道。陆军路,直直造。抽人夫,每年做。

因战争,有不利。欺骗咱,刈竹箣。说防过,寒热痢。吾要识,这意义。

反动狗,反瞒欺。说尽忠,不怕死。即是民,应该是。吾同胞,须铭记。

咱著裁,大相刣。资本阀,第一爱。战争起,它免死。尚且彼,乘那时。

腾物价,得大利。战争到,的时机。散乡人,著惨死。贫工农,亡身尸。

壮男人,被召去。做工人,无工钱。青年们,著裁死。派出所,召咱去。

练壮丁,扛铳子。征牛马,运粮食。老夫人,顾空厝。要自计,无人扶。

起反乱,数无久。吾兄弟,为此死。咱父母,为此饥。目滓流,目滓滴。

无通食,亦是死。这原因,在何处。私有制,保大富。可怨恨,贼政府。

虐待贫,且杀诛。赤贫民,被欺负。剿跶咱,做马牛。露西亚,赤苏俄。

苏维埃,工农操。榨取灭,剥削无。全世界,解放母。共产党,握指导。

白色匪,曰亡逃。舍资产,甘愿做。劳动制,七点时。诸学校,入免钱。

妇产院,养老院。各病院,自由去。图书馆,甚济备。卜读册,真便利。

托免所,顾我儿。众安乐,没恶意。做窃盗,自灭止。资本贼,全部除。

于这时,设机器。各机关,整济备。全民众,始有利。像这欸,好天年。

通世界,众人希。咱大家,亲兄弟。有一日,达这时。工农们,咱所以。

要夺斗,济奋起。要大胆,免惊死。它强抢,勿给伊。大大群,招抗起。

免三日,它饿死。抗租税,吾武器。咱团结,胜铳子。倘若无,拳给伊。

众除寡,实容易。反动派,可恶死。打倒它,莫延迟。焉不得,我胜利。

这主张,是真理。贫工农,济蹶起。来斗争,诸同志。支配者,狂化期。

咱结社,被禁止。我罢工,无权利。吾领袖,被拉去。各个个,打半死。

小虫类,昆蝇蚁。被人摷,它同志。些少无,恐怖起。生为人,岂无耻。

起斗争,大争议。指导者,被检举。失信念,起惊疑。欲贪生,想怕死。

地凄惨,只痛悲。无路用,好去死。赤贫人,众兄弟。济集来,咬切齿。

掠仇敌,碎粉尸。诸同志,○○○ 。守统制,守决议。为阶级,誓战死。

[编辑]

资本家,典有钱。天地变,不知死。有钱人,的天年。已没落,第三期。

将崩坏,大危机。经济上,恐慌起。通世界,呆景气。全民众,泪淋漓。

资本狗,辨政治。独裁制,随在伊。贫工农,无权利。众贫民,起抗议。

政治上,地危机。国家乱,治不去。贼政府,不安居。大资本,算不利。

各工厂,闭锁去。小资本,倒离离。终没落,为贫儿。资本贼,欲支持。

它狗命,免早死。起无道,无慈悲。对工人,大榨取。劳动力,强化起。

失业者,满街市。爱做工,无所去。有工作,也无钱。一家内,将饿死。

工人们,觉醒起。设工会,起争议。各要求,为自己。劳动制,七小时。

各个个,升工钱。劳动法,要制定。每条件,要改正。男女工,要平等。

少年工,大点锺。资本贼,无侥幸。总拒绝,全不肯。各工场,就指令。

总罢工,起斗争。农产物,大落价。有物件,无人买。要耕作,无土地。

卜种作,被限制。卜讨趁,无工艺。无头路,可自计。耕作人,花螺螺。

每个人,都负债。现时代,的时世。咱加做,无咱个。贼政府,人人册。

各条款,直直多。租税金,年年加。这时候,趁食人。不饿死,也哭伯。

土地贼,最可恨。剿灭它,剿要紧。将土地,夺回尽。没牧来,归农民。

最可恶,私有制。来毁破,做一下。农民们,耕土地。免纳税,真好势。

恶地主,定着册。和政府,想毒计。用官狗,来压制。贼政府,起无道。

全百姓,无奈何。咱工农,无所靠。不得已,众合和。设团体,自己做。

恶政府,要打倒。私有制,要毁破。资本贼,要灭无。有努力,力就靠。

顺天理,应该做。工农兵,起斗争。济觉醒,起革命。历史的,必然性。

我主义,要宣传。要劝诱,组合员。要组织,得完全。赤贫人,为中心。

诸困难,他堪忍。他在世,最劳苦。被弹压,不退步。提拔他,做干部。

咱领袖,著点头。咱大家,入组合。组合费,著缴纳。组合费,纳代先。

抗租税,来斗争。议决后,随遂行。要参加,咱组织。各项事,要秘密。

吾机关,要统一。各情势,得能识。咱组织,来类层。七个人,结一班。

要互选,班委员。各组织,照律规。集五班,结一队。选一名,做队委。

吾机关,要确立。集权事,中央执。谋利益,我阶级。组合员,亲兄弟。

咱组合,要支持。各个个,有权利。各件事,照顺序。来讨论,得真理。

开大会,来决议。吾运动,要完全。同这样,像这欸。青年们,也团结。

妇人部,可后援。又组织,少年团。一家内,总动员。共产军,咱的兵。

为主义,抵牲牺。为阶级,抵战争。是工农,握专政。共产党,咱的主。

为正义,的办事。须丹林,咱师阜。咱师祖,既逝世。是列宁,马克斯。

他传导,资本论。他建设,工农兵。苏维埃,坚政府。

资本主义第三期,压迫榨取不离时。无道政府将倒去,白色恐怖愈横起。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