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林湛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山林湛傳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8

國初以嶺表險遠,建三藩王以鎮之。有識者方隱憂,而貧士失職者附之,則高可以釣祿位,次亦不失溫飽,耀重於鄉閭,故爭湊之。而三藩王以前明降將叛卒暴起,乘非所據,貴極富溢,又思以好士樂施誑誘遠人而陰以自固。耿精忠襲封靖南王,大以金帛招致文學士,時閩士相推號七才子者,多為所羅。而尤欲得三山林湛,以精忠母族周中書含梅與湛久故,稱之尤亟也。屢招不至,一日忽造門,精忠喜,體貌而延問焉,所對皆不省何語。審問之,再三自申列,終不可通。退而咎相稱引者,曰:「如斯人,雖富文術,將焉用之?」康熙甲寅,吳三桂反。粵、閩相應和,精忠閉嶺拒朝命,閩中薦紳里居及知名士多汙焉。有不至者,幽囚困辱,終無所遁。湛族子鄉貢士煥迫偽命,薰兩目,僅而得免,而湛翛然授徒山中,以眾知精忠久不屑意也。

湛久困諸生,亂既平,行遊浙東西,逾齊、魯,客燕、趙,無所合而歸。平生忨慷好施,雖竟世窮居,而親族孤貧喪葬婚嫁多倚焉。與弟成之友愛尤篤,及成之為靈台令,使人相迎,則寢疾數月矣。口授次子書,報曰:「吾平生為弟分憂,今弟當分我憂。」時問疾者繞床,謂將以家累屬成之也。既而曰:「治民事上,雖竭精殫慮,猶懼不免。今不事事,而為人所愚,實遺垂死之兄憂。」其後成之卒以此敗。

湛嘗為《水晶宮賦》,指斥五代時偽閩竊據事,將以潛折精忠逆萌,故不惜往見。及見,則口吃,語不可通,而口素未嘗吃也。眾皆不識其何以然。及事定,乃知禍之閉在不失言,而歎其能決幾於俄頃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