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林湛传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山林湛传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录于《方苞集/08

国初以岭表险远,建三藩王以镇之。有识者方隐忧,而贫士失职者附之,则高可以钓禄位,次亦不失温饱,耀重于乡闾,故争凑之。而三藩王以前明降将叛卒暴起,乘非所据,贵极富溢,又思以好士乐施诳诱远人而阴以自固。耿精忠袭封靖南王,大以金帛招致文学士,时闽士相推号七才子者,多为所罗。而尤欲得三山林湛,以精忠母族周中书含梅与湛久故,称之尤亟也。屡招不至,一日忽造门,精忠喜,体貌而延问焉,所对皆不省何语。审问之,再三自申列,终不可通。退而咎相称引者,曰:“如斯人,虽富文术,将焉用之?”康熙甲寅,吴三桂反。粤、闽相应和,精忠闭岭拒朝命,闽中荐绅里居及知名士多污焉。有不至者,幽囚困辱,终无所遁。湛族子乡贡士焕迫伪命,薰两目,仅而得免,而湛翛然授徒山中,以众知精忠久不屑意也。

湛久困诸生,乱既平,行游浙东西,逾齐、鲁,客燕、赵,无所合而归。平生忨慷好施,虽竟世穷居,而亲族孤贫丧葬婚嫁多倚焉。与弟成之友爱尤笃,及成之为灵台令,使人相迎,则寝疾数月矣。口授次子书,报曰:“吾平生为弟分忧,今弟当分我忧。”时问疾者绕床,谓将以家累属成之也。既而曰:“治民事上,虽竭精殚虑,犹惧不免。今不事事,而为人所愚,实遗垂死之兄忧。”其后成之卒以此败。

湛尝为《水晶宫赋》,指斥五代时伪闽窃据事,将以潜折精忠逆萌,故不惜往见。及见,则口吃,语不可通,而口素未尝吃也。众皆不识其何以然。及事定,乃知祸之闭在不失言,而叹其能决几于俄顷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