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極至命筌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極至命筌蹄
作者:王慶升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

三極至命筌蹄

五車三乘[编辑]

羊車小乘[编辑]

羊車小乘者,秦籥起火之術也。其法:抽縮外腎,使膀胱下昧民火,下合外腎,左文右武之地火,從下上達,直透三關。行之七七日,內自有甘露降于玉池。甘露,一名黃中酒。又名曰石源。又名醍醐。常能行而不弛,可以返老還童,漸入聖道矣。

鹿車中乘[编辑]

鹿車中乘者,守中之法也。其法:降心中上昧君火,入于兩腎之間,與中昧臣火相配,化為芙蓉,出於泓水之中,存其真人坐于花上,綿綿不絕。如此二十日,通前羊車小乘之術,共計六十九日,則泥丸天谷靈藥自生。靈藥一名黑汞。水銀一名水中金,即元精也。此乃補腦還精之法,人能常念之,則優入聖域矣。或以轆轤為鹿車者,乃循真之事也。每日寅艮二時,端坐存念鹿車之道,毋令間斷,亦以四十九日為限。須是先行羊車,次行鹿車,既行鹿車,乃行牛車。三車並行,斯名大乘也。老子之治大國若烹小鮮,包犧之法離為網罟以畋以漁,堯舜則允執厥中,文王之艮其背,周公之艮限薰心,孔子之退藏於密者,皆守中之旨也。曰產藥、曰鍊鉛實腹,鉛乃黑鉛,即黑汞也。亦名黑龜精,又名黑龜肝。降于天谷,謂之白龍肝也。此守中於始之名也。曰溫養曰神土坎火,此守中於中之名也。曰守城曰野戰曰封閉關鎖,此守中於終之名也。日沐浴曰真炁黛蒸,此守中於刑德之名也。有曰:守一者以左腎之神為太一,右腎之神為玄一,兩腎混合之神為太一也。有曰:守真者以二之則偽,一之則真也。有曰:守黑者以顯之則白,隱之則黑也。有日:守雌者以奮飛為雄,隱伏為雌也。又守有黃房者,以密戶居正方前直臍中也。黃房者,亦名黃庭,又曰丹田。說不多同,有指泥壇為之者,泥壇,泥丸。亦名天谷,亦名天懂。有指絳宮為之者,絳宮,上命門也。又名節榮,亦名應谷。又有指心腎脾膽為之者,是皆思一部之法耳。苟欲主陽消陰,俾水中金火中木二者內無間隔,非守中不能也。然此守中之法,乃累聖相傳之密旨,實作聖工夫也。誠能允而執之,則必世世羲陶,人人虞舜矣。陸容廣而遊太清,金梯玉階此焉基之。

牛車大乘[编辑]

牛車大乘者,屏炁回風之道也。屏氣者,閉鼻息而不呼也。出炁日呼,入炁曰吸。回風者,回天風以合神靈也。神靈心神曰元君,字守靈。凡行此道者,須先行羊車四十九日,鹿車二十日,共六十九日了卻,行此道一十二日,三車通計八十一日。自然天谷靈藥繁生,可以修真矣。若上機大智之士,一聞千悟者,三車並行,只一十日靈藥便生,不須八十一日也。若作聖做工夫,卻當次第行之,不可驟也。且先不拘時候,行羊車四十九日,了,次每日寅艮二時行鹿車,四十九日,然後每日子午艮寅三時行牛車,四十九日。一百四十七日足,依然不拘時候行之,實使綿綿不絕可也。所謂君子自強不息者,盡行此道,欲不倦也。綿綿不絕,惟狂克念作聖矣。行之苟倦,惟聖罔念作狂矣。克念作聖,則道心著而人心安。罔念作狂,則人心危而道心微矣。羊鹿牛三車,其實一大乘也。但人有利鈍而性有巧拙,故先聖立教有漸頓之殊。況且世人不務勤師,唯尚摽掠,見丹經有閉尾閭之說,便以羊車為閉尾閭而廢之。見丹經有吹噓之說,便以牛車為吹噓而廢之。見丹經有存息之說,便以鹿車為存息而廢之。殊不思不行羊車,則地火不起人心危而不安矣;不行牛車,則天風不回道心微而不著矣;不行鹿車,則百神不混合,人心自人心、道心自道心,而不精一矣。老子之橐籥守中,玉皇之回風混合,大舜則精一厥中,亦大乘而已,非二道也。右先聖之誚閉尾閭者,指採陰者耳,以採陰為殺人之道也。誚吹噓者,指行六字炁者耳,以六字為瀉三焦五藏之道也。誚存息者,指注想臍下者耳,以臍為糟粕溝瀆之場,止可灼艾攻病,非栖心退藏之所也。癡人面上不得說夢,將以救人,反以悟人,豈聖師之心哉。遂明述大乘之道,以祛天下之惑。學道者苟留神焉,聖域可優入矣。皇極之人,會歸中庸之率性,三易之中爻,皆畢於此矣。勉旃!古訣云:人心惟危,腎邪,人心從之則危。道心惟微,心正,道心放之則微。惟精惟一,精強不敗,一終不離。

允執厥中。信天順守,作聖之域。

大牛車上乘[编辑]

大牛車上乘者,修真內鍊之法也。其法:以元精炁汞為藥,元炁紅鉛為火,子陽午陰抽添斤兩。口口相傳,不記文字,三年功成,九載圓就。化精成黑,炁變成神,千日默朝,一紀升天。即修內丹,可以長生不死,可以坐脫立亡。已證真空,邁躋妙有矣。

大白牛車無上乘[编辑]

大白牛車無上乘者,用雪山白牛外丹修仙之術也。所謂乾坤為鼎器,

乾為馬,其道成男,曰大國大象者,皆乾道也。坤為牛,其道成女,烏波斯伽曰小國小象者,皆坤道也。少烏波斯伽,屬兌卦,兌屬金而金色白,故曰白牛。乾變坤卦,主立冬小雪二炁,占先天艮山之位,故曰雪山白牛也。

坎離為藥物,

坎為中男,坤得乾之中炁而成也。坎屬水而配鉛,水中有金,鉛中有銀,名曰黑汞,又名水銀,此坎之藥物也。離為中女,烏波斯伽,乾得坤之中炁而成也。離屬火而配砂,火中有木,沙中有汞,名曰紅鉛,又名朱汞,亦名水銀,此離之藥物也。《五千文》謂之玄牝者,乾坤也,營魄者,離坎也。

七返九還金液煉形者是也。一時娠精,一日結胎,十月脫胎,三年無陰,是謂純陽之仙。六年絕粒,鼻無喘息,名曰至真。白玉其骨,黃金其筋,履蹈虛空,洞貫金石,此修仙之極致也。自老子黃帝而下,凡飛騰變化之儔,皆修此耳。故老子作《道德經》以詔後世,黃帝著《陰符經》以彰厥旨,其文三章,皆累聖口口相傳,無有文字。後世傳之者,率多乖舛。黃帝得之於石室,字皆一丈。又云驪山老母曾註其文,是好事者托言之耳。學者當具真眼目。真人魏伯陽因之作《周易參同契》以極其底蘊,正陽鍾離權由之作《雲房三十九章》以核似是之惑,純陽呂崑綠之作《沁園春》《霜天曉角》及《窖頭脫空》等歌以廣其意,華陽施肩吾脩之作《會真記》以誘進學之士。雖皆發明道要,顯示機緘,然而火候法度、溫養指歸,並不曾說破。天台怡真先生謫自紫陽真人宿德不渝,感西華夫人發樞紐而授之以口訣,道成,授杳林石泰以《悟真篇》,杏林道成,授紫賢薛道光以《還元篇》,紫賢道成,授泥丸真人以《復命篇》,泥丸道成,授紫清真人白玉蟾以《翠虛篇》。厥後之聞道者,紫清之徒也。愚宿性慕道,獲遇紫清先生弟子桃源子姚師。果見其龜形象武,意其異人,執弟子之禮者幾一紀,累以鉛汞之道叩之,每辱引辭峻拒。嘉熙己亥從道御前佑聖觀,守缺暫歸。次年庚子,慨蒙奏聞道祖,傳受內丹之訣。如教行之,果有靈驗。尋為事奪,兩致中輾。續觀《悟真篇》云:若云九載三年者,總是推延款日程。又云:十月霜飛丹始熟,怠時神鬼也須驚。乃知內丹九年成功,外丹十月脫胎。由是蓬頭草足,浪走台溫。有菜隱先生楊師古,邂逅永嘉塵隱,一見傾心,授以藥物鼎器之旨,時淳祐癸卯十一月也。甲辰三月三日,復授以火候回視丹經,果合符節。元來此道乃是長生不死變化飛騰之道,今人往往只說速死之法,否則守屍而已。愚患後人之篤好者,或有所聞剛為此輩所惑,共墮迷津,實可哀痛,姑略具其梗槃云。

註紫清白真人金液大還外丹訣[编辑]

要做神仙,

天寶修聖,謂之煉聖之道。藥物無斤兩,火候無時汨,一日十二時,時時不絕。一年十二月,月月長存,百日成功,一年圓就,養成聖胎,名金液大還神丹。是為三車大乘之道也。乃千經之髓,萬法之基也。靈寶修真,謂之煉炁之法。藥物有斤兩,火候有時日,一日十二時,只用二時。一年十二月,只用十月,三年成功,九載圓就,養成真胎,名曰金液大還內丹。是謂大牛車上乘之法也。九載數足,凝神天谷,日行默朝,上帝之訣,精動千日,通前一紀,脫殼飛神,不生不滅矣。神寶修仙,謂之煉形之術。藥物雖無斤兩,火候卻有時日。一日十二時,只用一時,一年十二月,只用九月。九十日成功,三百日圓就,始出仙胎,點化凡質,不但卻死,且得更生。服之三年,體變純陽,不愁寒暑。養之六載,鼻無喘息,不息飢虛,三千日足,變化飛騰矣,名曰金液大還外丹。是為大白牛車無上乘之術也。

鍊丹工夫,

鍊丹有三種:一者神丹,以存養而成,謂之打坐;二者真丹,以作用而成,謂之行功;三者仙丹,理貫三才,藥需二物,謂之工夫。

亦有何難。

神丹三萬六千刻,刻刻行火,一刻不行便成間斷也。內丹七百二十以上時,時時行火,一時不行,亦成間斷也。外丹只八十一時行火而已,豈不易乎?

向雷聲震處,

謂地雷復卦之月也。

一陽來復。

謂七日來復之日也。

玉爐火熾,

玉鑪,偃月鑪也。火者,天然真火也。得金鼎,太素寒煙感之,則火熾矣。

金鼎煙寒。

金鼎,朱砂鼎也。煙者,太素煙也。得玉鑪天然之火,則煙不寒矣。

姹女乘龍,

姹女,震中陰爻也。乘者,載也。龍者,赤龍與青龍也。

金公跨虎,

金公,兌中陽爻也。跨虎,騎也。虎者,黑虎與白虎也。

片餉之間結大還。

片餉之間者,一食飯頃也。結者,鉛凝汞結也。大者,至大無外也。還者,還源返本也。此金液大還外丹,雖假外藥,即非金銀草木滓質之物,止是太極未判之前,先天一炁耳。既有兩儀四象八卦五行,則先天一炁分列四出,散於萬物之內矣。今能以不採之採,不取之取而取之,使天之炁復合為一,是故謂之還也。

丹田裹,

丹田者,黃房也,密戶也。又名元田。左有八卦蒼龍,右有八威赤蛇,中有金精猛獸。三蟲內顧,長生有路,三蟲外趁,神光漸去心神。丹元君用離為網罟,於此以畋以漁,使三蟲不得奔逸,以修深根固蒂、長生久視之道。田漁二字,皆從田,故曰丹田也。或以臍下一寸五分炁海為丹田者,或以二寸石門為丹田者,或以三寸關元為丹田者,此乃醫家行針灸之上下中三丹田之穴道也。又以一寸三分為丹田者,此是初機學道之士入門之丹田也。又以心為丹田者,此是禪門寂子明心見性之丹田者也。又以胃左脾藏為丹田者,此是饕餮之人行中黃健啖之丹田也。又以脾右肝膽為丹田者,此是俗師不遇真訣,見《雲房三十九章》及《破迷歌論》等書,攻擊牌闔,混無定當,只不曾說到膽上,故執肝膽為丹田也。又以眉心為丹田者,此是入定出陰靈之丹田也。以鼻端為丹田者,此是禪流習定之丹田也。以把花執菜、握躉持瓢為丹田者,此是開鋪席道人假物寄神之丹田也。以嬰童兩目為丹田者,此是學視日不瞬之丹田也。以胞囊為丹田者,此是閉尾閭之丹田也。以玉莖為丹田者,此是行金剛禪、左道衛者不漏法之丹田也。以不念善、不念惡謂之懸壓撒手為丹田者,此是瞎眼禪和不明無念之旨者之丹田也。以胃院玉女為丹田者,此是嗽嚥津液之丹田也。以臍心為丹田者,此是旁門採陰者想心火之丹田也。以兩目為丹田者,此是存想左日右月之丹田也。以大額骨為丹田者,此是存想九色圓象之丹田也。又以面曰尺宅為丹田者,此是修神庭之丹田也。千蹊萬徑,難以盡迷。要之,皆非正丹田也。正丹田者,密戶而已矣。又以七竅中閒為丹田者,此是含眼光,凝耳韻,緘舌炁、調鼻息、和合四象之丹田也,學道者之所共務不可廢也。以泥壇為丹田者,此是鍊內丹者一載之後,移鑪換鼎之丹田也,初修真之士不當用之。

有白鴉一隻,

白鴉者,元田白鴉也。一名黑汞,亦名白金,即真汞也。炁白相混,故謂之白鴉。隱而不可見,則謂之水中金、鉛中銀。顯而不可用,則謂之寒山白雪。以其能走,故謂之金精猛獸,以其能飛,故謂之白鴉。一物而異名耳。

飛入泥丸。

飛入者,用天寶鍊神混元入藥訣,三車大乘之道,二十日不間斷,使元田真汞繁生。所謂真種子者,只此元田白鴉是也。

河車運入崑山,

河車者,三河車也。一者黃河車,即雙關轆轤法耳,所謂三返晝夜用師萬倍者也。二者河車,即橐籥起火術耳,所謂河車不敢暫時停,運入崑崙峰頂者。三者紫河車,即龍虎交姤訣耳,桔槔說盡無生曲,井底泥蛇舞拓枝者是也。崑山,崑崙峰,即泥壇耳。

全不動纖毫過玉關。

謂元田白鴉不費纖毫動作,自然透過玉關也。玉關者,戊己門也。或毫略動,便不成丹也。

把龜蛇烏兔,

把者,將也。龜蛇烏兔者,水火日月也,玄牝營塊也,鉛砂汞銀也,離中坎,坎中離也。名號多端,其實只陰陽二字耳。

生擒活捉,

生擒活捉者,蓋龜蛇烏兔非一性之物,東西南北各列一方,百姓日用常相間膈。還丹之法,使無問膈之憂,而有伺官之慶,豈非生擒活捉哉?古有王谷子不修陰陽之真理,見《易》有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及一陰一陽之謂道之語,妄立三峰之衍,以女玄邕為上峰,乳湩為中峰,室童為下峰。其徒助虐師意,至於剖取心血,竭吸陰精,以為藥物,冀成還丹。故《雲房三十九章》有悮殺之戒,朋來之勸也。

霎時雲雨,

霎時者,片餉也,即感速之義也。雲雨者,雲雷屯及雷雨作解之義也。夫雲之與雨?皆坎水之炁耳。而坎水遍於天地間,感天炁則升而為雲,感地炁則降而為雨。雲雨之義,即陰陽升降而成潤澤之義也。

一點成丹。

一點者,赤水玄珠也。大如黍米,故日一點也。成丹者,從微而著也。

白雪漫空黃芽滿院,空,別本作天,院,別本作地。

白雪者,六虛白雪也。空者,六虛也。黃芽者,出土黃芽也。院者,六慾內院也。六欲內院亦名黃官,以兩腎有六癸玉女,專主作強,其鋒甚銳。《靈寶經》謂斬誠六癸鋒者,乃教人抑制六癸玉女作強之鋒,庶幾黃芽滿而不溢也。是以真人有莫教芽孽溢黃官之戒。黃芽白雪,其名甚眾。始也周流首腹四肢,則為六虛白雪;及其朝宗曲江之上,則為太玄神水;會歸桂海之中,則為碧潭明月矣。其潤德,則為沆瀣甘露;透入金鼎華池,則為火汞流珠;繁生黃官真汞,則為出黃芽。名雖不同,其實赤水玄珠耳。諸家仙經所載,名各不同,《雲房三十九章》云:真道不關書,蓋務學不如務求師也。

服此刀圭永駐顏。

服此者,靈烏望月而飲甘泉也。刀者,謂上士行之能裁成天地之道,下士行之則殺身而後已。圭者,戊己二土也。永駐顏者,長生不老也。打坐行功工夫,各有一千二百門,皆可以駐顏,但不能長生不死耳。惟是祖迷老子、伏羲、文王、周公、孔子、魏伯陽、錘離、呂崑仙諸大聖人,上焉黃帝,下焉悟真一豚之道者,斯能永駐顏也。

常溫養,

溫養,節次有六:一者入藥溫養,煉內鉛為真種子時也。二者野戰溫養,進火時也。三者守城溫養,退火時也。四者沐浴溫養,火敗火死而需蒸時也。五者補寒溫養,火絕而虛守時也。六者移鑪換鼎溫養,脫胎入口之後時也。其名雖六,不過只用入藥一訣耳。始一終五,故曰常也。

使脫胎神化,

脫胎有三:一者脫胎入口,所謂強歷十月,脫出其胎者也。二者脫胎離殼,所謂鷄能抱卯心常聽,蟬到成形殼自分也。三者脫去凡胎,所謂形神俱妙,與道合真也。神者,不行而至,不疾而速也。化者,真無貫金石,妙有蹈虛空也。

身在雲端。

身有三:一曰自有身,所謂養就嬰兄我自做,非是爺精娘血者也。二者離合身,謂坐在立亡,身外有身者也。三者妙無身,所謂聚則成形,散則成氣者。既證自有之身,是為地仙,仙胎飛入泥九,泥九為崑崙峰,乃在自己雲端也。次證離合之身,是為神仙,胎仙脫殼躡雲,乃形雖處地,而神在雲端也。及證妙無之身,是為天仙,神超碧落,形陸太虛,乃形與神同在雲端也。金液還丹之妙,至於身在雲端,其為不空之空矣。

述贊純陽真人霜天曉角[编辑]

乾坤未裂,有物如何別?

性著才生炁,陰陽尚混融。鴻濛為太極,體一抱雌雄。

解把鴻濛擘破。

龍漢延康劫,鴻濛有女青。女青從剖破,兆出萬殊形。

說不知知不說,

闊論高談者,無非衍舌端。上仙修命衍,開口向人難。

妙訣真難徹,

妙道神仙訣,宣傳自太清。不逢師指點,臆度枉傷情。

知音世所絕。

無數修仙子,爭猜紙上文。先師從說破,瞔瞔反無聞。

要識陰陽顛倒,

乾坤盪中氣,離坎是全材。識得先天象,身朝萬化來。

月中日,

太陰元屬坎,中有兔為陽。房日雲中象,營來變至剛。

日中月。

太陽離仲女,中有桂林烏。畢月怛山滿,逢之魄自蘇。

天寶鍊神混元入藥妙訣[编辑]

一葉一枝花,

五內玲瓏玉雪身,雖多關節解通神。月明酒裹丹霞出,不染汙泥不染塵。

陰坑是我家。

兩畔寒巖鎖玉冰,中問一派水澄清。太陽影裹心花現,便是芙蓉閬苑城。

硫黃見我死,

五神意馬是硫黃,專駕心猿走八方。妙香絕色濃薰染,化作真人坐道場。

水銀結成砂。

黑汞紅鉛是水銀,腎精心炁劈天真。重新匹配歸無極,漸證陰陽自有身。

鍊藥指真歌[编辑]

上品藥材何物是?產在塵凡無遠邇,強名玄牝汞和鉛,精炁與神而已矣。煉精者煉元精,非娌姓所感之精。男不婬女不妷,匪學三峰黃谷術。內裹明來會性情,虛空無塵生妙質。鍊炁者鍊元炁,非口鼻呼吸之炁。鼻不呼口不吸,籥天棄地停徐息,巽風離火鼎中烹,直使身安命方立。鍊神者鍊元神,非心意念慮之神。心不念意不慮,念慮無非憂憶處。忘憂絕憶靜存神,精炁直騰天谷去。精炁神,藥最親,以此修丹尚未真,修丹只要乾坤髓,乾坤髓即坎離仁。坎離仁,人不識,萬論千書徒自覓。天涯海角有仙師,仙師混邇塵凡客。塵凡客,隱至人,夏葛冬裘如古民,榮辱窮通都不管,冥冥懷抱蘊精淳。冥冥懷抱蘊精淳,妙道天機肯妄陳,行滿三千功八百,豈愁提耳不諄諄。

丹經舉要[编辑]

丹經最是易為先,有畫無文幾萬年。西伯授官細藏史,仲尼問禮斷韋編。中宣道德皆微旨,後露《參同》亦正傳。平叔《悟真》猶顯道,不離左右目之前。

三要總叙[编辑]

曰橐籥守中者,老聃之三要也。所謂綿綿若存者也。曰闢戶謂之乾,闔戶謂之坤,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者,孔子之三要也,所謂往來不窮者也。曰頂法暖法忍法,釋氏之三要也,所謂火宅三車者也。諸家三要之說不同者,以不得正傳也。捨三聖師而宗曲學,焉能出火宅而綿綿不窮乎?

三關總敘[编辑]

以精炁神為三關`者,內丹之三關也。以形炁神為三關者,外丹之三關也。以鼻手足為三關者,合內外之三關也。

九鼎總叙[编辑]

指心為九鼎者,以心上通七竅、下通二陰也,所謂包含萬象體,不罣一絲頭者也。指絳宮為九鼎者,以絳宮上通七節、下通兩腎也,所謂三彭走出含陰宅,萬國來朝赤帝官者也。指密戶為九鼎者,以有三一六癸也。指泥壇為九鼎者,以有天靈九宮也。二者所謂:從此變為乾健體,潛藏飛躍總由心者也。指子時為九鼎者,以甲己子午皆數九也,所謂正一陽初動,中宵漏永者也。指一月為九鼎者,以一月有九還也。指一年為九鼎者,以一年有九轉也。所謂一月一還為一轉,一年九轉九還同者也。指三年為九鼎者,以年成三姓,三年成九姓也。所謂三鉛只得一鉛就,金菓仙桃已露形者也。指九載為九鼎者,以一載煉一丹,九載煉九丹也,所謂一載生箇兒,箇箇會騎鶴者也。

陰符破迷贊[编辑]

至樂性餘,

仁者無憂,此性不欠;智者常樂,此性無餘。既無樂也,其樂自生,極樂徇情,性有餘矣。

至靜則廉。

靜者成仁,動者由智。苟動趁末,性靜歸根。篤靜不至,乃生責求。絕利一源,是為廉也。

《陰符經》註解頗多,叉皆託名聖賢,取信愚俗。但所見不同,互有得失,反誤學者。故摭走而明者,為二贊以曉方來,觀者當必有默會者矣。

古仙真訣集句[编辑]

父子不堪傳,

天下神器箇箇惜,金璧重寶不浪擲。依然傳授與兒孫,道不肯傳說不得。

工夫牛鬥危。

大道無為自古傳,不云靜坐只安眠。

防虞慮險如牛鬥,此語胡為不自然。

畫瓶裹面覓,

粉抹脂塗一畫瓶,玉葫蘆樣果通靈。

水晶官裹嫦娥翠,一朵梅梨縞兔塋。

下士大笑之。

上士謙卑明造化,一言便解真人話。

劣馬痴驢直痛鞭,放下韁繩作笑靴。

普角步教二切。

紫陽白真人嘗贈趙寺丞詩云:汞鉛不在身中取,龍虎當為意外求。會得這些真造化,何愁不曉鍊丹頭。此語正與紫陽真人孤陰之說相契,故併錄于此也。

勸君不用斬三尸,但絕貪嗔與姓癡。六慾天中居內院,精勤十月養嬰兒。

十月脫胎吞入口,穿筋洞骨能飛走。等閑徑達元始天,壽比天長同地久。

天長地久無盡時,遷質移形人不知。星辰隕伏龍蛇起,一箇乾坤不動絲。

堪歎時人見大別,清高盡向無邊說。求生得死比比然,倚草投胎稱寂滅。

此箇機關古聖傳,仲尼三度絕韋編。乾道坤道而已矣,在於上下求之焉。

乾坤之道非他物,只道杳冥并恍惚。真精象物暗相逢,結在黃官成糊塗。

糊塗成形史伯華,功勞全仗紫河車。紫河車是何形色,井底泥中一紫蛇。

修真六用[编辑]

[编辑]

夜半寒泉動地雷,損奇益偶著靈胎。

一壺鳳髓朝朝飲,海底紅蓮火底栽。

[编辑]

日中姤象振天風,武臧文加一餉工。

熟煮龜肝餐八兩,山泉空泥暮為蒙。

[编辑]

孤雲地暖閑離岫,野鶴天寬倦返巢。

直道往來無絆礙,火城何必擊如匏。

[编辑]

赫日騰空碾不停,光芒馳散小於星。

育精金水丘寒地,露沐千山草木青。

[编辑]

洗心藏密匪求安,歸復工夫怕十寒。

水土既平神鼎立,芙蓉地裹坐端端。

[编辑]

默默昏昏入鬼窠,惺惺僚僚未圓陸。

西山日暝烏巢桂,解鬼休兵馳睡魔。

五空頌[编辑]

頑空[编辑]

頑空枯至斬生綠,日事無縈夜不眠。

形木心灰成底事,有聞行道卻凝堅。

性空[编辑]

性空虛曠日清閑,動若浮雲靜似山。

懶打頑空無則法,有聞行道必間關。

法空[编辑]

法空大抵似頑空,有動依然在靜中。

按月按時行卦黑,二千門路擬皆通。

不空[编辑]

不空空裹有工夫,歸復元陽靜處符。

陽復陰消須凈盡,惟餘黍米一明珠。

真空[编辑]

真空妙用妙難思,彷彿還如歲運推。

夜代晝更寒暑序,了無停邊孰為之。

修丹十戒[编辑]

一戒遏惡[编辑]

勿聽心田惡念生,芟除爭盡自明平。

惡人惡事須還遠,炁定神安骨自清。

二戒揚善[编辑]

孝友仁慈眾善芽,更須執禮獎忠加。

救危扶困揚諸善,長作尊賢樂道家。

三戒懲忿[编辑]

心火炎揚大察明,怒將肝膽木來生。

苟非懲忿從天訓,五賊張狂道海傾。

四戒窒慾[编辑]

主腎之宮號作強,六鋒列女更殃徉。

地根不斬貪生樂,慾海吹流入鬼鄉。

五戒禁酒[编辑]

點酒纔經十二樓,膽房心室起戈矛。

真陽泄向皮膚去,髮減精凋去不休。

六戒絕茶[编辑]

草曰穿腸莫強吞,只宜搜洗濁和昏。

如神不撓清明志,身有甘香白石源。

七戒朝實[编辑]

朝食胡云校實些,風寒暑濕怕衝邪。

功深已飽三田黑,食味空多費齒牙。

八戒暮虛[编辑]

暮食常令腹帶虛,六經調暢炁通疏。

多餐一口徒煙塞,畎澮皆盈落尾閭。

九戒高林[编辑]

坐臥林宜三尺高,更宜和軟足堅牢。

低時鬼炁侵人骨,莞藳頻晞莫憚勞。

十戒低枕[编辑]

枕若高時最不宜,慳慳三寸莫宜低。

真機妙旨無人會,須遇仙師得耳提。

修仙善惡勸戒[编辑]

孝而不貪[编辑]

孝道無為百行先,唐虞一眿此中傳。

苟貪利祿輕捐隕,與道相違天與淵。

悌而不慾[编辑]

事兄從長孝能推,悌道能為世表儀。

人欲一毫來間隔,乖爭凌犯出肝脾。

恕而不嫉[编辑]

恕道元來甚易行,但將心地放教平。

心平炁定無他事,和黑春風日日生。

忠而不拓[编辑]

君師夫主事宜忠,粒粟莖絲報始終。

知本知恩須合道,坏才坏德反為凶。

神聖不如[编辑]

孝悌恕忠皆至德,惟神與聖妙無極。

是為五大道之原,拘忌之時行不得。

智而不婬[编辑]

智德元來先五德,知道方為真知識。

一淪婬慾便昏迷,所以申根遭棄擲。

禮而不盜[编辑]

尊卑長幼俱有分,貴賤賢愚不可紋。

常將恭敬守文禮,臘等干名作盜論。

仁而不殺[编辑]

仁者誠為五德長,善順慈和能育養。

曰悲曰覺曰陽剛,悲戚剛頑殺之象。

義而不害[编辑]

五德權衡存於義,事無不宜義乃利,

絲毫不利則害人,君子謀為須擬議。

忠信不憎[编辑]

智禮仁義道之苗,苟無忠信亦徒勞。

全此五常誠得本,憎疑纔動墮沉曹。

言無華綺[编辑]

人道貴華仙道實,華綺之言不可出。

口甜舌滑能悅人,只恐神仙道俱失。

口無惡聲[编辑]

此口誠為禍福關,興戎出好片言間。

惡聲貴不形諸口,天道從來亦好還。

食無求飽[编辑]

飲食雖云能養炁,養生過厚人不貴。

愚人飽味賢飽聞,實腹有鉛宜著意。

居無求安[编辑]

居處求安最不宜,不抽之緒密抽之。

守中索籥綿綿用,便是宣尼屏炁時。

對北勿唾[编辑]

學道須當惜炁精,唾時精炁亦飄零。

北方天一五行始,唾涕于玆隕百靈。

對北勿溺[编辑]

毋令沙尿露三光,倚溺行層大不祥。

對北二便尤不可,都綠天一在其方。

勿妄殺龜[编辑]

龜配危星五行水,應人左腎生根始。

無故殺之大不祥,學道之人尤忌此。

勿妄打虵[编辑]

虵配虛星水中火,應人右腎能關鎖。

無故打之大不祥,學道之人尤忌可。

禁絕牛肉[编辑]

牛之為物詎難言,簡籍敷陳歷歷然。

殺有嚴刑刊在律,食多明報至於天。

福鐫首致神光熄,禍及終貽鬼錄編。

縱是陰功山嶽大,削來磨去不饒賢。

天帝三霜一饗之,几庸烏可妄思為。

虧名失利皆由此,惹疫遭官亦自玆。

好信因緣培福德,毋耽口腹長愚癡。

飯蔬飲水猶堪樂,何苦長年被舌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