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民生主義第一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民權主義第六講 三民主義
民生主義 第一講
第二講 
1924年8月3日

  諸君:

  今天來講民生主義。什麼叫做民生主義呢?「民生」兩個字是中國向來用慣的一個名詞。我們常說什麼「國計民生」,不過我們所用這句話恐怕多是信口而出,不求甚解,未見得涵有幾多意義的。但是今日科學大明,在科學範圍內拿這個名詞來用於社會經濟上,就覺得意義無窮了。我今天就拿這個名詞來下一個定義,可說民生就是人民的生活--社會的生存、國民的生計、群眾的生命便是。我現在就是用民生二字,來講外國近百十年來所發生的一個最大問題,這個問題就是社會問題。故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即是大同主義。欲明白這個主義,斷非幾句定義的話可以講得清楚的;必須把民生主義的演講從頭聽到尾,才可以徹底明白瞭解的。

  民生問題,今日成了世界各國的潮流。推到這個問題的來歷,發生不過一百幾十年。為什麼近代發生這個問題呢?簡單言之,就是因為這幾十年來,各國的物質文明極進步,工商業很發達,人類的生產力忽然增加。著實言之,就是由於發明了機器,世界文明先進的人類便逐漸不用人力來做工,而用天然力來做工,就是用天然的汽力、火力、水力及電力來替代人的氣力,用金屬的銅鐵來替代人的筋骨。機器發明之後,用一個人管理一副機器,便可以做一百人或一千人的工夫,所以機器的生產力和人工的生產力便有大大的分別。在沒有機器以前,一個最勤勞的人,最多不過是做兩三個人的工夫,斷不能做得十個人以上的工夫。照此推論起來,一個人的生產力,就本領最大、體魄最強和最勤勞的人說,也不過是大過普通人十倍。平常人的生產力都是相等的,沒有什麼大差別。至於用機器來做工的生產力,和用人做工的生產力兩相比較,便很不相同。用人來做工,就是極有能幹而兼勤勞的人,只可以駕乎平常人的十倍;但是用機器來做工,就是用一個很懶惰和很尋常的人去管理,他的生產力也可以駕乎一個人力的幾百倍,或者是千倍。所以這幾十年來機器發明了之後,生產力比較從前就有很大的差別。我們拿眼前可以證明的事實來說一說。比方在廣州市街上所見最多的人,莫如運送的苦力,這種苦力就叫做挑夫。這種挑夫的人數,占廣州市工人中一大部分。挑夫中之體魄最強壯的人,最重只可以挑二百斤東西,每日不過是走幾十里路遠,這種挑夫是很不容易得的。尋常的挑夫,挑了幾十斤重,走了幾十里路遠,便覺得很辛苦。如果拿挑夫和運送的機器來比較,是怎麼樣的情形呢?象廣州市黃沙的火車運送貨物,一架火車頭可以拖二十多架貨車,一架貨車可以載幾百擔重的貨物,一架貨車能夠載幾百擔,二十多架貨車便能夠載一萬擔。這一萬擔貨物,用一架火車頭去拉,只要一兩個人管理火車頭的機器,或者要幾個人管理貨車,一日便可以走幾百里。譬如廣東的粵漢鐵路,由黃沙到韶關約有五百里的路程,像從前專用人力去運貨物,一個人挑一擔,一百人挑一百擔,如果有一萬擔貨物,就要有一萬個工人。用工人所走的路程計算,一個人一天大概只能夠走五十里,五百里的路程就要走十天的時間。所以一萬擔貨物,從前專用人工去運送,就要一萬個工人,走十天之久。現在用火車去運送,只要八點鐘的時間,一直便由黃沙到韶關,所用的工人最多不過是十個人。由此便知道用十個人所做的工便可以替代一萬人,用八點鐘便可替代十天。機器和人工比較的相差,該是有多少呢!用火車來運送的工,不但是用一個人可以替代一千人,用一點鐘可以替代一日,是很便利迅速的。就是以運貨的工錢來說,一個工人挑一擔貨物,走五十里路遠,每天大約要一元;要用一萬工人,挑一萬擔貨物,走十天的路,統共就要十萬元。如果用火車來運送,頂多不過是幾千元。機器和人工的比較,單拿挑夫來講便有這樣的大差別。其他耕田、織布、做房屋以及種種工作,也是有幾百倍或千倍的差別。所以機器發明了之後,世界的生產力便生出一個大變動。這個大變動,就是機器佔了人工,有機器的人便把沒有機器人的錢都賺去了。再像廣州,沒有經過鴉片戰爭以前,是中國獨一的通商口岸,中國各省的貨物都是先運來廣州,然後再由廣州運去外洋;外國的貨物也是先運到廣州,然後再由廣州運進各省。所以中國各省的進出口貨物,都是經過湖南、江西,走南雄、樂昌,才到廣州。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南雄、樂昌到韶關的這兩條路,在當時沿途的挑夫是很多的,兩旁的茶館飯店也是很熱鬧的。後來海禁大開,各省的貨物或者是由海船運到廣東,或者是由上海、天津直接運送到外洋,都不經過南雄、樂昌到韶關的這兩條路。所以由南雄、樂昌到韶關兩條路的工人,現在都減少了。從前那兩條路的繁盛,現在都變成很荒涼了。到了粵漢鐵路通了火車之後,可以替代人工,由廣州到韶關的挑夫更是絕跡。其他各地各國的情形都是一樣。所以從機器發明了之後,便有許多人一時失業,沒有工做,沒有飯吃。這種大變動,外國叫做「實業革命」。因為有了這種實業革命,工人便受很大的痛苦。因為要解決這種痛苦,所以近幾十年來便發生社會問題。

  這個社會問題,就是今天所講的民生主義。我今天為什麼不學外國直接來講社會主義,要拿民生這個中國古名詞來替代社會主義呢?這是很有道理,我們應該要研究的。因為機器發明以後,經過了實業革命,成為社會問題,便發生社會主義。所以社會主義之發生已經有了幾十年。但是這幾十年中,歐美各國對於社會主義,還沒有找出一個解決方法,現在還是在劇烈戰爭之中。這種學說和思想現在流入中國來了,中國一班新學者也是拿他來研究。因為社會主義,現在中國很流行,所以共產主義現在中國也是很流行。中國學者拿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來研究,想尋出一個解決方法,也是很艱難的。因為外國發明這種學理已經有了幾十年,到現在還不能夠解決,此時傳入中國,我們就想要解決,當然是不容易的。我們要研究這個問題,便要先把他的源委、性質和定義來研究清楚。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兩個名詞,現在外國是一樣並稱的,其中辦法雖然各有不同,但是通稱的名詞都是用社會主義。現在中國有人把社會主義同社會學兩個名詞作一樣的看待,這實在是混亂。這種混亂,不但專是中國人有的,就是外國人也是一樣有的。因為社會這個名詞在英文是「梳西乙地」,社會學是「梳西柯羅之」,社會主義是「梳西利甚」1 [以上是英文society、sociology、socialism三個詞的譯音。]。這三個字頭一半的英文串字都是相同的,所以許多人便生出混亂。其實英文中的社會主義「梳西利甚」那個字,是從希臘文變出來的。希臘文社會主義的原意是「同志」,就像中國俗話說是「夥計」兩個字一樣。至於說到社會學的範圍,是研究社會的情狀、社會的進化和群眾結合的現象;社會主義的範圍,是研究社會經濟和人類生活的問題,就是研究人民生計問題。所以我用民生主義來替代社會主義,始意就是在正本清源,要把這個問題的真性質表明清楚。要一般人一聽到這個名詞之後,便可以瞭解。

  因為社會主義已經發生了幾十年,研究這種學理的學者不知道有千百家,所出的書籍也不知道有千百種。其中關於解決社會問題的學說之多,真是聚訟紛紛。所以外國的俗語說,社會主義有五十七種,究竟不知那一種才是對的。由此便可見普通人對於社會主義無所適從的心理了。歐戰發生了之後,社會的進步很快,世界潮流已經到了解決社會問題的時期。凡是從前不理會社會主義的人,在此時也跟上社會主義的路來走。就時勢的機會講,社會黨應該可以做很多事,應該可以完全解決社會問題。但是社會黨的內部,便生出許多紛爭。在各國的社會黨,一時風起雲湧,發生種種派別,其中最著名的有所謂共產黨、國家社會黨和社會民主黨。各黨派之複雜,幾乎不止五十七種。所以從前旁觀者對於社會黨派別複雜的批評,至此時正所謂不幸而言中。至於歐戰沒有發生以前,世界各國只有贊成社會主義和反對社會主義的兩種人。反對的那種人,大多數都是資本家。所以從前只有反對社會主義的資本家同社會黨來戰爭。到歐戰發生了之後,反對的人都似降服了,社會黨似乎可以乘機來解決社會問題。不過當時贊成社會主義的人在事前沒有想到好辦法,所以社會黨內部便臨時生出許多紛爭。這種紛爭,比較從前反對派和贊成派的紛爭,更要厲害。所以社會問題至今不能解決,我們到了今日還是要來研究。在從前資本家、工人和學者反對社會主義的時候,所有世界各國贊成社會主義的人,不論是本國外國,都是認為同志。到了近來,不但是德國的社會黨反對俄國的社會黨,或者是俄國的社會黨反對英國、美國的社會黨,有國際的紛爭;就是一國的社會黨內部,也演出種種紛爭。所以社會問題愈演愈紛亂,到現在還找不出一個好方法來解決。

  今天我所講的民生主義,究竟和社會主義有沒有分別呢?社會主義中的最大問題,就是社會經濟問題。這種問題,就是一班人的生活問題。因為機器發明以後,大部分人的工作都是被機器奪去了,一班工人不能夠生存,便發生社會問題。所以社會問題之發生,原來是要解決人民的生活問題。故專就這一部分的道理講,社會問題便是民生問題,所以民生主義便可說是社會主義的本題。現在各國的社會主義,各有各的主張,所以各國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也是各有不同。社會主義到底是民生主義中的一部分呀,或者是民生主義是社會主義中的一部分呢?實業革命以後,研究社會問題的人不下千百家,其中研究最透徹和最有心得的,就是大家所知道的馬克思。馬克思對於社會問題,好像盧騷對於民權問題一樣,在一百多年以前歐美研究民權問題的人,沒有那一個不是崇拜盧騷為民權中的聖人,好像中國崇拜孔子一樣;現在研究社會問題的人,也沒有那一個不是崇拜馬克思做社會主義中的聖人。

  在馬克思的學說沒有發表以前,世界上講社會主義的,都是一種陳義甚高的理論,離事實太遠。而馬克思專從事實與歷史方面用功,原原本本把社會問題的經濟變遷,闡發無遺。所以後來學者把社會主義的人分作兩派:一是叫做「烏托邦派」,這個烏托邦和中國黃老所說的華胥氏之國意思相同;一是叫做「科學派」,專從科學方法去研究社會問題之解決。至於烏托邦派是專從理想上來把社會來改良成一個安樂的國家,便有這種子虛烏有的寄托。這種寄托是由於人類受了很多痛苦,那些極有道德和悲天憫人的人,見了很不忍心但是又沒有力量去改良,所以只好說理想上的空話,作一種寄托。中國俗話說:「天生一條蟲,地生一片葉;天生一隻鳥,地生一條蟲。」這幾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有了蟲就有葉來養,有了鳥就有蟲來養。但是人類的天然形體不完全,生來沒有羽毛,必需衣以御寒,必需食以養生。在太古吃果實的時候,地廣人稀,人人都是很容易覓食,不必做很多的工就可以生活。到了漁獵時代,人民就要打魚獵獸,才可以有魚肉吃,才可以生活,就是要做工才有飯吃。到了遊牧時代,人類要從事畜牧才可以生活,當時人人都是逐水草而居,時常遷徙,所有的工作是很辛苦勤勞。至於農業時代,人類要樹藝五穀才可以生活,彼時人類的生活更是複雜,所有的工作更是辛苦勤勞。到了工商時代,遇事都是用機器,不用人力,人類雖然有力也沒有用處,想去賣工,找不到僱主。在這個時候,便有很多人沒有飯吃,甚至於餓死,所受的痛苦不是一言可盡。一般道德家,見得天然界的禽獸不用受痛苦尚且可以得衣食,人類受了痛苦反不容易得衣食,這是很可憫的;想要減少這些痛苦,令人人都可以得衣食,便發明了社會主義的學說,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從前一般講社會主義的人多半是道德家,就是一般贊成的人,也是很有良心、很有道德的。只有在經濟上已經成功、自私自利、不顧群眾生活的資本家才去反對,才不理社會問題。這個問題既然是為世界大多數人謀生活的問題,先知先覺的人發明了這個道理之後,自然可以得多數人的同情心來表示贊成。所以這個學說一經出世之後,便組織得有社會黨。社會黨一經成立之後,團體便一天發達一天,一天加大一天,擴充到各國。但是從前講社會主義的人都是烏托邦派,只希望造一個理想上的安樂世界,來消滅人類的痛苦;至於怎麼樣去消滅的具體方法,他們毫沒有想到。

  到了馬克思出世之後,便用他的聰明才智和學問經驗,對於這些問題作一種極透徹的研究,把古人所不知道和所不能解決的都通通發明出來。他的發明是全憑著經濟原理。他照經濟原理作透徹的研究之後,便批評從前主張社會主義的人,不過是有個人的道德心和群眾的感情作用;其實經濟問題,不是道德心和感情作用可以解決得了的,必須把社會的情狀和社會的進化研究清楚了之後,才可以解決。這種解決社會問題的原理,可以說是全憑事實,不尚理想。至於馬克思所著的書和所發明的學說,可說是集幾千年來人類思想的大成。所以他的學說一出來之後,便舉世風從,各國學者都是信仰他,都是跟住他走;好像盧騷發明了民權主義之後,凡是研究民權的人都信仰盧騷一樣。從馬克思以後,社會主義裡頭便分兩派,一個是烏托邦派,一個是科學派。烏托邦派的情形,剛才已經講過了。至於科學派,是主張用科學的方法來解決社會問題。因為近幾十年來,物質文明極發達,科學很昌明,凡事都是要憑科學的道理才可以解決,才可以達到圓滿的目的。就是講到社會問題的解決方法,也是要從科學一方面研究清楚了之後,才可以得出結果。

  講到這地,便要歸宿到我的學說--知難行易。天下事情,如果真是知道了,便容易行得到。比方今天講堂裡很熱,我們不用人力,只用電氣風扇便可以解熱。這件事如果是古人或者是鄉下毫沒有知識的人看見了,一定以為是神鬼從中搖動,所謂巧奪天工,對於這種奇怪的風扇一定要祈禱下拜。現在大家雖然不明白電氣風扇的詳細構造,但是已經明白電磁吸引的道理,因為由電能夠吸引風扇,所以風扇能夠轉動,決不以為是很奇怪的事。難道古人的聰明不及我們嗎?推論這個原因,就是由於古人不知道科學,故不能發明風扇,不是古人沒有本領,不能用風扇。近來因為知道科學,有了科學家能夠發明風扇,所以大家便能夠用這種風扇來享受清涼。如果古人知道科學,以古人的聰明才智所做出來的東西,或者要比我們做的還要巧妙得多。

  講到社會問題,在馬克思以前,以為是一種希望,是做不到的事。到馬克思本人,也以為單靠社會主義的理想去研究,還是一種玄想,就令全世界人都贊成,也是做不成功;一定要憑事實,要用科學的方法去研究清楚,才可以做得到。所以他一生研究社會主義,便在科學方法上去做工夫。他研究社會主義的工作,更是很辛苦的。當他亡命在英國的時候,英國是近代世界上頂文明的國家,沒有那一國可以駕乎英國之上的,所以英國在當時關於文化的設備也是很齊備。有一間圖書館,其中所藏的書籍總有好幾百萬種,無論關於什麼問題的書籍都是很豐富的。馬克思便每天在那間圖書館內去研究,用了二三十年的功,費了一生的精力,把關於社會主義的書籍--不管他是古人著作的,或者是時人發表的--都搜集在一處,過細參考比較,想求出一個結果。這種研究社會問題的辦法,就是科學方法。故馬克思所求出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就是科學的社會主義。由於他這種詳細深奧的研究,便求出一個結果,說世界上各種人事的動作,凡是文字記載下來令後人看見的,都可以作為歷史。他在這種歷史中所發明的最重要之一點,就是說世界一切歷史都是集中於物質,物質有變動,世界也隨之變動。並說人類行為都是由物質的境遇所決定,故人類文明史,只可說是隨物質境遇的變遷史。馬克思的這種發明,有人比之牛頓發明天文學之重心學說一樣。現在馬克思發明物質是歷史的重心,因為他的研究透徹,理由充足,所以從前許多反對社會主義的人,後來都變為贊成社會主義。如果是過細研究了馬克思學說的人,更是信仰他。

  經過歐戰以後,世界上差不多沒有反對社會主義的人,社會黨可以為所欲為,本來可以解決各國的社會問題。當時勢力最大的社會黨是馬克思派。馬克思派是科學派,從前的是烏托邦派。在當時各國的社會,秩序一亂,社會黨內的科學派和烏托邦派固然是發生了衝突,就是科學派的社會黨也是互相衝突。因為內部有衝突,所以歐戰之後,至今還不能解決社會問題。

  至於推到社會黨的聖人馬克思,以物質為歷史的重心,這個道理究竟是怎麼樣呢?馬克思的門徒,於一千八百四十八年在比利時開了一個國際社會黨大會,定了許多辦法。現在各國馬克思派的社會黨所用的辦法,許多還是奉行那年所定的大綱。當歐戰發生以後,俄國便拿那種主義去實行,現在俄國已經把那種主義改變了,其中理由到底是怎麼樣,我們研究俄國的情形不多,不敢判斷。但是照俄國人自己說,俄國從前所行的革命辦法並不是馬克思主義,是一種戰時政策。這種戰時政策並不是俄國獨行的,就是英國、德國和美國當歐戰的時候,把全國的大實業象鐵路、輪船和一切大製造廠都收歸國有。同是一樣的辦法,為什麼英國、美國實行出來就說是戰時政策,在俄國實行出來大家便說是馬克思主義呢?理由就是由於俄國革命黨是信仰馬克思主義,而欲施之實行的原故。照俄國人說,俄國現在的實業和經濟還沒有大發達,實在夠不上實行馬克思主義;要象英國、美國之實業經濟的那樣發達,才可以實行馬克思主義。所以在理論一方面講,馬克思的信徒在歐戰以後便大家爭論起來。德國、法國和俄國的社會黨,本來都是服從馬克思主義,成了「國際派」;但是到了爭論的時候,彼此互相攻擊,互相低毀,攻擊的人總是說被攻擊的人不是服從馬克思主義。這一派攻擊那一派,這一國的社會黨攻擊那一國的社會黨。由於這些攻擊低毀,馬克思的學說便發生了問題。就是物質到底是不是歷史的重心呢?牛頓考究得太陽在宇宙之間,是我們的中心。照天文學和各種科學去研究,那個道理是很對的。馬克思發明物質是歷史的重心,到底這種道理是對不對呢?經過歐戰後幾年的試驗以來,便有許多人說是不對。到底什麼東西才是歷史的重心呢?我們國民黨提倡民生主義已經有了二十多年,不講社會主義,只講民生主義。社會主義和民生主義的範圍是什麼關係呢?近來美國有一位馬克思的信徒威廉氏,深究馬克思的主義,見得自己同門互相紛爭,一定是馬克思學說還有不充分的地方,所以他便發表意見,說馬克思以物質為歷史的重心是不對的,社會問題才是歷史的重心,而社會問題中又以生存為重心,那才是合理。民生問題就是生存問題,這位美國學者最近發明適與吾黨主義若合符節。這種發明就是民生為社會進化的重心,社會進化又為歷史的重心,歸結到歷史的重心是民生,不是物質。我們提倡民生主義二十多年,當初詳細研究,反覆思維,總是覺得用「民生」這兩個字來包括社會問題,較之用「社會」或「共產」等名詞為適當,切實而且明瞭,故採用之。不圖歐戰發生之後,事理更明,學問更進,而馬克思宗徒亦有發明相同之點。此足見吾黨之提倡民生主義正合夫進化之原理,非同時髦學者之人云亦云也。

  照這位美國學者主張,他說古今人類的努力,都是求解決自己的生存問題;人類求解決生存問題,才是社會進化的定律,才是歷史的重心。馬克思的唯物主義,沒有發明社會進化的定律,不是歷史的重心。我們要明白這兩家的學說,究竟那一家的主張是對的,便要詳細研究他們的主義和近世社會進化的事實是不是相符合。馬克思研究社會問題,是專注重物質的。要講到物質,自無〔然〕不能不注重生產;沒有過量的生產,自然不至有實業革命。所以生產是近世經濟上頭一件事,要知道近世的經濟情形,必先要知道近世的生產情形。近世的生產情形是怎麼樣呢?生產的東西都是用工人和機器,由資本家與機器合作,再利用工人,才得近世的大生產。至於這種大生產所得的利益,資本家獨得大分,工人分得少分。所以工人和資本家的利益常常相衝突,衝突之後,不能解決,便生出階級戰爭。照馬克思的觀察,階級戰爭不是實業革命之後所獨有的,凡是過去的歷史都是階級戰爭史。古時有主人和奴<隸>的戰爭,有地主和農奴的戰爭,有貴族和平民的戰爭,簡而言之,有種種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的戰爭。到了社會革命完全成功,這兩個互相戰爭的階級才可以一齊消滅。由此便可知馬克思認定要有階級戰爭,社會才有進化;階級戰爭是社會進化的原動力。這是以階級戰爭為因,社會進化為果。我們要知道這種因果的道理是不是社會進化的定律,便要考察近來社會進化的事實。

  近幾十年來社會是很進化的,各種社會進化的事實更是很複雜的。就是講到經濟一方面的事實,也不是一言可盡。但是用概括的方法來講,歐美近年來之經濟進化可以分作四種:第一是社會與工業之改良;第二是運輸與交通事業收歸公有;第三是直接徵稅;第四是分配之社會化。這四種社會經濟事業,都是用改良的方法進化出來的。從今以往,更是日日改良,日日進步的。這四種社會經濟事業是些什麼詳細情形呢?

  譬如就第一種,就是要用政府的力量改良工人的教育,保護工人的衛生,改良工廠和機器,以求極安全和極舒服的工作。能夠這樣改良,工人便有做工的大能力,便極願意去做工,生產的效力〔率〕便是很大。這種社會進化事業在德國施行最早,並且最有成效。近來英國、美國也是一樣的仿行,也是一樣的有成效。

  就第二種的情形說,就是要把電車、火車、輪船以及一切郵政、電政、交通的大事業都由政府辦理,用政府的大力量去辦理那些大事業,然後運輸才是很迅速,交通才是很靈便。運輸迅速,交通靈便,然後各處的原料才是很容易運到工廠內去用。工廠內製造的出品,才是很容易運到市場去賣,便不至多費時間,令原料與出品在中道停滯,受極大的損失。如果不用政府辦,要用私人辦,不是私人的財力不足,就是壟斷的阻力極大。歸結到運輸一定是不迅速,交通一定是不靈便,令全國的各種經濟事業都要在無形之中受很大的損失。這種事業的利弊,在德國明白最早,所以他們的各種大運輸交通事業老早就是由國家經營。就是美國私有的大運輸交通事業,在歐戰期內也是收歸政府辦理。

  至於第三種直接徵稅,也是最近進化出來的社會經濟方法。行這種方法,就是累進稅率,多征資本家的所得稅和遺產稅。行這種稅法,就可以令國家的財源多是直接由資本家而來。資本家的入息極多,國家直接徵稅,所謂多取之而不為虐。從前的舊稅法只是錢糧和關稅兩種,行那種稅法,就是國家的財源完全取之於一般貧民,資本家對於國家只享權利、毫不盡義務,那是很不公平的。德國、英國老早發現這種不公平的事實,所以他們老早便行直接徵稅的方法。德國政府的歲入,由所得稅和遺產稅而來的,占全國收入約自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八十。英國政府關於這種收入,在歐戰開始的時候也到百分之五十八。美國實行這種稅法較為落後,在十年之前才有這種法律,自有了這種法律以後,國家的收入便年年大形增加。在一千九百一十八年,專就所得稅一項的收入而論,便約有美金四十萬萬。歐美各國近來實行直接徵稅,增加了大財源,所以更有財力來改良種種社會事業。

  第四種分配之社會化,更是歐美社會最近的進化事業。人類自發明了金錢,有了買賣制度以後,一切日常消耗貨物多是由商人間接買來的。商人用極低的價錢,從出產者買得貨物,再賣到消耗者,一轉手之勞便賺許多傭錢。這種貨物分配製度,可以說是買賣制度,也可以說是商人分配製度。消耗者在這種商人分配製度之下,無形之中受很大的損失。近來研究得這種制度可以改良,可以不必由商人分配,可以由社會組織團體來分配,或者是由政府來分配。譬如英國新發明的消費合作社,就是由社會組織團體來分配貨物。歐美各國最新的市政府,供給水電、煤氣以及麵包、牛奶、牛油等食物,就是用政府來分配貨物。像用這種分配的新方法,便可以省去商人所賺的傭錢,免去消耗者所受的損失。就這種新分配方法的原理講,就可以說是分配之社會化,就是行社會主義來分配貨物。

  以上所講的社會與工業之改良、運輸與交通收歸公有、直接徵稅與分配之社會化,這四種社會經濟進化,便打破種種舊制度,發生種種新制度。社會上因為常常發生新制度,所以常常有進化。

  至於這種社會進化是由於什麼原因呢?社會上何以要起這種變化呢?如果照馬克思的學說來判斷,自然不能不說是由於階級戰爭。社會上之所以要起階級戰爭的原故,自然不能不說是資本家壓制工人。資本家和工人的利益總是相衝突,不能調和,所以便起戰爭。社會因為有這種戰爭,所以才有進化。但是照歐美近幾十年來社會上進化的事實看,最好的是分配之社會化,消滅商人的壟斷,多征資本家的所得稅和遺產稅,增加國家的財富,更用這種財富來把運輸和交通收歸公有,以及改良工人的教育、衛生和工廠的設備,來增加社會上的生產力。因為社會上的生產很大,一切生產都是很豐富,資本家固然是發大財,工人也可以多得工錢。像這樣看來,資本家改良工人的生活,增加工人的生產力,工人有了大生產力,便為資本家多生產,在資本家一方面可以多得出產,在工人一方面也可以多得工錢。這是資本家和工人的利益相調和,不是相衝突。社會之所以有進化,是由於社會上大多數的經濟<利益>相調和,不是由於社會上大多數的經濟利益有衝突。社會上大多數的經濟利益相調和,就是為大多數謀利益。大多數有利益,社會才有進步。社會上大多數的經濟利益之所以要調和的原因,就是因為要解決人類的生存問題。古今一切人類之所以要努力,就是因為要求生存;人類因為要有不間斷的生存,所以社會才有不停止的進化。所以社會進化的定律,是人類求生存。人類求生存,才是社會進化的原因。階級戰爭不是社會進化的原因,階級戰爭是社會當進化的時候所發生的一種病症。這種病症的原因,是人類不能生存。因為人類不能生存,所以這種病症的結果,便起戰爭。馬克思研究社會問題所有的心得,只見到社會進化的毛病,沒有見到社會進化的原理。所以馬克思只可說是一個「社會病理家」,不能說是一個「社會生理家」。

  再照馬克思階級戰爭的學說講,他說資本家的盈餘價值都是從工人的勞動中剝奪來的。把一切生產的功勞完全歸之於工人的勞動,而忽略社會上其他各種有用分子的勞動。譬如中國最新的工業是上海、南通州和天津、漢口各處所辦的紗廠布廠,那些紗廠布廠,當歐戰期內紡紗織布是很賺錢的,各廠每年所剩的盈餘價值少的有幾十萬,多的有幾百萬。試問這樣多的盈餘價值,是屬於何人的功勞呢?是不是僅僅由於紗廠布廠內紡紗織布的那些工人的勞動呢?就紡紗織布而論,我們便要想想布和紗的原料,由此我們便要推及於棉花。因為要研究棉花的來源,我們便要推到種種農業問題。要詳細講到棉花的農業問題,便不能不推及到研究好棉花種子和怎麼種植棉花的那些農學家。當未下棉種之初,便不能不用各種工具和機器去耕耘土地,及下棉種之後,又不能不用肥料去培養結棉花的枝幹。我們一想到那些器械和肥料,便不能不歸功到那些器械和肥料的製造家和發明家。棉花收成之後,再要運到工廠內來紡紗織布,布和紗製成之後,再運到各處市場去賣,自然要想到那些運輸的輪船火車。要研究到輪船火車之何以能夠運動,首先便要歸功到那些蒸汽和電氣的發明家。要研究到構造輪船火車是些什麼材料,自然不能不歸功於金屬的採礦家、製造家和木料的種植家。就是布和紗製成之後,社會上除了工人之外,假若其餘各界的人民都不穿那種布、用那種紗,布和紗當然不能暢銷。布和紗沒有大銷路,紗廠布廠的資本家怎麼樣可以多賺錢,可以多取盈餘價值?就這種種情形設想,試問那些紗廠布廠的資本家所取得的盈餘價值,究竟是屬於誰的呢?試問紗廠布廠內的工人,怎麼能夠說專以他們的勞動便可以生出那些布和紗的盈餘價值呢?不徒是紗布工業盈餘價值的情形是這樣,就是各種工業盈餘價值的情形都是一樣。由此可見,所有工業生產的盈餘價值,不專是工廠內工人勞動的結果,凡是社會上各種有用有能力的分子,無論是直接間接,在生產方面或者是在消費方面,都有多少貢獻。這種有用有能力的分子,在社會上要佔大多數。如果專講工人,就是在工業極發達的美國,工人的數目也不過是二千多萬,只佔全美國人口五分之一。至於其他工業不發達的國家,像我們中國做工的人數,更是很少。像這樣講,就令在一個工業極發達的國家,全國的經濟利益不相調和,發生衝突,要起戰爭,也不是一個工人階級和一個資本階級的戰爭,是全體社會大多數有用有能力的分子和一個資本階級的戰爭。這些社會上大多數有用有能力的分子,因為都要求生存,免去經濟上的戰爭,所以才用公家來分配貨物,多征資本家的所得稅、遺產稅,來發達全國的運輸和交通事業,以及改良工人的生活和工廠的工作,做種種大多數的經濟利益相調和的事業。歐美各國從這種種經濟利益相調和的事業發達以後,社會便極有進化,大多數便享幸福。所以馬克思研究社會問題,只求得社會上一部分的毛病,沒有發明社會進化的定律。這位美國學者所發明的人類求生存才是社會進化的定律,才是歷史的重心。人類求生存是什麼問題呢?就是民生問題。所以民生問題才可說是社會進化的原動力。我們能夠明白社會進化的原動力,再來解決社會問題,那才很容易。

  馬克思認定階級戰爭才是社會進化的原因,這便是倒果為因。因為馬克思的學說顛倒因果,本源不清楚,所以從他的學說出世之後,各國社會上所發生的事實便與他的學說不合,有的時候並且相反。譬如他的門徒在一千八百四十八年開過一次國際共產大會,發表了種種主張,這次所組織的國際共產黨,在普法戰爭的時候就被消滅了。後來又成立第二次的國際共產黨。第二次國際共產黨和第一次國際共產黨不同的地方,是第一次國際共產黨要完全本階級戰爭的原理,用革命手段來解決社會問題,主張不與資本家調和,所謂不妥協。至於黨員加入國會去活動是共產黨所不許可的,以為這不是科學的方法。但是後來德國的共產黨通同走到國會去活動,延到今日,英國工黨又在君主立憲政府之下組織內閣。照這些事件來看,世界上所發生許多的政治經濟變動,都不是第一次國際共產黨所定的辦法。因為第一次國際共產黨和第二次國際共產黨的主張太不相同,所以後來馬克思黨徒的紛爭更是厲害。這都是馬克思在當時所沒有料到的。由於這些不能料到的事情,便知道我的學說是知難行易。馬克思主張用科學來解決社會問題,他致力最大的地方,在第一次國際共產黨沒有成立以前,用很多工夫把從前的歷史和當時的事實都研究得很清楚。由於他研究從前的歷史和當時的事實所有的心得,便下一個判斷,說將來資本制度一定要消滅。他以為資本發達的時候,資本家之中彼此因為利害的關係,大資本家一定吞滅小資本家。弄到結果,社會上便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極富的資本家,一種是極窮的工人。到資本發達到了極點的時候,自己便更行破裂,成一個資本國家,再由社會主義順著自然去解決,成一個自由社會式的國家。依他的判斷,資本發達到極點的國家,現在應該到消滅的時期,應該要起革命。但是從他至今有了七十多年,我們所見歐美各國的事實和他的判斷剛剛是相反。當馬克思的時代,英國工人要求八點鐘的工作時間,用罷工的手段向資本家要挾。馬克思便批評以為這是一種夢想,資本家一定是不許可的,要得到八點鐘的工作時間,必須用革命手段才可以做得到。到了後來,英國工人八點鐘的要求,不但是居然成為事實,並且由英國國家定為一種通行的法律,令所有全國的大工廠、銀行、鐵路中的工人都是作工八點鐘。其他許多事實,在馬克思當時自以為是料到了的,後來都是不相符合,令馬克思自己也說「所料不中」。別的事實不說,只就資本一項來講,在馬克思的眼光,以為資本發達了之後便要互相吞併,自行消滅。但是到今日,各國的資本家不但不消滅,並且更加發達,沒有止境,便可以證明馬克思的學理了。

  我們再來講德國社會問題的情形。德國當俾士麥執政的時代,用國家力量去救濟工人的痛苦,作工時間是由國家規定了八點鐘;青年和婦女作工的年齡與時間,國家定了種種限制;工人的養老費和保險費,國家也有種種規定,要全國的資本家擔任去實行。當時雖然有許多資本家反對,但是俾士麥是一位鐵血宰相,他便有鐵血的手腕去強制執行。當實行的時候,許多人以為國家保護工人的辦法改良,作工的時間減少,這是一定於工人有利、於資本家有損的。再照比例的理想來推,從前十六點鐘工作的生產力,自然要比八點鐘的生產力大得多。但是行了之後的結果是怎麼樣呢?事實上,八點鐘的工作比較十六點鐘的工作還要生產得多。這個理由,就是因為工人一天作八點鐘的工作,他的精神體魄不至用盡,在衛生上自然是健康得多。因為工人的精神體魄健康,管理工廠內的機器自然是很周到,機器便很少損壞;機器很少損壞,便不至於停工修理,便可以繼續的生產,生產自然是加多。如果工人一天做十六點鐘的工,他們的精神體魄便弄到很衰弱,管理機器不能周到,機器便時常損壞,要停工修理,不能繼續生產,生產力自然要減少。如果大家不信,我可舉一個比喻,請諸君各人自己去試驗。比方一個人一日要讀十五六點鐘的書,弄到精神疲倦,就是勉強讀得多,也不容易記清楚。如果一日只讀八點鐘的書,其餘的時間便去休息遊戲,保養精神,我想讀過了的書一定是很容易記得,很容易瞭解。講到時間的關係,馬克思在當時所想到了的,以為作工八點鐘,生產力一定要減少。後來德國實行時間減少政策,生產力反為加多,駕乎各國之上。於是英國、美國便奇怪起來,以作工時間減少,工人保護費加多,生產力應該要減少,何以德國行這種政策,生產力反加多呢?因為奇怪,便去考察德國的情形。後來英國、美國也明白這個道理,便倣傚德國的辦法。馬克思在當時總是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他便斷錯了。

  再照馬克思的研究,他說資本家要能夠多得盈餘價值,必須有三個條件:一是減少工人的工錢;二是延長工人作工的時間;三是抬高出品的價格。這三個條件是不是合理,我們可以用近來極賺錢的工業來證明。大家知道美國有一個福特汽車廠,那個廠極大,汽車的出品極多,在世界各國都是很銷行的,該廠內每年所賺的錢有過萬萬。至於那個廠內製造和營業的情形是怎麼樣呢?不管是製造廠或者是辦事房,所有一切機器陳設都是很完備,都是很精緻,很適合工人的衛生。工人在廠內做事,最勞動的工作,最久不過是做八點鐘。至於工錢,雖極不關重要的工夫,每日工錢都有美金五元,合中國錢便有十元;稍為重要的職員,每日所得的薪水更不止此數。廠內除了給工人的工錢薪水以外,還設得有種種遊戲場,供工人的娛樂;有醫藥衛生室,調治工人的疾病;開設得有學校,教育新到的工人和工人的子弟;並代全廠的工人保人壽險,工人死亡之後,遺族可以得保險費,又可以得撫恤金。說到這個廠所製出來的汽車的價格,這是大家買過汽車的人都是很知道的,凡是普通汽車要值五千元的,福特汽車最多不過是值一千五百元。這種汽車價值雖然是很便宜,機器還是很堅固,最好的是能夠走山路,雖使用極久還不至於壞。因為這個車廠的汽車有這樣的價廉物美,所以風行全球。因為這種汽車銷路極廣,所以這個廠便發大財。我們用這個發財車廠所持的工業經濟原理,來和馬克思盈餘價值的理論相比較,至少有三個條件恰恰是相反。就是馬克思所說的是資本家要延長工人作工的時間,福特車廠所實行的是縮短工人作工的時間;馬克思所說的是資本家要減少工人的工錢,福特車廠所實行的是增加工人的工錢;馬克思所說的是資本家要抬高出品的價格,福特車廠所實行的是減低出品的價格。像這些相反的道理,從前馬克思都不明白,所以他從前的主張便大錯特錯。馬克思研究社會問題,用功幾十年,所知道的都是已往的事實。至於後來的事實,他一點都沒有料到。所以他的信徒,要變更他的學說,再推到馬克思社會主義的目的,根本上主張要推倒資本家。究竟資本家應該不應該推倒,還要後來詳細研究才能夠清楚。由此更可見,知是很艱難的,行是很容易的。

  馬克思盈餘價值的精華,是說資本家所得的錢是剝奪工人的盈餘,由此便推到資本家生產要靠工人,工人生產要靠物質,物質買賣要靠商人。凡是一種生產,資本家同商人總是從中取利,剝奪工人的血汗錢。由此便知資本家和商人,都是有害於工人,有害於世界的,都應該要消滅。不過馬克思的判斷,以為要資本家先消滅,商人才能夠消滅。現在世界天天進步,日日改良,如前所講之分配社會化就是新發明,這種發明叫做合作社。這種合作社是由許多工人聯合起來組織的。工人所需要的衣服飲食,如果要向商人間接買來,商人便從中取利,賺很多的錢,工人所得的物品一定是要費很多的錢。工人因為想用賤價去得好物品,所以他們便自行湊合,開一間店子,店子內所賣的貨物都是工人所需要的。所以工人常年需要貨物,都是向自己所開的店子內去買,供給既便利,價值又便宜。到了每年年底,店中所得的盈利,便依顧主消費的多少分派利息。這種店子分利,因為是根據於顧主消費的比例,所以就叫做消費合作社。現在英國許多銀行和生產的工廠,都是由這種消費合作社去辦理。由於這種合作社之發生,便消滅了許多商店,所以從前視此種合作社為不關重要的商店,現在便看作極有效力的組織。英國因為這種組織很發達,所以國內的大商家現在都變成生產家。就是象美國的三達火油公司,在中國雖然是一家賣油的商店,在美國便是製造火油的生產家。其他英國的各種大商家,現在都有變成生產家的趨勢。用這種合作社來解決社會問題,雖然是旁枝的事情,但是馬克思當時的判斷,以為要資本家先消滅,商人才可以消滅;現在合作社發生,商人便先消滅。馬克思的判斷和這種事實又是不相符合。馬克思的判斷既然是和事實不對,可見我的學說--知難行易,是的確不能磨滅的。

  再照馬克思的學理說,世界上的大工業要靠生產,生產又要靠資本家。這幾句話的意思,就是有了好生產和大資本家,工業便可以發展,便可以賺錢。就我們中國工業的情形來證明,是怎麼樣呢?中國最大的工業是漢冶萍公司,漢冶萍公司是專製造鋼鐵的大工廠。這個公司內最大的資本家,從前是盛宣懷。這個工廠每年所出的鋼鐵,在平常的時候,或者是運到美洲捨路埠去賣1[今譯西雅圖。],或者是運到澳洲去賣;當歐戰的時候,都是運到日本去賣。鋼鐵本來是中國的大宗進口貨,中國既是有了漢冶萍可以製造鋼鐵,為什麼還要買外國的鋼鐵呢?因為中國市面所需要的鋼鐵都是極好的建築鋼、槍炮鋼和工具鋼,漢冶萍所製造的只是鋼軌和生鐵,不合市面的用途,所以市面要買外來的進口貨,不買漢冶萍的鋼鐵。至於美國每年所出的鋼有四千萬噸、鐵有四五千萬噸,中國只有漢冶萍每年出鐵二十萬噸、出鋼十幾萬噸,中國所出這樣少數的鋼鐵,為什麼還要運到美國去賣呢?美國出那樣多的鋼鐵,為什麼還可以消受中國的鋼鐵呢?就是因為漢冶萍沒有好煉鋼廠,所出的生鐵要經過許多方法的製造才可以用,在中國不合用途,所以要運到外國去賣。美國有極多的制鋼廠,只要有便宜鐵,不管他是那裡來的,便可以消納,便可以製造好鋼來賺錢。所以本國雖然出很多的鋼鐵,就是中國運去的便宜鐵,還可以買。漢冶萍公司所出的鋼鐵,因為是運到外國去賣,所以在歐戰的時候,對於工人減時間、加工價,還是很賺錢;現在是虧本,許多工人失業。照馬克思的學理講,漢冶萍公司既是有鋼鐵的好出產,又有大資本,應該要賺錢,可以大發展,為什麼總是要虧本呢?由漢冶萍這一個公司的情形來考究,實業的中心是在什麼地方呢?就是在消費的社會,不是專靠生產的資本。漢冶萍雖然有大資本,但是生產的鋼鐵在中國沒有消費的社會,所以不能發展,總是不能賺錢。因為實業的中心要靠消費的社會,所以近來世界上的大工業,都是照消費者的需要來製造物品。近來有知識的工人,也是幫助消費者。消費是什麼問題呢?就是解決眾人的生存的問題,也就是民生問題。所以工業實在是要靠民生。民生就是政治的中心,就是經濟的中心和種種歷史活動的中心,好像天空以內的重心一樣。

  從前的社會主義錯認物質是歷史的中心,所以有了種種紛亂。這好像從前的天文學錯認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所以計算歷數,每三年便有一個月的大差;後來改正太陽是宇宙的中心,每三年後的歷數,才只有一日之差一樣。我們現在要解除社會問題中的紛亂,便要改正這種錯誤,再不可說物質問題是歷史中的中心,要把歷史上的政治和社會經濟種種中心都歸之於民生問題,以民生為社會歷史的中心。先把中心的民生問題研究清楚了,然後對於社會問題才有解決的辦法。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