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民生主義第二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一講 三民主義
民生主義 第二講
第三講 

1924年8月10日

  民生主義這個問題,如果要從學理上詳細來講,就是講十天或二十天也講不完全。況且這種學理,現在還是沒有定論的。所以單就學理來講,不但是虛耗很多時間,恐怕講演理論,越講越難明白。所以我今天先把學理暫且放下不說,專拿辦法來講。

  民生主義的辦法,國民黨在黨綱裡頭老早是確定了。國民黨對於民生主義定了兩個辦法:第一個是平均地權,第二個是節制資本。只要照這兩個辦法,便可以解決中國的民生問題。至於世界各國,因為情形各不相同,資本發達的程度也是各不相同,所以解決民生問題的辦法,各國也是不能相同。我們中國學者近來從歐美得到了這種學問,許多人以為解決中國民生問題,也要倣傚歐美的辦法。殊不知歐美社會黨解決社會問題的辦法,至今還是紛紛其說,莫衷一是。

  照馬克思派的辦法,主張解決社會問題要平民和生產家即農工專制,用革命手段來解決一切政治經濟問題,這種是激烈派。還有一派社會黨主張和平辦法,用政治運動和妥協的手段去解決。這兩派在歐美常常大衝突,各行其是。用革命手段來解決政治經濟問題的辦法,俄國革命時候已經採用過了。不過俄國革命六年以來,我們所看見的,是他們用革命手段,只解決政治問題。用革命手段解決政治問題,在俄國可算是完全成功。但是說到用革命手段來解決經濟問題,在俄國還不能說是成功。俄國近日改變一種新經濟政策,還是在試驗之中。由此便知純用革命手段不能完全解決經濟問題。因為這個原因,歐美許多學者便不贊成俄國專用革命的手段去解決經濟問題的方法,主張要用政治運動去解決這種問題。行政治運動去解決政治經濟問題,不是一日可以做得到的,所以這派人都主張緩進。這派主張緩進的人,就是妥協家同和平派。他<們>所想得的方法,以為英美資本發達的國家,不能用馬克思那種方法立時來解決社會問題,要用和平的方法才可以完全解決。這種方法就是前一次已經講過了的四種方法:第一是社會與工業之改良;第二運輸與交通事業收歸公有;第三直接徵稅,就是收所得稅;第四為分配之社會化,就是合作社。這四種方法,都是和馬克思的辦法不同;要主張行這種方法來改良經濟問題,就是反對馬克思用革命手段來解決經濟問題。歐美各國已經陸續實行這四種方法,不過還沒有完全達到所期望的目的。但是大家都以為用這四種方法,社會問題便可以解決,所以英美便有許多社會黨很贊成這四種方法。這四種方法都是和平手段,所以他們便很反對馬克思革命手段。俄國當初革命的時候,本來想要解決社會問題,政治問題還在其次。但是革命的結果,政治問題得了解決,社會問題不能解決,和所希望的恰恰是相反。由於這種事實,反對馬克思的一派便說:「俄國行馬克思辦法,經過這次試驗,已經是辦不通,歸於失敗。」至於馬克思的黨徒便答覆說:「俄國行革命手段來解決社會問題,不是失敗,是由於俄國的工商業還沒有發達到英美那種程度,俄國的經濟組織還沒有成熟,所以不能行馬克思的方法。如果在工商業極發達、經濟組織很成熟的國家,一定可以行馬克思的辦法。所以馬克思的方法若是在英美那種國家去實行,一定是能夠成功的,社會問題一定是可以根本解決的。」照這兩派學說比較起來,用馬克思的方法,所謂是「快刀斬亂麻」的手段;反對馬克思的方法,是和平手段。我們要解決社會問題,究竟是用快刀斬亂麻的手段好呀,還是用和平手段、象上面所講的四種政策好呢?這兩派的辦法,都是社會黨所主張的,是和資本家相反對的。

  現在歐美的工商業進步到很快,資本發達到極高,資本家專制到了極點,一般人民都不能忍受。社會黨想為人民解除這種專制的痛苦,去解決社會問題,無論是採用和平的辦法或者是激烈的辦法,都被資本家反對。到底歐美將來解決社會問題是採用什麼方法,現在還是看不出,還是料不到。不過主張和平辦法的人,受了資本家很多的反對、種種的激烈〔刺激〕,以為用和平手段來改良社會,於人類極有利益,於資本家毫無損害,尚且不能實行,便有許多人漸漸變更素來的主張,去贊成激烈的辦法,也一定要用革命手段來解決社會問題。照馬克思的黨徒說:「如果英國工人真能夠覺悟,團結一致,實行馬克思的辦法來解決社會問題,在英國是一定可以成功的。美國的資本發達和英國相同,假若美國工人能行馬克思主義,也可以達到目的。」但是現在英美各國的資本家專制到萬分,總是設法反對解決社會問題的進行,保守他們自己的權利。現在資本家保守權利的情形,好像從前專制皇帝要保守他們的皇位一樣。專制皇帝因為要保守他們的皇位,恐怕反對黨來搖動,便用很專制的威權、極殘忍的手段來打消他們的反對黨;現在資本家要保守自己的私利,也是用種種專制的方法來反對社會黨,橫行無道。歐美社會黨將來為勢所迫,或者都要採用馬克思的辦法來解決經濟問題,也是未可定的。

  共產這種制度,在原人時代已經是實行了。究竟到什麼時代才打破呢?依我的觀察,是在金錢發生之後。大家有了金錢,便可以自由買賣,不必以貨易貨,由交易變成買賣,到那個時候共產制度便漸漸消滅了。由於有了金錢,可以自由買賣,便逐漸生出大商家。當時工業還沒有發達,商人便是資本家。後來工業發達,靠機器來生產,有機器的人便成為資本家。所以從前的資本家是有金錢,現在的資本家是有機器。由此可見,古代以貨易貨、所謂「日中為市」、「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的時候,還沒有金錢,一切交換都不是買賣制度,彼此有無相通,還是共產時代。後來有了貨幣,金錢發生,便以金錢易貨,便生出買賣制度,當時有金錢的商人便成為資本家。到近世發明了機器,一切貨物都靠機器來生產,有機器的人更駕乎有金錢的人之上。所以由於金錢發生,便打破了共產;由於機器發明,便打破了商家。現在資本家有了機器,靠工人來生產,掠奪工人的血汗,生出貧富極相懸殊的兩個階級。這兩個階級常常相衝突,便發生階級戰爭。一般悲天憫人的道德家,不忍見工人的痛苦,要想方法來解除這種戰爭,減少工人的痛苦,是用什麼方法呢?就是想把古代的共產制度恢復起來。因為從前人類頂快活的時代,是最初脫離禽獸時代所成的共產社會,當時人類的競爭,只有和天鬥,或者是和獸鬥。後來工業發達,機器創出,便人與之〔人〕鬥。從前人類戰勝了天同獸之後,不久有金錢發生,近來又有機器創出,那些極聰明的人把世界物質都壟斷起來,圖他個人的私利,要一般人都做他的奴隸,於是變成人與人爭的極劇烈時代。這種爭鬥要到什麼時候才可以解決?必要再回復到一種新共產時代,才可以解決。所謂人與人爭,究竟是爭什麼呢?就是爭麵包,爭飯碗。到了共產時代,大家都有麵包和飯吃,便不至於爭,便可以免去人同人爭。所以共產主義就是最高的理想來解決社會問題的。我們國民黨所提倡的民生主義,不但是最高的理想,並且是社會的原動力,是一切歷史活動的重心。民生主義能夠實行,社會問題才可以解決;社會問題能夠解決,人類才可以享很大的幸福。我今天來分別共產主義和民生主義,可以說共產主義是民生的理想,民生主義是共產的實行;所以兩種主義沒有什麼分別,要分別的還是在方法。

  我們國民黨在中國所佔的地位、所處的時機,要解決民生問題應該用什麼方法呢?這個方法,不是一種玄妙理想,不是一種空洞學問,是一種事實。這種事實不是外國所獨有的,就是中國也是有的。我們要拿事實做材料,才能夠定出方法;如果單拿學理來定方法,這個方法是靠不住的。這個理由,就是因為學理有真的有假的,要經過試驗才曉得對與不對。好像科學上發明一種學理,究竟是對與不對,一定要做成事實,能夠實行,才可以說是真學理。科學上最初發明的許多學理,一百種之中有九十九種是不能夠實行的,能夠實行的學理不過是百分之一。如果通通照學理去定辦法,一定是不行的。所以我們解決社會問題,一定是要根據事實,不能單憑學理。

  在中國的這種事實是什麼呢?就是大家所受貧窮的痛苦。中國人大家都是貧,並沒有大富的特殊階級,只有一般普通的貧。中國人所謂「貧富不均」,不過在貧的階級之中,分出大貧與小貧。其實中國的頂大資本家,和外國資本家比較,不過是一個小貧,其他的窮人都可說是大貧。中國的大資本家在世界上既然是不過一個貧人,可見中國人通通是貧,並沒有大富,只有大貧小貧的分別。我們要把這個分別弄到大家平均,都沒有大貧,要用什麼方法呢?大概社會變化和資本發達的程序,最初是由地主,然後由地主到商人,再由商人才到資本家。地主之產生,是由於封建制度。歐洲現在還沒有脫離封建制度。中國自秦以後,封建制度便已經打破了。當封建制度的時候,有地的貴族便是富人,沒有地的人便是貧民。中國到今日脫離封建制度雖然有了二千多年,但是因為工商業沒有發達,今日的社會情形還是和二千多年以前的社會情形一樣。中國到今日,雖然沒有大地主,還有小地主。在這種小地主時代,大多數地方還是相安無事,沒有人和地主為難。

  不過,近來歐美的經濟潮流一天一天的侵進來了,各種制度都是在變動,所受的頭一個最大的影響,就是土地問題。比方現在廣州市的土地在開闢了馬路之後,長堤的地價,和二十年以前的地價相差是有多少呢?又像上海黃浦灘的地價,比較八十年以前的地價相差又是有多少呢?大概可說相差一萬倍。就是從前的土地大概一塊錢可以買一方丈,現在的一方丈便要賣一萬塊錢,好像上海黃浦灘的土地現在每畝要值幾十萬,廣州長堤的土地現在每畝要值十幾萬。所以中國土地先受歐美經濟的影響,地主便變成了富翁,和歐美的資本家一樣了。經濟發達、土地受影響的這種變動,不獨中國為然,從前各國也有這種事實。不過各國初時不大注意,沒有去理會,後來變動越大才去理會,便不容易改動,所謂積重難返了。我們國民黨對於中國這種地價的影響,思患預防,所以要想方法來解決。

  講到土地問題,在歐美社會主義的書中,常說得有很多有趣味的故事。像澳洲有一處地方,在沒有成立市場以前,地價是很平的。有一次政府要拍賣一塊土地,這塊土地在當時是很荒蕪的,都是作垃圾堆之用,沒有別的用處,一般人都不願意出高價去買。忽然有一個醉漢闖入拍賣場來。當時拍賣官正在叫賣價,眾人所還的價,有一百元的,有二百元的,有還到二百五十元的;到了還到二百五十元的時候,便沒有人再加高價。拍賣官就問有沒有加到三百元的?當時那個醉漢,醉到很糊塗,便一口答應,說我出價三百元。他還價之後,拍賣官便照他的姓名定下那塊地皮。地既賣定,眾人散去,他也走了。到第二天,拍賣官開出賬單,向他要地價的錢。他記不起昨天醉後所做的事情,便不承認那一筆賬;後來回憶他醉中所做的事,就大生悔恨。但對於政府既不能賴賬,只可費了許多籌劃,盡其所有,才湊夠三百元來給拍賣官。他得了那塊地皮之後,許久也沒有能力去理會。相隔十多年,那塊地皮的周圍都建了高樓大廈,地價都是高到非常。有人向他買那塊地皮,還他數百萬的價錢,他還不放手。他只是把那塊地分租與人,自己總是收地租。更到後來,這塊地便漲價到幾千萬,這個醉漢便成澳洲第一個富家翁。推到這位澳洲幾千萬元財產的大富翁,還是由三百元的地皮來的。

  講到這種事實,在變成富翁的地主當然是很快樂,但是考究這位富翁原來只用三百元買得那塊地皮,後來並沒有加工改良,毫沒有理會,只是睡覺,便坐享其成,得了幾千萬元。這幾千萬元是誰人的呢?依我看來,是大家的。因為社會上大家要用那處地方來做工商事業的中心點,便去把他改良,那塊地方的地價才逐漸增加到很高。好像我們現在用上海地方做中國中部工商業的中心點,所以上海的地價比從前要增漲幾萬倍。又像我們用廣州做中國南部工商業的中心點,廣州的地價也比從前要增漲幾萬倍。上海的人口不過一百多萬,廣州的人口也是一百多萬,如果上海的人完全遷出上海,廣州的人完全遷出廣州,或者另外發生天災人禍,令上海的人或廣州的人都消滅,試問上海、廣州的地價還值不值現在這樣高的價錢呢?由此可見,土地價值之能夠增加的理由,是由於眾人的功勞,眾人的力量;地主對於地價漲跌的功勞,是沒有一點關係的。所以外國學者認地主由地價增高所獲的利益,名之為「不勞而獲」的利,比較工商業的製造家要勞心勞力,買賤賣貴,費許多打算、許多經營才能夠得到的利益,便大不相同。工商業家壟斷物質的價值來賺錢,我們已經覺得是不公平;但是工商業家還要勞心勞力,地主只要坐守其成,毫不用心力,便可得很大的利益。但是地價是由什麼方法才能夠增漲呢?是由於眾人改良那塊土地,爭用那塊土地,地價才是增漲。地價一增漲,在那塊地方之百貨的價錢都隨之而漲。所以就可以說,眾人在那塊地方經營工商業所賺的錢,在間接無形之中都是被地主搶去了。

  至於中國社會問題,現在到了什麼情形呢?一般研究社會問題和提倡解決社會問題的人,所有的這種思想學說,都是從歐美得來的。所以講到解決社會問題的辦法,除了歐美各國所主張的和平辦法和馬克思的激烈辦法以外,也沒有別的新發明。此刻講社會主義,極時髦的人是贊成馬克思的辦法。所以一講到社會問題,多數的青年便贊成共產黨,要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來實行。到底贊成馬克思主義的那般青年志士,用心是什麼樣呢?他們的用心是很好的。他們的主張是要從根本上解決,以為政治、社會問題要正本清源,非從根本上解決不可。所以他們便極力組織共產黨,在中國來活動。

  我們國民黨的舊同志,現在對於共產黨生出許多誤會,以為國民黨提倡三民主義是與共產主義不相容的。不知道我們一般同志,在二十年前都是贊成三民主義互相結合。在沒有革命以前,大多數人的觀念只知道有民族主義,譬如當時參加同盟會的同志,各人的目的都是在排滿。在進會的時候,我要他們宣誓,本是贊成三民主義;但是他們本人的心理,許多都是注意在民族主義,要推翻清朝,以為只要推翻滿清之後,就是中國人來做皇帝,他們也是歡迎的。就他們宣誓的目的,本是要實行三民主義,同時又贊成中國人來做皇帝,這不是反對民權主義嗎?就是極有思想的同志,贊成三民主義,明白三民主義是三個不同的東西,想用革命手段來實行主義,在當時以為只要能夠排滿,民族主義能夠達到目的,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便自然跟住做去,沒有別樣枝節。所以他們對於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在當時都沒有過細研究。在那個時候,他們既是不過細研究,所以對於民權主義固然是不明白,對於民生主義更是莫名其妙。革命成功以後,成立民國,採用共和制度,此時大家的思想,對於何以要成立民國,都是不求甚解。就是到現在,真是心說誠服實行民權、贊成共和的同志,還是很少。大家為什麼當初又來贊成民國,不去反對共和呢?這個頂大的原因,是由於排滿成功以後,各省同志--由革命所發生的新軍人,或者滿清投降革命黨的舊軍人,都是各據一方,成了一個軍閥,做了一個地方的小皇帝,想用那處地盤做根本,再行擴充。像拿到了廣東地盤的軍人,便想把廣東的地盤去擴充;拿到雲南、湖南地盤的軍人,便想把雲南、湖南的地盤去擴充;拿到了山東、直隸的軍人,也想把山東、直隸的地盤去擴充。擴充到極大的時候,羽毛豐滿了之後,他們便拿自己的力量來統一中國,才明目張膽來推翻共和。這種由革命所成的軍閥,或由滿清投降到民國的軍閥,在當時都是懷抱這種心事。他們以為自己一時的力量不能統一中國,又不願意別人來統一中國,大家立心便沉機觀變,留以有待。所以這種軍閥,在當時既不明白共和,又來贊成民國,實在是想做皇帝;不過拿贊成民國的話來做門面,等待他們地盤擴充到極大之後,時機一到,便來反對民國,解決國家問題。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當初的民國還能夠成立。在這十三年之中的民國,便有許多人想來推翻,但是他們的力量都不甚大,所以民國的名義還能夠苟延殘喘,繼續到現在。由此便可見當時同盟會人的心理,對於民權主義便有許多都是模稜兩可,對於民生主義更是毫無心得。

  現在再來詳細剖解。革命成功之後,改大清帝國為中華民國,我們國民黨至今還是尊重民國。一般革命同志對於國民黨的三民主義,是什麼情形呢?民國政治上經過這十三年的變動和十三年的經驗,現在各位同志對於民族、民權那兩個主義,都是很明白的;但是對於民生主義的心理,好像革命以後革命黨有兵權的人對於民權主義一樣無所可否,都是不明白的。為什麼我敢說我們革命同志對於民生主義還沒有明白呢?就是由於這次國民黨改組,許多同志因為反對共產黨,便居然說共產主義與三民主義不同,在中國只要行三民主義便夠了,共產主義是決不能容納的。然則民生主義到底是什麼東西呢?我在前一次講演有一點發明,是說社會的文明發達、經濟組織的改良和道德進步,都是以什麼為重心呢?就是以民生為重心。民生就是社會一切活動中的原動力。因為民生不遂,所以社會的文明不能發達,經濟組織不能改良,和道德退步,以及發生種種不平的事情。像階級戰爭和工人痛苦,那些種種壓迫,都是由於民生不遂的問題沒有解決。所以社會中的各種變態都是果,民生問題才是因。照這樣判斷,民生主義究竟是什麼東西呢?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就是社會主義。所以我們對於共產主義,不但不能說是和民生主義相衝突,並且是一個好朋友,主張民生主義的人應該要細心去研究的。

  共產主義既是民生主義的好朋友,為什麼國民黨員要去反對共產黨員呢?這個原因,或者是由於共產黨員也有不明白共產主義為何物,而嘗有反對三民主義之言論,所以激成國民黨之反感。但是這種無知妄作的黨員,不得歸咎於全黨及其黨中之主義,只可說是他們個人的行為。所以我們決不能夠以共產黨員個人不好的行為,便拿他們來做標準去反對共產黨。既是不能以個人的行為便反對全體主義,那麼,我們同志中何以發生這種問題呢?原因就是由於不明白民生主義是什麼東西。殊不知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這種共產主義的制度,就是先才講過並不是由馬克思發明出來的。照生物進化家說,人類是由禽獸進化而來的。先由獸類進化之後,便逐漸成為部落。在那個時候,人類的生活便與獸類的生活不同。人類最先所成的社會,就是一個共產社會。所以原人時代,已經是共產時代。那個原人時代的情形究竟是怎麼樣,我們可以考察現在非洲和南洋群島的土人生番毫未有受過文明感化的社會,是什麼制度。那些土人生番的社會制度,通通是共產。由於現在那些沒有受過文明感化的社會都是共產,可見我們祖先的社會一定也是共產的。

  近來歐美經濟的潮流侵入中國,最先所受的影響就是土地。許多人把土地當作賭具,做投機事業,俗語說是炒地皮。原來有許多地皮毫不值錢,要到了十年、二十年之後才可以值高價錢的;但是因為有投機的人從中操縱,便把那塊地價預先抬高。這種地價的昂貴,更是不平均。

  由於土地問題所生的弊病,歐美還沒有完善方法來解決。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便要趁現在的時候,如果等到工商業發達以後,更是沒有方法可以解決。中國現在受歐美的影響,社會忽生大變動,不但是漸漸成為貧富不齊,就是同是有土地的人也生出不齊。比方甲有一畝地是在上海黃浦灘,乙有一畝地是在上海鄉下。乙的土地,如果是自己耕種,或者每年可以得一二十元;如果租與別人,最多不過得五元至十元。但是甲在上海的土地,每畝可租得一萬幾千元。由此便可見上海的土地可以得幾千倍,鄉下的土地只能夠得一倍。同是有一畝土地,便生出這樣大的不平。我們國民黨的民生主義,目的就是要把社會上的財源弄到平均。所以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也就是共產主義,不過辦法各有不同。我們的頭一個辦法,是解決土地問題。

  解決土地問題的辦法,各國不同,而且各國有很多繁難的地方。現在我們所用的辦法是很簡單很容易的,這個辦法就是平均地權。講到解決土地問題,平均地權,一般地主自然是害怕;好像講到社會主義,一般資本家都是害怕,要起來反對一樣。所以說到解決土地問題,如果我們的地主是象歐洲那種大地主,已經養成了很大的勢力,便很不容易做到。不過中國今日沒有那種大地主,一般小地主的權力還不甚大,現在就來解決,還容易做到。如果現在失去了這個機會,將來更是不能解決。講到了這個問題,地主固然要生一種害怕的心理,但是照我們國民黨的辦法,現在的地主還是很可以安心的。

  這種辦法是什麼呢?就是政府照地價收稅和照地價收買。究竟地價是什麼樣定法呢?依我的主張,地價應該由地主自己去定。比方廣州長堤的地價,有值十萬元一畝的,有值一萬元一畝的,都是由地主自己報告到政府。至於各國土地的稅法,大概都是值百抽一,地價值一百元的抽稅一元,值十萬元的便抽一千元,這是各國通行的地價稅。我們現在所定的辦法,也是照這種稅率來抽稅。地價都是由地主報告到政府,政府照他所報的地價來抽稅。許多人以為地價由地主任意報告,他們以多報少,政府豈不是要吃虧麼?譬如地主把十萬元的地皮,到政府只報告一萬元,照十萬元的地價,政府應該抽稅一千元,照地主所報一萬元的地價來抽稅,政府只抽得一百元,在抽稅機關一方面,自然要吃虧九百元。但是政府如果定了兩種條例,一方面照價抽稅,一方面又可以照價收買。那麼地主把十萬元的地皮,只報一萬元,他騙了政府九百元的稅,自然是佔便宜;如果政府照一萬元的價錢去收買那塊地皮,他便要失去九萬元的地,這就是大大的吃虧。所以照我的辦法,地主如果以多報少,他一定怕政府要照價收買,吃地價的虧;如果以少報多,他又怕政府要照價抽稅,吃重稅的虧。在利害兩方面互相比較,他一定不情願多報,也不情願少報,要定一個折中的價值,把實在的市價報告到政府。地主既是報折中的市價,那麼政府和地主自然是兩不吃虧。

  地價定了之後,我們更有一種法律的規定。這種規定是什麼呢?就是從定價那年以後,那塊地皮的價格再行漲高,各國都是要另外加稅,但是我們的辦法,就要以後所加之價完全歸為公有。因為地價漲高,是由於社會改良和工商業進步。中國的工商業幾千年都沒有大進步,所以土地價值常常經過許多年代都沒有大改變。如果一有進步,一經改良,像現在的新都市一樣,日日有變動,那種地價便要增加幾千倍,或者是幾萬倍了。推到這種進步和改良的功勞,還是由眾人的力量經營而來的;所以由這種改良和進步之後所漲高的地價,應該歸之大眾,不應該歸之私人所有。比方有一個地主,現在報一塊地價是一萬元,到幾十年之後那塊地價漲到一百萬元,這個所漲高的九十九萬元,照我們的辦法都收歸眾人公有,以酬眾人改良那塊地皮周圍的社會和發達那塊地皮周圍的工商業之功勞。這種把以後漲高的地價收歸眾人公有的辦法,才是國民黨所主張的平均地權,才是民生主義。這種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所以國民黨員既是贊成了三民主義,便不應該反對共產主義。因為三民主義之中的民生主義,大目的就是要眾人能夠共產。不過我們所主張的共產,是共將來,不是共現在。這種將來的共產,是很公道的辦法,以前有了產業的人決不至吃虧;和歐美所謂收歸國有,把人民已有了的產業都搶去政府裡頭,是大不相同。地主真是明白了我們平均地權辦法的道理,便不至害怕。因為照我們的辦法,把現在所定的地價還是歸地主私有。土地問題能夠解決,民生問題便可以解決一半了。

  文明城市實行地價稅,一般貧民可以減少負擔,並有種種利益。像現在的廣州市,如果是照地價收稅,政府每年便有一宗很大的收入。政府有了大宗的收入,行政經費便有著落,便可以整理地方。一切雜稅固然是可以豁免,就是人民所用的自來水和電燈費用,都可由政府來負擔,不必由人民自己去負擔。其他馬路的修理費和警察的給養費,政府也可向地稅項下撥用,不必另外向人民來抽警捐和修路費。但是廣州現在漲高的地價,都是歸地主私人所有,不是歸公家所有。政府沒有大宗收入,所以一切費用便不能不向一般普通人民來抽種種雜捐。一般普通人民負擔的雜捐太重,總是要納稅,所以便很窮,所以中國的窮人便很多。這種窮人負擔太重的原故,就是由於政府抽稅不公道,地權不平均,土地問題沒有解決。如果地價稅完全實行,土地問題可以解決,一般貧民便沒有這種痛苦。

  外國的地價雖然是漲得很高,地主的收入固然是很多,但是他們科學進步、機器發達,有機器的資本家便有極大的生產,這種資本家所有極大生產的收入,比較地主的收入更要多得厲害。中國現在最大收入的資本家,只是地主,並無擁有機器的大資本家。所以我們此時來平均地權,節制資本,解決土地問題,便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講到照價抽稅和照價收買,就有一重要事件要分別清楚,就是地價是單指素地來講,不算人工之改良及地面之建築。比方有一塊地價值是一萬元,而地面的樓宇是一百萬元,那麼照價抽稅,照值百抽一來算,只能抽一百元。如果照價收買,就要在給一萬元地價之外,還要補回樓字之價一百萬元了。其他之地,若有種樹、築堤、開渠各種人工之改良者,亦要照此類推。

  我們在中國要解決民生問題,想一勞永逸,單靠節制資本的辦法是不足的。現在外國所行的所得稅,就是節制資本之一法。但是他們的民生問題究竟解決了沒有呢?中國不能和外國比,單行節制資本是不足的。因為外國富,中國貧,外國生產過剩,中國生產不足。所以中國不單是節制私人資本,還是要發達國家資本。我們的國家現在四分五裂,要發達資本,究竟是從那一條路走?現在似乎看不出、料不到,不過這種四分五裂是暫時的局面,將來一定是要統一的。統一之後,要解決民生問題,一定要發達資本,振興實業。振興實業的方法很多:第一是交通事業,像鐵路、運河都要興大規模的建築;第二是礦產,中國礦產極其豐富,貨藏於地,實在可惜,一定是要開闢的;第三是工業,中國的工業非要趕快振興不可。中國工人雖多,但是沒有機器,不能和外國競爭。全國所用的貨物,都是靠外國製造輸運而來,所以利權總是外溢。我們要挽回這種利權,便要趕快用國家的力量來振興工業,用機器來生產,令全國的工人都有工作。到全國的工人都有工做,都能夠用機器生產,那便是一種很大的新財源。如果不用國家的力量來經營,任由中國私人或者外國商人來經營,將來的結果也不過是私人的資本發達,也要生出大富階級的不平均。所以我們講到民生主義,雖然是很崇拜馬克思的學問,但是不能用馬克思的辦法到中國來實行。這個理由很容易明白,就是俄國實行馬克思的辦法,革命以後行到今日,對於經濟問題還是要改用新經濟政策。俄國之所以要改用新經濟政策,就是由於他們的社會經濟程度還比不上英國、美國那樣的發達,還是不夠實行馬克思的辦法。俄國的社會經濟程度尚且比不上英國、美國,我們中國的社會經濟程度怎麼能夠比得上呢?又怎麼能夠行馬克思的辦法呢?所以照馬克思的黨徒,用馬克思的辦法來解決中國的社會問題,是不可能的。

  我記得三十多年前,我在廣州做學生的時候,西關的富家子弟一到冬天便穿起皮衣。廣州冬天的天氣本來不大冷,可以用不著皮衣的,但是那些富家子弟每年到冬天總是要穿皮衣,表示他們的豪富。在天氣初冷的時候,便穿小毛;稍為再冷,便穿大毛;在深冬的時候,無論是什麼天氣,他們都是穿大毛。有一天,他們都是穿了大毛皮衣,到一個會場,天氣忽然變暖,他們便說道:「現在這樣的天氣,如果不翻北風,便會壞人民了。」照這樣說法,以「不翻北風,便會壞人民」,在他們的心理以為社會上大家都是有皮衣穿,所以不翻北風,大家便要受熱,是於大家衛生有害的。其實社會上那裡個個人有皮衣穿呢?廣州人民在冬天,有的穿棉衣,有的是穿夾衣,甚至於有許多人只是穿單衣,那裡還怕「不翻北風」呢!現在一般青年學者信仰馬克思主義,一講到社會主義,便主張用馬克思的辦法來解決中國社會經濟問題,這就是無異「不翻北風就壞人民」一樣的口調。不知中國今是患貧,不是患不均。在不均的社會,當然可用馬克思的辦法,提倡階級戰爭去打平他;但在中國實業尚未發達的時候,馬克思的階級戰爭、無產專制便用不著。所以我們今日師馬克思之意則可,用馬克思之法則不可。我們主張解決民生問題的方法,不是先提出一種毫不合時用的劇烈辦法,再等到實業發達以求適用;是要用一種思患預防的辦法來阻止私人的大資本,防備將來社會貧富不均的大毛病。這種辦法才是正當解決今日中國社會問題的方法,不是先穿起大毛皮衣,再來希望翻北風的方法。

  我先才講過,中國今日單是節制資本,仍恐不足以解決民生問題,必要加以製造國家資本,才可解決之。何謂製造國家資本呢?就是發展國家實業是也。其計劃已詳於《建國方略》第二卷之《物質建設》,又名曰《實業計劃》,此書已言製造國家資本之大要。前言商業時代之資本為金錢,工業時代之資本為機器,故當由國家經營,設備種種之生產機器為國家所有。好像歐戰時候各國所行的戰時政策,把大實業和工廠都收歸國有一樣,不過他們試行這種政策不久便停止罷了。中國本來沒有大資本家,如果由國家管理資本,發達資本,所得的利益歸人民大家所有,照這樣的辦法,和資本家不相衝突,是很容易做得到的。

  照美國發達資本的門徑,第一是鐵路,第二是工業,第三是礦產。要發達這三種大實業,照我們中國現在的資本、學問和經驗都是做不來的,便不能不靠外國已成的資本。我們要拿外國已成的資本,來造成中國將來的共產世界,能夠這樣做去,才是事半功倍。如果要等待我們自己有了資本之後才去發展實業,那便是很迂緩了。中國現在沒有機器,交通上不過是六七千英里的鐵路,要能夠敷用,應該要十倍現在的長度,至少要有六七萬英里才能敷用。所以,不能不借助外資來發展交通運輸事業,又不能不借用外國有學問經驗的人材來經營這些實業。至於說到礦產,我們尚未開闢。中國的人民比美國多,土地比美國大,美國每年產煤有六萬萬噸、鋼鐵有九千萬噸,中國每年所產的煤鐵不及美國千分之一。所以要趕快開採礦產,也應該借用外資。其他建造輪船、發展航業和建設種種工業的大規模工廠,都是非借助外國資本不可。如果交通、礦產和工業的三種大實業都是很發達,這三種收入每年都是很大的。假若是由國家經營,所得的利益歸大家共享,那麼全國人民便得享資本的利,不致受資本的害,像外國現在的情形一樣。外國因為大資本是歸私人所有,便受資本的害,大多數人民都是很痛苦,所以發生階級戰爭來解除這種痛苦。

  我們要解決中國的社會問題,和外國是有相同的目標。這個目標,就是要全國人民都可以得安樂,都不致受財產分配不均的痛苦。要不受這種痛苦的意思,就是要共產。所以我們不能說共產主義與民生主義不同。我們三民主義的意思,就是民有、民治、民享。這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意思,就是國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照這樣的說法,人民對於國家不只是共產,一切事權都是要共的。這才是真正的民生主義,就是孔子所希望之大同世界。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