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主義/民生主義第三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講 三民主義
民生主義 第三講
第四講 

1924年8月17日

  今天所講的是吃飯問題。大家聽到講吃飯問題,以為吃飯是天天做慣了的事。常常有人說,天下無論什麼事都沒有容易過吃飯的。可見吃飯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是一件常常做慣了的事。為什麼一件很容易又是做慣了的事還有問題呢?殊不知道吃飯問題就是頂重要的民生問題。如果吃飯問題不能夠解決,民生主義便沒有方法解決。所以民生主義的第一個問題,便是吃飯問題。古人說:「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可見吃飯問題是很重要的。

  未經歐戰以前,各國政治家總沒有留意到吃飯問題。在這個十年之中,我們留心歐戰的人,研究到德國為什麼失敗呢?正當歐戰劇烈的時候,德國都是打勝仗,凡是兩軍交鋒,無論是陸軍的步隊、炮隊和騎兵隊,海軍的驅逐艦、潛水艇和一切戰鬥艦,空中的飛機、飛艇,都是德國戰勝,自始至終,德國沒有打過敗仗。但是歐戰結果,德國終歸於大敗,這是為什麼原因呢?德國之所以失敗,就是為吃飯問題。因為德國的海口都被聯軍封鎖,國內糧食逐漸缺乏,全國人民和兵士都沒有飯吃,甚至於餓死,不能支持到底,所以終歸失敗。可見吃飯問題,是關係國家之生死存亡的。

  近來有飯吃的國家,第一個是美國,美國每年運送許多糧食去接濟歐洲。其次是俄國,俄國地廣人稀,全國出產的糧食也是很多。其他像澳洲、加拿大和南美洲阿根廷那些國家,都是靠糧食做國家的富源,每年常有很多糧食運到外國去賣,補助各國糧食之不足。不過當歐戰時候,平時許多供運輸的輪船都是被國家收管,作軍事的轉運,至於商船是非常缺乏。所以澳洲和加拿大、阿根廷那些地方多餘的糧食,便不能運到歐洲,歐洲的國家便沒有飯吃。中國當歐戰的時候,幸而沒有水旱天災,農民得到了好收成,所以中國沒有受到饑荒。如果在當時遇著象今年的水災,農民沒有收成,中國一定也是沒有飯吃。當時中國能夠逃過這種災害,不至沒有飯吃,真是一種天幸了。現在世界各國有幾國是有飯吃的,有許多國是沒有飯吃的。像西方三島的英國,一年之中所出的糧食只夠三個月吃,有九個月所吃的糧食都是靠外國運進去的。所以當歐戰正劇烈的時候,德國的潛水艇把英國的海口封鎖了,英國便幾乎沒有飯吃。東方三島的日本國,每年也是不夠飯吃,不過日本所受糧食缺乏的憂愁,沒有象英國那些〔樣〕厲害。日本本國的糧食,一年之中可以供給十一個月,不夠的約有一個月。德國的糧食,一年之中可以供給十個月,還相差約兩個月。其他歐洲各小國的糧食,有許多都是不夠的。德國的糧食在平時已經是不夠,當歐戰時候許多農民都是去當兵士,生產減少,糧食更是不夠。所以大戰四年,歸到結果,便是失敗。由此可見全國的吃飯問題是很重要的。

  如果是一個人沒有飯吃,便容易解決;一家沒有飯吃,也很容易解決。至於要全國人民都有飯吃,像要中國四萬萬人都是足食,提到這個問題便是很重要,便不容易解決。到底中國糧食是夠不夠呢?中國人有沒有飯吃呢?象廣東地方每年進口的糧食要值七千萬元,如果在一個月之內外間沒有米運進來,廣東便馬上鬧饑荒,可見廣東是不夠飯吃的。這是就廣東一省而言,其他有許多省分都是有和廣東相同的情形。至於中國土地的面積是比美國大得多,人口比美國多三四倍,如果就吃飯這個問題用中國和美國來討論,中國自然比不上美國。但是和歐洲各國來比較,德國是不夠飯吃的,故歐戰開始之後兩三年國內便有饑荒。法國是夠飯吃的,故平時不靠外國運進糧食,還可足食。用中國和法國來比較,法國的人口是四千萬,中國的人口是四萬萬,法國土地的面積為中國土地面積的二十分之一;所以中國的人口比法國是多十倍,中國的土地是比法國大二十倍。法國四千萬人口,因為能夠改良農業,所以得中國二十分一的土地,還能夠有飯吃。中國土地的面積比法國大二十倍,如果能夠倣傚法國來經營農業,增加出產,所生產的糧食至少要比法國多二十倍。法國現在可以養四千萬人,我們中國至少也應該可以養八萬萬人,全國人口不但是不怕饑荒,並且可以得糧食的剩餘,可以供給他國。但是中國現在正是民窮財盡,吃飯問題的情形到底是怎麼樣呢?全國人口現在都是不夠飯吃,每年餓死的人數大概過千萬。這還是平時估算的數目,如果遇著了水旱天災的時候,餓死的人數更是不止千萬了。照外國確實的調查,今年中國的人數只有三萬萬一千萬。中國的人數在十年以前是四萬萬,現在只有三萬萬一千萬,這十年之中便少了九千萬,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是應該要研究的一個大問題。中國人口在這十年之中所以少了九千萬的原故,簡而言之,就是由於沒有飯吃。

  中國之所以沒有飯吃,原因是很多的,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農業不進步,其次就是由於受外國經濟的壓迫。在從前講民族問題的時候,我曾說外國用經濟勢力來壓迫中國,每年掠奪中國的利權,現在有十二萬萬元。就是中國因為受外國經濟的壓迫,每年要損失十二萬萬元。中國把這十二萬萬元,是用什麼方法貢獻到外國呢?是不是把這十二萬萬元的金錢運送到外國呢?這十二萬萬元的損失,不是完全用金錢,有一部分是用糧食。中國糧食供給本國已經是不足,為什麼還有糧食運送到外國去呢?從什麼地方可以看得出來呢?照前幾天外國的報告,中國出口貨中,以雞蛋一項,除了製成蛋白質者不算,只就有殼的雞蛋而論,每年運進美國便有十萬萬個;運進日本及英國的也是很多。大家如果是到過了南京的,一抵下關便見有一所很宏偉的建築,那所建築是外國人所辦的制肉廠,把中國的豬、雞、鵝、鴨各種家畜都在那個制肉廠內製成肉類,運送到外國。再像中國北方的大小麥和黃豆,每年運出口的也是不少。前三年中國北方本是大旱,沿京漢、京奉鐵路一帶餓死的人民本是很多,但是當時牛莊、大連還有很多的麥、豆運出外國。這是什麼原故呢?就是由於受外國經濟的壓迫。因為受了外國經濟的壓迫,沒有金錢送到外國,所以寧可自己餓死,還要把糧食送到外國去。這就是中國的吃飯問題還不能夠解決。

  現在我們講民生主義,就是要四萬萬人都有飯吃,並且要有很便宜的飯吃。要全國的個個人都有便宜飯吃,那才算是解決了民生問題。要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究竟是從什麼地方來研究起呢?吃飯本來是很容易的事,大家天天都是睡覺吃飯,以為沒有什麼問題。中國的窮人常有一句俗話說:「天天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可見吃飯是有問題的。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便要詳細來研究。

  我們人類究竟是吃一些什麼東西才可以生存呢?人類所吃的東西有許多是很重要的材料,我們每每是忽略了。其實我們每天所靠來養生活的糧食,分類說起來,最重要的有四種。第一種是吃空氣。淺白言之,就是吃風。我講到吃風,大家以為是笑話,俗語說「你去吃風」--是一句輕薄人的話,殊不知道吃風比較吃飯還要重要得多。第二種是吃水。第三種是吃動物,就是吃肉。第四種是吃植物,就是吃五穀果蔬。這個風、水、動、植四種東西,就是人類的四種重要糧食。現在分開來講。第一種吃風,大家不可以為是笑話。如果大家不相信吃風是一件最重要的事,大家不妨把鼻孔、口腔都閉住起來,一分鐘不吃風,試問要受什麼樣的感覺呢?可不可以忍受呢?我們吃風每分鐘是十六次,就是每分鐘要吃十六餐。每天吃飯最多不過是三餐,像廣東人吃飯,連消夜算起來,也不過每天吃四餐;至於一般窮人吃飯,大概都是兩餐,沒有飯吃的人就是一餐也可以渡生活。至於吃風,每日就要吃二萬三千零四十餐,少了一餐便覺得不舒服,如果數分鐘不吃,必定要死。可見風是人類養生第一種重要的物質。第二種是吃水,我們單獨靠吃飯不吃水,是不能夠養生的。一個人沒有飯吃,還可以支持過五六天,不至於死;但是沒有水吃,便不能支持過五天,一個人有五天不吃水便要死。第三種是吃植物,植物是人類養生之最要緊的糧食,人類謀生的方法很進步之後,才知道吃植物。中國是文化很老的國家,所以中國人多是吃植物。至於野蠻人多是吃動物,所以動物也是人類的一種糧食。風、水、動、植這四種物質,都是人類養生的材料。不過風和水是隨地皆有的。有人居住的地方,無論是在河邊或者是在陸地,不是有河水,便有泉水,或者是井水,或者是雨水,到處皆有水;風更是無處不有。所以風和水雖然是很重要的材料,很急需的物質,但是因為取之無盡、用之不竭,是天給與人類,不另煩人力的,所謂是一種天賜。因為這個情形,風和水這兩種物質不成問題。但是動植物質便成為問題。原始時代的人類和現在的野蠻人都是在漁獵時代,謀生的方法只是打魚獵獸,捉水陸的動物做食料。後來文明進步,到了農業時代便知道種五穀,便靠植物來養生。中國有了四千多年的文明,我們食飯的文化是比歐美進步得多,所以我們的糧食多是靠植物。植物雖然是靠土地來生長,但是更要費許多功夫,經過許多生產方法才可以得到。所以要解決植物的糧食問題,便先要研究生產問題。

  中國自古以來都是以農立國,所以農業就是生產糧食的一件大工業。我們要把植物的生產增加,有什麼方法可以達到目的呢?中國的農業從來都是靠人工生產,這種人工生產在中國是很進步的,所收穫的各種出品都是很優美的,所以各國學者都極力讚許中國的農業。中國的糧食生產既然是靠農工〔民〕,中國的農民又是很辛苦勤勞,所以中國要增加糧食的生產,便要在政治、法律上製出種種規定來保護農民。中國的人口,農民是佔大多數,至少有八九成,但是他們由很辛苦勤勞得來的糧食,被地主奪去大半,自己得到手的幾乎不能夠自養,這是很不公平的。我們要增加糧食生產,便要規定法律,對於農民的權利有一種鼓勵、有一種保障,讓農民自己可以多得收成。我們要怎麼樣能夠保障農民的權利,要怎麼樣令農民自己才可以多得收成,那便是關於平均地權的問題。前幾天,我們國民黨在這個高師學校開了一個農民聯歡大會,做農民的運動,不過是想解決這個問題的起點。至於將來民生主義真是達到目的,農民問題真是完全解決,是要「耕者有其田」,那才算是我們對於農民問題的最終結果。中國現在的農民,究竟是怎麼樣的情形呢?中國現在雖然是沒有大地主,但是一般農民有九成都是沒有田的。他們所耕的田,大都是屬於地主的。有田的人自己多不去耕。照道理來講,農民應該是為自己耕田,耕出來的農品要歸自己所有。現在的農民都不是耕自己的田,都是替地主來耕田,所生產的農品大半是被地主奪去了。這是一個很重大的問題,我們應該馬上用政治和法律來解決,如果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民生問題便無從解決。農民耕田所得的糧食,據最近我們在鄉下的調查,十分之六是歸地主,農民自己所得到的不過十分之四,這是很不公平的。若是長此以往,到了農民有知識,還有誰人再情願辛辛苦苦去耕田呢?假若耕田所得的糧食完全歸到農民,農民一定是更高興去耕田的。大家都高興去耕田,便可以多得生產。但是現在的多數生產都是歸於地主,農民不過得回四成。農民在一年之中辛辛苦苦所收穫的糧食,結果還是要多數歸到地主,所以許多農民便不高興去耕田,許多田地便漸成荒蕪,不能生產了。

  我們對於農業生產,除了上說之農民解放問題以外,還有七個加增生產的方法要研究:第一是機器問題,第二是肥料問題,第三是換種問題,第四是除害問題,第五是製造問題,第六是運送問題,第七是防災問題。

  第一個方法就是機器問題。中國幾千年來耕田都是用人工,沒有用過機器。如果用機器來耕田,生產上至少可以加多一倍,費用可減輕十倍或百倍。向來用人工生產,可以養四萬萬人,若是用機器生產,便可以養八萬萬人。所以我們對於糧食生產的方法,若用機器來代人工,則中國現在有許多荒田不能耕種,因為地勢太高、沒有水灌溉,用機器抽水,把低地的水抽到高地,高地有水灌溉,便可以開闢來耕種。已開闢的良田,因為沒有旱災,更可以加多生產。那些向來不能耕種的荒地,既是都能夠耕種,糧食的生產自然大大增加了。現在許多耕田抽水的機器,都是靠外國輸運進來的,如果大家都用機器,需要增加,更要我們自己可以製造機器,挽回外溢的利權。

  第二個方法就是肥料問題。中國向來所用的肥料,都是人與動物的糞料和各種腐敗的植物,沒有用過化學肥料的。近來才漸漸用智利硝做肥料,像廣東河南有許多地方近來都是用智利硝來種甘蔗。甘蔗因為得了智利硝的肥料,生長的速度便加快一倍,長出來的甘蔗也加大幾倍;凡是沒有用過智利硝做肥料的甘蔗,不但是長得很慢,並且長得很小。但是智利硝是由南美洲智利國運來的,成本很高,賣價很貴,只有種甘蔗的人才能夠買用,其他普通的農業都用不起。除了智利硝之外,海中各種甲殼動物的磷質和礦山岩石中的灰質,也是很好的肥料。如果硝質、磷質和灰質三種東西再混合起來,更是一種很好的肥料,栽培甚麼植物都很容易生長,生產也可以大大的增加。比方耕一畝田,不用肥料的可以收五籮谷,如果用了肥料便可以多收二三倍。所以要增加農業的生產,便要用肥料;要用肥料,我們便要研究科學,用化學的方法來製造肥料。

  製造肥料的原料,中國到處都有,像智利硝那一種原料,中國老早便用來造火藥。世界向來所用的肥料,都是南美洲智利國所產;近來科學發達,發明了一種新方法,到處可以用電來造硝,所以現在各國便不靠智利運進來的天然硝,多是用電去製造人工硝。這種人工硝和天然硝的功用相同,而且成本又極便宜,所以各國便樂於用這種肥料。但是電又是用什麼造成的呢?普通價錢極貴的電,都是用蒸汽力造成的;至於近來極便宜的電,完全是用水力造成的。近來外國利用瀑布和河灘的水力來運動發電機,發生很大的電力,再用電力來製造人工硝。瀑布和河灘的天然力是不用費錢的,所以發生電力的價錢是很便宜。電力既然是很便宜,所以由此製造出來的人工硝也是很便宜。

  這種瀑布和河灘,在中國是很多的。像西江到梧州以上,便有許多河灘。將近南寧的地方有一個伏波灘,這個灘的水力是非常之大,對於往來船隻是很阻礙危險的;如果把灘水蓄起來,發生電力,另外開一條航路給船舶往來,豈不是兩全其利嗎?照那個灘的水力計算,有人說可以發生一百萬匹馬力的電。其他像廣西的撫河、紅河也有很多河灘,也可以利用來發生電力。再像廣東北部之翁江,據工程師的測量說,可以發生數萬匹馬力的電力,用這個電力來供給廣州各城市的電燈和各工廠中的電機之用,甚至於把粵漢鐵路照外國最新的方法完全電化,都可以足用。又像揚子江上游夔峽的水力,更是很大。有人考察由宜昌到萬縣一帶的水力,可以發生三千餘萬匹馬力的電力,像這樣大的電力,比現在各國所發生的電力都要大得多;不但是可以供給全國火車、電車和各種工廠之用,並且可以用來製造大宗的肥料。又像黃河的龍門,也可以發生幾千萬匹馬力的電力。由此可見,中國的天然富源是很大的。加果把揚子江和黃河的水力,用新方法來發生電力,大約可以發生一萬萬匹馬力。一匹馬力是等於八個強壯人的力,有一萬萬匹馬力便是有八萬萬人的力。一個人力的工作,照現在各國普通的規定,每天是八點鐘。如果用人力作工多過了八點鐘,便於工人的衛生有礙,生產也因之減少。這個理由,在前一回已經是講過了。用人力作工,每天不過八點鐘,但是馬力作工,每天可以作足二十四點鐘。照這樣計算,一匹馬力的工作,在一日夜之中便可等於二十四個人的工作。如果能夠利用揚子江和黃河的水力發生一萬萬匹馬力的電力,那便是有二十四萬萬個工人來做工,到了那個時候,無論是行駛火車汽車、製造肥料和種種工廠的工作,都可以供給。韓愈說,「工之家一,而用器之家六」,國家便一天窮一天。中國四萬萬人到底有多少人做工呢?中國年輕的小孩和老年的人固然是不作工,就是許多少年強壯的人,像收田租的地主,也是靠別人做工來養他們。所以中國人大多數都是不做工,都是分利,不是生利,所以中國便很窮。如果能夠利用揚子江和黃河的水力發生一萬萬匹馬力,有了一萬萬匹馬力,就是有二十四萬萬個人力,拿這麼大的電力來替我們做工,那便有很大的生產,中國一定是可以變貧為富的。所以對於農業生產,要能夠改良人工,利用機器,更用電力來製造肥料,農業生產自然是可以增加。

  第三個方法就是換種問題。像一塊地方,今年種這種植物,明年改種別種植物;或者同是一樣的植物,在今年是種廣東的種子,明年是種湖南的種子,後年便種四川的種子。用這樣交換種子的方法,有什麼好處呢?就是土壤可以交替休息,生產力便可以增<加>。而種子落在新土壤,生於新空氣,強壯必加,結實必伙。所以能換種,則生產增加。

  第四個方法是除物害問題。農業上還有兩種物害:一是植物的害,一是動物的害。像稻田本來是要種穀,但是當種穀的時候,常常生許多秕和野草。那些草和秕比禾生長得快,一面阻止禾的生長,一面吸收田中的肥料,於禾稻是很有害的。農民應用科學的道理,研究怎麼樣治療那些草批,以去植物之災害;同時又要研究怎麼樣去利用那些草秕,來增加五穀的結實。至於動物的害是些什麼呢?害植物的動物很多,最普通的是蝗蟲和其他各種害蟲。當植物成熟的時候,如果遇著了害蟲,便被蟲食壞了,沒有收成。像今年廣東的荔枝,因為結果的時候遇著了毛蟲,把那些荔枝花都食去了,所以今年荔枝的出產是非常之少。其他害植物的蟲是很多的,國家要用專門家對於那些害蟲來詳細研究,想方法來消除。像美國現在把這種事當作是一個大問題,國家每年耗費許多金錢來研究消除害蟲的方法。美國農業的收入,每年才可以增加幾萬萬元。現在南京雖然是設了一個昆蟲局來研究消除這種災害,但是規模太小,沒有大功效。我們要用國家的大力量,仿美國的辦法來消除害蟲,然後全國農業的災害才可以減少,全國的生產才可以增加。

  第五個方法就是製造問題。糧食要留存得長久,要運送到遠方,就必須要經過一度之製造方可。我國最普通的製造方法就有兩種:一是曬乾,一是鹼鹹。好像菜乾、魚乾、肉乾、鹹菜、鹹魚、鹹肉等便是。近來外國製造新法,就有將食物煮熟或烘熟,入落罐內而封存之,存留無論怎麼長久,到時開食,其味如新。這是製造食物之最好方法。無論什麼魚肉果蔬餅食,皆可制為罐頭,分配全國或賣出外洋。

  第六個方法就是運送問題。糧食到了有餘的時候,我們還要彼此調劑,拿此地的有餘去補彼地的不足。像東三省和北方是有豆有麥沒有米,南方各省是有米沒有豆和麥,我們就要把北方、東三省多餘的豆、麥拿來供給南方,更要把南方多餘的米拿去供給北方和東三省。要這樣能夠調劑糧食,便要靠運輸。現在中國最大的問題就在運輸,因為運輸不方便,所以生出許多耗費。現在中國許多地方,運送貨物都是靠挑夫。一個挑夫的力量,頂強壯的每日只能夠挑一百斤,走一百里路遠,所需要的工錢總要費一元。這種耗費,不但是空花金錢,並且空費時間,中國財富的大部分於無形中便在運輸這一方面消耗去了。講到中國農業問題,如果真是能夠做到上面所說的五種改良方法,令生產加多,但是運輸不靈又要成什麼景象呢?象前幾年我遇著了一位雲南土司,他是有很多土地的,每年收入很多租谷。他告訴我說:「每年總要燒去幾千擔谷。」我說:「谷是很重要的糧食,為什麼要把他來燒去呢?」他說:「每年收入的谷太多,自己吃不完,在附近的人民都是足食,又無商販來買。轉運的方法,只能夠挑幾十里路遠,又不能運去遠方去賣。因為不能運到遠地去賣,所以每年總是新谷壓舊谷,又沒有多的倉庫可以儲蓄,等到新谷上了市,人民總是愛吃新谷,不愛吃舊谷,所以舊谷便沒有用處。因為沒有用處,所以每年收到新谷的時候,只好燒去舊谷,騰出空倉來儲新谷。」這種燒谷的理由,就是由於生產過剩、運輸不靈的原故。中國向來最大的耗費,就是在挑夫。像廣州這個地方從前也有很多挑夫,現在城內開了馬路,有了手車,許多事便可以不用挑夫。一架手車可以抵得幾個挑夫,可以省幾個挑夫的錢;一架自動車更可以抵得十幾個挑夫,可以省十幾個挑夫的錢。有手車和自動車來運送貨物,不但是減少耗費,並可省少時間。至於西關沒有馬路的地方,還是要用挑夫來搬運。若是在鄉下,要把一百斤東西運到幾十里路遠,更是不可不用挑夫。甚至於有錢的人走路,都是用轎夫。中國從前因為這種運輸方法不完全,所以就是極重要的糧食還是運輸不通,因為糧食運輸不通,所以吃飯問題便不能解決。

  中國古時運送糧食最好的方法,是靠水道及運河。有一條運河是很長的,由杭州起,經過蘇州、鎮江、揚州、山東、天津以至北通州,差不多是到北京,有三千多里路遠,實為世界第一長之運河。這種水運是很利便的,如果加多近來的大輪船和電船,自然更加利便。不過近來對於這條運河都是不大理會。我們要解決將來的吃飯問題,可以運輸糧食,便要恢復運河制度。已經有了的運河,便要修理;沒有開闢運河的地方,更要推廣去開闢。在海上運輸,更是要用大輪船,因為水運是世界上運輸最便宜的方法。其次便宜的方法就是鐵路,如果中國十八行省和新疆、滿洲、青海、西藏、內外蒙古都修築了鐵路,到處聯絡起了,中國糧食便可以四處交通,各處的人民便有便宜飯吃。所以鐵路也是解決吃飯問題的一個好方法。但是鐵路只可以到繁盛的地方才能夠賺錢,如果到窮鄉僻壤的地方去經過,便沒有什麼貨物可以運輸,也沒有很多的人民來往。在鐵路一方面,不但是不能夠賺錢,反要虧本了。所以在窮鄉僻壤的地方便不能夠築鐵路,只能夠築車路,有了車路,便可以行駛自動車。在大城市有鐵路,在小村落有車路,把路線聯絡得很完全,於是在大城市運糧食便可以用大火車,在小村落運糧食便可以用自動車。像廣東的粵漢鐵路,由黃沙到韶關,鐵路兩旁的鄉村是很多的。如果這些鄉村都是開了車路,和粵漢鐵路都是聯絡起來,不但是粵漢鐵路可以賺許多錢,就是各鄉村的交通也是很方便。假若到兩旁的各鄉村也要築許多支鐵路,用火車去運送,不用自動車去輸送,那就一定虧本。所以現在外國鄉下就是已經築成了鐵路,火車可以通行,但是因為沒有多生意,便不用火車,還是改用自動車。因為每開一次火車要燒許多煤,所費成本太大,不容易賺錢;每開一次自動車,所費的成本很少,很容易賺錢,這是近來辦交通事業的人不可不知道的。又像由廣州到澳門向來都是靠輪船,近來有人要籌辦廣澳鐵路,但是由廣州到澳門不過二百多里路程遠,如果築了鐵路,每天來往行車能開三次,還不能夠賺錢,至於每天只開車兩次,那便要虧本了。而且為節省經費,每天少開幾次車,對於交通還是不大方便。所以由廣州到澳門,最好是築車路,行駛自動車。因為築車路比築鐵路的成本是輕得多。而且火車開行一次,一個火車頭至少要拖七八架車,才不致虧本,所費的人工和煤炭的消耗是很多的,如果乘客太少,便不能夠賺錢。不比在車路行駛自動車,隨便可以開多少架車,乘客多的時候便可開一架大車,更多的時候可多開兩三架大車,乘客少的時候可以開一架小車。隨時有客到,便可以隨時開車,不比火車開車的時候有一定,如果不照開車的一定時候,便有撞車的危險。所以由廣州到澳門築車路和築鐵路比較起來,築車路是便宜得多。有了車路之後,更有窮鄉僻壤,是自動車不能到的地方,才用挑夫。由此可見,我們要解決運輸糧食問題,第一是運河,第二是鐵路,第三是車路,第四是挑夫。要把這四個方法做到圓滿的解決,我們四萬萬人才有很便宜的飯吃。

  第七個方法就是防天災問題。像今年廣東水災,在這十幾天之內便可以收頭次谷,但是頭次谷將成熟的時候,便完全被水淹沒了。一畝田的谷最少可以值十元,現在被水淹浸了,便是損失了十元。今年廣東全省受水災的田該是有多少畝呢?大概總有幾百萬畝,這種損失便是幾千萬元。所以要完全解決吃飯問題,防災便是一個很重大的問題。關於這種水災是怎麼樣去防呢?現在廣東防水災的方法,設得有治河處,已經在各江兩岸低處地方修築了許多高堤。那種築堤的工程都是很堅固的,所以每次遇到大水,便可以抵禦,便不至讓大水氾濫到兩岸的田中。我去年在東江打仗,看見那些高堤都是築得很堅固,可以防水患,不至被水沖破。這是築堤來防水災的方法,是一種治標的方法;只可以說是防水災的方法之一半,還不是完全治標的方法。完全治標的方法,除了築高堤之外,還要把河道和海口一帶來浚深,把沿途的淤積沙泥都要除去。海口沒有淤積來阻礙河水,河道又很深,河水便容易流通,有了大水的時候,便不至氾濫到各地,水災便可以減少。所以浚深河道和築高堤岸兩種工程要同時辦理,才是完全治標方法。

  至於防水災的治本方法是怎麼樣呢?近來的水災為什麼是一年多過一年呢?古時的水災為什麼是很少呢?這個原因,就是由於古代有很多森林,現在人民採伐木料過多,採伐之後又不行補種,所以森林便很少。許多山嶺都是童山,一遇了大雨,山上沒有森林來吸收雨水和阻止雨水,山上的水便馬上流到河裡去,河水便馬上泛漲起來,即成水災。所以要防水災,種植森林是很有關係的,多種森林便是防水災的治本方法。有了森林,遇到大雨時候,林木的枝葉可以吸收空中的水,林木的根株可以吸收地下的水;如果有極隆密的森林,便可吸收很大量的水;這些大水都是由森林蓄積起來,然後慢慢流到河中,不是馬上直接流到河中,便不至於成災。所以防水災的治本方法,還是森林。所以對於吃飯問題,要能夠防水災,便先要造森林,有了森林便可以免去全國的水禍。我們講到了種植全國森林的問題,歸到結果,還是要靠國家來經營;要國家來經營,這個問題才容易成功。今年中國南北各省都有很大的水災,由於這次大水災,全國的損失總在幾萬萬元。現在已經是民窮財盡,再加以這樣大的損失,眼前的吃飯問題便不容易解決。

  水災之外,還有旱災,旱災問題是用什麼方法解決呢?象俄國在這次大革命之後有兩三年的旱災,因為那次大旱災,人民餓死了甚多,俄國的革命幾乎要失敗,可見旱災也很厲害的。這種旱災,從前以為是天數不能夠挽救,現在科學昌明,無論是什麼天災都有方法可以救。不過,這種防旱災的方法,要用全國大力量通盤計劃來防止。這種方法是什麼呢?治本方法也是種植森林。有了森林,天氣中的水量便可以調和,便可以常常下雨,旱災便可以減少。至於地勢極高和水源很少的地方,我們更要用機器抽水,來救濟高地的水荒。這種防止旱災的方法,好像是築堤防水災,同是一樣的治標方法。有了這種的治標方法,一時候的水旱天災都可以挽救。所以我們研究到防止水災與旱災的根本方法,都是要造森林,要造全國大規模的森林。至於水旱兩災的治標方法,都是要用機器來抽水和建築高堤與浚深河道。這種治標與治本兩個方法能夠完全做到,水災〔旱〕天災可以免,那麼糧食之生產便不致有損失之患了。

  中國如果能解放農民和實行以上這七個增加生產之方法,那麼吃飯問題到底是解決了沒有呢?就是以上種種的生產問題能夠得到了圓滿解決的時候,吃飯問題還是沒有完全解決。大家都知道歐美是以工商立國,不知道這些工商政府對於農業上也是有很多的研究。像美國對於農業的改良和研究,便是無微不至;不但對於本國的農業有很詳細的研究,並且常常派專門家到中國內地並滿洲、蒙古各處來考察研究,把中國農業工作的方法和一切種子都帶回美國去參考應用。美國近來是很注重農業的國家,所有關於農業運輸的鐵路、防災的方法和種種科學的設備,都是很完全的。但是美國的吃飯問題到底是解決了沒有呢?依我看起來,美國的吃飯問題還是沒有解決。美國每年運輸很多糧食到外國去發賣,糧食是很豐足的,為什麼吃飯問題還沒有解決呢?這個原因,就是由於美國的農業還是在資本家之手,美國還是私人資本制度。在那些私人資本制度之下,生產的方法太發達,分配的方法便完全不管,所以民生問題便不能夠解決。

  我們要完全解決民生問題,不但是要解決生產的問題,就是分配的問題也是要同時注重的。分配公平方法,在私人資本制度之下是不能夠實行的。因為在私人資本制度之下,種種生產的方法都是向住一個目標來進行,這個目標是什麼呢?就是賺錢。因為糧食的生產是以賺錢做目標,所以糧食在本國沒有高價的時候,便運到外國去賣,要賺多錢。因為私人要賺多錢,就是本國有饑荒,人民沒有糧食,要餓死很多人,那些資本家也是不去理會。像這樣的分配方法,專是以賺錢為目標,民生問題便不能夠完全解決。我們要實行民生主義,還要注重分配問題。我們所注重的分配方法,目標不是在賺錢,是要供給大家公眾來使用。中國的糧食現在本來是不夠,但是每年還有數十萬萬個雞蛋和<很多>谷米、大豆運到日本和歐美各國去,這種現象是和印度一樣的。印度不但是糧食不夠,且每年都是有饑荒,但是每年運到歐洲的糧食數目,印度還佔了第三個重要位置。這是什麼原因呢?這個原因就是由於印度受了歐洲經濟的壓迫,印度尚在資本制度時代,糧食生產的目標是在賺錢。因為生產的目標是在賺錢,印度每年雖是有饑荒,那般生產的資本家知道拿糧食來救濟饑民是不能夠賺錢的,要把他運到歐洲各國去發賣便很可以賺錢,所以那些資本家寧可任本地的饑民餓死,也要把糧食運到歐洲各國去賣。我們的民生主義,目的是在打破資本制度。中國現在是已經不夠飯吃,每年還要運送很多的糧食到外國去賣,就是因為一般資本家要賺錢。如果實行民生主義,便要生產糧食的目標不在賺錢,要在給養人民。我們要達到這個目的,便要把每年生產有餘的糧食都儲蓄起來,不但是今年的糧食很足,就是明年、後年的糧食都是很足,等到三年之後的糧食都是很充足,然後才可以運到外國去賣;如果在三年之後還是不大充足,便不准運出外國去賣。要能夠照這樣做去,來實行民生主義,以養民為目標,不以賺錢為目標,中國的糧食才能夠很充足。

  所以,民生主義和資本主義根本上不同的地方,就是資本主義是以賺錢為目的,民生主義是以養民為目的。有了這種以養民為目的的好主義,從前不好的資本制度便可以打破。但是我們實行民生主義來解決中國的吃飯問題,對於資本制度只可以逐漸改良,不能夠馬上推翻。我們的目的,本是要中國糧食很充足,等到中國糧食充足了之後,更進一步便容易把糧食的價值弄到很便宜。現在中國正是米珠薪桂,這個米珠薪桂的原因,就是由於中國的糧食被外國奪去了一部分,進出口貨的價值不能相抵,受外國的經濟壓迫,沒有別的貨物可以相消,只有拿人民要吃的糧食來作抵。因為這個道理,所以現在中國有很多人沒有飯吃,因為沒有飯吃,所以已生的人民要死亡,未生的人民要減少。全國人口逐漸減少,由四萬萬減到三萬萬一千萬,就是由於吃飯問題沒有解決,民生主義沒有實行。

  對於吃飯的分配問題,到底要怎麼樣呢?吃飯就是民生的第一個需要。民生的需要,從前經濟學家都是說衣、食、住三種;照我的研究,應該有四種,於衣食住之外,還有一種就是行。行也是一種很重的需要;行就是走路。我們要解決民生問題,不但是要把這四種需要弄到很便宜,並且要全國的人民都能夠享受。所以我們要實行三民主義來造成一個新世界,就要大家對於這四種需要都不可短少,一定要國家來擔負這種責任。如果國家把這四種需要供給不足,無論何人都可以來向國家要求。國家對於人民的需要固然是要負責任,至於人民對於國家又是怎麼樣呢?人民對於國家應該要盡一定的義務,像做農的要生糧食,做工的要制器具,做商的要通有無,做士的要盡才智。大家都能各盡各的義務,大家自然可以得衣食住行的四種需要。我們研究民生主義,就要解決這四種需要的問題。

  今天先講吃飯問題,第一步是解決生產問題,生產問題解決之後,便在糧食的分配問題。要解決這個問題,便要每年儲蓄,要全國人民有三年之糧,等到有了三年之糧以後,才能夠把盈餘的糧食運到外國去賣。這種儲蓄糧食的方法,就是古時的義倉制度。不過這種義倉制度,近來已經是打破了。再加以歐美的經濟壓迫,中國就變成民窮財盡。所以這是解決民生問題最著急的時候,如果不趁這個時候來解決民生問題,將來再去解決便是更難了。我們國民黨主張三民主義來立國,現在講到民生主義,不但是要注重研究學理,還要注重實行事實。在事實上頭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吃飯。我們要解決這個吃飯問題,是先要糧食的生產很充足,次要糧食的分配很平均;糧食的生產和分配都解決了,還要人民大家都盡義務。人民對於國家能夠大家盡義務,自然可以得到家給人足,吃飯問題才算是真解決。吃飯問題能夠解決,其餘的別種問題也就可以隨之而決。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