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洞群仙錄/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三洞群仙錄
←上一卷 三洞羣仙錄卷之九 下一卷→


三洞羣仙錄卷之九

正一道士陳葆光撰集

赤腳仙人,黃髮老叟。

《括異志》:樂學士史景德末為西京留臺御史,嘗夢一人具冠服,稱帝命來召,俄見官闕壯麗,因問使者,云:此帝所也。既升陛見帝,謂曰:而主求嗣,吾為擇之。少選一人至,帝曰:中原求嗣,汝往勿辭。頓首求免者再三,帝曰:往哉。遂唯而去。傍拱立者曰:此南嶽赤腳李仙人也,嘗酣於酒。明年果生仁宗皇帝。

《拾遺記》:李聘衰周之末,居反景日室之山,與世人絕跡,惟有黃髮老支五人或乘鴻鶴,或衣羽毛,耳出於頂,瞳子皆方,面色玉潔,手握青筠之杖,與聘共談天地之數。及聰退迸柱下史,求天下服道之衍,四海名士莫不爭至。五老即五方之精也。

景唐玉案,明星石臼。

《稽神錄》:崔景唐,汝陰人。有道士自言姓梅,來訪崔,崔客之數月。景唐市得玉案,將之壽春,以默節度使高審思。為梅曰:先生但居此,吾將詣壽春。旬日而還,使兒姪輩奉事,無所憂也。梅曰:予乃壽春人也,將北訪一親知,亦將還矣,君其先往也。久居于此,思有以奉報君家,有水銀乎。曰:有。即以十兩奉之,梅乃置鼎中,以火練之,少頃即成銀矣。謂景唐曰:贈此為路糧,君至壽春,可於城東訪吾家也。由是別去。崔後至城東求訪梅氏,數日不得,村人皆曰:此中無姓梅為道士者,唯淮南王廟中有梅真人像,得非此耶。如其言訪之,果梅真君矣。自後不復遇。

《集仙錄》:明星玉女者,居華山,服玉漿,白日昇天。山頂石毫,其廣數畝,高三切,有五石臼,號日玉女洗頭盆,其中水色碧泳澄徹,雨不加溢,旱不喊耗,祠內有玉石馬一匹焉。

何姑故人,李昇舊友。

《摭遺》:洪州袁夏秀才侍親過永州,因見何仙姑曰:吾鄉有故人亭,永亦有之,此是則彼非,此非則彼是,幸仙次之也。仙曰:此亭名因選詩而得之也,選詩曰:洞庭值歸客,瀟湘逢故人。夫洞庭之水與瀟湘之流一源耳,今永之境,湘水出其左,瀟水會其右,以二水所出,故為永字。今永創此亭得其實也,彼則非也。因贈詩曰:全永從來稱舊郡,瀟湘源上搆軒新。門前自古有流水,亭上如今無故人。風細日斜南楚晚,烏啼花落浙東春。因君問我昔時事,江左亭名不是真。

《集仙傳》:李昇字雲舉,有煉氣養形之衛。元棋康察浙東,白居易出牧錢塘,以昇舊友,皆慕昇之文學道衍,邀致於賓席,問昇云:當太平,何不就榮祿而為布衣。先生徐吟曰:生在儒家偶太平,玄燻重滯布衣輕。安能世路趨名利,臣事玉皇歸上清。

成子蛇噬,陳純鶴嘔。

《真誥》:昔閒成子少好長生,學道四十餘年。後入荊山中,積七十餘歲,為荊山山神所試,成子謂是真人,拜而求道,而為大蛇所噬,殆至於死,賴悟之速而存太上、想七星以卻之,因而得免。

《青瑣》:陳純至桃源,愛其漢山秀絕,裹糧沿漢尋勝,几九日,至萬仞絕壁下,夜聞壁問人語,純糧盡困外,忽聞美香,有巨花十餘片流出,因取食之。復見青衣探蘋岸下,乃詁之,曰:此即三源夫人之地,中秋夕三仙將會於此。俄三夫人邀入,見碧窗朱戶,非世所有,宴會樂作,與純酬唱極洽,仍戒曰:君慎無往南軒。純潛往軒中,見案問有一玉笛,試取吹之,忽見故鄉人物山川儼然,妻兒聚會笑語,久之不見。純,不覺嘔一卯墮地,化鶴飛去。仙責曰:不聽吾戒,莫非命也,後三十年復當來此。乃以舟送純歸。

四明賓友,九宮仙嬪。

《真誥》:魏武帝為北君太傅,孫策,漢高祖、晉武帝、苟或為四明賓友。《女仙傳》:帝高辛時,蜀地未立君長,無所統攝,遞相吞噬。蠶女之父為鄰所掠,唯所乘馬猶在。女念其父殆廢飲食,其母慰撫之,因誓於眾曰:有得父還者,以此女妻之。然無能得父歸者。一旦其馬絕絆而去,載其父歸,自此馬嘶嗚不肯飲噴,父曰:誓於人,馬配人而偶非類可乎。父怒,射殺之,曝其皮於庭。女過其皮,忽起巷女飛去。旬日皮復棲於桑,女化為蠶,食桑吐絲成繭,衣被人問。父母念之不已,忽見蠶女乘雲駕此馬自天而下,謂父母曰:太上以我孝,授以九官仙嬪,無復憂念也。沖雲而去。蜀之風俗,官觀皆塑女子披以馬皮,謂之馬頭娘子,以析蠶桑焉。

鬱夷金霧,蒼梧珠塵。

《拾遺記》:蓬菜東有鬱夷國,時有金霧,常浮轉低昂,有如山架樓室,常向明以開戶牖。及霧滅歇,戶皆向北。又岱輿山南平沙千里,色如金,若粉屑,靡靡常流,烏獸行則沒足,風吹沙起如霧,亦名金霧。

又舜時有烏如雀,自丹洲而來,吐五色之氣,氤氳如雲,名日憑霄。雀能常飛,街青沙珠,輕細風吹塵起,名日珠塵。今蒼梧之外,山人探藥時得青石圓結如珠,服之不死,帶之身輕。故仙人方因遊南嶽七言贊曰:珠塵圓靜輕且明,有道服之得長生。

馬明救病,峭嵓拯貧。

《列仙傳》:馬明生者,少為縣史,為賊所殺,垂死,遇神人以藥救之即活,方知長生之衍有驗,遂隨之負藥茨,至廬山以受道要。馬明合後周進天下,勞苦辛動,願合藥以救人病,不願昇天,每居人問,人多不知其神仙也。

《高道傳》:譚峭岩者,茅山道士,寶曆中遊天台江浙問,貌如二十許人,人亦不知其有道。務以陰功救物,常遺金於塗以拯貧乏。或報之,殊不認,問其故,則曰:陰真君化土為金以賑不足,吾恨未能。且無用之物以遺人,亦何怪。久而知其有神丹化金。

于章剪祟,元澤笞神。

《高道傳》:法師于章字長文,開皇問受黃化丈人太極真公六十甲子及五帝五嶽符印凡百三十六首,並論天地原流、符之本末、置壇法式,乃錄受符日月及真仙語訣次第記之。由是知師通冥之心與日俱進,故除妖剪祟,其神變不可量,而流俗霑惠日益多矣。

又,左元澤,溫州青障觀有土地,里人常以血食祀之,苟祀之不至,則為祟,元澤以杖笞神背三下,翌日有大狸死於庭,背有杖痕者三。里人復夢神告曰:託附吾者為仙官杖死,慎勿以血食祭我也。

禹鈞五枝,季卿一葉。

《竇練議錄》:竇禹鈞嘗夢祖考告以無子及壽數不永,後十年復夢其祖考告之曰:汝三十年前實無子分,又壽促,我私告汝,今汝自數年以來名掛天曹陰府,以汝有陰德,延算三紀,賜五子,皆榮顯,仍以福壽而終,死後當留洞天充真人位。故馮道贈禹道鈞詩曰:燕山竇十郎,教子以義方。靈樁一株老,仙桂五枝芳。蓋謂此也。

《仙傳拾遺》:陳季卿因遊長安青龍僧合,會一老黃與季卿擁鑪以坐,見壁上有寰海華夷圖,季卿嘆曰:十年辭家,辛苦萬里,何由泳淮泛洛至于家山耶。翁笑日•此不難政。命侍童折諧前一竹葉置於圖中渭水之上,注目於此舟,可如向來之願矣。。季卿瞪目,覺渭水波動,竹葉已成巨舟,恍然舟泛,遂及於家。見兄弟妻子听喜迎拜,復辭家登舟,至渭濱,歡然如夢,坐在畫圖之前,仙翁擁鑪如舊。季卿謝之,因問翁姓名,翁滷:吾不歡姓右示於人問,但居終南山已七百年矣,子有道骨,故相值爾。

馮俊負囊,王遙擔筐。

《原化記》廣陵馮俊以傭賃資生,常遇一道士於市買藥,置一囊可重百餘斤,售俊負之,至六合,乃登小舟,頃之忽抵廬山星子灣也,見平湖渺然,山嶺疊秀。道士上岸行約五六里,至一山下,有大石方數丈,道士以石扣之,石遂開,有二小童出於石問,洞中有數道士奕棋戲笑,道士曰:擔人甚飢。乃與胡麻飯食之,謂俊曰:勞汝遠來,授與錢一千文。俊辭歸,乃指一石若虎形狀,令使乘之。道士鞭石,其去如飛,不覺已在廣陵門外。比至家,昏暝方始,舉燭解腰下,皆金錢也。

《神仙傳》:王遙遇雨,使弟子以九節杖擔筐,不沾濕。

盧生叱賊,劉馮止劫。

《酉陽維姐》:盧生者,因到復州,與數人閑行,途遇六七人,盛服,俱帶酒氣逆鼻,盧生忽叱之曰:汝等所為不恢,性命無幾。其人悉羅拜塵中,俯伏聽命。其倡訝之,盧曰:此輩劫江賊也。其異如此。

《神仙傳》:劉馮者,沛人也,有軍功,學道。時長安諸賈客隨馮行雜貨萬金,忽山中逢劫賊數百人,仗白刃,張弓四面,馮語賊曰:汝輩居官食祿,我夫佃婦織,云何斷道,危人利已。於是賊愈怒,馮大聲曰:天兵先打。賊一時反手自縛,口中血出欲死,餘者尚能語,乃乞活改惡為善,馮曰:本欲盡殺汝。馮敕天兵放賊,皆立起也。

野夫一枴,子芝二磕。

《冷齋液話》:劉野夫跛足,拄一枴,每歲鈴至洛中看花,為人談噱有味,嘗作長短句曰:跛子年來,形容何似,儼然一部髭鬚。世間許大。枴上有工夫,選甚南州北縣,逢著處,酒滿葫蘆醺醺醉。不知來日何處度,朝哺洛陽花看了,歸來帝里,一事全無。與瓠羹轉託,再作門徒。驀地思量,下水輕船上,蘆蓆橫鋪。呵呵笑,睢陽門外,有箇好西湖。

《神仙感過傳》:王子芝字仙苗,常遊京洛問。蒲帥瑯琊公重盈作鎮之初年,仙苗居於紫極官,王待之甚厚。又聞其嗜酒,日以二櫃餉之。仙苗自云是河南維氏族,狀貌常如四十許人,好養氣,然莫知其甲子也。

李釣不餌,陶琴無絃。

《高道傳》:道士李道盛與鄭遨、羅隱之為友,遨種田,隱之貨藥以自給,道盛有釣魚衍』釣而不餌。又能化石為金,遨嘗驗之,信而不求。俱好酒能詩,善弈棋長嘯。有大瓢,云可辟寒暑,置酒於其中,經時味不壞,日擔就花木水石問,一觴一詠。嘗因酒酣聯句,鄭曰:一壺天上有名物,兩箇世問無事人。羅曰:醉卻隱之雲支後,不知何物是天真。

《晉隱逸傳》:陶港字元亮,性不解音,唯蓄無弦琴一張,每因朋酒之會,則撫而和之,但識琴中趣,何勞弦上聲。

炎皇鑽火,封子隨煙。

《仙傳拾遺》:燕昭王即位,好神仙之道,仙人甘需事之。王行道既久,谷將子乘虛而集,告於王曰:西王母將降觀爾之所修,示爾以靈元之要。後一年,王母果至,與王游燧林之下,說炎皇鑽火之衍,燃綠桂膏以照夜,忽有飛蛾銜火集王之宮,得員丘沙珠,結而為珮,登握日之臺,得神烏所街洞光之珠以消煩暑。自是王母三降於燕官,而昭王徇於攻取,不能遵甘需澄清之旨,王母亦不復至。《列仙傳》:宵封子者,黃帝時人也,世傳為黃帝陶正,有人過之,為其掌火,能出入五色煙。久則以教封子,封子積火自燒,而隨煙氣上下。

伯仁西補,庚生東遷。

《真語》:定錄君云:近見周伯也補為西明公中都護,中都護如世閒太傅之官也。

又庾生者,晉庾亮太尉也,大帝補為吳越鬼神之司王事靡鹽,斯亦勞矣。元子云:庾生今遷為東海侯。

昌齡策杖,世雲乘船。

《西清詩話》:穎陽石唐山,一峰雄秀,上有石室,即邢和璞算心處也。治平中,許昌齡安世蚤得神仙衍,策杖來居,天下傾焉。後遊太清官,時歐陽文忠公守亳社,公生平不道釋,聞之,邀致州舍與語,豁然有悟,贈之詩云:綠髮青瞳瘦骨輕,飄然乘鶴去吹笙,郡齋坐覺風生竹,疑是孫登長嘯聲。公又嘗書昌齡:南莊相對北莊居,更卜深山十里餘。幽徑每尋樵徑上,真情還與世情疏。雲山犬吠流星過,天外雞嗚曉日初。昨日有人相問訊,旋將落葉寫回書。讀此想見其人矣。

《西山記》:吳猛字世雲,嘗乘鐵船於廬山之頂,俄有赤龍負之而遊於海。

越溪道士,少室仙伯。

《摭遺》:秦川城北山絕頂之上有魄囂官,官之壯麗,莫得狀之,門限皆琢青玉為之,瑩徹如增璃。蜀中道士云:古仙人有詩在限下土際。求之果爾,其詩曰:越漢道士人不識,上天下天鶴一隻。洞門深鎖玉窗寒,滴露研硃點《周易》。

《王氏神仙傳》:王仙君以天復初自上黨雲遊,經北鄧維氏,入嵩山,放志林谷,迷其所之。歲餘,門人道士與其弟姪自壺關大行,南遊嵩少,歷問所經官觀物色,求之乃於嵩山西北絕崖中見之,仙君端居嚴竇之內,宴坐凝然,門人等皆灶香瞻禮,不忍拾去,君曰:太上以我夙有微功,召為少室仙伯。仙凡路隔,勿復悲戀。言訖,騰空而去。

畢靈引艘,仙柯拔宅。

《晉史》:畢靈,建昌人也,性少言,與小人拿居,多見侵辱而無慍色,邑里號之癡。時順陽樊長賓為建昌令,發百姓作官船於建城山中,船成當下水,以二百人引一艘,不能動,方請益人,靈曰:此以過足,但部分未至耳。靈請自牽之,惟用數人,而去如流,眾大驚怪,咸稱其神。

《北夢瑣言》:唐儀鳳中青城縣橫源翠圍山下有民王仙柯,服道士所遺靈丹,拔宅上昇,已具《仙傳拾遺》。

瞿生捶遁,羅郁罪謫。

《廣記》:道士瞿生被師捶,急遁入一室穴中,頃時持一棋子出,曰:適遇秦人下棋,留飲,此棋子乃秦之物也。師視棋子,狀如小龜光潤如玉。

《真語》:萼綠華,女仙之真也,於晉昇平問降于羊權之家云:我本九疑山得道神仙羅郁是也,以罪謫暫降混濁之世,以償其過。乃謂權曰:無思無慮,無責無求,無事無為,行人所不能行,學人所不能學,恬淡苦勤內行,故我行之已九百年矣,今授汝以尸解之訣。權亦得道,今在湘山不出。

千韶天書,王褒神策。

《續仙傳》:葉千韶事西山道士,學十二真君之衍,隱居深山,遇神將帶劍佩龍虎符,有黃衣、綠衣二人,執簿書前拜曰:天命授君此簿,神將吏兵充備役使,以救世人。千韶授天書,閱之若人問之兵籍也,有事呼召即至。自後凡有邪崇,聞千韶之名自愈,得符者終身不病,人皆以為神。

《王氏神仙傳》:王褒入華山,一夕忽聞簫鼓之音,千乘萬騎浮空而下,見一神人曰:吾乃太極真人,聞子劬勞山林,未該真要,良可愍也。後命郭靈蓋授君神茉玉璽,拜為清虛真人,理小有洞天事。

自東擊虺、趙昱斬蛟。

《傳奇》:韋自東遇一道士曰:吾合龍虎丹,信宿將成,多有妖魔,須得勇夫烈士仗劍攔截,藥成當分惠。自東從道士之高峰石洞燒丹之室,道士曰:五更初仗劍立洞門,見精怪擊之無懼也。俄有巨虺來,自東以劍擊之而去。

《異人錄》:趙昱從道士李玨隱青城山,隨煬帝知其賢,起為嘉州太守。時健為潭中有老蛟為害,昱淮政五月,沒舟船七百艘。昱大怒,率甲士千人,夾江鼓噪,聲振天地。昱持刀沒水,有頃江水盡赤,石崖傾吼如雷。昱左手執蛟頭,右手持刀,奮波而出。

韋見斷筆,曹視東茆。

《廣記》:唐西川探訪使韋行武有姪日子威,有部卒丁約者,執役於部下,一日別去,不可留,曰:五十年近京相見。子威自後尋訪,絕亡蹤跡,子威後調官,道由驪山旅含,聞通衢誼甚,出視之,則兵仗嚴衛桂桔景景,其中一人乃約也。子威驚認之際,丁笑密謂威曰:尚記臨耶別否,一瞬五十年矣。威問:何為而致此耶。約曰:吾言之久矣,何逃哉。威問所須,云須筆,威搜囊中以進。臨刑之日,之威往觀,丁亦目子威微笑。及揮刃之際,子威獨見斷筆霜鋒倏及之次,而丁囚已躍出,謂威曰:自此遐遁矣,勉於奉道,猶隔兩塵,當候於崑崙石室。言訖而去。道謂之塵,釋謂之劫,俗謂之世也。

《丹臺新錄》:左慈字元放,能變化衍。曹操求之,不與,曹公欲殺之,褊令逐捕人見慈即當殺之。數日,或有見慈者,輒便就斬,持其頭以白曹公,公大喜,就視之,乃一東茆耳。

左蛟蹙縮,陳虎咆哮。

《高道傳》:左元澤居一巖室,左右有大竹十本,前池於曲渚中有碧芙蓉數十朵,文禽數十隻,類鴻鵪,遊泳其問。嘉其趣,因宿室中。至夜有物環其身,既覺,唯暝目坐,忽達旦方解去。視其布褐,唯聞腥涎。是夕復坐室中,布綱步以伺之,果一物自池出,長數丈,兩目光射人,若絞璃狀。甫巖呵喻,徐而蹙縮入池,因戒曰:後學輩無衍,慎勿獨棲巖穴也。

又,正懿先生姓陳名寶熾,誦《大洞經》通感,故珍禽異獸常來侍衛。每朝老子祠及八節投龍簡,則白虎馴饒左右,導從往來,人或有惡意,則咆哮震奮,觸觀左之槐,使彼惡者驚畏自匿,因號日考虎木。

公防遺鼠,忠恕稱貓。

《仙傳拾遺》:唐公防師李八百,得其神丹,遂舉家技宅昇天,難犬皆去。唯鼠空中自墮腸出,一月三易其腸。今山下有拖腸鼠,束廣微所謂唐鼠也。

《志林》:郭恕字忠恕,周廣順中為《周易》博士,貶乾州司戶,秩滿遂不復仕,多進岐、雍、京、洛問。縱酒,逢人無貴賤,常口稱描。遇山水佳處,輒絕糧不食。盛夏曝日中,體不沾汗。窮冬大寒,鑿河冰而浴,傍冰皆釋。復卒,葬於道傍。及改葬,視之空空如蟬蛻焉。

趙熙救惠,董奉活燮。

《真誥》:趙熙漢時為幽州刺史,能濟貧人,於河中救王惠等於誅族數十事,其身得詣朱陵,而子孫並在洞天中。

《神仙傳》:董奉字君異。時杜燮為交州刺史,得毒病死三日,奉時在南方,往以三圓藥納。中。食頃,燮開目動手足,顏色還故,半日能起坐,遂活人。問其故,曰:初見赤衣史追云:董真君有命。遂得回耳。

郃公觀像,曹王出獵。

《廣記》:杜那公綜幼時嘗至昭應縣,與常兒戲於野外,有一道士獨呼綜,以手摩掌曰:郎君動讀書,勿與諸兒戲。指其觀曰:吾居此,頗能相訪否。既去,綜即詣之,見荒村古觀,鋒然一殿存焉,內有老君像。初,道士半面紫黑色,至是詳觀,頗類向者所見之道士也,乃半面為漏雨所淋也。

《原化記》:唐曹王貶衡州,時有張山人,仗衍之士也,王嘗出獵,得鹿十頭,圍已合,失之,不知其處。召山人問之,山人曰:此是衍者所隱耳。遂索水以衍禁之,俄於水中見一道士,長纔及寸,負囊杖而行,王問山人曰:可追否。曰:可。王令追之,道士笑而來。王問鹿何在,道士曰:向見鹿即死,故哀而隱之,今在山側。王遣人視之,皆隱於小坡而不動,王笑而遣之。

童子回舟,老爺負岌。

《稽神錄》:姿源公山二洞有穴如井,咸通末有鄭道士以繩鎚下百餘丈,傍有光,往視之,路窮阻水,膈岸有花木,二道士對棋。使一童子刺舟而至,問欲渡否,答曰:當還。童子回舟而去,鄭復鎚而出。明日井中有石苟塞其口,自是無入者。

《幽怪錄》:侯通劍門外見四黃石,大如斗,收之皆化為金,適貨財百萬,市美妾百餘人,大第良田甚多。忽一老翁負茨曰:吾來求君償債,將我金去,不記憶乎。盡取適仗妄投於茨,亦不覺窄,須突已失所在。後數年,見老翁攜俠行,問之,者笑不言,逼之,又失所在。

子陽桃皮,田鸞柏葉。

《真誥》:黃子陽,魏人也,少知長生之妙,入博落山中學道九十餘年,但食桃皮,飲石中黃水。後遇司馬季主,遂得度世。

《廣記》:田鸞入華山,遇異人指柏木示之曰:此長生藥也,何求於遠。鸞歸服柏葉數年,自覺身輕。一夕夢神仙持節相引入洞,眾仙皆曰:服柏仙人來,勒名上清玉策金字。復告之曰:爾且止於人問,候有位即召。遂悟。自後隱於嵩陽,百二十三歲少容。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