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論回河劄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論回河劄子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欒城集/42

臣近者聞有內批降付三省,言黃河若不復故道,終為河北之患。初聞此旨,中外無不驚愕,以為黃河西行已成河道。大臣橫議,欲壅令復東,異同之論方相持未決,而此旨復降,臣下觀望,誰敢正言。方眾心憂疑之際,旋聞復有聖旨收入前降批語。群臣釋然,咸知陛下虛己無心欲來公議,深得古先聖王改過不吝之美,正人端士,始有樂告善道之意。然臣竊聞近又降敕,以北京封樁、京東新法鹽錢三十五萬貫指揮河北收買開河梢草,繼又商量調發來歲開河役兵。二事既出,中外復疑。何者,朝廷所遣范百祿等按行河事利害,若開河之議可行無疑,則安用遣使。若猶遣使,則開河之議尚在可疑。今使未出門,而一面收買梢草,調發役兵,則是明示必開之形,欲令使者默喻欲開之旨。臣雖愚暗,竊恐非陛下虛己無心欲來公議之意出。伏乞速降指揮,收回買梢、發兵二事,使范百祿等明知聖意無所偏係,得以盡心體量,不至阿附大臣,以誤國計。今中外財賦匱竭,見錢最為難得。新法鹽錢,雖不屬戶部,要是百姓膏血,不可輕用。況河北災傷之餘,明年大役決不可興。雖如今歲,止用役兵,如臣前奏所言,役苦財傷,為害已甚。將來若范百祿等以開河為便,猶當計校利害,寬展歲月,調兵買梢,皆非今歲所急。若范百祿等以開河為不便,則聚兵積梢,梢草輕脆,稍經歲月,化為糞壤,皆非計也。況所用梢草,動計千萬,一時收買,價必踴貴。若止令和買,則所費不訾,必非止三十五萬貫可了。若令配買,則河北災傷之餘,民間大有陪備,或生意外之患,不可不慮也。臣受聖恩至深至厚,位下力微,竊不自量,再三干與國論,罪當萬死,不敢逃避。取進止。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