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遂平妖傳/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三遂平妖傳
◀上一回 第十五回 瘸師救王則禁諸人 劉彥威領兵收王則 下一回▶


  詩曰:

    妄言天子容易做,牛介反的敗九個;

    會施天上無窮法,難免目前災與禍。

  當日知州不勝焦燥,將王則枷了,送司理院如法勘問報來。這勘官姓王名漿,問王則道:「說你昨日散了兩營請受,你家能有多少大,如何堆放得六千人錢米?今日州裡不見了一庫錢,倉裡不見了一廒米,你如何將了出來?」王則初時抵賴,後來吃拷打不過,只得供稱道:「昨日是王則下班日期,在家裡閒坐,只見那許多有請的從王則門前過,都怨悵道:役了三個月,要關支一個月錢米也不能得。又有三個人不知從何處來。不由王則分辯,借王則屋裡散了六千人錢米。那三個人自去了,實不知是甚人。」勘官道:「豈有不識姓名的人,你不詢問他來歷,遂容他在家裡散請受?」交獄卒拖翻王則,著力好生夾起再打。王則受不過苦楚,只得供說:「一個姓張名鸞,一個姓卜名吉,一個喚做瘸師左黜。」勘官交王則押了招狀,依舊監禁獄中。即時覆了知州,出榜捉拿那三人,不在話下。

  卻說兩營六千人和老小,都得知王則因借支錢米與我們,知州將他罪過,把他送下獄中受苦。人人都在茶坊酒店裡說,沒一個不罵知州不近道理。說由未了,只見左黜走來營前,拍手高叫道:「營中有請的官人們聽者!王都排不合把錢米散與你們眾人,被知州禁在獄中,你們可報他的恩,救他則個!」眾人道:「王都排好意支散錢米與我們,如今知州反把他罪過,禁在獄中。只是我們力量不加,又沒一個頭腦,如何救得他出來?」左黜道:「官人們也說得是,必然要一個為首的。我與你們為首,眾官人肯相助也不?」眾人看了左黜,口裡不說,心下思量道:「看他這一些兒大,又瘸著腳,便跳入人的咽喉裡也刺不殺人,隨他去恐不了事,倒妝幌子。」左黜見眾人不則聲,問眾人道:「你們因甚不則聲?莫不是欺我身小力微,奈何不得人?我變了交你們看看!」左黜喝聲道:「疾」!將身顯出神通,不見了那四尺來長的瘸師,只見朱紅頭髮,碧綠眼睛,與臉獠牙一個大鬼。唬得眾人見了便拜道:「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元來是天神。可知道昨日王則都家裡不甚寬大散了六千人錢米!」眾人拜罷起來看時,端的只是個瘸師。瘸師道:「管營的!你去吩咐眾人,交他們作此整頓器械。我如今獨自一個去救王都排,壞了貝州知州,你們就來接應。輔助得王都排,交你們豐衣足食,快活下半世!」眾人聽得說,都應道:「我們就來相助!」

  左黜離了營前,迤邐迳奔入州衙裡來。正值知州坐在廳上,左黜入去時,並無一個人看見。左黜走到廳上,高聲叫道:「大尹!我左黜特來拜見!」廳上廳下眾人道:「這裡正出榜捉他,他卻來將頭套枷!」知州見他身材短小,不將他為意,乃問道:「你便是左黜麼?」交左右拿下,取長枷來將左黜枷了,送下獄中,與王則對證錢米來還。獄卒把左黜押下獄來,就勘事廳前拽出王則來。見了左黜,王則道:「你為何也來到這裡?」左黜道:「不是我來,如何救得你出去?」司理院王漿問道:「你這漢子從實供說,倉裡一廒米,州裡一庫錢,怎的樣攝了去?」左黜道:「勘官!連你也不理會得,知州愚蠢,月錢月米俱不肯放支與他們,交兩營人切齒怨恨,我替知州散了有何不可?」王漿焦燥,喝令獄卒首力拷打。獄卒提起杖子,拖翻左黜,打得身上寸寸的破了。左黜呵呵大笑,喝聲:「疾!」把自己身上和王則身上的索子,就如爛蔥也似都斷了,枷自開了。唬得王漿道:「這漢子是個妖人!」忙交獄卒並眾人向前來捉,那左黜用手一指,禁住了許多人的腳,一似生根的一般,一步也移不動。左黜和王則直到廳下,知州正在廳上比較錢糧,只見左黜喝道:「張大尹!你害盡貝州人,報應只在今日。我今日不為貝州人除害,非大丈夫也!」知州見他兩個來得惡,掇身望屏風背後便走。只見後堂內搶出兩個人來,卻正是張鸞、卜吉,各仗一口刀。卜吉向前揪住知州,張鸞向知州一刀,連肩卸臂,斷顙分屍,把知州殺了,唬得廳上廳下的人都麻木了,轉動不得。王則道:「你眾人聽我說!你們內中有一大半是被他害的,今日我替你們去了禍胎,交一州人都得快活。你們吃他苦的,隨我入衙裡來,搶擄些金銀,交你們富貴。」眾人見說,都來幫助王則。兩營有請的卻好到州衙前,聽得說王則殺了知州,一齊搶入來,將知州老小盡數殺淨。左黜和張鸞、卜吉帶領著一班軍人,把知州平素心腹及司理院王漿等官並一行做公的,都搜尋殺了;打開獄門,把罪人都放了;到知州宅裡,搬出金銀錢寶,綾羅段匹,在階下堆積如山。王則道:「這許多財物,我分文不要,計算與有請的。若有餘剩,散與窮經紀人,交他安心做道路。」王則據住州衙,出榜撫安百姓。令兩營軍人整齊兵器,頂盔掛甲,分佈四門,緊守城池。

  如今做一回話兒說過去。那其間老大一場事,與時只走了兩個官;一個是通判董元春,一個是提點出京。兩個收了印信,棄了老小,奔上東京,奏知朝廷,仁宗天子聞奏,即便傳下聖旨,令冀州太守速領本部軍馬,迳往貝州收復王則。這太守姓劉名彥威,乃將門之子,文武雙全,接了敕書,即點起本部五千軍馬,殺奔貝州來。只因此起,有分交:王則自稱王位,大鬧貝州,做出許多蹊蹺奇異的事,屈害了數千人命。正是:

    只因半萬貔貅騎,惹起妖邪法術人。

  畢竟劉彥威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三遂平妖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