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遂平妖傳/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三遂平妖傳
←上一回 第十六回 王則領眾貝州造反 永兒率兵擄掠郡邑 下一回→


  詩曰:

    偽立為王不忖量,將何才德效堯唐;

    一朝事敗湯澆雪,亂劍分屍自滅亡。

  卻說貝州報子探所得劉彥威起兵,飛馬來報王則,貝州一州人都慌。王則驚得手足無措,急請左黜、張駕、卜吉商議。左黜道:「打聽得他那裡有多少軍馬?」王則道:「有五千人馬,驚得我也怕起來,如何處置?」左黜道:「且不要慌!我這裡只消三千人馬迎敵,看我黜回本事。」當日點了三千人馬,犒賞已畢,吩咐來日對陣。

  過了一夜,次日整齊軍馬,出貝州城排個陣勢。劉彥威全副披掛,使一條鑌鐵槍,騎一匹追風馬,來到陣前。這三千人見他軍容雄壯,都各喪膽亡魂。劉彥威把槍指著道:「貝州有會事的,將王則縛了來獻與朝廷,免你一城人屠戮!」囗囗囗囗囗不敢則聲。左黜穿領破布衫,仗一口劍,將劍尖兒指著劉彥威道:「你會事時,領了人馬速回冀州,免你殘生。若少遲延,交你一行人都死於我手!」劉彥威道:「你這廝是助王則的逆黨。看你身上衣甲皆無,敢和我廝殺,我把你前心一槍,後心透出頭來!」左黜道:「我不與你鬥口,交你看我手段則個!」劉彥威在陣前施逞槍法欺敵左黜,被左黜用劍尖一指,門旗開處,衝出一隊虎豹來。劉彥威的馬見了驚得跳起來,將劉彥威掀翻在地,眾軍向前急救上馬。人馬見了異獸,都拋戈棄鼓,各自逃生。王則帶領三千人馬乘勢趕殺,劉彥威大敗輸虧,折了一半人馬,自歸冀州,不在話下。

  卻說王則贏了一陣,心安膽壯。一州人見王則殺敗官軍,各各盡心歸順。手下人見瘸師有手段,都放心扶肋。王則領貝州人馬打附近州縣,胡永兒領妖兵擄掠郡邑鄉村;招降人嗎,多得錢糧,變得勢力大了。東京賣肉的張琪,賣炊餅的任遷,賣麵的吳三郎,打聽得胡永兒是王則的渾家,都到貝州投奔王則。王則見人心歸順,乃自立為東平郡王。冊封胡永兒為皇后,左黜為軍師,彈子和尚為國師,張鸞為丞相,卜吉為大將軍,以下眾人都掛印封官,其勢越大。

  卻說附近州具,各具告急表文,申奏朝廷。仁宗天子覽表大驚,遂問兩班文武:「貝州反了王則,聚集妖人數多,附近州縣皆被擄掠,冀州劉彥威又被殺敗如此失利,朕心甚憂。不知誰人可為大將收伏王則?」只見左丞相呂順執簡出班奏道:「臣舉一人,乃河東汾州人氏,姓文名彥博,昔曾征討西夏有功,今棄職閒居,見在西京居住。若招此人為將,必能克復貝州,剪除王則。」仁宗天子問道:「卿不舉別人,緣何只舉文彥博?」呂順奏道:「臣昨日聞報,思想王則如此大逆,無計可擒;夜至三更,忽思『貝』字著一『文』字,是一個『敗』字,故只有文彥博可用。臣特坐以待旦面奏,願以全家保舉文彥博為將。」仁宗天子聞奏甚喜,即時降詔,令使命往西京宣召文彥博還朝,使命領敕,星夜到西京,文彥博並本州大小官員出郭迎接聖旨。至州衙裡開讀罷,各官望闕起身謝恩,文彥博領了詔令。別了家眷,隨即赴朝。只因文彥博領兵來收伏,有分交:一干興妖作孽之人,死得不如《五代史》李存孝,《漢書》中彭越。正是:

    鞭稍指處狼煙滅,馬蹄到處妖孽亡。

  畢竟文彥博領兵勝負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三遂平妖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