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塚官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塚官書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4

某伏念傑木之生,大長越倫,足穀肩山,而大穀不足以室其根,長霓不足以帷其華。天之所惜,其體若此,豈不使皆獲其所安,而輳乎用。及其不偶也,徒見摧風枯霜,蒙煙老雲而已。夫尋常之材也,幹不丈,枝不尺,而葉縱,其根不能躪土之膚。生不十年,各獲斤斧之制以就用。何者?受乎庶氣,故易長於極;成為眾用,故易售於工。其在林居,相扶策木意自得,仰視傑木,不見其末,相與笑其牙枿而無用。及一旦遭遇,得升賢工之所思,采而飾之,跨二礎而百棟賴負。若是修材巨幹,非易自致也;賢工良匠,非易能容也。

今閣下抱多能之強德,動與智諧,可謂遭時也;負難載重,橫於所安,可謂得任也。如能察出類之材,異日處之,然後次眾材備於百常。如此,則賢工之名,可以自有。古者賢士之居位也,沐垢不終湯,充饑不竟飯,中輟而起,畏日不足。是皆探善於眾能,思致其爵養良士之道也。今則不然,為公卿大臣者,必嚴居深視,以自養重。其所進者,惟柔氣緩言,瞽視而巧諛,然後謂之厚德。故以多識為誣,博知為狂,遷善為流,立節為詐,是皆斥而莫得稱也。及一旦操尺墨,樞物機,茫乎不知其所從,使左右庸胥,因得侮而役之。彼非不欲自勝也,蓋事業之所報固然。今西戎邀嫁,移兵寇邊,仍歲不已;山東盜卒,殺辱守吏,未聞其歸,誠可嗟也!即如主上求其往而為理者,閣下度之公卿大臣,而誰擇乎?

某誠不肖,七歲再官,不逾九品之列。陶心研慮,謨古臣智輔這所以為化,至於樂慕賢哲,亡其私而不回,此則得之於性矣。酌岩賢旅聖之所以立言,至於書得失,備理亂,敘往紀來,此則得之於文矣。學名將霸帥之所以整暴亂,至於奮旅陳師,圜會百變之狀,離如驚鳥,合如凝雲,此則得之於師矣。是三者,皆業於根,然後緒其末。非無所望也,亦思願為一從材,戴橫傑之梁,立巨礎之上。顧世持斧之士,安足以摹哉!某聞戎鏡包陽,當日而矚之,則能延燧興火。處陰而視之,何異一規之幽銅耶!而誰寤者!而誰寤者!夫氣應則生,某亦蒙矚於光下,以發所抱。書詞多鄙,又不盡誌,忤觸清嚴,罪無所逭。謹再拜。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